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倒是輕巧,這當太監和宮女哪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是要經過嚴格篩選的,而且還要經過那個……」蘇櫻風又在一旁說到。

蘇櫻風口中的那個,不用想簡玉寒也知道他說的是凈身,這太監入宮都是需要凈身的,也就是得挨上一刀,由專門的敬事房掌管執行這事。太監大多都是窮苦人出身,為了生存不惜成了六根不全的人,要不誰又會沒事找事挨上一刀呢。

簡玉寒笑著說到:「這個你就不用管了交給辦,你就等著進宮做太監就行了。」

一旁的蘇櫻風聽到這話,臉上沒有驚訝只有驚嚇。雖然知道簡玉寒這是句玩笑話,根本不可能讓他真的做了太監,再說他還是簡玉寒未來的大舅哥呢,但多少還是有些慌亂,幾人見狀又是哈哈一頓樂。

就這樣,沒過多久神甫門的五名年輕人就進了宮,三個男人做了假太監,而蘇櫻雪和彩靈靜當然是做了宮女,為此幾人還特地化了妝改變了原來的容貌。 有眼無敵 原因很簡單男的長得太帥,蘇櫻雪又是國色天香,而彩靈靜也是嬌小可愛。簡玉寒他們男的還好說,女的要是被那個王爺貝勒看上了,那豈不是得不償失了。

……

五人進宮后,被安排在了不同的地方,由於事先簡玉寒打好了招呼,幾人倒是沒有受到什麼太嚴格的審查,反而簡玉寒還當上了管事太監。這讓蘇櫻風和幻辰好一陣的羨慕。

「為什麼你是管事太監,我和幻辰卻不是,你老實交代到底找了誰,這麼容易就把五人弄進了宮裡。」蘇櫻風頗有些好奇的問到。

「是呀,你找的人來頭肯定不小,要不怎麼會輕而易舉就把我們五個人都送進了宮裡。」幻辰也有些好奇簡玉寒的手段,不僅疑惑的問到。

「這個人你們也認識,等一下你們自然會見到。」簡玉寒笑著賣了個關子

簡玉寒越是這樣說,蘇櫻風和幻辰的心裡就越痒痒,這人他們也認識,兩人不僅在心裡猜測起來,這個人到底會是誰。

兩人正百思不得其解,從門外推門走進一人。此人身穿紅絲補服,補服的中間綉著祥雲,和一隻展翅的仙鶴。說到這裡有人肯定會問,什麼是補服?

這補服啊,又稱補褂,外褂,前後各綴有一塊「補子」,用以區別官職差別,是從我國的明朝開始出現,並一直延續到清朝滅亡時逐漸退出歷史的舞台。

了解歷史的朋友應該都知道,這「補子」上面繡的仙鶴,代表的是文官,還是當朝一品大元。

「小人,參見大人!」蘇櫻風和幻辰看到補子上的仙鶴,連忙躬身作揖說到。

「哈哈!不錯不錯起來吧」那位一品大元說到。

兩人被這一品大元的話,搞得有些不知所措。還有這說話的聲音視乎也有些格外的熟悉,兩人不由得好奇抬頭看去,這一看兩人的表情變得驚訝不已。

「司命星君!」兩人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說到。

「當然是我了,不然你們兩個人以為是誰,你們幾個人要進宮,宮裡又沒有熟悉的人,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能入宮。好在正趕上我渡劫,而我又是掌管凡人命運的神仙,所以自己當然是找一個逍遙點的命運度過此劫。恰好簡玉寒也知道我在渡劫,所以就找我幫忙讓你們進宮了。」

司命星君的話,讓兩人明白竟然還可以這樣,不過啊不管怎麼樣,他們還是進了宮,最主要的是達成的目的,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

……

皇宮的一角的一處偏僻大殿內,大殿的正中間擺著一個巨大的丹爐,一位老道和一個道童,正在將新煉製好的丹藥,交給一個老太監。而那個老太監畢恭畢敬的,端著一個陳放丹藥的盒子。在老道將所有煉製好的丹藥放到盒子內,又有兩個小太監進行瘦身後。才轉身離開了大殿。

