青山的麒麟劍準確無誤的插入了火石獸的嘴巴裡面,他原本以為一劍就刺死它了,哪想到這劍進入它的嘴巴裡面就再也拔不出來,像是被吸住的一樣。青山心下驚駭,揮出左手在它的腦袋上面猛地砸了幾拳,頓感手中發燙,不由得更驚訝,心想這怪物刀槍不入,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火石獸的嘴角發著低鳴,一團團火焰在它的嘴邊遊動。青山頓感劍臂發燙直灌全身,心頭猛地叫苦不迭,但是轉念又想自己和這麒麟劍融為一體,此時收劍便不用拔劍了,想到了這裡嘴角蹦出一個「收」字。麒麟劍從劍尖到劍尾猛地回到了青山的臂膀,他掙脫了火石獸急忙向後一跳。

火石獸確放他不過,猛地向前一撲又朝著他咬了過來。

青山再次喚出麒麟劍使用麒麟劍法和它相鬥,火石獸刀槍不入,身上烈焰滾滾,雙目帶著仇視的目光對他緊追不捨。

青山連連後退,背後有感風聲緊逼,只見不遠的地方紅光點點,腳步悶悶作響,數十隻火石獸朝著這裡沖了過來。


「還有很多。」阿綠驚恐的叫道。

青山看的清楚新來的一批火石獸正是從自己的進入第三層的方向衝過來的,顯然想要退出去已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眼前的火石獸極其猛烈,它左衝右突自己完全對它無能為力,麒麟劍也刺不動它,所以心下驚駭。他不知道這火石獸的周遭是有一層戰技護體,如果不用戰技攻擊便刺不死它。而麒麟劍法微妙無比火石獸一時也攻不破他的劍雨之中。

雖然身邊的三位助手能力不高,但是簡單的戰技一時也能抵擋一刻,青山發現這些靈獸裡面最厲害的就是眼前的這隻,它應該是他們的頭領,所以沖盪的極其猛烈。

就在這時聽到一聲慘叫,姓風的少年被一隻火石獸咬了半個臂膀,被甩在了牆壁昏死過去了,其它的數只登時圍攻上去把他分食了。

青山和雄性火石獸爭鬥之時,另一邊的戰鬥也異常激烈,新來的火石獸加入戰團,二十幾隻一起發出咆哮猛地沖了過來,他們三人修為本就不高,即便打到了火石獸也是傷一點皮毛而已,它們這麼一衝,當時全場潰敗。

青山揮動麒麟劍畫出一道道寒光,同時大聲叫道:「跑。」

微胖的少年突然挺劍大聲叫道:「你們快走,我來擋住它們。」他說著朝前沖了出去。

阿綠聽他一說心頭一驚,急忙朝著青山的方向跑了過來,青山的劍鋒掃蕩,劃出一道道寒氣,他猛的一拉阿綠的手順著火石獸的肚下的拋了過去。

此時微胖的少年還未來得及還擊,一隻火石獸一驚咬住了他的頭,猛地一咬牙,項上空空鮮血直噴出四五米。

「快走。」青山叫道。

阿綠躍到了火石獸的身後心中害怕極了,撒腿便跑了起來,青山也順著火石獸的肚下快速的閃過,但是剛剛站穩,發現火石獸的尾巴勾住了他的腰際生猛的把他拋到了空中。身在半空無處接力,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頓感五臟劇痛,但是不暇多想,急忙爬起來跟著阿綠一起朝著洞內跑去。

數十隻火石獸發瘋的在後面追著。

… 火石獸的速度極快,在後面猛追不舍,青山拉著阿綠的手,兩人快速的向前奔跑著,不知不覺越跑越深,越深也便越是驚駭。

原本只有二十幾隻火石獸,在跑了一個時辰以後後面紅彤彤的一片足足有五六十隻了,它們的嘴裡還在發著低嘯,像是在召喚自己的夥伴一樣,他們繞過了一個彎子果然見得前面有十幾隻火石獸前後相擁的趴在地上張大嘴巴做著猛撲的行動。

