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人數和武器,霍驍他們都處於弱勢。

一個手榴彈,把霍驍他們的車子炸翻。

手下們便把霍驍拉了出來,並無人理會駕駛座上的司機。

司機頭部流著鮮血,眼睛緊閉,一副沒氣的模樣。

手下們的重心本來就在霍驍身上,再加上他們捕捉霍驍的時候,受到攻擊,死了兩個人,就沒人理會過那將死或者已經死去的司機。

所有人都離開后,司機才緩緩睜開眼睛。

「嘿,霍,又見面了!」

K鄙夷地看著被手下們抓回來的霍驍,儘管成為俘虜,霍驍依然挺拔如同參天大樹。

呯的一聲。

手下們用槍射向霍驍的右腿,使他半跪在地上。

「她在哪裡?」

如漩渦般深邃的眸子盯著K,儘管霍驍被強迫半跪在地上,可那強大的震懾力,一點都不減。

就算落魄,他依然是那高高在上的君王。

氣節,K他們根本折不斷。

K就是痛恨霍驍這點,精神力強大得讓人可怕。

知道身體上的疼痛對霍驍來說,並不算什麼,K決定選擇另一種讓霍驍痛苦的方式。

「霍什麼時候對小動物這麼有愛心的?你所愛著的宋唯晴,可不在我這裡。」

現在,K已經知道霍驍之前是在騙他,只是沒有想到,霍驍竟然會喜歡那麼柔弱的女人。

「現在是不是後悔潛入組織?後悔招惹了我?」

「霍驍,那麼弱的女人,只會扯你後腿,所謂的愛情,現在可是要了你的命!」 K語氣中充滿不屑。

「呵呵,什麼神話,不還是死在我們手中,而且,還是為了一個女人!」

「腦子進水了吧,女人孩子,怎麼比的上自己的命,想要的話,什麼時候會沒有?」

「算了,這種沒腦的愛情,才能讓我們報仇。老大,你說我們要先抽他的筋,還是先剝皮。」

手下們,早就沸騰起來,不停商量著怎樣虐殺霍驍。

隊伍里,都是組織後來招回來的人,見識過霍驍能力的人沒幾個。

就是那些無知的人,才會如此囂張地不把霍驍看在眼內。

而那些早就在組織里,見識過霍驍厲害的人,便向K建議,「老大,霍驍這人很狡猾,還是先把他的手腳都弄下來吧。」

霍驍帶給他們的震撼實在太大,儘管隔了那麼多年,見到霍驍,他們依然心有餘悸。

「嘖,怕什麼,他的腿已經受傷,人還跪著呢,我們怕一個將死之人幹什麼?」

初生牛犢不怕虎,老下屬完全忽視那些新人的說辭,向K繼續說道,「老大,謹慎點還是好的。」

他們總覺得事情好像太過順利。

儘管他們人多,武器強大,可捕捉霍驍的過程,太快了,他們心裡總有點不詳的預感。

K仔細琢磨后,嘴角裂出詭異的笑容。

「壓著他,我來拗斷他的手。」

只有親自出手,K才能消除多年的侮辱感。

霍驍的手被強行拉出,K硬生生拗斷他的手。

蝕骨的痛傳遍全身,額頭滲出細汗,霍驍暗咬牙關,眸光頓時陰沉下來,嘴角倏然上彎。

K敏感地察覺到霍驍氣場的變化,男人如閃電般的快,就在他的手快要抽離之際,一把抓住他的手,然後如同鬼魅一般,繞到他的身後。

「不想死的話,別亂動。」

男人冰冷如同地獄羅剎的聲音在耳邊迴響,K此時才發現,他的脖子上纏繞著一條細絲。

這細絲細微到幾乎看不到,若不是肌膚感受到它帶來的刺痛感,K是不會知道有東西饒著自己。

「怎麼可能?他的腿不是受傷了?」

「他的手也被拗斷了,哪來的力氣?」

底下,全是一片質疑聲。

嬌妻嫵媚 只有見識過霍驍厲害的人,才較快的回過心神。

原來,這就是華國的神話。

能夠以強大的精神力,把身體的疼痛壓了下來,就連動作也迅猛得嚇人。

「她在哪裡?」

「如果我說,她在地獄里呢?」

醫手遮天:小妾太難馴 話畢,脖子的疼痛越發難受,這種痛,是他從來沒嘗試過的。

「K,不要挑戰我的耐性,你還沒這個資格!」

K,霍驍從沒放在眼中。

K聽出霍驍的不屑一顧,他的傲氣,使他咽不下這口氣,他費力的掙扎,想要掙脫掉雙手綁著的東西。

不遠處的草叢裡,卻傳來另一把聲音。

「霍總,我已經盤問出慕小姐的真正位置了。」

司機拖著一道血人出來,那是K其中的一個下屬。

他完美地完成了霍驍給他的任務。

「霍驍,你……」此時,K終於知道,霍驍之所以會被他們抓到,竟然是為了讓司機套出慕初笛的真正位置。

「你以為這樣就能救她?不,你是害死她!」 K那裡能夠忍受此等屈辱。

他本以為,霍驍被他俘虜,被他折磨,可相反,這只是霍驍的一個計謀。

「霍驍,你自以為是,如果你知道,這樣做反而害死她,你的表情又會怎樣呢?我迫不及待呢。」