「師傅我們煉製這麼多的丹藥做什麼,那個人為什麼要拿走我們辛辛苦苦煉製的丹藥。」這個只有七、八歲的道童,不解為什麼每次煉製完丹藥,師傅一顆都不留下,反而是讓別人拿走,還要搜查他們的身上。

「徒兒,有些事情你還是不要知道為好,在這個世上不是什麼都可以知道,有些事情你知道了,只會給你帶來災禍。不知道反而才是最好的,你可明白了嗎?」老道看著自己的愛徒,意味深長的說到。

道童似懂非懂的朝著老道點了點頭,師傅的話就是真理,不管師傅說什麼,他都知道師傅不會害他都是為了他著想,從小就跟著師傅修道的他,已經把師傅當成了自己的親人,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師傅即將迎來一場劫難,這是他的劫數,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小道童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師傅即將迎來一場劫難,這是他的劫數,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眼下他們要做的事就是煉製好這些丹藥,而這些丹藥不但可以讓服食它的人延年益壽,最主要的是可以暫時保住,他們師徒二人的性命。

……

宮內的生活還是比較枯燥的,規矩特別多不說,乾的事情還比較繁瑣。處處都得小心行事,除了牆外可能有耳,那就是人心的妒忌。

太監和太監,宮女和宮女,太監和宮女之間,好像總有聊不完的話題,而這些話題大多都是後宮的一些八卦,明爭暗鬥是宮內最常見的事情,尤其是在這嬪妃眾多的後宮。所以這宮女和太監也是最了解主子心意的了。

簡玉寒他們五個人,進宮的時間也不短了。對於這宮內的一些事情,幾人也有了一些的了解。至於扮演太監和宮女,那更是有了一番心得。

他們五人這期間,也藉機打聽過一些關於宮女失蹤,和和這鬧鬼的事情。但此事都是眾說紛紜,版本頗多有真也有假,事情傳著傳著就變了味道,需要自己去判斷這其中的真假。

不過正如林虎所說,這鬧鬼之事卻是有人見到過。不過所見之人現在已經瘋了,他的話也已經經不起多少的推敲,宮女失蹤的事時有發生,不過此事的詭異就在於消息被封鎖了,只有與失蹤宮女特別親近的人才知道此事,不過就算你拿著錢讓她說,她也未必敢說畢竟自己的小命最重要。

這太監和宮女們,雖然對宮內發生的事一清二楚。但他們都不敢明說,這萬一要是傳出去,那可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搞不好還要掉腦袋的,到時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嘍!

他們五人深知,要想得到更多的消息,除了平日里和這些太監宮女拉好關係之外,唯一的方法就是對食。宮裡的太監和宮女很多,因為久居深宮所以寂寞而互相安慰,大家私下戀愛,但不能同床,只不過相對吃飯,互慰孤寂而已。這叫「對食」或「菜戶」;

既然是對食兩個人在一起搭夥過日子,也就是所謂的一家人,就會有一些白天不能說的悄悄話,而這些話中自然就有著重要的信息。

在我國的明代,宦官與宮女之間的伴侶關係,又有菜戶之稱。從史料分析,菜戶與對食應是有區別的。對食可以是宦官、宮女之間,也可以是同性之間,且大多具有臨時性;而可稱為菜戶是共同生活,如同夫妻,具有相當的穩定性。

明朝初年,朱元璋對宦官與宮女之間的這種行為深惡痛絕並嚴加取締,對娶妻成家的宦官更處以十分殘酷的剝皮之刑。但自永樂而後,宦官地位上升,這一禁令隨之煙消雲散。

史載:「宮人無子者,各擇內監為侶,謂菜戶。其財產相通如一家,相愛如夫婦。既而嬪妃以下,亦頗有之,雖天子亦不之禁,以其宦者,不之嫌也。「大致類似的史料也見於野史。

據《萬曆野獲編》所載,最初因值房宦官和司房宮女接觸較多,便逐漸產生感情。宦官以此為基礎,往往主動替宮女採辦衣食、首飾及日用雜物,以表達追慕之情。宮女若相中此宦官,即可結成伴侶,稱為菜戶。