若然不是近來青山修鍊精進,又得到了鳳婆和麒麟先主的真傳,神元大大的提升了很多,這一招跑下來早就跑不動了,沒想到跑了一個時辰活力依然很充足,阿綠確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我們怎麼辦前面還有。」阿綠吃驚的說著:「看來我們真的要死在這裡了。」

「不要說這樣的話,有我呢?」青山看著她堅定的說著。

「可是我快要跑不動了。」阿綠說著腳步已經放慢了。

青山似乎也感覺出了她的有氣無力,急忙用手一拉她的胳膊,他把她抱在了懷裡,阿綠吃了一驚,但是她真的很累,這時被青山抱著,她的頭貼著他的胸脯頓時覺得一顆心活奔亂跳的像是要衝出來的一樣,紅彤彤的臉蛋狠狠的貼著青山,深怕她看到自己的窘態。

青山那裡顧得上看她,為了保住性命,為了不丟棄「同伴」,也許還算不上同伴,但是阿綠幫助過自己,而且自己也不能見死不救,不管怎樣他是決計不會丟棄她的。

雖然想到這裡但是腳下不敢放慢,他的速度很快,而且靈活多變,宛若腳下生風的一般,轉瞬已經到了火石獸的身前,這些火石獸的個子很大,但是它們很靈活,所以每次青山的移動閃避都極度的危險,如果被這些火石獸撲到了後果可是不敢想象,幸虧青山的腦子很聰明,他居然利用麒麟劍法的要理,演變了一套步伐雖然時間很短,但是其中的穿插,冠刺,避退,遊離讓他不斷的避過火石獸的鋒芒,一波波的逃了出來。

又滑過一波,但是心頭還是越來越擔心這樣跑著總歸不是辦法,兩條腿的人在這麼快也跑不過四條腿的獸,而且這些都是靈獸,本來等級就比自己高,只是自己善於舉一反三,所以一時僥倖,但是真拼神元頓足奔跑時間久了必然是不成的。

想到了這裡青山便快速的向著高處移動,後面的火石獸越來越多,腳步聲震天動地,原來這火石獸是群居靈獸,第三層洞穴的有玄黃之氣,很適合它們生存,所以繁殖日盛,而且它們都劃定了自己的領地,此次青山東跑西撞擾亂了它們的布局,所以火石獸越聚越多。

青山又奔了半個時辰,腳下變得越來越沉重了,而且他感覺到自己的腹內的丹田內的氣源開始不斷的噴涌,一股想要爆發的力量在他的內腹不斷的衝撞,所以一陣疼痛襲來不由得眼前一黑,突然猛地意識到危險還在後面,手裡還抱著一個人所以強撐著身體站了起來,發現自己已經跑到了一個極度寬闊的洞府之中在前面數百里的地方有一根高大的柱子直通洞府的頂端。

青山瞅准了時機向著那個方向奔了過去。

「你怎麼了。」阿綠關切的問道。

青山不敢說話,因為他知道丹田現在憋了一口氣,一說話氣泄了,這個比走火入魔還要可怕,所以不敢回答,依然快步的奔跑著,此時全憑一股蠻勁,順著大柱子奔走上去,居然穩健如風,後面的火石獸還在追著他們,此時發現青山奔上石柱,頓時發出一聲聲咆哮,腳下加快步伐。

