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嗖!”四道劍光隨之落下,現出了三男一女的身形,停在徐洛辰十多米之外年老一點修爲已經達到了元嬰後期的中年道人對着徐洛辰抱拳道“道友有禮了,貧道羅浮明真這三位乃是我的師侄華音,華天,華宏!”

“說吧,你們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徐洛辰明知故問,明真身後的幾名金丹期的修真都怒視着徐洛辰!

“道友,你打傷我羅浮中人並且奪取他們的飛劍,這樣做未免太過份了吧,而且他們還是執行修真界共同定下的規定!”明真緩緩道來絲毫沒有動手的意思,能夠瞬間奪取他他三位徒弟的飛劍的人豈是簡單之輩!

徐洛辰嘿嘿一笑“那是他們自找的,什麼破規矩我不懂!”

“不知道友在哪派修行?”他羅浮乃是十大宗派之一,豈是能夠輕易冒犯的,如果摸清了這個少年之時某個小派的弟子,那他就不會客氣了!

“羅浮!”徐洛辰腦海中閃過天風那可惡的嘴臉頓時陰着臉說道“天風那牛鼻子是你的什麼人?”

“天風師叔祖!你竟然認識天風師叔祖?”明真臉上更加的驚訝了,天風師叔祖可是大乘期的高手就連羅浮山中都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他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才知道他的存在,他沒有想到徐洛辰這個外人居然知道天風師叔祖的存在!

“哼,認識他有什麼好奇怪的,上次我還差點將他揍了!”徐洛辰哈哈一笑!

“道友還請你口上方尊重點,天風師叔祖修爲通天,平時很少離開羅浮,以他的修爲怎麼會與他產生衝突,所以還請你不要胡說!”

“行了,不逗你們玩了?”徐洛辰雙手虛空拍出,頓時明真四人感覺到一股無法抵抗的大力涌來他們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去!

“我叫徐洛辰,你回去問問天風那個牛鼻子就知道我是誰了?告辭!”飛天遁地愷浮現,背後雙翅一震頓時他就消失在了原地!

“徐洛辰?竟然是他!”明真嘆了一口氣,終於穩住了身形,不過身後卻出了一身冷汗!

“師叔,他是誰啊?居然如此厲害!”三人同時忍不住問道!

“他,說來太厲害,憑藉一人之力斬殺大乘期萬妖盟的九眼,鬼王宗的鬼王,而且還擊敗了修真界第一高手無劍,似乎他年齡還未滿二十!幾乎可以稱爲妖孽般的存在,以後你們見了他有多遠就躲多遠吧!”

“天啊,不滿二十就如此的厲害了!”羅浮宗三名年輕的弟子頓時有了議論的話題,內心中更是將徐洛辰當成了榜樣!其實說來在畢暾的飛昇大典中天風等人都不知道徐洛辰未滿20歲他們一直將徐洛辰當成崑崙宗的祕密武器,所以在 他們回到宗派後就發動大量的人力物力纔打探出徐洛辰來崑崙宗不過短短二年左右,而他來的時候不過十六歲!

能夠在小小年紀就能達到如此成就,他心中對徐洛辰的那點仇恨也隨之消失而是多了一條警戒“此人不可得罪!”所以他下達了一個命令,那就是不可以得罪一個叫做徐洛辰的年輕人!

通過留在院子中的重力領域徐洛辰知道葉無雙,方雲,小月都未曾醒來,所以他乾脆展開翅膀四處飛翔遊蕩,突然,一道隱匿細小的真元波動從十里之外傳了過來,一般修真基本上不能發覺這細微,可是徐洛辰的肉體力量卻極爲的敏感,所以正感無聊的他連續幾個閃身到了一處山谷上方。

他悄悄的落下身形,顯然四周佈置了極爲厲害的陣法,而在陣法內四名名色凝重黑衣中年正合理獨鬥一名綠衣美貌少女,靈覺一掃黑衣中年的修爲一覽無遺,都是合體期,讓他驚訝的是那女孩只有分神後期的修爲居然能夠在四名合體期高手的圍攻下保持不敗!他將自己的身子隱匿了起來倒要看看這個女孩到底有多厲害!

