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裝配上馬,變成騎兵的話,可以達到低階戰士的巔峰--6級戰力。

克勞德雖然是9級戰士,完全可以面對多個6級戰士,可是如果要面對騎兵的話,哪怕是一個小隊10人,都可以在一瞬間的衝擊,帶走他的生命。

戰士連人帶馬的衝擊力,根本不是他一個小小的9級戰士能夠扛其鋒芒的。

可是,就當克勞德躲開的一瞬間,他猛地意識到了什麼:「不好!」

只見羅林的騎兵,迅速分為2個大隊,在營地之中疾馳,這期間,也不知道踩死幾個倒霉鬼,很快,他們來到了他們的目標所在,這期間,阻攔他們的人,統統被刺死。

迅速衝擊的騎兵,沒有相應的對手,根本就是所向披靡。

騎兵們取出火種,迅速一丟。火種遇到乾燥的物體,迅速燃燒起來。

求娶從妻 ,火勢頓時漸長,迅速蔓延開來。這裡是克勞德軍營之中,儲備糧草的地方,不僅如此,與此相連的是馬營!

五十多匹馬被火勢驚嚇,擺脫韁繩,到處亂竄,根本無人能夠阻止。甚至還撞死撞傷了十幾個人。

火勢甚至蔓延到那些營帳上,有著愈演愈烈的姿態!

「撤退!」騎兵營的隊長們,紛紛下令,將有些戀戰的騎兵們,強行命令撤退。

這些騎兵的眼中都有著不舍的神色,畢竟一路過來,所向披靡,誰也不敢阻其鋒芒,何等暢快?多殺些人,多得一些戰功,豈不快哉?此時撤退,實在可惜!可軍令如山,他們不敢違背,只有撤退。

羅林的雙眼一眨也不眨的盯著敵方陣營,他看著自己的戰術如此順利,不由大喜,揮手說道:「射手營準備!」

此時,克勞德將軍看著馬匹們受驚亂跑,頓時紅了雙眼,沒了馬匹,騎兵的威力無法發揮出來,就算他們能夠打敗羅林的軍隊,也得花費相當之大的代價!

不僅如此,火勢愈演愈烈,如果不及時阻止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法師!傳令下去!快讓法師們阻止火勢!!」克勞德紅著眼,連忙下令。

幾個中階法師接到命令,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施展了漂浮術,漂浮在空中,然後對準火勢蔓延的地方,默念水系法術的咒語。

就在此時,幾十道銀光劃破長空,射向法師的身上。

幾乎是一瞬間,法師身上的防護罩,如同雞蛋殼一樣,全部破碎,幾個中階法師,根本無法抵抗,瞬間身死。

「哈哈,何等愚蠢。」羅林忍不住笑出聲來,暢快異常,一下就解決了對方的一部分重要戰力,幾位中階法師!花費的不過是數十支價值50金幣一支的附魔箭矢而已。

法師的身上一般都有遠程防護武器,通常是一層充能的防護罩,這種防護罩很是堅硬,普通箭矢根本無法穿透,唯有用附魔箭矢才能穿透,一口氣動用數十支箭矢,幾個中階法師,幾乎連反應過來的時間都沒有,就被幹掉。

這是精心準備的襲擊,加上那幾個法師的大意,才獲得如此成果,否則羅林面對這幾個中階法師,將要吃上不小的苦頭。

不過現在,該哭的,是敵人了。

克勞德將軍如羅林所想一般,的確是欲哭無淚,看著那4名中階法師的屍體的墜落,他幾乎尖叫出聲。

然而再怎麼失態也無濟於事,法師的死亡,已經是註定了。想到事後,十有**要被男爵清算,他幾乎眼前一黑,差點昏厥過去。

強行忍住昏厥的慾望,他的雙眼之中,再次充滿了仇恨,看著遠方羅林的軍隊,恨不得將他們全部吞食下去。

9級戰士的視力得到了強化,他透過淡淡的霧氣與黑夜,看到了遠方軍隊的中心位置的羅林。

羅林似有察覺,也看了過來。

面對9級戰士的怒火眼神,他沒有絲毫的動容,做出一個割喉的動作,隨後露出輕蔑的笑容。

這樣的舉止所表露出來的含義,赤裸裸的沒有絲毫掩飾。

然而,看著已經初具陣型的男爵的軍隊,羅林卻沒有下令總攻,而是揮了揮手。

「全軍撤退!」

… 「什麼?」查克聽著羅林的話語,有些不敢相信的發出了自己的疑問,他幾乎覺得自己聽錯了,在這種關鍵時刻撤退?有沒有搞錯?在他看來,今晚這一次的狙擊之戰,已經進行到了最關鍵的地步,幾乎可以破軍長驅直入,將對方完全消滅,在羅林的精心安排下,甚至都將對方的魔法師給消滅掉了。