青山聽得背後生風,知道這火石獸和自己只在咫尺,他飛上石柱,向前奔跑了數百米發現這裡一個小洞,正好容納兩人,青山急忙跳了進去,放開了阿綠。

回頭看看下面有幾百隻火石獸在下面盤桓著,有的抬頭望著這裡,有的試探的往上爬,最後爬了幾米以後又滑了下去。

「你沒事吧!」阿綠關切的問道。

「沒事,死不了。」青山剛剛說完,頓覺得氣血上涌,眼前一黑便暈死了過去。

等青山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阿綠的懷裡,一隻溫暖纖柔的手放在自己的下顎邊上,他睜開眼睛發現阿綠已經睡著了,長長的睫毛遮擋著她的眼睛,烏黑的帶著小卷的頭髮慢慢的垂了下來,一股清香微微撲鼻,在仔細看看她的臉蛋,嘴唇,鼻子,額頭,顴骨每一個地方都是那麼的美麗。青山不由得心頭一震似曾想到了什麼,想到了自己在筱傑的懷裡,筱傑摸著自己的眉毛說自己小心眼,然後自己猛的爬起來把她壓在身體下面,狂風暴雨的親吻著她的嘴唇和額頭,青山越想心頭越發的蕩漾,但是轉念猛的意識到自己怎麼可以這樣呢?難道自己苦苦等了十年,難道自己痴痴的等了十年,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在地下和筱傑相聚嗎?所以自己決計不能再喜歡上別人,想到了這裡青山的心頭湧來無數酸楚。

「你醒了。」阿綠看著青山紅著臉說道。

青山急忙坐起來看著阿綠緩緩說道:「我昏迷了。」

「對,你昏迷了三天三夜了。」阿綠說著。

「三天三夜了。」青山很驚訝隨口又問道:「那些火石獸呢?」

「諾。」阿綠點了點頭示意他看下面。

青山向下看了一下發現黑壓壓的一片有增無減,而且還有幾隻個頭更大的已經爬了一半,心中想到看來這些怪物不吃了自己是誓不罷休了,頓然心頭一震迷茫不知如何脫險。

「你餓不餓啊!」阿綠看著青山問道。

她這一問青山頓覺腹內空空早已餓的不得了了,便微微的點了點頭。

「給你餅。」阿綠把餅遞給了青山,他們來這裡的時候都背著食袋,管飽十天的飯量,青山在奔跑的時候脫落了,所以只剩下阿綠的了,她本女孩子吃的不多,所以拿的也不多,現在加起來也就只有三天的口糧了。

「我們還有多少糧食。」青山問道。


「三天了。」阿綠答道。

「我們不能一直留在這裡需要想辦法離開這裡,我們也不會駕馭神劍飛行,所以需要另謀他法了。」青山看著阿綠說道。

「可是怎麼才能出去呢?」阿綠不解的問道。

「容我想想。」青山說道,他苦思半天不得其所,猛地發現自己居然升級了,已經達到了築基初期一階,原來這一路賓士宛若用力舉鼎的一般,再加上用心奔跑都調用的是丹元氣脈的能量,所以不知不覺中升級了,這倒是讓青山大為驚奇,在探探腹內丹田的氣脈居然還很膨脹,不知裡面到底儲存了多少能量,但是感覺到滿滿的不由得心頭歡喜,不過最歡喜了片刻便發現自己的體力十分的虛弱,因為每次突破逢九的時候必然是最虛弱的時候,雖然昏迷了三天,但是還是體力不支,所以心頭害怕此時無法脫險,升級了又有屁用。

突然他和阿綠坐著的洞穴一震顫抖,青山急忙低頭看著下方,只見火石獸裡面走出一個全身通紅,個頭碩大的傢伙,它的個頭可比其它的個頭大了兩三倍,雙鼻噴著火焰,一聲咆哮便朝著大柱子撞了過來,大柱子登時微微顫抖起來。

「怎麼回事。」阿綠皺著眉頭問道。

「這些傢伙也不知道要玩什麼花招。」青山心頭想著這大柱子有幾十仗寬廣,一頭巨獸在怎麼厲害也不能把它撞倒,所以微笑著說道,但是剛剛說完以後便覺得有些不妙。

「你怎麼了。」阿綠似乎從青山的頭頂看出了一層不祥的預感所以問道。

「這個洞穴。」他心下奇怪這裡怎麼會多出一個洞穴。

「你是說這個洞穴,我已經探查過了只是一個洞穴而已。」阿綠說道。

下面的大火石獸還在不停的用頭碰撞著,它速度越來越快,此時宛若一個大拳頭不停的在一個地方捶打,撞完了以後又快速的閃了出去,接著又來撞,很快便撞出了一個大坑。

「什麼聲音。」阿綠靜著耳朵說道。

只聽得洞內稀里嘩嘩的發著一陣刺耳的聲音,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大,洞內顫抖的更厲害了。青山在探出頭來一看,不由得心頭一震,只見整個石柱子居然快速的移動起來,它先是緩緩的下降,最後下的越來越快,轉瞬已經和火石獸持平了,而洞內的稀里嘩嘩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越來越刺耳。

