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葉雄還要抓,這一下必須受傷。

權衡利弊,葉雄還是放棄抓取,但是也不讓她拿到,一掌拍出,將麒麟尾擊飛出幾十米遠。

兩人同時站住了,沒有繼續去搶。

因為一旦出手去搶,就等於給對方攻擊的機會,失了先手。

「《梵聖功》,不知道閣下是金山寺那一名神僧的弟子?」黑袍女子淡淡地問。

葉雄的臉裹在黑袍之中,而且又易容成盧江的臉容,對方應該看不出來才對。

「閣下如何知道,我不是五大神僧之一,而是弟子?」

「五大神僧作風迂腐,沒你這麼狡猾。」黑袍女子的目光,落到他手腕上。

「明明看到我的手腕皮膚年輕,才猜想我不是五神僧之一,是我狡猾還是你狡猾?」葉雄冷冷地回道。

緊接著,他的目光也落到對方的手上,遺憾的是,對方戴著手套,根本就看不到皮膚。

「沒想到金山寺居然能培養出如此高徒,真是讓人意外。」

「閣下知道金山寺有五位神僧,看來是修羅界的人,在下對修羅界也知道不少,但是從來沒見過閣下這號人物,不知道閣下是那一國的人?」葉雄反問。

兩人四目相視,都在試探著對方。

突然,大地轟的一聲,曼陀羅青藤破開而出,瞬間將跌落地上的那截麒麟尾捲入土中。

木靈,幹得好。

葉雄暗暗喝彩。

「雕蟲小技。」

黑袍女子冷哼一聲,身上暴發出強橫之極的元氣,一掌拍落。

一鼓極寒之氣,從她的掌中,朝土裡面滲透下去。

很快,下面就傳來木靈的慘叫聲:「主人,救命,我被冰封住了。」

葉雄嚇了一跳,連忙施展元氣,滲透入土中,企圖將木靈救出來。

兩鼓元氣,在土裡對抗起來,然後葉雄發現,自己的元氣不是對手。

獨家試愛,腹黑總裁別太狠 對方的冰元氣,無論是純度,還是洪厚度,都比他強了很多。

「原來有個木靈在土裡作怪,可惜境界太低了,只要毀了它,你這曼陀羅青藤就要靠自己操縱了。」

黑袍女冷笑一聲,正準備加大寒氣輸入。

「等一下。」葉雄連忙喝住了她。

木靈才修羅境的境界,如果黑袍女想殺它,它根本就逃不了,只有死路一條。

「放了它,麒麟尾歸你。」葉雄無奈之下,只好認栽了。

「如果你膽敢傷了它,我跟你拼了。如果我拚命出手,咱們誰輸誰贏還說不定呢。」

葉雄一身神通,並不懼她。

「算你識相。」黑袍女冷哼一聲,把手一伸。「鑰匙拿出來。」

「什麼鑰匙?」葉雄故意不知?

「看來,你是不打算配合了?」黑袍女元氣又漲。

葉雄想了一下,這才將從偽麒麟脖子上取下來的鑰匙拿在手裡,拋了過去。

黑袍女接過鑰匙,這才將元氣收起來。

木靈死裡逃生,從土裡面鑽出來,小眼睛看了眼那邊的黑袍女,就像看到惡魔一樣,不敢再看第二次,一頭扎進了葉雄的身體里,再也不敢出來了。

黑袍女一掌拍在地上,腳下轟轟的聲音響了起來。

土地似乎在產生各種移動變化,突然,一根冰柱在她面前破土而出,而那截麒麟尾,就在那冰柱裡面封著。

黑袍女一戳冰柱,冰柱破碎,麒麟尾落到她的手中。

刷!

一道白光閃過,那截尾巴被切斷,黑袍女這才將尾晶收了起來。

整個過程,葉雄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這個女人,對水系法術的控制,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哪怕是冰雪一族的孤月,也遠遠不如。

