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種極為霸道、殘酷的繁衍方式,因為這些原因,在黑沙城,女奴總是比男奴賣的價格高出好幾倍來。

黑沙城沒有城牆,它被一個巨大力場整個籠罩了。

此時。在距離黑沙城一千多里遠的一座高山上,林銘站在山頂,遠望這座城市,在這樣的距離下,巨大的黑沙城也不過是巴掌大的一點罷了。

這座城市,是林銘進入黑暗深淵后要真正大幹一場的第一個目標。

林銘來黑暗深淵這兩個月的時間。沒有採取任何過激的行動,只是不斷的搜集情報,了解黑暗深淵的背景,強者的級別、位置,還有各大勢力的規模、據點,等等諸多關鍵性的信息。

除了林銘列為目標的魔道會之外,其他幾支圖騰級惡魔建立起來的勢力林銘也大致清楚了,而且他已經知道,黑暗深淵最神秘的魔神之墓。就在深淵的第十八層。

只是關於魔神之墓的秘密,林銘並沒有探究出太多來。

這兩個月,林銘已經悄無聲息的獵殺了上百個深淵惡魔,從一開始的聖主級惡魔,到界王級惡魔,再到大界界王級惡魔。

重生軍嫂追愛計 ,現如今。林銘的吞噬法則越來越純熟,他體內神魔之力組成的能量輪盤也越來越壯大。

現在的神魔之力。已經變成了林銘功法的根基能量,神魔之力變強,便可以帶來林銘修為的突破。

原本在過去五千年的修鍊之中,林銘就已經達到中位天尊頂峰了,現在,林銘正在向上位天尊邁進。想要真正的衝過這一道坎,卻依舊需要龐大的能量積累。

用吞噬法則吸收深淵惡魔的力量,無疑是一條捷徑。

林銘默默的回憶著自己這幾天所搜集到的天尊級惡魔的信息。這些信息看似不起眼,但關鍵時候卻能讓林銘趨吉避凶,否則一旦碰上了等同於中位真神的深淵惡魔。他就危險了。

按照情報,黑沙城,一共有五個以上的天尊級惡魔。

哪怕在黑暗深淵,天尊級惡魔也不是隨處可見,他們大多是一大勢力的長老,地位顯耀,他們往往居住在一些大勢力的重要地點,周圍守衛森嚴,機關重重。

一旦有天尊級惡魔被殺,自然會在某一片區域內,產生轟動。

林銘現在還不想過早的暴露自己,他打算悄無聲息的擊殺天尊級深淵惡魔,而距離魔蛇城較遠的黑沙城,就是最好的選擇了,這樣自己在黑沙城肆意殺戮,並不會驚動巴蛇,巴蛇作為魔蛇城的主人,多半不會管魔道會的事情。

