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讓,讓讓!」一個清脆的聲音略微帶著不滿直接打斷了保羅的思緒。

保羅朝著聲音的方向望去,他認得這個『女』孩,他在阿狸的舞會上與這個『女』孩握過手,雖然隔著手套,但這個『女』孩純凈的氣質卻是讓他非常欣賞的。

保羅笑道:「原來是若雨妹妹啊,我這裡有個阿姨『腿』腳不好,正準備叫人幫一下忙,卻沒想擋你道兒了。」

王若雨直接無視了保羅的話,而是一臉驚異的看著保羅身後的『女』孩,指著保羅,張大了嘴道:「你!你!小夕姐!你的男朋友就是他啊!」

王若雨身後的王動拉著王若雨的手臂,直接將『女』孩拽了過去,道:「別人的事情你管什麼,我們的位置在第三排,等下我給你去拿點你喜歡吃東西。」

「若雨?王動?你們,第三排?」夏夕是認得王動和王若雨的,特別是王若雨,這個小妹妹總是會去李青家裡串『門』。

王若雨直接甩開了王動的手,非常嘆息的道:「唉,是啊,第三排,去年我都是第二排的,今年來的大人物太多了,硬生生把我們排到了第三位。」

王動有些無語,這丫頭太缺心眼了,只得對夏夕打了招呼:「小夕啊,只從你去了戰爭學院,有些日子沒見了吧,我們都很想你呢!」王動看著輪椅上的美麗『女』人,他第一眼看到的並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的衣服!


「這位,你是李青的朋友嗎?」王動小心翼翼的問道,李青萬年不換的衣服!他記得!

「我是李青的未婚妻,你是?」夏纖柔將輪椅轉了過來,迎面看著這個男孩,這個男孩的眼神非常清澈,和那個人一樣,讓人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哈哈!嫂子啊!」王動直接一喜,「您真的有眼光啊!」


「這是我娘!」夏夕臉『色』有些不開心,陽哥給他安排的位置是第八排,雖說也是前十排非常好的位置了,但第八排和第三排那是天壤之別,這兩個酒吧的服務員怎麼可能坐在第三排?

這世界是怎麼了?

「你娘是你娘,但李青是我哥,也就是我嫂子,嫂子,我把位置讓給您吧,保准您今天看個飽!」王動笑『吟』『吟』的道,趕緊拿起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喂,來幾個『侍』『女』,皇宮廣場第一入口!檢驗處!對!四個!」

保羅尷尬的放下了手機,這到底怎麼回事,這不是我應該要做的事情嗎,他『插』個什麼勁兒?

李青?那個被『女』人拋棄的可憐小子?


未婚妻?那個臭小子居然跟我岳母訂了婚約!

一陣無名火陡然升起,保羅的臉『色』陡然白了起來,但又很快的恢復了原狀。

「額?請問你們剛才說的是李青?」一個身材微胖的英俊西裝男遲疑的走了過來。

他的身後,是一群西裝革履達官貴人貴『婦』,甚至不乏伯爵以上的人物。

他們的這個英俊的西裝男上千說話之後,便都停止了聊天,都是一臉驚奇的打量著前方,似乎這個西裝男是他們唯一的焦點似的。


「凡卡子爵!」王動帶著奇特的眼神看著這個變得有些發福的男人,就在不久前,這個人被英雄聯盟整的瀕臨破產,只是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不僅償還了賬務,甚至還成為了全世界的新寵。

「請問『女』士,您剛才說的可是李青?」凡卡子爵一臉『激』動的看著夏纖柔,看著這個『女』人如此美貌,連連讚歎:「美!真美!配得上!配得上。」

「你是誰!」夏纖柔被這個奇怪的男人『弄』的有些煩躁了,她不喜歡別的男人這麼盯著她看。

「抱歉,抱歉!」看著『女』人已經皺眉了,凡卡子爵趕緊抱歉,繼續道:「你剛才說的李青是不是個子這麼高,第一英魂是李青前段時間還在戰爭學院的晨曦學院參加了血腥對決的那個李青?」

凡卡子爵一臉期待的看著夏纖柔,又將眼神放到了其他的人的身上,期盼著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王動心中一笑,不錯,就是那個幫你讓你免遭五億騙局的那個李青,但他並不回話,真正有回話資格的,是這裡的夏纖柔以及夏夕。

「啊?青哥兒去參加血腥對決了?我怎麼不知道啊?」王著王動,戳了戳王動的腰:「喂,小動子,你知道青哥兒最近在幹嘛嗎?」

(還有兩章!)

