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東西有多好,那是不用說的,但他需要的人力物力也是很大的。

都是需要人,從軍營里調人過來跟徵用附近的村民是一個意思。

唯一的差別就是一個是干多少給多少,一個是每個月固定給多少。

但這樣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不會被人發現。

不然你調那麼多兵丁到一個山咔咔裡頭,說沒有問題才有鬼了。

這種事情當然是要悄悄的進行啊。

縣令那開了個大會,村裡又組織開了個小會。

沒錯,剛剛那是好幾個村一起開的一個會,這會,杏花村的村長又把大夥叫到一起,準備開個小會。

「剛才縣令老爺的話你們也聽到了,這活也不是那麼好乾的,但每家每戶出那麼一兩個人也是可以的。」

說到這,村長又想到了人口並不多的姜家,「這事咱得好好商量一下。」

經過激烈的討論(並不)后,他們最終決定先讓村裡的青壯年去探探路。

先看看都需要做些什麼,要是有簡單點的活,他們就看著來做。

工錢少點也沒事,總歸是個進項。

慕言跟姜柔兩人就是純湊人數的,村長說每家每戶都要去,加上姜柔也想聽聽,就跟著來了。

幾天後,大家都對這個礦山上的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

你要是力氣大,就可以去開採礦石,挖礦,還可以搬石塊這些,工錢就比較高

要是像老人啊,婦女這些的,可以做些輕鬆點的活,把一些細碎的石頭跟鐵挑出來。

總之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能做的事。

。 葉卿楊到了上海后,先去了燕子家裡。

「差點累死在那山窩窩裡,我要好好在你家睡幾天再走,跟我兒媳婦好好玩幾天,好不好呀囡囡?」葉卿楊摟著燕子家的囡囡道。

小女孩不想躺被窩裡,咿咿呀呀鬧個不停,被燕子抱出去給了女傭。

葉卿楊好好洗了個澡,喝了燕子做的粥,躺床上舒服的不行。

「姐,你把頭掉床沿上,我給你把頭髮吹乾了,小心著涼。那麼差的環境,成哥也不知道早早把少帥接回去。」燕子念念叨叨。

等頭髮吹乾了,葉卿楊說:「燕子,趙南貞找了個土匪婆子當老婆了。」

「啊?怎麼可能?」燕子就差說你騙鬼吧。

葉卿楊閉著眼睛,「真的。」

「你親眼看見少帥和土匪婆子結婚啦?睡覺啦?」燕子現在說話也膽大的很。

葉卿楊「嗯」了一聲。

燕子,「成哥說少帥不記事了,腦袋嚴重的都快碎了,腿折了,怎麼睡?」

葉卿楊抬手撓了撓后脖頸,「腿折了腦袋碎了,就不睡覺了?天天掛著嗎?」

燕子,「一聽你就胡說,明明知道我說的不是那個意思。」

「反正,他什麼都不記得了,挺好的,真的。」葉卿楊道。

燕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除了嘆氣就時不時給葉卿楊蓋被子。

「成哥,真的不打算讓你再生了?」葉卿楊道。

燕子撇嘴,「你聽他瞎說,他倒是巴不得我生十個八個的,可我才不想生那麼多肚子疼的是我又不是他。」

「妞兒,你終於長大了,我放心了。你是對的,生孩子於男人來說就一哆嗦的事兒,於女人來說那是生死劫,把囡囡一個養好比什麼都強。」葉卿楊道。

燕子,「可我也說不上來那麼堅定的不生,囡囡大些了可能會再生一個吧!」

葉卿楊睜開眼睛翻了燕子一眼,「好吧!你已經是有家的人了,生孩子本是你和成哥的事兒。」媽的,剛才真是多嘴,妹大不由姐啊,說多了得罪人不是。

燕子吭哧吭哧了半天終於憋出來了那句最想問的,「那,你和少帥就這麼分道揚鑣了?恩奈長大了找你要爸爸你怎麼跟他說?」

葉卿楊,「這好辦。」

燕子等著葉卿楊的好辦下文,結果,她就睡著了!

翌日,葉明城和孟靜怡竟然來了燕子家,懷裡還抱著倆小男娃!