這些魔法師,算是最大的威脅了,而現在已經消滅,自己一方几乎佔據絕對優勢,不僅如此,對方還沒有騎兵了,怎麼能夠撤退?哪怕後面還有著準備,能夠再埋伏一次,可是軍情不容延誤,在他看來,戰場就是這樣,機會轉瞬即逝,不復存在,而現在,便是最好不過的機會了。

可是,就是這樣的機會,羅林居然不知道珍惜,想要在這種關鍵的時刻撤退。幾乎是一瞬間,查克簡直無法接受,無法順從。可畢竟是羅林親自指揮,他即使不順從,不接受,也沒有任何可以反抗的餘地。這是羅林的軍隊,並不是他的軍隊。

所以,必須要撤退。

不僅僅是查克,就連一些已經有些戀戰,想要好好的戰鬥上一場的士兵們,聽到了這個命令之後,也是露出滿臉錯愕的神色,現在這麼好的破軍機會,居然要撤退,如果不是羅林親口說出的命令,他們幾乎覺得這簡直就是內奸在作祟啊!!

可既然是羅林所說出的命令,即使一萬個不願意,他們也要撤退。

很快,羅林的軍隊,有條不紊的撤離。

因為軍隊還沒有完全的整頓完好,加上一時之間產生的忌憚,克勞德將軍根本沒有立刻追擊過去,他也不敢立刻追擊羅林,只有眼睜睜的看著羅林的軍隊,緩慢的撤退。

克勞德的雙眼幾乎完全變成了紅色,滿是血絲的雙眼,顯得格外的猙獰,他的牙關緊咬,幾乎要咬出了血液。他的心中充斥著恨意,不過,他卻沒有喪失理智,如果現在追擊的話,很可能會又遇到埋伏。沒有準備好的軍隊,遇到埋伏,那是絕對致命的打擊。

對方的狡猾與突然襲擊,還有對方軍隊的質量,讓克勞德有些驚訝,如果不是因為事先看過羅林的畫像,認識這個年輕人,他幾乎覺得自己是受到了其他領地男爵的襲擊。

所以即使心中充斥著恨意幾乎要將羅林生吞活剝了,依然還有著不敢置信與驚訝——羅林的軍隊,居然是如此的訓練有素?

——雖然不如自己的精銳之軍,但已經相差不遠了!!

這樣的軍隊,怎麼可能是一個小小的爵士能夠擁有的?

這和情報上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如果知道了羅林有這樣的軍隊,自己也斷然不會這樣大意。在他看來,這一場的戰爭,簡直就是手到擒來的戰爭,就如同以前奠基男爵的威名一樣,輕而易舉的勝利也應該一如既往才對。

這一次卻完全不同了。

就連男爵最為珍貴的魔法師追隨者,都死去了。他幾乎能夠想象到接下來男爵的怒火。他無法承受。



然而在這之前!!

必須要將那羅林殺死,唯有這,才是贖罪的唯一機會!

如果獲得了勝利,將男爵的想要的東西弄到手,那麼還說不定有可能受到男爵的原諒。

所以哪怕知道,接下來的追擊會受到一定的埋伏,他也要繼續進攻,糧草的燃燒,已經徹底斷絕了他的後路。他明白,必須要速戰速決才對。

他害怕的並不是埋伏,而是羅林的不願意與自己速戰速決,因為戰事拖延下去,會非常非常的不妙啊!

克勞德深深呼吸一口氣,雙眼緊緊盯著自己的士兵,此時此刻,經過期初的慌亂,士兵們恢復了冷靜,迅速整編,變成了可以一用的軍隊。

看著士兵們整齊的站著,克勞德聽著馬匹的損失情況。這也是讓他心頭滴血的損失。瘋狂逃竄的馬匹,只剩下了14匹馬可以一用。其他的馬已經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可惡的混蛋,我要親手殺了你……」爵士,雖然是貴族,但如果在領地戰爭中死去,根本不算是罪行,以前的克勞德,並不是沒有殺死過爵士。

他猛地站起身,高高的舉起手中的武器,對著所有看著他的士兵,大聲的喊道:「勇士們!你們居然被一群乞丐流民軍隊給襲擊了!!這是一場奇恥大辱!!這是難以輕易化解的恥辱!我們必須要血洗這種恥辱!!用那爵士,用他的乞丐軍隊的血液,將這些恥辱洗去吧!!你們是無敵的!!去追擊,去屠戮他們吧!!去釋放你們的怒氣吧!!」

這些士兵原本有些發矇,還沒有多少的怒氣,說著克勞德的演說,明白原委,也瞬間變得怒氣膨脹起來。

他們高高舉起手中的武器,和克勞德的動作一模一樣,他們高聲的嘶吼著,向克勞德將軍表達著自己的決心。他們要殺死羅林,殺死他的軍隊!

