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夢裡,是一個人妖共存的世界,和他陰陽師的身份挺搭調的。」李雲看著這街上魔幻現實主義風格的場景,都不知道從何吐槽了。

有開雜貨鋪的小浣熊,有在公園水池賣唱的人魚,有在燒烤的蜥蜴老鐵。

這些在現實里隨處可見的場景,只不過主角不再是人,而是精怪…

光怪陸離的夢境。

本身夢這種東西,就不是真實的,像這樣磕了葯似的瘋狂加特技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但這夢在光怪陸離的同時…

又顯得太過於真實。

社會秩序的真實。

周圍妖物精怪的真實。

以凡人的精神強度,不可能做到在夢裡調解一個世界的秩序。

「紅燈停,綠燈行!不能動…」

膚色頭髮蒼白的美貌少女指揮著小學生過馬路。

美貌少女渾身上下都充斥著肉眼可見的寒氣。

這些小學生們也都奇奇怪怪的,有妖,有精怪,各種各樣,奇形怪狀,有美麗至極的,還有挑戰審美極限的…

「老師…」

「轉學生?什麼事兒…」

「你真漂亮。」

「切,小朋友…」

在名為【雪女】的老師帶領下,這些小學生們歡快的過馬路。

一切都是那麼有秩序,簡直…

就像現代人類世界的翻版,有些不同的地方以適應妖物,但大致上是想同的。

只不過主角變成了這些妖怪,而不是人類——

李雲以一個看客的身份在著大都市裡走著。

觀『妖』世繁華。

「他的夢太過厲害了一點兒…」李雲揉了揉太陽穴:「就好像真實存在的世界一樣…」

李雲肯定是不會覺得這是什麼【一夢一世界】的設定,夢就是夢,真實就是真實。

「系統兄,這裡會不會是平行世界或者諸天萬界什麼的。」

「諸天萬界並沒有這樣的世界。」系統頓了頓說道:「妖或許會屈服於神佛,但絕對不會那麼大面積的崇拜,畢竟他們天生就帶有【力量】,而且,這裡的文明完全不符合妖的邏輯——所以這就是夢。」