葉卿楊抱了抱倆小侄子,葉明城就讓下人抱著去外面玩兒了,他看向葉卿楊,「我到底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情,你要和我斷絕來往?」

葉卿楊,「我沒有要和你們斷絕來往,我只是不想和趙家再有牽連。」

「可你寧可跋山涉水,以身犯險去救治趙南貞,而卻不願意見我這個大哥,如果我不來,你就這麼走了?」葉明城道。

葉卿楊,「是,但我只是不想給大哥和嫂子惹上麻煩罷了。」

「會有什麼麻煩?趙南貞都傻了,瘸了,我能有什麼麻煩?」葉明城很氣憤。

「你連給爹和娘去上根香都不願意嗎?」葉明城繼續訓斥葉卿楊。

孟靜怡勸說:「你聲音小點,這裡又不是在家裡,在別人家裡像什麼話了?」

葉明城犀利的眼神看向孟靜怡,「你去看孩子吧!」就差說這裡沒你什麼事兒了。

孟靜怡一離開,燕子家的大客廳里就成他倆的空間里,確切說燕子家這棟小二層的樓整個都成葉家兄妹的空間了。

其他人都在院子里逗孩子玩兒。

「這些年在外面過的怎麼樣?」葉明城問葉卿楊道。

葉卿楊說:「哥哥曾經跟我說過,醫生只要醫術精湛在哪兒都餓不死,所以,哥哥不必擔心,我過的還不錯。」

葉明城被葉卿楊氣的來回在客廳走動,他晃來晃去讓葉卿楊煩躁。

「哥,你別走來走去了好嗎?」

「非走不可嗎?」

「嗯,我在那邊讀兩個學位,跟的老師是目前醫學界最厲害的老師,必須回去。」葉卿楊道。

葉明城終於停下來了,看著葉卿楊,須臾才道:「我問你,爹當時……」

葉卿楊說:「不用你問了,我是要跟你再原封不動的把爹最後的幾句話傳達給你。他讓你和趙南貞不要再較勁了,也不要再給他報仇了,把那一萬多將士的家眷安頓好就行了,他是自殺。我親眼看見的,我不可能向著趙南貞說話,當時看見的不止我一個,雖然,他們都是趙南貞的人,可他們都曾是你的好兄弟。趙南貞不會當著我的面殺咱爹的,你不要再懷疑了。

當然,我也不會和他在一起的,這點你放心。」

「那麼,趙南貞為什麼要把他母親的死賴在爹的頭上?」葉明城道,「他可以無誣陷父親,我就不能懷疑他嗎?」

「哥哥,他可從來都沒有說王蜜兒是爹殺的,但是,爹作為王蜜兒跳崖前最後見到的人,趙南貞懷疑他也是人之常情,可他從來沒有說過是爹殺了他娘,這不一樣。」

葉明城沉默良久后,說:「我也相信他不會殺父親。」

「但,你就是懷疑他。」

葉明城微微合了下眼,說:「其實,我最大的問題是因為你而不甘心,至於死去的人,我和爹的想法一直,葉家軍平反了就行了.可我們葉家就剩下我們兄妹二人了,卻因為他而不能好好在一起,我就想把他毀滅算了。」

「哥哥大可不必,我為了不讓哥哥為難才一走了之,我以為這樣你和龍城的恩怨就抹平了,可出乎我意料的是你竟然糾結六軍聯盟攻打龍城,你難道忘了葉家軍血流成河的背後是千萬個無家可歸的老百姓嗎?」葉卿楊道。

葉明城合了下眼,「所以,你促成了他和歐陽蕭弛簽的結盟協議?」

葉卿楊,「我只是給歐陽蕭弛了一個建議而已,真正想達成這個協議的人是成哥和歐陽蕭弛,你們這次打龍城,歐陽蕭弛可是一直處於觀戰狀態的。」

「好了,你們這些事兒就不要說了,煩死了。說說你和嫂子吧!你倆現在是不是感情還不錯?」葉卿楊道。

「有沒有感情又不影響生娃。」葉明城道。

葉卿楊氣的呼哧道:「渣男,比趙南貞還渣。」 第一個球開始了,宋舞雩打響了比賽的號角聲。

由克羅塞爾發球,王末那邊全部集中精神了起來。

砰!

她發球了,球飛向的方向是王末!