黑沙城的城主,是魔道會的一名長老,他的實力,如果以人類的標準來衡量,是介於真神和天尊之間,他也是黑沙城的最強者。

除此之外,黑沙城還有一個頂尖天尊級和兩個中位天尊級的深淵惡魔,林銘很期待,殺死這些深淵惡魔,吞噬他們的力量之後,自己能提升多少力量。

林銘靜靜的等待著入夜,月黑風高之夜,最適合殺人毀屍。

而就在林銘等待了一個時辰之後,他突然心中一動,在千里之外,有煞氣能量衝天而起。

林銘眯起眼睛,只見隱隱的光虹在黑色沙漠的盡頭閃爍著,顯然有人在那裡廝殺。

「嗯?」

林銘輕吟一聲,感知呈直線探查出去,以現在林銘的感知,可以輕鬆探查千里之外的情景。

而看到那裡的情景,林銘愣了一下,他分明看到一些太古諸族的武者,跟一隊深淵惡魔廝殺在一起。

而那些太古諸族的武者,右臂扎著一塊黃-色的方巾,方巾上綉著一個六角冰花的圖案。

太古諸族的武者們,功法招式品級還不算差,而且彼此之間,還有戰陣配合,一看就是那些擁有高等智慧的太古諸族,而不是被放養在荒山中的「獵物」。


「起義軍!?」

林銘心中一愕,他們手臂上的那塊黃-色方巾讓他聯想到最近席捲深淵十一到十四層的奴隸起義。

這場起義規模非常浩大,雖然對此巴蛇一直視而不見,魔道會也按部就班,但事實上,這些年來,這場起義確實殺死了不少深淵惡魔,而且解救了大量的奴隸。

這些奴隸也加入到了起義軍中。源源不斷。

因為起義軍手臂上扎著的黃巾,所以深淵惡魔稱他們為黃巾匪。

其實,即便在林銘看來,太古諸族的起義軍,也根本興不起什麼風浪,遲早要被深淵惡魔消滅。畢竟實力差距太大了。

然而今天,在林銘親眼目睹了這些起義軍的戰鬥方式,所用功法和戰陣的時候,林銘心中卻產生了一種奇異的感覺。

雖然他依舊不看好這場起義,但不得不承認,對方並不像自己原本想的那麼不堪一擊,他們也許挖掘出了某個太古遺迹,否則不該有這樣級別的功法。

就在林銘想到這裡的時候,他看到有幾點光從黑沙城升起。快速飛向戰鬥爆發的地方。

顯然,這是黑沙城的援軍,戰鬥地點距離黑沙城這麼近,黑沙城不知道反倒奇怪了,當這支援軍加入戰鬥后,正常情況下,起義軍會在小半柱香時間內就會被消滅。

林銘自然不會見死不救,他身影一閃。向著戰鬥地點疾飛而去。

……

千里之外,太古諸族的起義軍已經陷入了苦戰。他們原本是起義軍的一支精英小隊,在外出執行任務的時候,被魔道會的一支深淵惡魔隊伍發現了。

一場大戰不可避免,原本起義軍的實力還佔優,可是隨著對方的援軍越來越多,起義軍已經開始漸漸不支。

「啊!」

一個太古諸族的綠衣少女一聲慘叫。身體翻滾著飛出去,手中長劍脫手,在空中轉了幾圈,叮的一聲釘在了一塊岩石上。

在這環境下,武器脫手。何其危險,而且剛才一瞬間的重傷,這個綠衣少女幾乎失去了戰鬥能力。

「千影!」

其他幾個年輕人眼睛紅了,然而他們此時自顧不暇,幾乎不能相救。

綠衣少女又是痛苦的叫了一聲,臉色煞白,渾身顫抖,她剛才持劍的右臂,竟是在以肉眼看見的速度蒼老、乾枯,迅速的流逝氣血。


這種感覺,就像是肉身千年的腐朽時間被壓縮在了短短几息的時間內,凄慘非常!

「斬下來!」

一個中年人-大吼,他心急如焚,這個被稱作千影的少女,是起義軍中一個潛力很大,血脈優秀的年輕少女,如果她出了什麼閃失,是起義軍的一大損失。

這綠衣少女一咬牙,手起劍落,一條扎著黃-色方巾的手臂直接飛起,她雖然外表柔弱,但是其實卻無比果決,鮮血,已經染紅了方巾上的六棱冰花!

手臂的腐爛止住了,這一幕讓圍剿起義軍的深淵惡魔都有些意外了,莫說女子,就是勇士要斬自己手臂,都要皺皺眉,可是這叫千影的女子,竟然下手這麼乾淨利落。

「嘿嘿,挺狠的,可惜改變不了結果了,你們死定了,乖乖束手就擒,讓我們種下奴印,你們當中的一些人,也許還能賣上高價呢,哈哈哈!」

一個深淵惡魔大笑著,就在這時候,在他身後,有強者疾飛破空的聲音傳來,這是來自黑沙城的深淵惡魔援軍!

這深淵惡魔嘴角泛起一絲微笑,「援軍到了,你們更完了!」

今天蠶繭收到一個管理的qq消息,說有人質疑深淵惡魔的設定抄襲了一本我從來沒看過的書,兩本書都是15年年初最開始出現深淵惡魔這個名字時,前後差了不過幾天。

本來懶得理會,因為被黑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但管理一直好心建議我聲明下,於是我專門去了解了,有大概是從沒看過正版的讀者,用貼吧寫錯了的一個名詞(魔道會,貼吧寫錯成唐道會),作為論據,振振有詞的說是我是複製黏貼的,而事實上就連唐道會這個名詞,通過百度搜索后,也根本不是任何一本小說里的行會名稱。


抄襲一兩個隨便就可以想出來的種族名稱對我有什麼好處,我實在想不清楚。深淵惡魔在魔獸遊戲的時候就有,是燃燒軍團的前身,就連魔獸爭霸也不是最早用深淵惡魔的,蠶繭第一本書寫的是魔獸多塔,用深淵這個設定,不是想不出更新穎的設定,只是常用的設定,更容易被大家接受罷了。