…–aahhh+26069054–>

… 王動立刻搖了搖頭,道:「你都不知道,我怎麼可能知道,青哥兒早就換號碼了,不是給你發了信息的嗎?」

王若雨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自言自語道:「也是,連我都不知道,你怎麼可能知道。.訪問:.。」

夏夕疑『惑』的看著這個似乎身份很高的男人,因為這個男人似乎在所有前面貴族的前面,疑『惑』的道:「他的確是在晨曦學院參加了血腥對決,你認識他?」

夏纖柔冷道:「小夕,誰叫你說出來的!」連人都不清楚是誰,居然這麼輕易的就將真話說出,真是太沒有閱歷了。

「哈哈,真是弟妹啊!」凡卡子爵高興的跳了起來,直接望向身後的貴族們:「各位朋友,有誰認識有名的骨科大夫,誰把我弟妹治好了,我凡卡子爵欠他一個人情!錢不是問題!」

「我認識我認識!」

「我認識!我現在就打電話聯繫!」


「我認識!我知道一個巫醫,什麼骨科她都能治療!」

人群的突然熱鬧以及這個人「錢不是問題」的結束語讓夏纖柔突然想起了李青曾經說過的那個發了財的朋友,這個朋友說的難道就是他嗎?

想到這裡,夏纖柔臉『色』好轉了點,淡淡道:「不用了,我的『腿』過些日子就好了,謝謝。」

夏纖柔看向凡卡子爵,「你既然叫我弟妹,但我未婚夫似乎從沒提過你。」

「啊?他沒提起我?我是凡卡啊!李青的好兄弟凡卡子爵啊!」凡卡子爵趕緊報上了自己的名字,非常心痛的對夏纖柔道:「他真的沒提起我嗎?不行!李青兄弟現在在哪,今天我要和他好好聊聊,不醉不歸!」

「他啊,正忙自己的事情,應該沒有時間見你,你今天也是來看晚會的?」夏纖柔見這個人說話似乎非常隨『性』,應該是李青願意結『交』的那種人,這個人地位似乎還不錯,李青什麼時候與這樣的人有過『交』集了?

「嘿嘿,運氣好有了個名額,阿德勒公爵幫我在第一排,位置應該不錯,要不我把位置讓給你吧,那裡專『門』有人會服『侍』你,保證你今天晚上能度過一個愉快的晚會!」凡卡子爵現在可是找到組織了,這裡的人似乎都是李青認識的人?

第一排?!阿德勒公爵?那不是朝廷上最有權利的人嗎?他說什麼?親自給他安排的第一排?

這個無論連容貌,氣質,身高都不如我陽哥的人居然可以坐第一排?

而且還因為青哥兒的關係準備把第一排的位置讓給我娘?

青哥兒的朋友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他為什麼能坐第一排?

夏夕臉『色』一臉複雜的看著此刻有些尷尬的保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保羅臉『色』已經完全沉了下來,這個凡卡子爵平時是連跟他對話的資格都沒有的,但他最近五百億的捐贈,直接讓所有高層都聽聞到了這個傻缺的人物!

這個傻缺,據說暗地裡斂財好幾千億,據說他有可能成為個人財富最大的超級富豪,這種財富每個家族都虎視眈眈,若能拉上點關係,隨便投個資,都是只賺不虧的買賣!

不僅如此,這個人因為一口氣捐贈了幾百個城市共同捐贈的數目,等過些日子真正曝光之後,必定會成為全世界的慈善新寵,這樣的新寵,他這個勞倫特家族的次子的地位,絕對是比不上這個現在還是子爵的存在的!

他身後的那些老狐狸,全部都嗅到了一種政治味道,全部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跟這個人打好關係,如果他現在對這個凡卡子爵表現出一絲什麼不滿,那他身後的一些叔叔輩伯伯輩的貴族們一定會找他的麻煩了。

「不用了,我喜歡和我『女』兒坐在一起。」夏纖柔很果決的拒絕了凡卡子爵的好意,她今天有她計劃了很久的安排,絕對不可能因為這些人的出現打『亂』。

「『女』兒?我李青兄弟的『女』兒有這麼大了?」凡卡子爵將目光看向夏夕,臉『色』一亮,情不自禁的讚歎道:「真是漂亮!長得跟你真像!以後長大了估計會和你一樣美!對!對!對!禮物!」