「為什麼是我!」王末趕緊揮拍,發現打了個寂寞,回過神來時,球已經正中自己這邊的場地上。

「學弟,你在幹什麼,這麼慢的球都接不到?!」

「蘇寒學姐,剛才是我沒有準備好,下個球,下個球我一定能擊中!」

克羅塞爾看着王末着急的樣子,心裏就一陣解釋,沒錯,剛才那是她故意朝他打的,昨天看到了自己的另一幅面貌,還恬不知恥的說…說…說自己漂亮。

想到這,克羅塞爾突然臉紅了起來。

第二個球,勝方開球,還是克羅塞爾發球,這一次,她注入了魔力,只見球散發着紫色的光芒。

隨即她打了出去!還是朝着王末的方向!

「王末!」安楚妍叫道。

「放心吧會長,我看的很清楚這一球!」王末睜大了眼睛,他自信能擊回去這一球!

但是他明顯沒有發現球注入了魔力,只是單純的用力揮拍,只見啪的一聲,球拍被擊破了!

這一球還是落到了自己這邊的場地。即使身後的寧修第一時間衝上去救球也差了一點距離。

「對不起大家。」王末直接跪了下來,與其找借口,不如老老實實認錯。

「沒事,下面就交給我們。」可以看見,會長的表情已經是非常生氣的模樣了。

「哈哈哈哈,黑神,你的魔王大人也太沒用了吧,連敗兩個發球,還不認真的話,我就勉為其難的拿下這場比賽的勝利了。」

克羅塞爾身後的隊員們紛紛大笑起來。

「王末同學,我們互換一下位置,我上前邊。」寧修說道。

王末張了張嘴,知道這樣才是最好的選擇,希望自己不要再拖後腿了。

「克羅塞爾,別高興的太早了,勝負…現在才開始。」

安楚妍開始釋放魔力,注入了球拍中,下一個球,明顯是非常緊張的一場戰鬥了。

對面冷笑一聲,再次發球,又是一發注入了魔力的球。

但是安楚妍輕易的就打了回去,那邊克羅塞爾也輕易的擊回,一時間,雙方打得有來有回。

魔力也在不斷提升,此時賽場上變成了安楚妍和克羅塞爾的兩人的對決,很快,地板上出現了大量的裂痕。

兩人強大的魔力再提升下去,整個體育館絕對會被夷為平地。

「真的不要緊嗎!」王末被眼前兩人的對決產生的狂風吹的睜不開眼。

「要相信會長!」曹蘇寒說道。

她知道克羅塞爾的實力不容小覷,眼下這場對決估計是持久戰了。

喝!

喝!

兩位大美女來回僵持,很快,局面開始出現了變化。安楚妍瞄準時機,一個變化球打亂了克羅塞爾的節奏。

最後,一個一擊必殺。這個球…安楚妍這邊拿下了!

「嗚呼!會長贏了!」王末趕緊跟寧修他們擊掌了起來。

「才贏一球,高興什麼!」克羅塞爾看不慣的說道。

很快,第四個球又開始,這一次,王末這邊除了他全員都出手。瞬間體育館就充滿了電光火石。

「這已經不是正常的網球比賽了吧。」眼下只有電視中出現的場面在眼前上演,王末比誰的都心情澎湃。

不過,這一場是自己這邊拿下了!

「這些孩子,真是一個比一個恐怖,我以前怎麼就沒發現這個學校里有這些人的存在。」宋舞雩一時間頭疼起來。

「你們,等下不需要按照我的步調了,全力出手,把球打到對方的場地。」克羅塞爾語氣冰冷的說道。

第五球開始了,從這一球開始,一直到第到第九球。

王末這邊明顯領先,五比四,要是再贏一球,那就拿下勝利了。雖然王末經常在一旁划水,但是他也不想,只能站在一旁加油鼓勁。

體育館壞了又修,修了又壞,所有人的內心都開始緊張起來。

這一球,搞不好就是最後一球了!

站在一旁的王末,看到自己這邊和對面都開始氣喘吁吁,唯獨他,雖然累了點,但不至於跟眾人一樣。

「會長,最後一球就讓我來當主力吧!」

看到王末自告奮勇站了出來,曹蘇寒就表示不同意,「小學弟,你乖乖一邊獃著去,輸了你知道意味着什麼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