火石獸看到了他們都瞪大了眼睛,猛地一隻火石獸發出咆哮其餘的一起朝著他們撲了過來。

青山和阿綠無處可遁,青山無奈之餘大聲叫道:「快走。」他拉著阿綠的手從洞內走去,剛走了七八步洞內變得越加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在走的七八步腳下踩空兩人一起滾了下去,也就在這時一隻只蝙蝠從裡面飛了出來,它們拍打著翅膀,發出稀里嘩嘩的聲音,兩人快速的墜落,再看頭頂火石獸散發著濃濃的火焰也從高空墜落,那些飛上去的蝙蝠遇到了火石獸登時也是全身起火,在落了七八分以後,青山和阿綠都感到頭頂掉下來的不是火石獸,而是一團大火球,裡面帶著蝙蝠驚恐的叫聲和一股股烤焦的帶著腥味腐屍的味道。

下面的蝙蝠越來越多,原本從高空墜落無處可借力,又沒有神器駕馭,這邊生生的掉下去便如同凡人墜地一樣必死無疑,但是他們的身體不時的有成群的蝙蝠做墊背,反而掉了一陣以後不再驚慌,但是一直往下掉了也不知道何時是個盡頭。

再掉了一陣以後突然眼前一亮,只見這他們進入了一個巨大的空間裡面,這裡也是一個洞穴,但是很大一眼望不到頭,墜落了十幾分以後便墜落到了一顆大草上面,大草又把他們推了到了另一個大草上面,這麼來回的推了幾次,兩人才緩緩落地,再看頭頂無數蝙蝠的屍體也紛紛墜落,青山和阿綠不敢逗留,兩人加快步伐朝著前方跑了出去,聽得後面不斷的發出嘶吼的聲音有的火石獸也生生的摔死了,也有的向他們一樣接著粗大的稻草的力道幾次推拿便活了過來,不過這些靈獸非常的聰明,它們知道自己的目標是誰,聞著青山和阿綠氣息便追了過來。

原本一百多隻,經過此次墜落還活了四十多隻,它們站起來即朝著青山和阿綠沖了過來。

青山和阿綠跑了一陣跑到了一個亂石林裡面,這裡隨說是一個洞穴,其實更像一個世界,一邊是粗大挺拔的稻草一邊是亂石堆積的石林,一邊是一望無際的平地,一邊分了四個梯度高台,每一個梯度都是一個方圓幾百平米的平台,一個梯度順著一個梯度屹立在那裡。

青山跑到這裡便氣喘吁吁,有氣無力的再也走不動了,他趴在地上一股鮮血涌了上來。

阿綠看了以後吃了一驚,急忙擋在了青山的身前,她喚出了自己的寶劍。

火石獸此時發瘋了一般的撲了過來,它們的速度越來越快。

阿綠看到如此景象心頭害怕,頭頂冒出了無數冷汗來。

「你快走吧!別管我了。」青山對她說道。

「我不走,我要保護你。」阿綠大聲說道,此時她視死如歸,心裡雖然害怕,但是心裡下定決定要死也要和青山死在一起。

一隻個頭極大的火石獸猛地躍了起來,朝著阿綠咬了過來,它張開的巨口可以把阿綠一口吞到,阿綠的目色之中帶著絕望,回頭看了一眼青山便閉上了眼睛。

「小心。」青山叫到。

颼···一聲響動過後。一把大劍穿過了火石獸的脖子插在了地上。

青山和阿綠一驚,只見他們的身前多了三名白衣男子,中間的兩人身後都背著三把大劍,中間的一人背著兩把大劍,此時看不到他們的相貌,只見的每把大劍都有兩尺寬,而那劍身又比普通長劍長了兩尺,劍柄都是兩手相握的,劍身泛著寒冷的忙光。

