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好好的,但半年前,他們卻發現,黑熊傭兵團竟然做出一些讓人難以原諒的事情!

每次的運輸距離都很長,路上可能會遇到不少打劫的。

所以這個時候,他們就需要找人保護這些藥材的安全。

何家找黑熊傭兵團,是因為他們對庄銅挺信任的,覺得他能保護好自家的貨物。

好吧,之前也是挺好的,大家也合作了一兩年。

但這半年來,他們不時會遇到半路打劫的事情。

不知道哪裡來的劫匪,總會搶劫他們的貨物。

因為黑熊傭兵團的奮力反抗,所以貨物被保住了。儘管這中間損失了不少,但損失尚能夠接受。

畢竟這種攔路搶劫的事情太常見了,何林宏也沒想太多。

而且,黑熊傭兵團每次都那麼用心保護他們的貨物,而且收費也可以,還因為保護貨物而受了傷,他還能強求什麼呢?

但沒想到,兩個月前,何林宏的一個朋友告訴他,他見到黑熊傭兵團的成員在處理一些藥材,這些藥材是何家的!

這個朋友是外地的,並不在廣郡城裡頭。

也就是說,黑熊傭兵團的人監守自盜,昧下了他們的藥材,然後拿到其他地方銷贓。

這半年來,黑熊傭兵團就是這麼「保護」他們家的藥材的。

想到這種事情,何林宏就非常憤怒!

不過,他也沒有和庄銅翻臉,只不過取消了和他們的合作,只說自己家能處理,不需要黑熊傭兵團的幫忙。

而在中間,庄銅還曾經過來幾次,想要繼續合作。

但這種事情,何林宏怎麼可能繼續毫無芥蒂地接受呢?

之前不知道就算了,現在知道了,哪裡還能這麼繼續下去!

但沒想到,何林坪前兩次出去還好好的,可這次竟然出了那麼大的事情!

要不是雲千幽來得及時,他已經死了!

而他們何家之前也沒和什麼人有恩怨,卻遭遇了這麼嚴重的意外,這讓何林宏心裡疑惑。

而這疑惑,在聽到庄銅的到來后,彷彿解開了答案!

這件事情,肯定和黑熊傭兵團脫不了關係!不然的話,他怎麼可能來的那麼巧合!

要是何林坪出事的話,之後的貨物運輸,何林宏肯定是要找人來處理的。

而最好的合作對象,不就是之前合作過的黑熊傭兵團嗎!

想明白其中的問題之後,何林宏的表情變得陰沉難看。

「何老爺,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雲千幽的話將何林宏從憤怒中驚醒。

他勉強揚起笑容,「沒事,只不過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

「哦。」雲千幽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提醒,「你不去招待客人嗎?」

「……這就去。」

說完后,他便急匆匆離開。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雲千幽忍不住心頭的疑惑,轉頭問關今,「那黑熊傭兵團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關今聳聳肩,他哪裡知道?

黑熊傭兵團肯定不是什麼強大的傭兵團,他平日里那麼多事情要忙,怎麼可能去關注這樣一個傭兵團呢?

見他說不知道,雲千幽沒好氣地掃了他一眼,眼中透著明顯的嫌棄。

關今怒了,這又關他什麼事?!

而另一頭,何林宏到了客廳,庄銅已經在那裡等著他了。

見到他過來了,庄銅立刻起身迎接,表情關心,「何兄,林坪兄弟如何了?我聽說了這件事情,立刻就趕了過來!」

「他現在沒什麼事了,勞你費心了。」何林宏有點疏遠道。

「真的沒事了嗎?」庄銅的表情閃爍了一下,又道:「如果真的沒事的話,那就太好了!你不知道,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都快擔心死了!你說,那些劫匪怎麼就那麼猖狂呢!這不由得讓我想起之前的幾次行動。那些劫匪實在是太可恨了!」

「是啊!那些殺千刀的該下地獄的玩意兒,就該被千刀萬剮!」何林宏也跟著咒罵道。

如此殘忍的咒罵讓庄銅的表情僵了一下,然後趕緊轉移話題,「我這次過來,是想看看你們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幫忙的不。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兄弟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他拍著胸口保證道,那姿態,真的是太有義氣了!

但是,何林宏的心卻是一點點下沉。

一番對話下來,他已經確定了,何林坪這次的出事,絕對和黑熊傭兵團脫不了關係!

想到這裡,他心中的怒火又燒了起來。

只不過他一直都與人為善,倒極少和人撕破臉皮。尤其是這種時候,更是不適合撕破臉皮。

所以,他只能努力笑道:「我知道你講義氣,不過,這次不需要你幫忙了,因為我已經找到人幫忙送貨了。」

這話讓庄銅心頭一跳,臉色一變,「找到人了?!你找誰了?!」

他反應過來自己的反應太激動了,趕緊又收斂了一點,「兄弟我可以幫你忙,你不需要麻煩其他人嘛!」

何林宏的表情卻是平淡了許多,「剛好郡守大人的公子知道我們家發生了這種事情,所以上門來慰問。這不,剛好給我們介紹了一個傭兵團呢!」

「傭兵團?!」庄銅怒瞪著那雙巨大的眼睛,看著很是凶神惡煞,配上他那龐大的身軀,和他們傭兵團的名字非常相符。

「是啊,傭兵團。」何林宏點頭,「這是郡守大人的公子介紹的,我不好推辭,這不已經答應他們了嗎!」

「郡守大人的公子?」

何林宏的話如同一盆冷水兜頭澆下,讓庄銅來了個透心涼。

如果是郡守大人的公子介紹的,那他怎麼辦? 「是郡守大人的公子介紹的啊?那肯定很不錯啊!」

過了半晌,庄銅才找回了自己的笑容。

他努力笑道:「不知道是哪個傭兵團呢?我也想認識一下,交個朋友呢!」

「他們叫風雲傭兵團。」

「風雲傭兵團?!」

庄銅的雙眼瞪大,表情震驚。

竟然又是風雲傭兵團?!