合體期已經到了身融天地的境界,所以他們的速度都極爲快速,按理來說一個分神期的女修真怎麼能夠在四名合體期手下保持不敗,而且還隱隱佔了上風經過一番打量徐洛辰發現那女孩手中握的那把龍紋寶劍極爲怪異,她對着一方斬下四人必定要閃避,因爲那一劍之下週圍的空間隱隱產生了裂縫,而且伴隨劍光斬出的還有一道呈弧形看不見的波紋,這也是四人最爲忌諱的地方!

“殷雪,只要你交出蘭若劍我們就放你離去如何?”雖然在大陣之下,殷雪無法逃逸,但是蘭若劍發出的靈魂攻擊卻讓他們無法靠近她,擁有蘭若劍,他們想要擒下她真的很困難!

“呸,做夢,你們認爲我是傻子嗎?哼,交出了蘭若劍,你們會放過我嗎?”四名黑衣人都沒有反對殷雪的話,臉色反而愈加的深沉凝重,手中的攻擊也愈加的快速兇狠!

接下來,五人的戰鬥越來越激烈,一個小時後黑衣中年臉上漸漸升起了笑意“哈哈,殷雪你體內的真元已經所剩無幾了吧?哼倒時,我看你如何催動蘭若劍的靈魂攻擊!”

殷雪表情果然聞言一緊“象洪,你不要得意我死也不會將蘭若劍交給你們,大不了我將此劍摧毀!”

“殷雪,我勸你還是交出蘭若劍,如果你死了誰替你父親報仇?只要你交出蘭若劍我們四兄弟保證不殺你如何?”象洪仍然在努力想要殷雪放棄抵抗!

殷雪臉上露出猶豫之色,被稱作象洪的男子輕喝一聲“上!”頓時遊走的四條身影速度陡然提高了一倍衝向殷雪!

“轟!”一層看不見的氣浪向四周退散開來,撞擊到了周圍的大陣上才消散四溢開,四道身影以比剛纔更快的速度飛了回來,他們的嘴角都溢出了絲絲鮮血,而殷雪也好不到哪裏去整個臉蒼白無比,顯然是極度消耗了真元,在最後關頭她 催動消耗了元嬰中十分之一的力量才抵住了四人的偷襲,並且將他們輕傷,現在她體內的元嬰彷彿生了大病一般軟弱無神。經脈中的真元更是乾涸!

“殷雪,我們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交出蘭若劍我們放你走!”象洪臉露笑容,似乎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大哥,何必給這個小**廢話,她現在已經油枯燈盡直接殺了她奪得蘭若劍就是了!”

“象天,你給我閉嘴!”被象洪一訓斥另外一名黑衣漢子頓時閉嘴不言,其餘兩名黑衣中年卻冷冷的盯着殷雪!

“告訴你們,我不會讓你們得到蘭若劍的!”殷雪臉色蒼白可是表情中的那股堅定卻讓象洪頭疼,這蘭若劍不但物力攻擊極爲厲害,而且還有一種特別厲害的攻擊那就是靈魂攻擊,在整個修真界還從來沒有聽說過那件法寶以及仙器能夠對靈魂進行攻擊,所以蘭若劍的珍貴就可想而知了!

“殷雪……!” 放棄?她居然說要放棄?

