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那些崇拜大吾的訓練家,這下肯定是要三觀盡毀,繼而就是深深的憤恨與仇視。

老實說,火雁的算盤打得不錯,挑撥離間十分到位,根本不露骨,而是更多的讓對方產生聯想,給對方一種是「自己想明白」的錯覺。

唯一遺憾的是,她在小智面前使這一招,完全是媚眼拋給瞎子看。

因為小智是一個完全沒有正義感的人,他壓根不在乎這種破事,就算哪天大吾和坂木合作了,他也最多感覺有些驚奇,有些好玩罷了。

不過,小智也說不破,就看著火雁在賣力地下眼藥。

權當是看錶演了。.. 海淵1號是利用MEGA能量作為原動力,可謂是跨世紀的科學技術,而火雁的這艘擁有相同技術的潛水艇,其動力也不逞多讓。

從琉璃市到紫堇市,僅僅用了不到一天的時候,比精靈飛過去都慢不了多少。

更厲害的是,這一路上都是無人駕駛,實在是太省力了。

就是路途中有點無聊。

雖然一開始還能聽火雁說說廢話,但對方很快就意識到自己說再多也沒用,只是在給小智打發時間,所以就不再做無用功,索性開始閉目養神了。

而小智倒也不是毫無收穫,起碼知道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他並不覺得火雁在說謊,至少不會全部都是謊言。

畢竟火雁是個聰明人,她肯定知道撒謊就要有真有假,最高明的謊話是一分假九分真,任誰都看不破。

至於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就只能自己去判斷了。

到達紫堇市的港口,火雁操控著潛艇停靠在一處偏僻的海灘,這裡四周都被懸崖峭壁所遮蓋,除了那些找刺激的情侶以外,一般人還真不會到這邊來。

「怎麼說,是直接去找鐵旋,還是你要休息一下?」小智問道。

行駛了一天,兩人在潛艇上湊合著眯了一會,可畢竟空間有限,沒法躺下來,自然是睡得不夠舒服,甚至身體都有點僵掉了。

「我沒什麼,先完成任務再說。」火雁不顧形象地伸了個懶腰,「話說回來,明明我們以前是敵人,你對我倒是挺關心的嘛。」

「有這回事嗎?」

小智不置可否,他可沒這種想法,純粹是隨口問一句。

火雁也沒有再追問,抬腿剛想要出發,卻又是突然停了下來。

「對了,有件事我差點忘了。」

「又怎麼了?」

「你幫我去買件衣服。」

「啊?」

小智先是感覺莫名其妙,接著猛然醒悟過來。

「對哦,你現在穿的是火岩隊的制服……不對啊,你就沒有別的衣服了嗎?」他有些不太願意。

「我可是在逃命,怎麼可能有?」火雁歪著腦袋反問。

「那你就把上面的標誌遮住好了。」小智淡淡地道,「反正我們找到人就走了,這麼一點時間也不怕別人認出來。」

火雁搖頭:「那可不行,之後我們還要與鐵旋和亞當一起行動,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覺得還是隱瞞我的身份比較好。」

這臭丫頭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小智去幫她買衣服,甚至還把米可利搬了出來,說是為了米可利今後的名聲著想。

這可讓小智稀奇了,那個娘娘腔的名聲跟他有一毛線的關係?

「你能不能痛快一點?大男人不要這麼扭扭捏捏的。」

「就因為我是男的,所以才痛快不了啊。」

說起來小智也不是小氣,畢竟再怎麼說這點錢還是有的,只不過他從來沒給人買過衣服,尤其還是女裝,這要是直接跑到店裡去買,在一堆女人的注視下,怎麼想都有點尷尬。

只不過,火雁這次的態度出乎意料地堅決,不買衣服就不走。

無奈之下,小智只能硬著頭皮跑到一間服裝店,他都不好意思跑到市中心的商城,而是特意找了間位置偏僻一點的,周圍人流量少一點的。

「那個……你好。」

雖然小智運氣不錯,現在店裡一個客人都沒有,但店員卻是女的,這就讓他難免有些難為情了。

「您好,請問有什麼能幫你的?」店員笑容滿面地迎了上來,「我們這裡的男裝質量和款式都很不錯的,你是想要什麼類型的?」

「不,呃……我是想買女裝。」

小智支支吾吾地回答,緊接著他猛然感覺哪裡不對勁。

不對不對不對!什麼女裝啊!