做完這一切之後,黑袍女這才拿起鑰匙,問:「你也是來找蝠王血的吧?」

「難道你不是?」葉雄反問。

「如果你願意的話,咱們可以合作,一起對付萬蝠王,問他要兩份精血。」黑袍女道。

「以你的實力,還怕對付不了萬蝠王?」葉雄自嘲道。

「萬蝠王沒你想的那麼容易對付,能讓偽麒麟甘心守門,你覺得它會簡單?」黑袍女反問。

葉雄想想也是,萬蝠王是這鬼界的地下王者,黑袍女雖然厲害,但是也未必能對付。

這裡是萬蝠王的地盤,如果他想逃,黑袍女也沒辦法,而且,黑袍女是人類修士,在這地方打架,實力本來就打了折扣,消耗的元氣也沒那麼容易恢復過來。

如果有一個同伴,她就有把握得多。

「想我聯手,可以,麒麟冰晶分一半給我。」葉雄提出自己的要求。

「麒麟尾晶要用特殊的手段才能分解,你住哪,我下次分解之後,送一半給你。」黑袍女說道。

「你似乎至始至終,都不相信我。」葉雄算是聽出來了。

「你呢,還不是一樣懷疑我?」黑袍女反問。 她說到沒錯,葉雄一直都在懷疑她的身份。

入鬼界之前,葉雄就告誡自己,去往的是非常兇險的地方,一定要萬分小心,一不小心就會丟了性命。

在鬼界遇到的人,沒有確認身份之前,他是不是相信的。

哪怕前幾天,遇到的凌霄,他也是抱著懷疑的態度。

在這終年都不見有人進來的萬蝠洞,突然遇到這麼一個實力不在自己之下的女子,他不懷疑才怪。

「行,麒麟尾晶就放你身上,我先記上,下次再還。」葉雄決定還是隨機應變。

黑袍女指尖一道元氣擊出,化成一條幾十米長的冰棍,冰棍一頭正冰封著那把鑰匙。

鑰匙精準地插.入鑰匙孔之中,用力一扭,只聽聞卡的一聲,巨門上銘文亮了起來,門開了。

開門一剎那,一鼓黑氣從裡面沖了出來,所過之處,所有的東西都變得漆黑,顯然這黑霧之中,飽著劇毒。

葉雄暗暗佩服,這女子行事太小心了,如果她剛才站在門口,被黑霧噴中,就算不死,也得元氣大傷。

等黑霧散去之後,門縫傳來一陣白光,裡面很亮。

黑袍女這才小心翼翼地進去,葉雄跟在她後面,進去了。

裡面是一個很亮的大殿,頭頂上鑲滿了夜光石,周圍布置成一個地下皇宮。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會想到,在鬼界這個黑呼呼的地下世界,會有這麼一個地下皇宮。

葉雄看著周圍的環境,突然覺得這裡有種熟悉的感覺,似乎在哪裡見過。

突然,他眼睛一亮。

這裡跟雪嶺谷,他見過冰靈的那個大殿,布局非常相似。

大小,設計,風格,非常相似。

難道這裡跟雪城谷的宮殿,有什麼相關?

此時不容他多想,因為他已經看到大殿盡頭的黃金寶座上面,坐著一名打扮有點像蝙蝠俠的男子,正悠然地坐在那裡。他身邊站著兩名絕色人族美女,正在幫他按捏著。

帝皇的享受!

「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能找到這裡來。」

男子饒有興趣地看著葉雄跟黑袍女,臉色看不出是喜是怒。

在這大殿之上,光線非常亮,哪怕葉雄跟黑袍女都穿著衣服,面容也沒辦法掩蓋。

葉雄看了黑袍女一眼,想看看對方長成什麼樣子。

黑袍女面容四十歲左右,臉上沒有絲毫表情,看不出來有沒有易容。

在他打量黑袍女的同時,黑袍女也在打量著他。

葉雄一點都不擔心,現在的他有兩層偽裝,一層是易容的,化裝成盧江的模樣;另一層是手術的,是一副完全陌生的面孔,整個三界之中,除了他自己之外,只有蒙莎跟那個鼠妖知道他改容。

「你就是萬蝠王?」黑袍女扭過頭,看著上面的男子,語氣平淡。

「沒錯,我就是萬蝠王。」男子揮了揮手。

身邊兩名絕色美女鞠躬一下,這才退了下去。

萬蝠王從皇宮寶座上站了起來,目光凜冽地落到兩人身上,冷冷說道:「你們兩個,一個殺了我七名手下,一個殺了我六名,連看殿神獸麒麟都殺掉,現在還敢闖進大殿,誰給你們這麼大的膽子?」