菜戶在明代宮中是公然允許的,即使是皇帝、皇後有時也會問宦官「汝菜戶為誰?「宦官只據實回答即可。

宦官與宮女成為「菜戶「后,唱隨往還,形如夫妻。宦官對所愛的宮女固然是任勞任怨,聽憑驅使,宮女也會心疼宦官,不讓他干太多的活兒,而是支使別的宦官去干。

宮中有些地位低賤、相貌醜陋且又年歲較大的宦官自知不可能被宮女看上,便甘心做菜戶之僕役,為其執炊、搬運、漿洗,宮女每月付給他們一定的銀兩。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善烹飪的宦官便成為追逐的對象,所得的報酬也較多,最多的一月可賺到四五兩銀子。這些宦官身著沾滿塵土和油漬的衣服,背著菜筐,出入宮廷,購買一應所需雜物。

……

「簡管事,要不要和我一起成為菜戶」

看著眼前這個笑嘻嘻的胖宮女,簡玉寒的心裡感到一陣的恐慌。「菜戶」對於太監和宮女搭夥過日子,在宮內實在是再平常不過了。簡玉寒又怎麼能不知道這菜戶一詞的含義呢。

對於菜戶簡玉寒並不排斥,只不過他有自己的想法。說白了,就是心中已經有了人選,而這個人當然就是蘇櫻雪了。

「和我成為菜戶,有你的好處,我做的飯可是很香的呦!而且我可是很溫柔的了。」胖宮女見簡玉寒沒有反應,於是急忙誘惑著說到。

她觀察了好久,在這宮內還沒有菜戶搭子的就只有她自己,和這剛進宮沒多久的五個人。長像好的早就成了別人的菜,他們五人也是才來,沒有菜戶搭子也屬於正常。她現在要是不趕緊下手,那眼前的簡玉寒早晚也是別人的菜。

所以對於長像一般的她,要想找到稱心如意的菜戶。就只有比其他宮女施出更多的手段才行。

「你還是找別人吧!我已經有菜戶搭子了。」簡玉寒淡淡的說到。

那胖宮女顯然沒有想到,簡玉寒這麼快就找到了菜戶搭子。不僅有些好奇的問到:「是誰?」

「我!我就是簡管事的菜戶搭子」一個美妙動聽的聲音,在胖宮女身後傳來。

蘇櫻雪即使化了妝,改變了自己的容貌,也擋不住她那與生自來的高貴氣質。胖宮女回頭看了一眼蘇櫻雪,朝著她狠狠的一瞪眼,嘴裡「哼!」的一聲走掉了。

看著胖宮女離去的身影,簡玉寒在心裡是一陣的腹誹。得!看來他和蘇櫻雪這是樹敵了。

明爭暗鬥、笑裡藏刀、官與官的勾結,嬪妃間的爭鬥,這些無不存在著利益的誘惑和權力的驅使。而這些當中必然有些失敗者,也有著被事件波及的對象,這其中不乏有宮女和太監。而這個胖宮女就身在這其中。 雖說是紀凌風和蘇櫻雪一起對食,倒不如說是五人又待在了一起。幻辰為了保護彩靈靜,與她一起成了菜戶搭子。可這彩靈靜根本不會做飯,幻辰倒是能把飯做熟可這賣相就不敢保證了。

所以兩人乾脆就不做了,直接跑到紀凌風和蘇櫻雪這來蹭飯吃,而蘇櫻風選擇了自己住,只不過他每天也和幻辰他們一樣,到簡玉寒和他妹妹這蹭飯。

看著蘇櫻雪做的一桌子的好飯,簡玉寒他們四個人也是垂涎欲滴。雖然他們四人都吃過蘇櫻雪做的飯菜,可是能做到每天都別出心裁,變著花樣和菜系不重複的又能有幾人呢。

……

「咚咚咚!玉寒開門是我」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

這敲門聲讓簡玉寒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也讓蘇櫻風夾到嘴邊的肉掉到了桌子上,更讓坐在門邊的彩靈靜不情願的放下了筷子去開門。

「林大哥,我們正在吃飯,你吃飯了沒有?」彩靈靜雖有不情願但看到是林虎,還是一臉笑容的問到。

「還吃什麼飯,出事了!快!跟我走。」林虎連門都沒進,現在門外吹促到。

屋內的五人聽到林虎的話心裡都是一驚,不敢怠慢放下碗筷緊忙走出房門。幾人跟著林虎來到了大殿後身的一處屋院,此時這裡已經聚集了東廠、錦衣衛、六扇門還有一些侍衛和太監、宮女。