看到了這裡青山和阿綠一陣驚奇,心中不能平靜,都在想這幾個人是什麼來歷,怎麼會在這裡。

… 仔細看那三個人的裝束並不是無極宗門的人,此時火石獸的攻擊並沒有停止,它們把矛頭指向了三位劍客。

那三個劍客也不示弱,一起向前沖了出去,只見中間的神劍猛地飛了出去,他們輕輕一躍便踩了上去,然後雙手各喚出兩邊的神劍,雙手持劍飛了出去,陡然在空中劃出道道劍波,宛若狂風暴雨的劍氣在空中,草叢之中和火石獸的軀體之上斬落。

緊接著就是火石獸的哀鳴,身首異處,血肉橫飛,青山和阿綠能感受到那股嗜血的能量正在凝聚到自己的身體裡面,雖然三劍客在殺著火石獸,但是他們好像並沒有吸收這些火石獸的神元,所以神元飛舞亂沖,盡都被青山和阿綠吸收了。

青山感受到了腹內的能量正在急速的凝聚,膨脹的想要爆發一樣,但是此刻無暇修鍊神元,凝神看那三位劍客著實了得,也不知道他們的修為如何,駕馭神劍在火石獸之間斬落,神采奕奕,英武無比,不由得心曠神怡,心中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當如此那該多好。

再看原本兇惡的火石獸此時極度的不堪一擊,心中萌發出一定要加緊修鍊,要不然怎麼能暢遊世界,尋找心中摯愛呢?想到了這裡開始關注三子的劍法,只見他們手持巨劍,揮動起來瀟洒自如,每一劍發出的光影都是殺氣騰騰,他們似乎沒有用到戰技,只是發出的劍氣都有紫色微光閃耀,這劍氣比那利刃更加鋒利。看了一路發現他們的劍法雖然沒有麒麟劍法變幻多端,但是每一劍發出的力道宛若泰山壓頂之勢著實了得。

三位劍客很快把火石獸殺完了,然後頭也沒回的一起駕馭神劍朝著方台飛舞過去,頭也沒回。

「他們走了。」阿綠看著他們的背影獃獃的說道,一顆跳動的心方才慢慢的落地。

「他們是誰。」青山好奇的問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是天龍宗門的人啊,怎麼會在這裡。」阿綠雖然沒有出過無極宗門,但是對著三大宗門多少了解的要比青山多很多,看到他們背著大劍,過不多時便想到了姥爺和媽媽經常提起的天龍宗門,人人背著三把大劍,仗義行俠英氣奪人。

「咱們先休息一會,等會去看看。」青山心中憋悶,感覺自己的小腹將要膨脹,此次吸收的能量很多,但是此處兇險萬分,心中正自琢磨要不要現在突破等級,但是這樣腹內膨脹的難受,走路也大不方便。

「快看那是什麼?」阿綠指著火石獸的屍體說道。、

只見地上一片片閃著光亮的東西,都是火石獸死了以後掉出來的物品。

「哈哈!咱們這次可是撿了大便宜了。」青山笑著說道,然後慢慢的站起來,但是腳下無力站起來又坐了下來。

「我去撿過來,你在這裡休息一會。」阿綠歡喜的說著。

「嗯!」青山點了點頭哼了一聲。

阿綠便跳了出去,去撿那些物品,青山四下打量了一下,天空除了一些漂浮的蝙蝠之外也沒有什麼異樣,自己這般虛弱,如果不嘗試著突破,恐怕那裡也去不了了,想到了這裡青山不在猶豫,開始閉目養神,嘗試著突破自己的等級。