「不是女裝!是女人穿的衣服!」他連忙補充道。

店員小姐的表情明顯獃滯了一下,不過也只是一瞬間而已,很快就恢復如常。

這種時候也真不知是否該誇獎她的職業素養了。

「呵呵,這兩句話是同一個意思哦。」

「是同一個意思,但給人的感覺就不一樣。」

小智感覺自己解釋得很到位,只是給人的感覺,稍微有點越描越黑的意思。

不過,對方到底是受過良好的培訓,不再繼續糾纏這個,轉而進入正題:「那麼,你想要哪種款式的呢?」

「不是我想要,我是給朋友買……」

小智說到一半,突然反應過來再說下去也沒啥意義,還是早點結束早點回去吧。

「給我隨便來一件,方便活動的就好。」

「那這套運動女裝如何?是今年最新款的。」

店員指著一套紅色的短衣短褲,雖然露出度有點高,但還屬於正常範圍內,外面這麼穿的人也不少,畢竟芳緣的天氣還是蠻熱的。

「行,就這吧,麻煩幫我包起來。」小智買東西一向都很爽快,立刻就準備掏卡了。

誰料店員小姐卻是打斷了他:「請等一下,您還沒說要什麼尺寸的呢?您的朋友穿多大碼的?」

「尺寸?」

小智愣了一愣,說起來自己好像還真的沒去問火雁,當時就沒想到這一點。

「差不多……」小智回想著火雁的身材,「應該和我差不多,就照我的大小吧。」

「噢——您請稍等,我幫您量一下。」

店員小姐露出一個果然如此的笑容,這讓小智莫名地有些不爽。

「喂喂,你這什麼意思啊?都說了是給朋友買的。」

「我也沒說是您穿啊?」

你這比說了還要過分好不好!

小智忍著罵人的衝動,面無表情地任由店員小姐在他身上量尺寸,末了對方還「誇」了他一句。

「您的身材很削瘦呢,到時候穿上去一定很合適……啊,不對,應該是您的朋友會很合適。」

店員小姐一邊說,一邊還揶揄地笑了起來,這讓小智實在是忍無可忍。

「行了,別量了。」小智沒好氣地道,「把這衣服所有的尺寸都給我來一套,刷卡。」

「誒?可是這很浪費啊,而且馬上就量完了。」

「我有錢,你管得著嗎。」

不過這店員小姐也不知是缺心眼還是不在乎業績,再度勸說道:「哎呀,我只是和您開一個小小的玩笑,要不您還是親自穿上試試吧,買這麼多穿不了,有錢也不能這麼浪費啊。」

「……我求你閉嘴吧,你賣給我就是了。」

要不是周圍就只有這一家店,小智絕對轉身就走,這女人未免也太八卦了點,而且這腦迴路也有點堵塞。

誰規定男人買女裝,就一定是大佬了!

好不容易買完,小智拎著大包小包回到海灘,見著火雁悠閑地躺在一塊石頭上,吹著海風,曬著日光浴,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

就因為你這個混蛋非要換衣服,老子才會被誤會的啊!