比如三十三天來自佛教,道宮九星來自於道教,十八層深淵借用十八層地獄,巴蛇來自於山海經,等等。

蠶繭寫書,經常遇到一些詆毀,有時候一些詆毀的理由簡直逗比,但很無奈的是,總有少部分不願意思考的人誤以為這些人說的是真的,於是他們得到了肯定之後,更加自以為是的跳上跳下,玩的不亦樂乎,我也是醉了。

……(未完待續。。)

… 深淵惡魔和古族起義軍戰鬥的地點,距離黑沙城不過一千七八百里,這樣的距離,對高等級深淵惡魔而言,連空間挪移都不用,只要極短的時間就能趕來。

而深淵惡魔和古族起義軍交手的動靜,黑沙城不可能沒有察覺,所以戰鬥一開始,就註定了古族起義軍如果不能儘快擺脫深淵惡魔的糾纏,就只能坐以待斃了。

此時,深淵惡魔援軍已經趕來,對起義軍而言,如同地獄降臨!

「嗄!」

援軍為首的深淵惡魔咆哮著,他是一頭蜥蜴魔,有著蜥蜴一樣的腦袋,背後展開著一對蝙蝠一般的肉翅,穩穩的停在空中。

而看到這個蜥蜴魔,起義軍為首的中年人卻面色大變,「黑沙城的護衛軍軍主!」

這頭蜥蜴,正是黑沙城城衛軍的總指揮,他帶著的親衛軍,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這意味著黑沙城魔道會分部對這次古族起義的重視,但也等同於宣布了這些起義軍的死刑。

所有人倖存的起義軍一時間心中都籠罩了一股絕望感,「各位兄弟,一會兒我們一起燃燒精血,就算死,也要咬下他們一塊肉!」

起義軍為首的中年男子咬牙切齒的說道,他們寧願戰死,也不願意落在魔道會的手上,那樣真的生不如死。

「嘿嘿!你們情報工作倒是不錯,竟然認識我,都抓起來,抓活的!」為首的蜥蜴魔一聲令下,他背後的小嘍啰們抓著三叉戟直飛出去,而起義軍的眾人,已經打算燃燒精血。就連剛才重傷被斬掉手臂的千影,也紮緊了傷口,蒼白的臉上滿是決然之色。

就在他們已經決心赴死的一剎那,突然間,一股恐怖的壓力降臨。

這股威壓來的太突然了,突然到他們根本來不及分辨發生了什麼事。而後,他們就看到周圍四面八方全部籠罩了一層淡淡的黑霧,所有撲過來的深淵惡魔在黑霧中全部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完全動不了了。

他們像是在遭受巨大的痛苦,表情全部扭曲起來,他們的眼神,全部驚恐莫名,彷彿遇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然而他們不能發出半點聲音。

接著。只聽「蓬!蓬!蓬!」的聲音,所有的深淵惡魔,全部在這股壓力之下爆成了血霧!

「這是!!」

起義軍完全驚呆了,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沒有見到有人出現,而後這些深淵惡魔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是力場!」

起義軍為首的中年人說道,這種壓力,這樣的黑霧。很像是強者的力場,然而僅憑力場就鎮殺這麼多深淵惡魔。包括黑沙城的城衛軍軍主也被瞬間鎮殺,這簡直太可怕了。

「是大首領?」有年輕人問道,對古族起義軍而言,他們的大首領就是他們的神,似乎無所不能。

「不是!大首領的力場我見過,跟這個不一樣。」為首的中年男子快速的傳音說道。施展力場的人,到現在都沒露面,似乎是根本不打算跟他們接觸了。

而就在這時候,空中突然捲起了一個漩渦,所有的深淵惡魔血霧。都被這個漩渦所席捲,其中的惡魔之力被分離出來,沒入漩渦之中,消失不見。

接著,漩渦之下憑空暴起了一團火焰,所有失去力量精華的惡魔血肉,都被這股火焰燒成了灰燼,只留下了這些深淵惡魔的儲物戒指,被黑色漩渦毫不客氣的吸收了。

這漩渦自然是林銘的吞噬法則,對林銘而言,這些深淵惡魔須彌戒中的寶物還是很有價值的,比如作為硬通貨的惡魔晶石在很多地方要用到。

吸收了這些力量,林銘感覺自己的實力又提高了一點,但是真正要進階上位天尊,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想要完成這一步,恐怕要殺死并吞噬真神級的深淵惡魔。

看到空中發生的這一幕幕情景,在場的古族起義軍都有些傻眼了,對方到底是什麼身份,隨手殺死這麼多深淵惡魔,還救了他們,這種行為感覺只有太古諸族的武者才會做,可是太古諸族除了大首領和少數幾個得到古遺迹真傳的天驕級人物,還有誰有這樣的本領?