萬蝠王身上散發出一鼓強大的霸氣,臉色雖然平淡,但是葉雄能聽出來,他肯定心裡非常憤怒。

葉雄算了一下,他一路上,連偽麒麟在內,才殺了六隻凶獸,這麼說來,黑袍女比自己還多殺一隻。

面對萬蝠王的逼問,黑袍女臉上沒有露出任何錶情,依然平淡如水。

真是太淡定了,葉雄自慚弗如。

錯付之不悔不歸 「看來你使用水鏡之術,將我們進來的過程都看在眼裡,這樣的話,我也不轉彎抹角,我們需要你兩滴精血,你給還是不給?」黑袍女問。

萬蝠王哈哈大笑起來,半晌才停下來。

「我沒聽錯吧,就憑你們兩名金丹初期修士,也想讓我獻精血?」

葉雄內心一凜,忍不住看了眼身邊的黑袍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剛才交手,黑袍女展現出十分強大的實力,氣勢如虹,葉雄想當然地以為,她是金丹中期。由於他的氣勢在對方之下,所以探不出對方的真正境界。現在聽萬蝠王一說,她居然跟自己一樣,只是金丹初期,他直接就蒙逼。

五界之中,同階,誰還能跟自己抗衡?

葉雄瞳孔突然一縮,目光震驚地望著黑袍女。

如果非要找出一個,那就是幽冥。

葉雄跟幽冥在死亡之城分別的時候,那時候她跟自己一樣,都是半步金丹。眨眼之間,三載過去,自己運氣好,得到了引雷丹,才踏入金丹期,而這三年,幽冥極有可能也進入金丹初期。

葉雄一開始,還覺得她有可能進入金丹中期,但是轉念一想,進入金丹期之後,每進一階都非常困雄,不是那麼輕易進階的。雖然幽冥是轉世重生,但是自己有冰靈的記憶相助,還有三靈相助,各種奇遇,還不是一樣舉步難艱。

突破金丹中期的靈藥,不是那麼好找的。

林震風,窮盡一生,都沒能找齊九轉化造丹的靈藥。

葉雄目光變得火熱起來,內心一陣陣激動,恨不得馬上過去詢問個清楚。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畢竟,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測。

「我們是什麼境界不重要,重要的是,咱們聯手,你絕對討不了好處。」幽冥說道。

「說得沒錯,咱們聯手,能不能贏你不說,至少我們可以將你這舒服的大殿給毀了,到時候你又得花費多少時間將這個大殿修好。你給我們兩滴精血,休息幾天就回來了,怎麼選擇,你自己有分寸吧?」葉雄說道。

「你們在威脅我?」萬蝠王盯著葉雄。

「我只是實話實說。」葉雄昂首回應。

萬蝠王沉默了,目光在兩人身上掃來掃去,似乎在考慮著。

顯然,葉雄的話一針見血,說中了他的心思。

「就算把這裡給毀了,我也不能讓你們活著出去,能把你們兩個幹掉,不虧。」

萬蝠王說完,帶著澎湃的氣勢,狠狠地撲了過來。

(本章完) 「既然你不知死活,那我們就送你上西天。」

面對對方的恐怖氣息,黑袍女不但沒有畏懼,反而迎上去,一鼓冰雪寒氣擊出。

雖然她只是金丹初期,但是身上的氣勢,絲毫不遜色於中期,甚至後期。

堂堂萬蝠王,鬼界的地下王者,本來以為一出手就將對方輾壓,但是他發現,比起對方強不了多少。

兩種氣勢在半空硬撼,產生十分強大的衝擊波,整個皇宮搖搖欲墜。

「這是我萬蝠王的地盤,豈容你放肆,我就看看,你的元氣能扛多久!」

萬蝠王說完,身上的氣勢更盛,黑色元氣繼續向黑袍女推進,將她的元氣逼了回去。

兩人都沒有招式,也沒有躲避,硬碰硬。

這次的機會,葉雄自然不能放過,手握劍靈,飛身而上,狠狠地劈過去。

一道白色長虹,鋪天蓋地,氣勢洶洶,直劈而落。

萬蝠王背上的翅膀突然張開,頓時狂風怒號,一陣陣旋風,平空生起,朝葉雄擊去。

葉雄身上爆發出強大的金光,金元氣凝聚在拳頭,一拳擊出。

「破!」

一隻金色拳芒,直接擊出,崩潰狂風,朝萬蝠王擊去。

葉雄心裡覺得黑袍女有很大可能是幽冥,所以全力出手,一方面想讓她知道自己厲害,另一方也想為她分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