同為傭兵團,大家之間有合作,自然也有競爭。

黑熊傭兵團和風雲傭兵團之間的關係卻不怎麼好。

沒辦法,為了爭奪資源和任務,雙方的關係怎麼可能好呢?

風雲傭兵團之前的表現其實是不怎麼樣的。

團長周子強只不過是武爵,下面的成員的實力也不怎麼樣。

大家的實力都不怎麼樣,傭兵團自然也不怎麼樣。

在過年前,風雲傭兵團,哦不,那個時候還是藍光傭兵團呢。藍光傭兵團還只不過是人級甲等,連黃級都算不上!

這樣的實力,庄銅怎麼可能將他們放眼裡呢?

——雙方根本連相提並論的資格都沒有。

但沒想到,過了一個年之後,藍光傭兵團改名風雲傭兵團了,而且還脫胎換骨了!

身為團長的周子強從武爵升為了武宗。

這還不算什麼,他們團里的成員雖然少了一些,但是剩下來的那些竟然都各自有進步!

這其中,進步最少的都升了一個等級!

這樣的變化,讓許多了解他們傭兵團的人都震驚了。

若愛已成婚 ——他們這是集體打了雞血嗎?!

打雞血倒不至於,只不過那個時候,有了雲千幽的丹藥幫忙,他們都或多或少有了提升。

實力提升之後,藍光傭兵團就改名了,改成了風雲傭兵團,聽著還挺霸氣的。

這也就算了,可他們竟然還招了不少新血!

這些新人的實力還算不錯,將風雲傭兵團的規模和實力擴了不少。

之後,他們便開始接任務。

因為他們的實力整體都有一個提升,所以他們敢接的任務難度也高一些。

難度高了,報酬自然也高,積分也多。

好吧,這是每個傭兵團都會有的發展過程。但是,在這過程中,雙方卻發生了不少齟齬。

因為接任務的事情,兩家傭兵團產生了不少摩擦。

他們之前看中的不少任務,都被風雲傭兵團給搶走了。

最可恨的是,風雲傭兵團竟然還成功了!

現在,風雲傭兵團已經升到了黃級甲等,只要再加一把勁,做多幾次任務,他們便可以升為玄級丙等了!

這對同樣是黃級甲等的黑熊傭兵團來說,真的是不可原諒!

平日里,兩家傭兵團的成員在路上見到的時候,都會用眼神刺殺對方。

可庄銅沒想到,風雲傭兵團竟然如此陰魂不散,竟然來搶何家的生意!

不知道是誰把他們黑熊傭兵團之前做過的缺德事情說了出去,現在很多人都不敢找他們傭兵團接任務了。而少了何家的生意之後,他們就過得更加艱難了。

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會用這種方式來奪回何家的「芳心」。

為了伏擊何家,他們可是花了不少力氣。

但是,他們費了那麼大力氣,最後卻是為他們做嫁衣!

——風雲傭兵團那些龜/孫子竟然半路截胡!

而且,他們竟然和郡守大人的公子也扯上了關係!

想到這裡,庄銅就忍不住咬牙切齒,恨不得周子強就在他的面前,能讓他撕咬一番,以泄怒火!

「庄兄,你怎麼了?」

看著庄銅那憤怒的表情,何林宏不由地問道。

「沒什麼……」庄銅乾笑兩聲,「既然你已經找到幫忙的人了,那我也放心了。」

話是這麼說,但他的表情可不是這麼說的。

但這又如何?

何林宏心裡有一絲的痛快,看著庄銅如此憤怒的模樣,他心中的怒火也終於消了一點。

不過,黑熊傭兵團敢這樣對他們,是覺得他們好欺負嗎?

哼!他遲早會讓他們知道,他們何家也不是好欺負的!

「真是謝謝庄兄你的關心,要不是這次的事情,我還真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好人,誰才是壞人!」

何林宏綿裡帶針的諷刺讓庄銅的表情有點難看。

他心裡發慌,難道何林宏知道這件事情是他們乾的?

不可能!

他心裡搖頭。

以他們這次行動的周密性來看,何家是不可能知道誰是兇手的!

但他哪裡知道,何林宏已經從他的行動和表情中看出了所有!誰讓他那麼猴急呢?

「是啊是啊……」庄銅尷尬地應和點頭,吭哧了半天,這才擠出一句:「這個……林坪兄真的沒事了嗎?」

「當然沒事了!那可是郡守大人幫忙找的大師,林坪怎麼可能有事呢!」何林宏重重點頭,然後臉色不悅。「庄兄難道你不希望林坪沒事嗎?」

「當然不是!」庄銅趕緊搖頭加擺手,很是急切,「我當然希望林坪兄沒事啦!我們可是好兄弟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