凡卡子爵慌忙從手指中挑了一刻空間戒指,在空間戒指的微型按鈕上按下了一個數字,一個『精』致的蝴蝶結的長方形盒子出現在凡卡子爵的手中。

夏夕紅著臉正準備反駁凡卡子爵自己不是李青『女』兒的時候,一道刺眼的藍光從盒子里閃耀,直接讓她剛張開的小嘴凝結了。

王若雨也將她本來就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啊啊啊啊,『女』神之鐲!好漂亮!」

凡卡子爵將盒子中猶如藍『色』瑪瑙般的細鐲晃了晃,嘻嘻一笑:「見面太匆促了,見面禮有些寒磣,以後給你送個更好的!」

夏夕獃獃的看著這個手鐲,她自從看了那次風暴家族的族長天風向一個她認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求婚的視頻之後,她就夢想著有朝一日她的男人會以一顆『女』神之淚做成的哪怕只是幾克拉戒指向她求婚,她也絕對不會決絕。

這麼大的『女』神之淚手鐲?寒磣?這得多少錢啊!

「侄『女』,別不喜歡啊!你想要什麼!我現在給你去買!」凡卡子爵見這個『女』孩似乎沒有任何想要接受的模樣便有些急了。

「啊,這,這太貴重了!」夏夕的眼神戀戀不捨的看著盒子中的禮物,沒說要,也沒說不要。

「貴重什麼!你老爸李青給我的,比這個東西貴上幾千倍!幾萬倍!」凡卡子爵立刻就像炸開了的獅子一般,直接將盒子硬塞到了夏夕的手中:「小丫頭!東西我算是給你了!你要仍要甩,我都不會要!就這麼著了!」

凡卡子爵直接轉頭,吆喝了一聲:「各位朋友,走吧,晚會之後的晚宴咱們再喝個夠!」然後又轉回頭:「弟妹啊,侄『女』兒啊,今天太忙,改天一定好好招待你們,我先去了啊!」

凡卡的一聲吆喝,直接帶動了人群,一個個玻璃椅的升空,代表著一個個客人的就位。

王若雨一臉羨慕的看著夏夕手中的盒子,使勁的對著王動的腰部一捅:「青哥兒有這麼有錢的朋友居然還打那麼多工,你說是不是自找罪受啊!」

「沒有,青哥兒或許根本不知道這個朋友多有錢吧。」王動吸了口涼氣,小聲道:「就好像我平時讓他分析的一些視頻無意中幫你娘贏了一些強敵一樣。」

「嗯,好像是哦。」王若雨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那我們也走吧,今天據說英勇話劇團也被邀請了,唱歌跳舞什麼的,我一點也不喜歡,我就喜歡他們的話劇。」

王動笑著點了點頭:「確實,他們的話劇演的的確不錯,講得都是遠古的故事。」

夏夕捧著手中似乎價值連城的盒子,一時間猶如夢中。

…–aahhh+26069055–>

… 千倍萬倍?

青哥兒給那個人的,是我手中的這件東西的千倍萬倍嗎?

夏夕心中有種強烈的心塞,她覺得自己似乎錯過了什麼。。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w.。

「小夕,別在意,那只是個身份卑微的暴發戶而已。」保羅現在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凡卡子爵一行人走後,他才對這個發獃的『女』人說了真正的事實。

但這個事實,對於夏夕來說,似乎並沒有什麼說服力。

有這樣的一個被貴族前捧后擁的暴發戶嗎?

「夏夕,別發獃了,其實你青哥兒根本不認識那個人,就跟你陽哥說的那樣,他只是個暴發戶而已,他見到了你,以你為由頭只是單純的在那些貴族面前炫個富而已,暴發戶的癖好,很難說的清。」夏纖柔看著那『女』神之鐲,淡淡的道,「東西既然給你了,自然就是你的。」

聽到母親這樣的『花』,讓夏夕突然有些沉重的心立刻輕鬆了許多:「那為什麼他知道晨曦學院青哥兒血腥對決的事?」

保羅聽到夏纖柔這麼一解釋,心中也輕鬆多了,感情原來只是炫富的主兒啊,是啊,暴發戶的怪癖太多了,幾千億的身價,這麼一個『女』神之鐲又算得了什麼!只要玩的爽,讓別人給他投去『艷』羨的目光,只不過這個暴發戶做的更加『逼』真更加絕而已。