看上去事情頗有些嚴重。五人跟在林虎身後擠了進去,只見地上擺著四具屍體,屍體看不清長像性別,已經用白布遮蓋了起來。

「怎麼回事?」林虎上前向著一個六扇門的弟兄詢問到。

「是他發現的,這裡本來已經荒廢很久了,幾乎沒有人會來這裡,那個小太監聲稱自己遇到了女鬼,是被迫跑到這裡來的。」那個六扇門的捕快,指著蹲在牆角的一個小太監說到。

林虎順著那個捕快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個小太監蜷縮著蹲在牆角,身體還在不停的顫抖,嘴裡也在不停的念著什麼。

「你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林虎走過去向小太監問到。

「他……他們回來複仇了!他……他們回來複仇了!他……」小太監沒有回答林虎的提問,而是兩眼直勾勾的盯著地上的屍體,一直不停的念著這句話。

林虎眉頭一皺,按著小太監的意思問到:「他們是誰?為什麼要回來複仇?」

小太監聽到林虎的話,身體抖的更加厲害了。可是他的神情依然還是獃滯的,不停地來回重複這一句話。

「咳!」

看到小太監的樣子,林虎也知道為不出來什麼了。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走向擺在地上的屍體,用手翻開蓋在上面的白布。

賴上極品女教師 「啊……」一個宮女被林虎翻開的白布下露出來的女屍,驚嚇的臉色蒼白不由的驚叫出聲音來。

「這……這怎麼會是……」另一個宮女倒是沒有叫出聲,但是也是指著地上的女屍嚇得臉色發青。顯然她是認識這具女屍的身份。

「你認識她?」林虎回頭看向那位指著屍體的宮女問到。

宮女被林虎這麼一問,顯然有些驚慌結結巴巴的說到:「我……我也算認識也……也不算。我……我們沒……沒什麼接觸,只……只是他……他和我也是前……前不久一起進宮的。前……前幾天聽說她……她失蹤了,沒想到……」

幻辰在一旁聽完宮女的話,心中也已經明白了個大概。他向一個六扇門兄弟耳語了幾句,此人自然是認識幻辰,先前也得到了林虎的指示。

在聽完幻辰的話后,那名捕快走上前去和林虎低語了幾句,林虎回過頭看向幻辰,同時問向在場的眾人:「你們還有誰認識地上的死者快快從實招來?」

「那……那個我認識,她……她和我一樣是最近才入宮的,也是幾天前失蹤的。」又一個宮女臉色蒼白顫顫巍巍的說到,生怕自己會遭受到牽連。

剛才林虎問的,也正是幻辰想問的,這個宮女的回答,讓幻辰的猜測得到了證實。地上擺的這四具女屍,顯然就是前幾天,林虎口中所說的失蹤宮女。現在看來這宮女並不是失蹤了,而是……

地上的四具屍體,表情沒有猙獰,有的反而是驚恐,這分明就是臨死的時候,看到了什麼讓他們感到特別恐懼的事情。

「女……女鬼!女……」

正當林虎還在思索,為何這幾具屍體是一副驚恐的表情時,人群中卻傳來一聲驚呼,隨著這聲驚呼在場的人一片嘩然,但很快一個個就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只見一個白色的身影,從四具屍體前飄過。眼神中視乎還有著一絲同情,這讓在場的人幾乎是嚇破了膽,就連久經沙場的東廠和錦衣衛,不免也是臉色蒼白驚出一身的冷汗。

這意外的一幕讓在場的不少人,都有些驚嚇過度腿肚子轉筋。

只有簡玉寒和林虎五人神情鎮定,就在鬼影消失的一剎那,幻辰和簡玉寒也從人群中消失了。

林虎看著幻辰和簡玉寒消失在四人之中,自然知道他們兩人肯定是去追那鬼影了。其實他也想追上去親自問問,那鬼影為何會有一絲的同情。可是眼下這裡卻是亂成了一鍋粥,他要是在追出去可就不好交代了。