李雲逛到了寺廟的面前。

這夢中的世界,寺廟裡供奉的還是那些光頭佛陀,菩薩神女。

剩女大婚,首席總裁的寵兒 區別在於和尚變成了狐狸臉,狸貓臉的人形生物。

拜佛的也變成了妖物精怪…

感受一下,妖怪拜佛是什麼場景。

撒旦交易 畫面太美,李雲覺得難以直視。

讓李雲意外的是,這個世界的妖物,絕大多數都沒有保持【人】的形態,身上或多或少都保持著野獸的特徵。

冷情帝少惹愛成婚 其中一個妖怪瑟瑟發抖的求神拜佛,最後來到了狸貓臉和尚的面前,顫抖著手道:「大…大師…我…我可能【撞人】了…怎麼辦…我好害怕…」

狸貓臉和尚念經誦佛,安撫著妖怪。

「阿彌托福,不做虧心事,不怕人敲門,心中無人,既不見人,你若是心中無愧,大可放心前行。」

安撫了一遍這妖怪后,最後心滿意足的交了香火錢離開…

第二個人,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大眼仔。

看起來十分矮小,年紀不大。

日國很傳統的妖怪之一,常在故事裡扮演搞笑的角色。

眼前這大眼仔看起來也很符合妖設,瑟瑟發抖的樣子看起來好像要哭出聲來了…

「阿彌陀佛,施主何必如此慌張…」

「我…我被同學欺負了…他們詛咒我…說我今晚就會被人類抓走吃掉…嗚嗚…」大眼仔害怕極了,豆大的淚滴大眼珠子里流出。

狸貓臉和尚嘆了嘆氣,伸手安撫著大眼仔。

純粹的,來自長輩的安撫。

「不做虧心事,不怕…」

「嗚嗚嗚…我摔破了我媽的花瓶…」

「額,看來你是做了虧心事了。」狸貓臉和尚無奈,突然話鋒一轉:「那麼,我就不以一個和尚的名義來對你說,以一個歷史系的博士的身份來告訴你吧…」

「嗯?」大眼仔原本迷茫的雙眼變得一絲絲崇拜。

歷史系博士呢…

高學歷人才。

「別懷疑,我來這寺廟就是兼職而已,我其實才不信怪力亂人的東西呢。」狸貓臉和尚拍了拍大眼仔的眼珠子說道:「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沒有人類的存在,都是一些妖怪對不能理解的神秘現象賦予的概念而已,是寄託,是恐懼,是對不理解物品的一個集合體…明白了嗎,無論你摔沒摔破你媽的花瓶,都一樣。」

「會找你的,是你母親,而不是所謂的【人類】,知道沒…」

「這個世界…沒有人類嗎?」

「對,沒有人類,東方的國家曾經有一位偉大的存在曾經說過。」

「一切牛人蛇神,都是紙老虎…」 場面一時間也說不出是滑稽還是怎麼樣,反正就是…非常的古怪。

「這話是不是很熟悉,和現代完全相反的世界…」李雲看著這狸貓和尚說道:「咱們人類反而成為了被懼怕的神秘聚合體了…」

一隻堅信唯物主義核心價值觀的狸貓,還特么誦經念佛呢。

大概是這夢境里最不可思議的東西了吧。

「我得去找找這位陰陽師先生在夢裡的【我】了…」

李雲行走在這夢境中,很想知道這夢境世界是從哪裡來的。

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腦迴路才能在夢裡構造這樣的世界。

如果這是一本故事書的話,那麼這故事書的邏輯自洽也太強了一點,行走在大街上的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個性,自我,都市的繁華,彷彿有著生命。

一點都不像是夢,太特么真實的。

東京很大,也很小。

無論這世界如何真實,僅僅只是夢境而已,很快李雲就順著天目的感應,來到了這夢境意識最集中的地方。

在東京的某個角落。

有一處大院子。

櫻花飄落飛舞。

充斥著各種唯美感覺。

古韻十足的和風美感。

李雲堂而皇之的踏入了這院子。

順便瞥了一眼門牌。

土御門家…

院子內,有奇形怪狀的傭人,都是妖怪。

最重要的是,在草坪上奔跑著的狐狸…

李雲隱隱聽到傭人在叫【大少爺,大小姐】…

「這個世界里的土御門家是狐狸么…陰陽師,還有狐狸。」李雲來到了這建築物的最深處。

看到了這裡的主人。

一個宮裝女子。

很美。

美到讓人窒息。

和小蘇璃散發著同樣的美感,即使是夢境中還是能讓人沉淪。

魅惑之力,恐怖如斯。

宮裝女子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露出了火紅色的眸子。

赤瞳如血,長發如虹。

焚炎燃燒纏繞周圍,形成一隻火紅九尾狐的虛影,突出的就是一個逼格。

周圍環繞的人形妖無論是從顏值還是威勢上都比不上這宮裝女子。

「果然這就是boss啊,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逼氣縱橫…」李雲默默的吐槽了下這造型:「這妹子應該就是土御門遠海念念不忘的母狐狸了吧…」

重生之二嫁太子 赤狐,九尾,大概就是她了。

「家主…」

「嗯?」九尾火狐狸淡然道:「有什麼問題嗎?」

「我還是覺得…這樣不好…」其中一個長著狐狸臉的老頭子說道:「此舉還是過於危險,請家主三思啊…」

「是啊,請家主三思,這可不是過家家,是極其危險的行為,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做啊…」

「對啊,您在東京里可是無敵的,沒有比你更加強大的妖…」

這些七嘴八舌的聲音讓這赤狐有點不耐煩,一道火光蹦現。

強大的火炎席捲了周圍,讓周圍這些老傢伙們都一陣噤聲。

「說完了么?說完輪到我說了吧…」女人站起身來,說道:「居安思危,你們在安逸的生活中生活的太久了,恐怕歲月已經磨平了你們的銳氣了吧,六十歲了,你們應該退休了,好好的抱孫子等死才是你們的末路。」