「出擊!!」

還沒有跑遠的羅林,很快就受到了手下的彙報。克勞德的軍隊已經出發了。

距離自己離開,不到10分鐘而已。這期間想必還有克勞德演講的時間,所以他們整頓的時間比這還短!

在那種混亂的情況,僅僅經過幾分鐘便恢復了過來……羅林的雙眼有些發寒,他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那位男爵的軍隊,出乎意料的強大。

羅林有些慶幸自己的謹慎,可轉念一想,接下來的伏擊,又有些擔憂,勝利到底屬於哪一方,還無法確定!!

如果失敗,那就是死,恐怕再難有第二次崛起的機會了。

想到這裡,羅林的雙眼之中,出現了一些狠辣,他低聲說道:「不用管他們……繼續前進!」

雖然羅林提前離開,但二百人的軍隊並非等閑,趕路所留下的痕迹還是可以輕易探查到的。所以克勞德的軍隊, 絕情王爺俏醫妃

隨著克勞德以及他的軍隊的不斷前進,他們越發的靠近了羅林的軍隊。

遭遇戰一觸即發。

突然,正在趕路的克勞德將軍目光一凝,接著月光,他看著不遠處的小山,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是……埋伏!!這是埋伏之地!!」克勞德將軍微微睜大雙眼,瞬間便叫喊出聲!「警戒!!」

該死!!他居然提前預料到了這一點!!站在山坡上的羅林,瞳孔微微收縮,有些不敢相信。

… 克勞德瞬間就意識到這是埋伏之地,這並非什麼精心推測出的結果,而是瞬間的預感。預感,這種東西說起來玄乎,但對於戰場上的人來說,卻是最為重要的。特別是對於一個將軍來說,實在是相當重要的一種感覺。有的時候,不妙的預感,提前做出的準備,能夠挽救一場必然失敗的戰爭。

在這個世界,很多將軍對這種感覺深信不疑,他們覺得,這種預感並非莫名並非唐突,而是冥冥之中的啟示,是他們命不該絕的表現。

所以,當克勞德將軍的心中,瞬間出現這種感覺的時候,他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便張口說出了這裡是埋伏之地的話語。

士兵們聽著這有些唐突的話語,雖然有些手忙腳亂,但還是下意識的警惕起來。

和羅林的軍隊完全不同,男爵的軍隊,已經進行過很多場的戰爭了,雖然男爵,子爵,這樣的戰爭,完全是最小規模的戰爭,和那些王國,公國,甚至是帝國之間的戰鬥,根本沒有辦法相比。但羅林和男爵的軍隊之間,還是有相當之大的區別。這種區別,代表了一個是只經過訓練,卻完全沒有經歷過戰爭的菜鳥士兵,他們對於殺死別人,或許還有一些猶豫,而另一種卻是身經百戰,對於戰爭,對於生命,早已經冷漠冷酷,深深知道戰場的法則。


也正是雙方軍隊完全不在一個檔次。所以羅林才會如此的小心,所以克勞德將軍才會如此的自信,展開追擊。


然而無論是對於羅林,還是對於克勞德來說,接下來的戰爭,必然要進行。

這是不可避免,難以化解的仇恨與戰爭,唯有用血液與生命的終結,來做一個結果。

這是早已經註定的。

克勞德不愧是一個將軍,一個9級的戰士,當他騎在馬上,高喊出聲的瞬間,就如同回應他的話語一般。小山上,出現了無數個人影。

克勞德眯著眼睛,看著不遠處的人影,借著月光,加上9級戰士對於視力的強化,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遠處山坡上的景象。

正是因為看清楚了,他的臉色才突然變化了一下。


「不好!!」

克勞德將軍看到了不遠處山坡上,一個個士兵推著一塊塊巨大的滾石!

克勞德將軍幾乎瞬間就意識到了一點,這是一場早已經準備好的埋伏,從今晚之前就開始準備的埋伏!否則對方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多現成的滾石!

從一開始的夜裡突襲,步調就一直被對方,被羅林所完全掌控,這種節奏不在掌控的感覺讓克勞德有些不妙,心頭的不祥預感越發的濃郁起來。

不過此時卻沒有時間多想這些,他連忙大喊出聲:「全軍聽令,尾變成首!迅速撤退!」

隨著克勞德的命令,軍隊無需調轉方向,直接就可以撤離,然而這已經有一些遲了,站在山坡上的羅林,立刻下令,命令士兵們將滾石推下去!!