林虎心裡十分明白,在場的東廠和錦衣衛的人,可是不光為了看熱鬧這麼簡單,更何況這裡也沒有熱鬧可看,有的只是地上的四具女屍加上剛才的驚嚇。

他們之所以在這不肯走,其目的就是為了監控林虎的動作,好將他的一舉一動上報給陳旺那個狗賊。你以為他們會好意在這幫忙,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按照事情的嚴重性他們應該第一時間到場才對。可是這件事情發生之後他們反而最先通知了六扇門,顯然那陳旺已經將此事交給了六扇門,不然也不會輪到林虎在這裡詢問事情的經過。

所以他得留下來救火,說白了得留下來安撫人心,不能再讓事情擴大,這樣對誰都沒有好處。明天陳旺肯定會過問此事,他要是今晚解決的好,明天傳到陳旺的耳朵里還好說,要是解決不好,那麼倒霉的可就是六扇門了。 對於陳旺林虎並不害怕,要是他自己大不了,和這個狗賊魚死網破,但是他不能這麼做,在他林虎的身後還有著六扇門,有著自己的師傅和眾兄弟。

林虎盡量安慰著在場每一個人的情緒,畢竟今晚的事太過詭異和驚悚。他要封鎖消息盡量避難事情的擴散,要不然此事引起的轟動定然不小。

……

再說這簡玉寒和幻辰追出去沒多久,便悄悄跟著那鬼影來到後院內的一處枯井旁。另他們二人匪夷所思的是,那鬼影竟然不是飄落到井內的,而是像個活人一樣朝著四周,查看了一番后才下入到這枯井裡。

這一舉動一看分明就是活人的行為,可這鬼影剛才在屍體旁,分明就是向鬼魂一樣飄浮著的。而且也是這麼一路飄忽不定過來的。

這就有一些不可思議了,也違背了一個人的正常行為。要說是鬼影就應該會對,簡玉寒和幻辰有所察覺。還有簡玉寒的麟龍鞭可以探測到鬼魅的存在,可是此時卻沒有任何的反應。難道……

看著鬼影下到枯井內,二人小心翼翼的向著枯井裡看去,這枯井的底部不是很深,鬼影已經消失在低部不見了。

二人對視了一眼,幻辰指了指井下說到:「下去看看!」

簡玉寒點頭順著搖盧的繩子下到了井內,枯井下不大剛好可以容納一人,簡玉寒借著月光仔細摸索著井下的情況。讓他找到了一處不算大的洞口,想必那個所謂的鬼影應該,是躲進了這個洞口之內。

想到這簡玉寒晃了晃繩子,示意幻辰他在井下有所發現,幻辰授意后也順著繩子下到了井下。兩人一前一後朝著洞內爬去。

……

仵作的到來給出了,林虎想要的答案。證實了這幾名宮女全都是自殺,這個消息無疑有些出乎林虎的預料,卻無形之中幫他安撫了眾人的心神,在場的人當聽到,先前失蹤的宮女是自殺時。雖然心裡不能接受這一事實,但不是鬼魂取命也讓他們放心不少。

看到在場的人神色有所舒緩,林虎的臉色也緩解不少,頓時也是鬆了一口氣。既然知道了幾名失蹤的宮女是自殺,那麼接下來他就好辦的多了,只要是調查出他們為什麼要自殺即可,要知道這要比揪出兇手容易的多了。

「你!你!還有你留下,其他無關人等速速離開。」林虎指著先前認識死者的幾名宮女說到。

哪裡名被點到的宮女,雖說心裡很不情願。但也不敢反抗臉上也不敢露出忌憚之色。剩下的人聽到林虎的話,巴不得早早離開這是非之地。

「你們幾人不要害怕,也不要有所顧慮。我留下你們是因為你們認識死者,我也只是想了解一下他們生前的一些事情而已,我問完之後你們便可離開。」

林虎心知留下的人,心裡很是不情願。所以他平靜的解釋道,也算是給幾人一點安慰。他之所以這麼做,那是因為他深知在這,深宮之中他誰也得罪不起。別看這幾人只是宮女,哪怕是個剛進宮沒多久的下等宮女,他也是清晰不想得罪,因為在這些宮女的背後,也就是他們的主子,無論是哪一個也是他現在得意不起的。