話很過分。

讓周圍的老狐狸們臉都紅了一大片,甚至有人想站起來抗議。

但他們不敢。

並不是礙於規矩。

而是礙於拳頭。

誰拳頭大,誰就是道理。

不服,不辯。

「這夢中世界,妖怪的壽命和現代人類沒什麼區別嗎…」李雲了解到了一個重要信息。

此時,女人以一種帝王的姿態,藐視著周圍的狐狸們:「你們根本什麼都不懂,表面上和平的東京有多少紙醉金迷的東西,有多少矛盾,大妖仗著自己的血統和階級隨意欺凌他人…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就是既得利益者,你們害怕,害怕自己得到的東西會少,所以才這麼激烈的反對我不是么?」

周圍的老狐狸們一下漲紅了臉…

沒有任何給面子的意思,女人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淡然道。

「我不指望消滅所有的不公…我想要的,僅僅只是做到相對公平,能讓小鬼有晉陞的通道,不讓大鬼壟斷,為此,我需要力量,我一個妖的力量不夠,我要借取力量。」

「你們知道不知道,剛剛我使用陰陽術的時候,感應到了,感應到了不知道是來自哪裡的存在在窺視我們…或許他現在還在我旁邊也說不定。」

女人若有所指,目光遠眺,看著的方向正是李雲所在的位置。

這一瞥,彷彿穿越了時間,空間,可以衡量的一切。

李雲眉頭一挑,再一次確定了自己在土御門遠海的夢中,而不是在什麼奇奇怪怪的世界里。

周圍的老狐狸一聽到有人在窺探,就開始絮絮叨叨,其中一個更是滿臉激動。

「你…你知道有存在窺探,那還不快停下手來,你莫要忘記老祖宗的遺訓…咱們不能這麼做啊。」

「老祖宗老祖宗,張口就是老祖宗,老祖宗就一定比現代的我們強?可笑又無知。」女人嗤笑道:「就是你這種食古不化的思想,才導致我們土御門家一代代的沒落,科技在進步,時代在發展,抱著老祖宗的東西自閉最後的結果只會是慢慢的腐朽,說不定在明天就有大妖發明了比禁忌咒文更加厲害的東西呢?」

「那麼,你已經決定了一意孤行嗎…既然決定了,那麼你還集合我們商討作甚?」

「我不是在找你們商討,而是在【通知】你們,通知懂了?我從來就沒想過聽你們的意見,事實上,如果不是礙於往日的情面,我連通知你們都嫌棄,老頑固們。」女人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規矩,就是為了被打破而存在的。」

這妹子太個性了一點兒,李雲默默吐槽…

老狐狸們都垂下了腦袋。

沒有反駁,因為反駁也沒用。

三顆糖,甜到殤 「希望你不要後悔。」

此時,這女人以一種極其嚴肅的姿態,宣佈道。

「我,土御門遠春。」

「以土御門家家主之名宣告…」

「使用上古流傳下來的禁術。」

「召喚,人類。」 陰森詭異的環境,中間一個詭異的祭壇,活脫脫的就是一邪惡祭典。

再搭配上陣陣陰風環繞的特效,李雲差點以為是要召喚什麼鬼王神魔之類的邪惡生物了。

或許在她們看來,人類就是所謂的鬼王神魔…

「真是一場好夢,如果是一場電影的話,劇本起碼能打80分,太魔幻了。」

現在最可惜的地方或許就是沒有爆米花了…

此時,眼前的場景還在繼續演示著。

儀式展開,烈焰焚天。

咒文,靈力,逐漸凝結成型。

「你瘋了…你居然真的召喚人類…」

「我沒瘋,事實證明,我就要成功了…」土御門遠春淡然道,加大了靈力的輸出:「祂能拯救我們。」

祭壇因為承受不住過大的靈力而破碎。

但儀式還在繼續,逐漸的,在光柱的中央有一個人形成。

嘹亮的哭聲響徹整個房間。

在光柱的中央是一個嬰兒。

一個在嚎啕大哭的人類嬰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