這是赤風第一次聽到夜綾說放棄的話,心裡有些感動,卻不會同意她的做法。現在可不僅僅只有刺客聯盟盟主一個人失蹤了,就算只有他一個人,他也不會輕易放棄的。

他在夜綾心中的地位很高,要是讓他一直失蹤下去,夜綾的心裡一定會很難過。而赤風不想看到夜綾難過的樣子,所以他不會放棄。

「別亂想!我們會找到他們,會有自己的孩子,也會有一個美滿幸福安逸的家。」赤風一隻手抱著夜綾,一隻手抱著坐在夜綾身上的曉曉,笑著安慰道。

夜綾點了點頭,慢慢的放開了赤風。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看向赤風問道:「你真的不在乎妖族的情況?」

「我說不,你會信嗎?」赤風不明白夜綾怎麼又突然問起這個了,或者是想確認一下吧,就笑著反問她。

要是說一點都不在乎,那肯定是假的。畢竟那裡是他的家,是他呆了上百年的地方,就算再怎麼不喜歡權利爭鬥,也不可能完全不在乎的!除非他是絕情寡義、沒心沒肺的人。

「你也知道我們的情況,想要個孩子不容易。但是你要是拿妖族來賭的話,也不是不可能。」夜綾也笑著看著赤風,臉上的笑容越來越不懷好意,壞壞的說道,「我已經想過了,再這樣一個亂世之中要想讓我們的孩子能平安出生,就只有讓他爹變強。所以……」

夜綾停頓了一下,看著赤風的眼睛,笑的越發撩人,輕輕的說道:「所以就只能麻煩相公多多勞累了,每天都要堅持訓練,修鍊時間也要加倍。正好我們現在不需要處理妖王宮的事情,大大提升了可修鍊的時間!」

「為夫帶你出來可是度假的。」赤風看著夜綾詭異的笑容,突然覺得這個假期會比在妖王宮時還要辛苦,苦著個臉說道,「為夫還要保護你的安全呢?」

夜綾露出了一個無比溫柔的笑容,對著赤風親切的說道:「相公是帶我來度假的啊!可我度假和你加倍修鍊不矛盾啊?至於保護的事情嘛,就更好解決了。」夜綾立刻將手比了個發誓的形狀,高高的路過頭頂,一臉嚴肅的說道,「妾身發誓,相公修鍊期間,妾身一定好好的帶著曉曉待在家裡,絕不走出相公的感知範圍。」

這麼輕易就把他的話堵回去了?這丫頭該聰明的時候不聰明,該笨的時候怎麼就不能笨一點呢?赤風看著得意的看著自己依舊舉著手做發誓狀的夜綾,無奈的笑了。

看來這個假期真的是只為夜綾一個人準備的了!赤風輕輕的點了點頭,默認了她的決定。只要她安全,自己累一點又怎麼樣?

男人最可悲的不是整天勞累,而是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為了能保護她,為了能保護過不了多久可能就會有的孩子,他也要努力提升實力才是!

「你放心,我也不會白玩。」夜綾看到赤風點頭了,就笑著將頭伸到赤風的耳邊,輕輕的說道,「晚上,妾身會好好伺候你的!」然後快速的帶著曉曉離開了這裡,直接一溜煙的竄下了馬車,臉上還有可疑的紅暈。

赤風沒想到夜綾也會說這樣的話,獃獃的坐在那裡回想著她說的話,臉上漸漸湧現出絕美動人的笑容,周身還有一種叫幸福的氣息瀰漫。

而馬車外,站在馬車右後方的宋星舞聽著車子里的聲音,也深深地鬆了一口氣。在她看來,赤風對夜綾越好,她就越安全。不用擔心她會成為他名副其實的妾,也不用擔心夜綾會因為嫉妒而陷害她。她只要老老實實的做好自己的事情,或許將來還能得到她的幫助呢!

看到夜綾抱著曉曉走了下來,她也慢慢的走了過去,對著她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見過夫人。」

夜綾被她身上滿身的傷口吸引了視線,一時忘了叫她起來了。靜靜地看著她身上的傷口,血跡和泥土混合著黏在身上,頭髮散亂,看上去像極了一個遍體凌傷的乞丐。快速的從儲物戒指里掏出了一瓶丹藥,取出了一顆送到了宋星舞的面前,淡淡的說道:「拿去吧!」

「謝夫人!」宋星舞又是恭敬地道謝,才緩緩的接過了夜綾手中的葯,低垂著頭半跪在那裡不動了。

曉曉覺得奇怪,不明白她為什麼一直保持那樣怪異的姿勢。上下打量了她好幾下,又認真聽著她們的對話,想從中尋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起來吧!」夜綾看宋星舞到現在還沒有站起來的打算,不滿的皺了皺,才說道,「以後不要太在乎這些俗禮了。」

果然還是不適應!