「李青的那次血腥對決的視頻在市場上賣得很好,很多人都見過,你要知道,當時的他是沒有帶面罩的,那個凡卡子爵認得他和他的名字似乎並不是不可能的。」保羅立刻解釋道。

夏纖柔心中一笑,沒想到這個人腦袋也『挺』能圓的。

「那我賺大了!」夏夕立刻喜笑顏開,這樣的意外之喜,她可不打算仍呢。

王動和王若雨已經離開,很快的,幾個『侍』『女』走了過來,並且帶來了一個很柔軟的特製輪椅,很快的,夏夕,保羅,夏纖柔也同樣升到了自己的座位席,他們三人的座位是連在一起的,夏纖柔在左側,夏夕在最中,保羅在右。

每個座位前方都有一個桌子,桌子上有很多類似熒光『棒』之類的物體,當明星們歌唱的時候,他們可以隨著歌聲互動。

「陽哥,今天有阿黛爾的表演嗎?」夏夕問道。

「會來的,這樣一個重要的節日,她怎麼可能不來呢?」保羅微微一笑,「她是我們德瑪西亞最會唱歌的『女』人,新一代的靈魂歌者。」

「嗯,她的歌『挺』好聽的,好想能和她擁有一樣的聲音啊。」夏夕憧憬的看著下方的舞台,舞台上沒有一絲動靜,在那裡出現的人,將會被萬眾矚目!

當明星的感覺!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夏纖柔感覺到夏夕此時的心境,心中一嘆,渴望唱歌,果然是本能。

漸漸的,夜幕降臨!

猛然間隨著天空皺亮!

廣場上古老的鐘聲響起,無數煙『花』染遍了整個星空!

隨著古老安詳的歌曲在德瑪西亞皇城上空響起。

舞台上,所有人的焦點!

男主持人,黑『色』西裝,白『色』革履,氣質不凡,『挺』起筆直的『胸』膛,從左向右,踏上了校慶舞台,隨著的無數『女』同學歡呼尖叫以及掌聲,拿起話筒,開口說道:

「今天,我們歡聚在一起,踏著皇城恬靜的鐘聲,德瑪西亞重建1020周年,註定迎來一個平安、祥和、豪情的夜晚。我是今晚的主持人曼多!」

皇城一片歡呼掌聲,這個主持人可是德瑪西亞最受歡迎的男主持人,他成為德瑪西亞國宴上的男主持人以絕對的群眾選票壓倒了其他人!這就是曼多!帥氣搞笑而又不失風雅的曼多!

就在此時,另外一個柔和親切的聲音從天空響起。

「不錯,古老的象徵著和平鐘聲已經敲響,時光的車輪又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記,伴隨夏日柔和的星光,滿懷著喜悅的心情,在一千年後新的德瑪西亞重建之日,這個偉大的日子,它與往常一樣如約而至。我是今晚的節目主持人阿黛爾!」

一身『露』背白絲鏤空的晚禮服,淡淡的妝容,今夜的風『花』雪猶如冬天裡最美麗的『精』靈,讓整個場上覺得清涼不已,阿黛爾的美,讓所有人都窒息了,無論是男生『女』生,都為之傾倒不已。

她一出現,幾乎是整個瓦洛蘭大陸看直播的宅男們,全部都歡呼起來!

太美了!

居然可以在整場國宴上都能看到如此美麗『女』人的身影,簡直是太『棒』了!

夏夕驚呆了,她沒想到這個德瑪西亞最著名的歌星居然是以主持人的形式站在了舞台,全世界的歡呼讓整個大地似乎都隨著呼喊聲震顫了起來!

阿黛爾!

她就是擁有享受如此歡迎的美麗與實力!

「好美!」夏夕情不自禁的道。

「你以後也會很美的。」保羅看著下方的『女』人,閃過了一絲『精』光,那樣的『女』人,他根本得不到!

但是身邊這個蠢『女』人,他卻可以玩『弄』於鼓掌之中!

所以不管下面這個『女』人再美麗,他也不會忘記照顧身邊這個『女』人的感受!

看到了她母親自然而發的氣質,保羅更是堅定的認為自己這次是抓到寶了!只要稍加培養,這個夏夕一定是不弱於阿黛爾的存在!

想學唱歌?

沒問題,我請最專業的老師!

想成為明顯萬眾矚目?

好啊!我對你全面包裝!

夏夕啊夏夕,你現在還太嫩了,當你真正成名的時候,就我是下手的時候!哈哈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