K緊緊地咬著牙關,用舌尖抵住牙槽的一個細微的儀器,然後笑著下命令,「把他們全都斃了!」

他的牙槽,藏著一個通信儀器,本來是在緊急情況用來求救,可現在,K不這樣做了。

就算他死,他也要霍驍生不如死。

既然霍驍那麼看重慕初笛,為了她,連尊嚴和生命都可以放到一邊,那他就讓霍驍看著慕初笛為他而死吧。

「可惜啊,偉大的愛情,最終只是個悲劇!」

「那你去死吧!」

霍驍眸子迸射出濃烈的殺意,雙手用力一拉,鋒利的細線深陷K的脖子里,鮮血慢慢溢出。

霍驍知道,這種傳輸方式,是跟人的大腦相連。

只要在訊號發射之前,隔斷這個信號,那麼K剛才的那句話,便不會發得出去。

K感受到死神的召喚,他知道,這一次,他命不久矣,「霍驍,組織不會放過你的!」

話還沒說完,K的人頭便落了地。

鮮血如泉水般涌了出來,伴隨著滴滴滴的聲響。

霍驍垂眸,卻發現,K的身體藏著一個小型的炸彈。

這種炸彈,只要心臟停止,它就會爆炸。

那個組織,最喜歡做這種人體試驗,當初就是因為這個,才招惹到國際軍部的底線。

霍驍沒想到,K竟然也接受這種改造。

他一把推開K的身體往外逃。

可炸彈的速度更快。

轟的一聲,K的屍體炸裂,四周的人也陷入炸彈的漩渦之中。

「霍總!」

遠處的司機大聲喊道,他想要衝進去,可熾熱的氣流,使他沖不進去。

「霍總!」

他只能看著煙霧瀰漫的前方,大聲吼著,喊叫的聲音過大,他聲嘶力竭。

「寺前。」

轟隆隆的車聲,從後方傳來。

司機頓時轉過身,只見數量軍部大車正往他們這邊飛奔。

車還沒停下來,霍錚便跳了下去,快步走向寺前。

「我二叔呢?」

霍錚四目看去,只見屍體彈殼四周都是,車輛全都毀得差不多。

寺前怔住片刻,才反應過來,一把揪著霍錚,焦急道,「霍小爺,霍總在裡面,他在裡面。」

霍錚順勢看去,那可是一片熱流,爆炸?

「霍總身上還有傷,我不知道他有沒有逃得出來。」

「當時太混亂,又很快,我分辨不出來。」

「是我的錯,我沒能救出霍總,是我的錯。」

見司機那樣的自責,霍錚儘管心裡有氣,卻又不能對他發。

司機只是霍驍的保鏢,儘管他曾經當過兵,那也沒有用命去救的道理。

而且,這樣的爆炸,如果是近距離的話,根本沒法救。

「我二叔不會有事的,哭什麼,我二叔是軍部的神,他從來就沒輸過。」

「以前沒有,以後也不會!」

他的二叔,永遠只會站在頂端,是絕對不會隕落。

「搜,全都給我搜一遍。」

半個小時后,士兵過來報道,「長官,找到少將了。」

霍錚快速跑過去,發現炸彈的熱流把他弄得渾身是傷,妥妥的一個血人。

「救她!」

霍錚見霍驍嘴唇念念地在動,他彎下腰,貼在霍驍唇邊。

「她在胡寧街二十五號,救她!」 舊貨倉里,慕初笛目光不停在四周巡視,尋找著機會。

慕初笛強行壓抑想要看牙牙的心情,她不能看向牙牙,不然,那些人又會對牙牙下手。

那些禽獸。

他們就喜歡動別人在意的東西。

慕初笛只是看了牙牙一眼,那些人竟然捂著牙牙的鼻子和嘴巴,不讓他呼吸。

光是想到剛才的畫面,慕初笛就想殺人。

牙牙感受不到慕初笛的視線,他不安地哭了起來。

嬰兒的哭聲在寂靜的貨倉里非常響亮,牙牙哭得慕初笛心都要碎了。

「塞住他嘴巴,好煩啊!」

「閉嘴,再吵斃了你!」

「日了狗,好煩,把他催眠了吧!」

想殺了這小屁孩,可沒得到老大的命令,他們不敢下手。

所以準備直接用催眠,把他給催眠了。

「不要,讓我來吧,我可以哄他的,保證他乖乖不哭。」

「求你,不要對他動手,他只是個嬰兒。而且,你們老大想要用我們來要挾霍驍,如果寶寶出什麼事,我也不要活了。」

「請相信我,我絕對不會逃的,如果你們不信,可以用重物壓著我的腿,那樣我連路都走不了,給我吧!」

慕初笛威逼利誘的,她看出這些人對牙牙的不耐煩,他們忌憚他們的老大,不能忍受牙牙的哭聲,卻又不敢真對他怎樣,慕初笛有百分之八十的機率,能把牙牙騙到手。

幾個歹徒面面相視,牙牙的哭聲越來越響亮,其中一個說道,「要不給她吧,大不了把她的腳綁緊一點,總好過這小屁孩不停的在吵,真的很煩。」

慕初笛眉色飛揚,終於能夠抱回牙牙了。

此時,另一個歹徒的電話響起。

歹徒一看,做出噓的聲音,「老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