夜綾在妖王宮的時候雖然也總是像皇後行禮,卻還不適應別人對她行禮。現在看到宋星舞每次看到她都畢恭畢敬的行禮,她還真有點受不了。


現在是在外面,又不是在妖王宮裡,沒必要這麼多規矩吧?就算是在妖王宮裡,幾位長老除了辦正事的時候,也沒見到一見面就行禮呀?有的時候,人還沒到,問話的聲音就傳進來了。完全一副哥兩的樣子,哪裡像宋星舞這樣見一次面行一次禮啊!

不過,話雖然這麼說,宋星舞還是畢恭畢敬的看著她,輕輕的應道:「是!」然後才緩緩的站了起來,將夜綾給她的丹藥放入了儲物戒指里,從自己的戒指里取出了一枚三品的療傷葯服了。

療傷葯之中,三品的最差,九品的最好,可以讓斷臂重生。夜綾給宋星舞的是七品的,也是她這裡最差的療傷葯。可是宋星舞連六品丹藥都沒見過,又怎麼認識七品的丹藥。她只不過是憑著對丹藥的感知力,認為這是個高品質的丹藥,就決定先收著,等關鍵時刻再用。

夜綾叫她連一枚丹藥都捨不得吃,心裡對她產生了憐憫。但她並沒有做什麼,而是帶著曉曉到了最近的一顆樹旁休息,等著赤風下來。

赤風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夜綾陪著曉曉在樹下坐著拍手遊戲,宋星舞和車夫在附近撿枯樹枝。這樣的場景要是沒有陰謀算計的話,也是很美的。

妻子帶著女兒在大樹下無憂無慮的玩耍,下人們忙著撿枯樹枝生火做飯,自己則靠著馬車靜靜地看著這一切,享受著這份安寧。

這樣的畫面能不美嗎?只是妻子心裡藏了很多心事,下人也各個別有用心,就連這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女兒也不是個省事的。如此一想,什麼興緻都沒了。

赤風搖著頭往夜綾的旁邊走了過去,做到了兩人的身邊,笑著說道:「你剛剛說的話算數嗎?」

「啊!」夜綾正在陪曉曉玩,冷不防的聽到赤風的聲音,嚇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復過來了,對著赤風反問道,「我有騙過你嗎?」

赤風一聽就樂了,趕緊將她抱了起來,對著曉曉說道:「爹要借你娘用一下,你先去找宋星舞玩去。」然後,不理會掙扎的夜綾和呆若木雞的曉曉,抱著夜綾直接離開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看著夜綾他們離開的背影,曉曉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不到他們的身影了。疑惑的看向宋星舞,不知道自己要不要過去。

爹爹不喜歡她,娘好像也不太喜歡她,過去了會不會被爹娘一起討厭呢?可如果是這樣的話,爹為什麼還要自己跟著她呢?

應該不會被討厭的吧?曉曉不確定的慢慢往宋星舞的身邊走了過去,聽從赤風的安排暫時待在她的身邊。

而赤風現在已經帶著夜綾來到了一處小山谷,山谷中的野獸感受到赤風散發的威壓,自動退出了山谷。此刻的山谷只剩下了夜綾和赤風兩個人,外加各種各樣的植物。

「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夜綾不解的看向赤風,等待他的答案。

「你不是說要好好伺候為夫嗎?現在為夫就要實行為夫的權利!」赤風看著夜綾笑的格外開心,抓住她的胳膊就往身前一帶,順利的將她抱進了懷裡。笑著看著她,頭漸漸向她的臉靠了上去。

夜綾轉過了頭,避開了赤風的親吻,但臉上還是被他親了一下。感受到他身上散發的慾望的氣息,立刻阻止道:「赤風,曉曉她們還在那裡等我們呢!」

「很快就好,不會讓他們等太久的!」赤風很快就用一隻手控制住了夜綾的頭,立刻吻上了她的唇,深深地吸取著她口中的甜蜜。

可是男人的慾望一旦點燃,又怎麼可能那麼快就停止?