阿綠不斷的撿著物品,抬頭看了看青山閉著眼睛在那裡修鍊,也不打擾他,撿了半個時辰以後基本撿的差不多了,便坐到了青山的身邊數著撿來的物品。

青山的內元舉鼎在鳳婆的指點下此時沒有先前的那般痛苦,他只是覺得這舉鼎的能量雖然滿滿的在腹內不斷的翻騰,就差那麼一點點的力道,便可以突破結界,所以他正在控制體內的神元不停的衝擊自己丹元的能量閥門。

又過了一會突···一聲內元舉起突破結界的響動過後。

青山能感覺到舉鼎成功了,突破了,現在是築基初期二階了,瞬時頭上冒出了一股白色的氣流。

「你升級了。」阿綠走到他身邊笑著說道。

「嗯!」青山睜開眼睛說道,汗水濕透了他的衣服,不過他能感覺到現在雖然還沒有力氣但是相較先前的那樣膨脹的感覺已經輕鬆了很多。

阿綠把剪刀的東西放到了一個大布袋裡面丟到了青山的跟前說道:「看看都有什麼寶貝。」

青山的眼球一亮瞅了過來。

「我已經數過了。」阿綠笑著說道。

「都是些什麼呢?」青山問道。

「諾!元魂珠100顆、金戒指20枚,綠玉空間戒指5枚,天火刃初級火系技能書1本,羽靈之咒初級木系技能書2本,突刺初級土系技能書1本,總共12是本技能書,各種符文七八張吧!還有綠母石和水晶石各二三十塊。一把小短劍,上面刻著兩個字黑耀,神幣一千五百多枚。」阿綠一口氣把這些東西說完了。

青山拉過布袋拿起了一顆閃著綠光宛若大豆大小的珠子說道。「這是什麼。」

「元魂珠,100顆元魂珠加1000神幣可以在藥師那裡換一顆九轉還魂丸。」阿綠說著。

「噢!」青山一聽便知道這九轉還魂丸定然是極好的東西,100顆元魂珠加1000神幣,那這是極其不易的東西,所以又問道:「九轉還魂丸可以做什麼呢?」

「可以清百毒,治百病,而且30級以下的人吃一顆就可以提升一個等級噢!單純的賣價的話一顆就值10萬神幣呢?」阿綠笑道。

「哇!這麼強大那咱們可得好好地收著呢?咦!」青山看到了黑耀短劍,他拿了起來,只見短劍的通臂黝黑,但是寒光順著刀刃發出微微響動,用手輕輕一抹便感到鋒利無比,所以驚奇的叫了出來:「真是一把好劍啊!」

「它叫黑耀,應該是一把上品神器,可惜就是太短了,要是在長几分那就好了。」阿綠說著心頭有些失落。

青山又撥了一下那些技能書,現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屬性,所以只是瞅了瞅它們的屬性便放到了布袋裡面對著阿綠說道:「你把這些分一下吧!咱們一人一半。」

「我不要。」阿綠說著把這些東西都推給了青山。


青山抬頭看了看她,心想是了,她可是大小姐,大有來頭的人,這些東西她也不缺,所以沒有理會她大聲說道:「你要是想要和就和我說,這些東西對於我來說還是有些用處的。」

「嗯!阿綠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塊木頭,看來是我看錯了。」

「哼!那是你的一廂情願,我才不是木頭呢。」青山反駁道。

「對了,大家都叫我阿綠,大名崔綠珠。」阿綠看著青山說道。

「原來我問你名字你不告訴我,現在我才懶得記你名字呢?你們這般大小姐才懶得和我們交朋友呢?」青山頓了頓說道。

「才不是呢?當時我只是不想讓那些人知道我的大名,我的名字很少有人知道,現在你知道了。」阿綠著急的說道。

青山本來不信,但是看她一臉真誠,不由得心頭一震一個名字為什麼不能告訴別人呢?是有什麼隱情了,這個自己倒是不便多問,所以沒有在說話,想著高台看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