隨著滾石的推下,巨大的石頭,瘋狂的轉動,因為斜坡的關係,幾乎帶著千鈞之勢,朝克勞德將軍的方向碾壓過來。

如果沒有剛開始那一瞬間的心頭不妙的感覺,這一波滾石,恐怕會讓全軍滅掉一半!克勞德將軍咬了咬牙,有些慶幸。然而結果並沒有好轉多少。

「啊啊!!」

「救救我!!」

「啊!!該死的!嗚哇!!」

隨著後面的人撤離的有些遲緩,頓時被巨大的石頭給撞擊了,雙腿瞬間被撞斷,癱倒在地,雖然沒有死去,但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的能力。即使再精銳,也忍不住痛呼出聲,即使再英勇,此時面對死亡,也忍不住露出心底的恐懼,求救出聲。

在戰場上失去戰鬥能力!這已經是註定了他們的死亡!然而他們還沒有失去生命,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再所難免的還是會向剛剛的戰友求救!

可是這並沒有絲毫的效果,在後面的士兵,膽敢停留試圖救人,都會被石頭碾壓,甚至有幾人已經當場死亡。

隨著這一波石頭的滾壓,效果出奇的好,幾乎一瞬間便讓男爵的軍隊失去了幾十號士兵,並且讓那些人的士氣下降不知多少。

「可惜了……」羅林站在山坡上,眼神之中露出一些可惜的神色,這是一次早已經準備好的精心埋伏,就等待敵人落入網中,即使是這樣,還是讓對方察覺到了不對勁,及時撤離,否則就這一波埋伏,很可能直接讓對方的軍隊,失去一半的戰鬥力!

如果是那樣的話,這場戰爭對羅林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可是現在,勝利還沒有註定!

但是現在,卻是出擊的最好時間。

再不容錯過!

羅林目光緊緊盯著正在逃竄的男爵軍隊,突然大聲說道:「士兵們,連續兩次的伏擊,讓我將這男爵的軍隊,玩弄在鼓掌之中,讓他們失去了騎兵,讓他們是去了寶貴的魔法師,讓他們失去了一部分軍隊,以及最為重要的士氣!這是謀略!然而謀略並不能決定一切,接下來,還需要你們英勇的衝擊,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現在,不容置疑,正是衝鋒的時候!你們敢衝鋒陷陣斬殺敵人萬死不辭嗎?!」

「萬死不辭!!」羅林的士兵們,瞬間就被羅林激活了士氣!

「衝鋒!!」

隨著一聲令下,羅林的軍隊,如同傾瀉的洪水一般,朝對方衝擊過去。

克勞德雙眼緊盯著羅林的軍隊的衝擊,又看著自己一方士氣萎靡的軍隊,危機感大盛,不過,他卻明白,現在並不是逃跑的時間。

如果在這裡逃跑了,失敗會瞬間擴散到無以挽回的地步。對方的乘勝追擊,很可能會讓自己一方的軍隊,全軍覆沒!

所以現在,不能退縮!

雖然克勞德連續失誤了兩次,但他不愧是個合格的指揮官,如果這場戰陣一如既往,他會輕易取得勝利,但很可惜,他遇到了羅林,遇到了兩次挫折。

不過他沒有放棄,咬著牙,對隨軍的牧師說道:「牧師大人!還請施法!現在不是猶豫的時間!我們必須反擊!!!」

牧師已經想要逃跑,根本不想要在這裡多呆一刻,對方的可怕程度,讓他驚悚,他可不想如同那些魔法師一樣,死在這裡。可是,看著克勞德發紅的雙眼,冷冷的語氣,他卻明白,如果拒絕了他的要求,現在自己就得死!

… 隨軍的牧師的名字叫做多加賀。

他本覺得這一次的隨軍出征完全就是一場鍍金之旅,和那些魔法師一樣鬆懈,事實上就連克勞德將軍也沒有想到戰爭會變得如此困難,更何況這些本來就十分嬌生慣養的牧師呢?所以他們根本沒有預料到,事情居然會如此急轉而下,變成這樣。

聽著克勞德的話語,再看著他的面孔,多加賀的臉色有些發白,咬了咬牙說道:「我可是……我可是黃金教會的牧師!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你沒有資格對我指手畫腳,戰場上的任何援助,都必須是我自願的才行!」

多加賀的話語,完全是矯情的廢話,這些話語的說出,讓克勞德將軍幾乎想要一刀將這個傢伙斬殺,然而此時只有他才能夠緩解這危機的局面,卻不得不委曲求全,他冷聲說道:「可如果牧師大人不立刻出手的話,我們很可能會全部死在這裡,還請不要猶豫了!!」

多加賀哼了一聲,他也顯然意識到了剛剛話語之中的不妥之處,原本是想要讓克勞德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自覺卻將那些話全部說了出來,此時又聽著要求,也沒有再擺架子,顯然他也明白,現在的情況非常緊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