他立刻不滿足於現狀,一個後仰,兩人雙雙倒在了草地上。一個翻身,快速將夜綾控制在了身下。唇離開了她的臉,往下游探尋而去。手也不安分的在夜綾的身上摸索著,點燃她的慾望。

「赤風,說好的是晚上!」夜綾還是不太適應白天做這種事情,尤其還是這種露天式的。想讓赤風停下,可是他卻越來越粗魯。

「這是補昨天晚上的!」聽到夜綾拒絕的話,赤風隨便找了一個說辭,就不管不顧的享受著他的美味。在夜綾的身上又親又咬又啃,玩的不亦樂乎,還留下了一個個鮮艷的印記。 “象洪,你不必再說,你也不必白費功夫,總之一句話我是不會將蘭若劍交給你的!”殷雪的表情悽然無比,沒有想到回來看望父親卻發現父親被殺,並且宗內還亂成了一團,得到了父親留給她的蘭若劍後卻被宗內四名護法得知,他們心生貪慾欲要殺她奪劍,幸好她見機早逃了出來,沒有想到在今天還是落入了他們所佈置的陷阱中!

“父親,我是無法幫你報仇,雪兒馬上就來見你了!”殷雪閉上雙眼就要摧毀蘭若劍與自己的元嬰!

“殷雪,等等!象雲,象天,象中你們趕快將陣法撤去,放她離去!”象洪深深的嘆了口氣“她畢竟是宗主的女兒,宗主生前待我們不薄,我們不能如此的絕情!”

殷雪身子一震,她不可置信看着對她微笑的象洪“大哥眼看蘭若劍就要到手了,你?”

象洪表情一怒“你是大哥還是我是大哥,沒聽見我的話嗎?將陣法撤去放殷雪小姐離去!”

三人表情都極爲憋屈,眼看蘭若劍都到手了,大哥卻不知發什麼瘋居然要將殷雪放走,在三人的合力下,困陣果然消失,殷雪這時也被象洪的做法搞糊塗了,“難道他良心發現了嗎?不行,我一定不能鬆懈!”可是此刻她卻感覺一股虛弱感從體內傳來!

“殷雪小姐請!”象洪態度友好的一揮手,在場的人卻沒有發現隨着她的揮手一個比粉塵還要細小沒有絲毫能量的細小物飛到了殷雪的身上!就連隱匿在一旁的徐洛辰都沒有發現絲毫端倪!

殷雪深深看了眼象洪,然後運起剛剛恢復的一點真元沖天而起,令他奇怪的是象洪四人居然沒有追來,雖然如此她的速度更加的快了!

徐洛辰不相信象洪會如此簡單的放過殷雪,所以他並沒有起身離開,果然殷雪一走就聽見象天陰險的笑道“大哥你這招真是太妙了,哈哈殷雪那**已然重傷,她肯定走不遠會找一處地方修煉,到那時我們就可以輕易的取得蘭若劍!”

“哼,小心爲妙!如果她有療傷的丹藥,能夠快速恢復傷勢,那我們這招計策反而會成全了她,不過這應該不可能,如果她有丹藥剛纔就會拿來使用了,差不多了,我們也該出發了!”象洪四人身子憑空飛起,居然朝着另外一個方向飛去!