幾個太古族起義軍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個神秘人不是他們已知古族強者中的任何一個。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流光向起義軍為首中年男子射來。

那中年男子心中一緊,瞬間看出這道流光並不是能量攻擊,而是一個被能量包裹著的物品。

他抓過來一看,那正是一個丹瓶,打開瓶蓋,幾枚撒發著濃郁葯香的丹藥滾落了出來,一時間,這中年人呆住了。

這些丹藥,明顯是用稀有的天材地寶煉製的,雖然不知道它的具體功效,但是光是聞一口,中年人就感覺自己剛才因為受傷而淤積的氣血慢慢的流動開來,顯然這是療傷寶葯。

聞氣味就有如此功效,如果吃下去,還不得生死人,肉白骨。

這種丹藥風格,絕不是深淵惡魔的作風,他們不會使用如此考究的玉質丹瓶,也不會煉製出如此晶瑩剔透的丹藥。

中年人頓時明白,這丹藥是留給他們隊伍中受傷最重的幾人的,他說了一聲「多謝前輩」,而後將一枚丹藥直接丟給了失去了一隻手臂的千影,說道:「快吃了。」

千影愣了一下,就在這時,在空中響起了一個淡漠而略微沙啞的聲音,這聲音似乎從四面八方傳來,讓人摸不清聲音的源頭。

「你斬下的手臂還沒有完全壞死,磨碎一枚療傷丹塗抹在傷口截面上,再吃下一枚,有望恢復!」

聽到這個聲音,千影愣了一下,她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已經斬掉的,被深淵惡魔吞噬了氣血的手臂,竟然還有希望回復。

大難不死,連手臂都還在,她心中驚喜交加,然而那個淡漠聲音的主人,卻根本沒有現身的意思。

「謝前輩大恩!」

千影咬著嘴唇說道。

「你們最好快走,這裡發生的事情,黑沙城大概馬上要知道了,再過一會兒,就會又有人趕來了,這次定然會有更強的深淵惡魔了。」

林銘說完這句話,便打算離開了,他已經仁至義盡,不可能帶著這些起義軍逃命,他現在還是深淵惡魔的形態,露面被這些人看到,必然引起誤會,至於恢複本來容貌見他們,那就太麻煩了。

然而起義軍為首的中年人卻並沒有下令立刻離開這裡,他眼睛轉了轉,心中劃過種種念頭,終於像是做了某個決定一般,對虛空中的林銘高聲道:「前輩可否現身一見?」

林銘微微蹙眉,自己的態度已經很明確,而且該說的,該做的都完成了,他不想再廢話。

可是那中年人不死心,又道:「我知道前輩不想現身,但晚輩確實有要事相告,斗膽請前輩現身面談……」

中年人的話,讓林銘心中一動,他的腳步頓住了,微微猶豫了一下。

而接下來,中年人逼音成線,用極小的聲音說道:「是關於魔神之墓的秘密!」

中年人無法鎖定林銘的位置,只是無目的的傳音,但是他相信以這個神秘人的修為,肯定能捕捉到。

他做出這個拉攏林銘決定,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不清楚林銘的身份,但是從對方的戰鬥方法,和拿出的丹藥來看,他很可能是太古諸族。

如果是深淵惡魔,他們的丹藥,都是一些魔性氣息比較重的血丹,用珍貴凶獸的血肉煉製而成,煉製手法也差別極大。

中年人甚至覺得,在整個深淵,都未必有人能煉製出他們手上這幾枚如此高品質的療傷丹,這讓中年人感覺,這個神秘人身份非同一般,如果能拉攏他,而且對方也確實能跟起義軍一條心的話,對他們接下來的計劃將有極大的幫助。

果然,當甩出「魔神之墓秘密」這句話,神秘人停住了腳步,讓中年人心中一喜。

「你們……了解魔神之墓?」

林銘感到十分意外,原本他認為,以太古諸族現在的境況,組織起來的起義軍用烏合之眾形容也不為過,不可能了解這種級別的東西,然而他又一次錯了。

魔神之墓……林銘從溪蜃手中得到的黑書,就是魔神之墓的幾部祭文之一,所以林銘對魔神之墓有著極大的興趣。

林銘微微猶豫了一下,一伸手,黑色的混元天宮從他體內旋轉著飛出,變得越來越大。


「進來!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