要是那個宮女再被這王爺貝勒看中,今天他得罪了這個宮女,那麼將來等著他的,就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林虎小心翼翼的詢問著,幾個宮女也是十分的配合。把他們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訴給了林虎。其實這幾人先前沒有說謊,他們與這死去的四名宮女,都是前不久的那次選宮女一起進宮的,被分給了伺候不同的主子。

至於死去的四名宮女生前遭遇過什麼,這幾個宮女並不太清楚,但林虎卻從幾個宮女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種忌憚,這種忌憚還摻雜著一絲仇恨。顯然這幾名宮女知道些什麼,又在心裡非常的仇視,卻又不敢有所表露出來,生怕會引來什麼災禍。

林虎不動聲色知道在問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幾人肯定也是不會說的,要是想說早就說了。既然是忌憚而且還是,帶著仇視的忌憚這樣都不想說出口。以林虎多年的經驗看來,這背後的事情定然不簡單,想必背後的人也是他們得罪不起的。

既然是他們不敢得罪的人,說明此人一定是位高權重。對於林虎而言也是如此他也得罪不起。雖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是在這皇上一心想著長生不老,四王爺掌管朝政奸臣當道,官官相護民不聊生的時期,談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這也是林虎最無奈,讓他最為頭痛的地方,陳旺讓他破案他肯定就會得罪某些人,而這些人無論是那一個,都是他林虎最不想得罪的更是為了六扇門得罪不起的。

他要是破不了案陳旺肯定會怪罪不說,那麼四王爺也鐵定會找六扇門的麻煩。輕則廢除六扇門而重則搞不好,他和師傅都要受著牢獄之災了,而這種讓他兩面不是人的辦法,也只有陳旺那個狗賊才能想的出來。這也是為什麼陳旺第一時間,將宮女失蹤和鬧鬼的案子交給他的原因了。

……

簡玉寒和幻辰進入洞內之後,由於洞內沒有光線,兩個人只能靠著摸索前進。幻辰因為先前尋找招魂帆,和閻王一起下過洞府,從而從閻王那裡獲得了鬼眼,可以在黑暗之中看清一切事物。所以幻辰第一個爬進了洞口便在前方引路,簡玉寒沒有鬼眼,在黑暗中他就等同是個瞎子。他也只能摸著幻辰的腳跟,一點一點的往前挪這無形之中也拖慢了幻辰爬行的速度。

簡玉寒將麟龍鞭握在手中,以起到警示的作用。萬一有什麼髒東西存在,麟龍鞭也可以預先做出反應。就這樣幻辰往前爬簡玉寒跟在他後面,兩人也不知爬了多久爬了多遠。

漸漸的前面依稀有了一絲光亮,兩人顯然也看到了這絲光亮,雖說有些模糊但在這黑暗狹小的空間里,這一絲的光亮卻給兩人帶來了一絲的希望。

最為主要的是在這洞里有亮光的存在,也就意味著有生命氣息的存在,而這生命的氣息會不會就是這鬼影呢? 最為主要的是在這洞里有亮光的存在,也就意味著有生命氣息的存在,而這生命的氣息會不會就是這鬼影呢?

二人看著一絲的光亮,心裡不由得產生了疑惑。這鬼影若是剛才進了這個洞口,那麼除非它真的是鬼影,才能在這黑暗的石洞內來去自如。不然要是活人也一定和簡玉寒一樣,在這黑暗的石洞中寸步難行。

可問題又來了,要是它真的是鬼魂,那它定然是怕光的,就不會有這光亮了。而這光亮的存在,又怎麼解釋呢。難道這鬼影真的有什麼古怪。

二人想到這心中的疑惑更濃,不僅向著亮光加快了爬行的速度。可石洞內地上的碎石頭,讓簡玉寒和幻辰想快也快不起來。他兩人的腿已經被磨的有些起了水泡。

簡玉寒和幻辰強忍著疼痛,一米米的向前爬去,一米、兩米、三米、五米、十米,看著亮光的臨近兩人已經忘卻了疼痛。

亮光之地,簡玉寒和幻辰一臉震驚的看著眼前,另他二人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一幕。足有七八個宮女出現在他們的眼前,幻辰仔細數了一下一共是九個宮女,她們在這洞內看上去視乎是,待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