徐洛辰就疑惑了這個象洪怎麼知道殷雪會在半途轉折方向,這點他想不通,不過他也懶得想!將自身的氣息隱匿後他就小心的跟着四人的身後!因爲他的靈覺比四人都要強,所以倒不必擔心被四人發現與跟丟!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徐洛辰就發現象洪四人停了下來,所以他身後的飛天遁地愷的翅膀重重的一扇,眨眼間速度飆升幾乎比瞬移還要快速很多倍!他將身形隱藏在天上的一層雲朵中就靜靜的觀察象洪四人!

“大哥,難道殷雪就在周圍,可是我們怎麼沒有發現啊!”象天性子最急,所以最先發問!

“莫慌!”象洪臉帶微笑的手指指向一個方向“她就在那個山腹中!”

“大哥,你是怎麼知道的啊?我們的神念已經搜尋過根本沒有發現殷雪啊?”三人都驚詫的望着象洪,聽到四人的交談徐洛辰也將靈覺探進了山腹可是根本就沒有發現有殷雪的蹤跡!“看來這象洪確實有一番本事!”

“我從前偶然間得到過一個小小的法術,一時興起就修煉了,後來發現也沒有什麼用,也就沒有告訴你們,但是今天我靈光一閃卻想到了這個法術?”象洪緩緩道來,見到自己的三兄弟都都在聚精會神的聽他將他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這個法術就是分化出千萬分之一的神念附身到對方身上,在兩個時辰內無論對方在哪裏都逃不過我的追蹤!”

“哦!原來是這樣啊?”三人都明白了,隨即他們都將眼神炙熱將目光投向山腹四人同時發出一聲輕喝然後同時揮下手掌,四隻手掌落下後,他們前方的五百米內所有的花草樹木山石通通湮滅了化爲了塵埃!

象洪四兄弟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因爲在前方百米外一個粉紅色的罩子中,殷雪已經暈迷,而那柄蘭若劍正被她放在一邊!

“哈哈,蘭若劍終於是我們的啦!”象天發出一聲驚天的笑聲,徐洛辰在得知象天是怎麼知道殷雪的蹤跡後已經沒有了看下去的慾望,突然,他的眼神一凝因爲他發現象洪的兩隻手分別插入了象天與象雲的小腹中,他的臉上露出殘忍與猙獰的笑容“蘭若劍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象中目瞪口呆的看着象洪將血淋淋的雙手從象天與象雲的小腹中抽出,隨即他厲聲喝道“大哥你爲什麼要這樣做?他們可是你的兄弟啊!”

“哈哈,象中你也要死等你死了你下去問父親到底是麼回事吧!”象洪瞬間氣勢暴漲,雙眼赤紅的他瞬間就到了象中的面前猛的插入了不可置信的象中的小腹,運勁一攪,頓時象中的元嬰被攪碎!而象中也瞪着泛白的雙目不甘倒下!

“哈哈哈哈,母親我終於爲你報仇了!”象洪狀若瘋狂的對天嚎叫,然後他眼神一寒就大步朝着殷雪走過去!

“蘭若劍是我的,有了蘭若劍我就會成爲宗主!哈哈!”隨着一拳砸出,殷雪佈置的防護罩瞬間就如玻璃般發出一陣清脆 的響聲霍然破碎!

象洪眼神炙熱的將蘭若劍拿在了手中,肆意瘋狂的笑了起來,突然一道突兀的聲音令他的笑聲一止“你笑夠了嗎?今天我終於見識到了傳說中的兄弟相殘!”

“你是誰!”象洪緊緊的將手中的劍握了握,因爲他看不穿來人的修爲,徐洛辰覺得沒有必要與象洪扮豬吃老虎,所以他乾脆將自己金丹期的修爲摒棄了!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以去死了!”隨着徐洛辰的前進,象洪驚駭的發現自己身體越來越沉重似乎四周的空間都塌陷拼命的擠壓着他!

“不!”象洪不甘的大吼一聲,然後揮起手中的蘭若劍拼命的灌注真元向着徐洛辰劈去,徐洛辰並沒有躲閃任由那道波紋沒入自己的身體,突然他感覺大腦中傳來一陣刺痛“果然這劍能夠攻擊到靈魂,幸好我早有戒備不然我也得受傷!”