「拿去。」小智一把將包裝袋丟在火雁身上,「各種尺寸都有,自己找合適的穿。」

火雁一邊拆包裝,一邊不解地問:「你怎麼一副很不高興的樣子?」

「沒有啊。」小智淡淡地道。

「不對,肯定有。」火雁摸著下巴思索,「要不……我來猜一猜?」

小智嘴角一抽:「猜什麼猜,你快點換衣服好不好,我們還有正事呢。」

可火雁卻是不理他的話,自顧自地道:「我猜的話,你多半是買衣服的時候被人刁難了,而價格方面不太可能……難不成你被人誤會,是要買來自己穿的?」

「厲害了。」小智氣極反笑,「我看你也別想著回去當什麼幹部了,乾脆改行當我肚子里的蛔蟲,我承諾每天都包吃包住哦。」

他真的有點懷疑,這女人是不是自己在跟蹤自己,要不咋會那麼清楚呢。

「那可真是謝謝了。」

火雁拿著挑好的衣服,跑到一塊大石頭後面換了起來,至少原本那件則是埋進了沙子里。

「你的眼光不太到位啊。」火雁上下打量著自己,「比起這種熱褲,我比較喜歡裙子,不過顏色這一點倒是值得表揚。」

「挑三揀四的,有的穿就不錯了。」

小智沒好氣地回了一句,他今天可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突然降下一場洪水,直接把這座城市給淹了最好,讓今天這件事永遠埋在海底下。

好在這下總算是能夠出發了,兩人來到紫堇道館的門口,小智卻是沒有立刻就進去。

因為他突然想到一件事。

「說起來,也不知那位館主的腰傷好了沒有,如果沒好的話,恐怕他是沒法和我們一起行動的。」

「沒事,那個老爺子我調查過。」火雁胸有成竹地回答。

小智頗感意外:「哦,他的傷已經好啦?沒想到你消息還真是靈通。」

「我不是這個意思。」火雁搖搖頭,「我是說他是一個很有正義感的人,哪怕有傷在身,只要說是米可利拜託他的任務,那他就算是死也會拼上性命的。」

「……是哦,你可真聰明。」

小智無語地看了她一眼,也不再多說,伸手推開了大門。

走入其中,一名男青年迎了上來,看樣子應該是道館里的訓練家。

「啊,沒想到是你。」對方似乎是認識小智。

「你是……鐵旋先生的弟子?」

小智回想了一會,同樣是想了起來。

青年就是上次小智去找吉憲的時候,跑來通知吉憲活動取消的那個人,雙方算是有過一面之緣。

「是的。」青年笑了笑,「你去挑戰雷公的事都傳開了,甚至最後還贏了,老師一直念叨著要和你打一場呢。」.. 「那鐵旋先生的傷好了沒有?」小智急忙詢問。

「差不多康復了。」

青年笑著點點頭,接著表情卻又奇怪了起來。

「對了,雖說只是一些題外話,不過如果你想讓吉憲先生教導你的話,那有一點你最好注意一下。」

「哦,是什麼?」

小智頓時來了興趣,他上次受吉憲所託,幫助鐵旋去搜集雷公的數據,可惜由於可爾妮的失誤,到最後功歸一簣,他也因此沒有再去找吉憲。

如果能知道對方的喜好的話,或許事情還有轉機。

「就是……吉憲先生不太喜歡朝三暮四的人。」

說著,青年隱蔽地瞥了火雁一眼,不過在場的也就三個人,他的這個動作被兩人都注意到了。

「哈?」小智有些莫名其妙,連忙解釋道,「不是,我和她們不是那種關係。」

「是,我懂,你自己注意點就好。」青年點著頭,只是語氣完全沒有誠意。

你懂個屁啊。

小智正要再次解釋,旁邊的火雁卻是開口說話了。

「你說的沒錯,我就是新任的,感謝你對小智那麼多的照顧。」火雁微微鞠躬。

「呵呵,沒有這回事啦。」青年不好意思地摸摸腦袋。

小智無語至極,心中狂吼:廢話,當然沒有這回事,我們壓根就不算認識好不好!跟你客氣幾句你還當真了!

「抱歉,失陪一下。」小智把火雁拉到一邊,怒氣沖沖地道,「喂,你把話說清楚了,新任的是什麼意思?」

「我是說我是你的新任夥伴啊?」火雁一臉無辜地道。

「那你為什麼非要用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說法啊,就不能把話說完整點嗎?」

「很完整了啊?」

雖然明知道火雁是在裝傻,但小智還真拿她沒辦法,只得暫且作罷。

等解決了水艦隊以後再收拾你!

默默地在心底發下了誓言,小智轉身走向青年,說道:「不好意思,麻煩你通知一下鐵旋先生,就說我有要事拜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