見靈魂攻擊見效,象洪心中狂喜可是令他驚訝的時只是一瞬間徐洛辰就恢復了正常並且口中輕聲吐出了四個字“死亡火焰!”頓時九朵紫色不斷跳躍的火焰從他的掌心飄出,九朵火焰落在象洪的身上,瞬間象洪就被恐怖的紫炫天火化爲了灰燼!

徐洛辰眉頭一湊,因爲他感覺自己後院中設置的重力領域居然有人在攻擊,雖然他對自己設置的重力領域有信心,但是他還是快速的撿起蘭若劍並且抱起暈迷重傷的殷雪消失在了原地!

紅衣剛剛出關就聽手下的彙報,葉護法以及大師姐方雲在墟市讓年相惜吃了虧,似乎她們還與一位上仙搭上了關係,所以她問清了他們的去向後就快速的往祥雲客棧奔來,不過當他來到後院時並沒有見到所謂的上仙,反而發現葉護法與她徒弟方雲以及另外一個少女居然沒有絲毫生息的盤膝在院子中,因爲徐洛辰佈置的重力領域隔絕了所有的氣息與聲音之類的,所以紅衣感應不到方雲她們的生息也是應該的!


着急之下,她直奔過去,可是卻被一層莫名的所在所攔截,不管從哪個方向她都無法靠近方雲她們,爲了探知方雲,葉護法的生死她也顧不得冒犯上仙所以運起真氣拼命的攻擊着那層所在,她的修爲已經達到了先天后期,不過在面對這層所在時卻一點作用都沒有!

萬般無奈的她,掏出一把和方雲樣式差不多的短劍爆發出一股凌厲尖銳的氣勢,然後人劍合一往層所在衝了過去,突然她感覺自己的劍勢一頓似乎被什麼擋住了,突然她聽見一聲冷冷的聲音“你要幹什麼?”她擡頭看去,只見一名少年居然用兩根手指將她的短劍夾住,頓時她心中驚訝到了極點,她人劍合一那威力摧毀塊巨石都綽綽有餘,可是眼前抱着 一個女孩的少年居然就這樣用兩根手指將自己的短劍夾住了!“天啊,他到底有多高的修爲啊!突然,她腦海中靈光一閃,一下子明白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她放掉手中的短劍朝着眼前的少年跪了下來“賤妾紅葉門紅衣拜見上仙!

【以後,星期天每天三章,因爲現在進入總複習當中,所以相對的寫小說的時間會減少,還請各位見諒】 夜綾和赤風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後了,但是宋星舞她們三人並沒有先吃飯。只是將需要用到的東西都準備好了,然後在旁邊休息,陪著曉曉玩,等他們兩人回來。

夜綾和赤風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宋星舞正在陪曉曉玩著老鷹抓小雞的遊戲。曉曉在前面快速的逃跑,開心的笑聲輕靈悅耳。宋星舞在後面慢慢的跟著,總是將距離保持在20厘米左右。每次快要碰到曉曉的時候,還會笑著說道:「我要抓到你嘍!」

這個樣子的宋星舞和她平時完全不一樣,臉上沒有了那冷冰冰的氣死,彷彿獲得了新生。開心的笑著,追著,玩的不亦樂乎。彷彿眼前的孩子是她自己的一樣,那眼中的母愛是如此的耀眼,讓夜綾都快懷疑這孩子本來就是她的了。

兩人靜靜地站在馬車邊,看著那嬉戲的一大一小兩個人,心裡蒙上了一層陰影。這兩個人是剛剛才這麼熟的,還是本來就這麼熟?要是現在才混熟的,只怕宋星舞的計劃要開始了!要是以前就認識,曉曉的演技未免也太好了!

無論是哪個都要防啊!

陪著曉曉玩的宋星舞突然感受到了一道凌厲的視線,立刻抬頭看了過去,就看到站在馬車邊微笑著的赤風和表情清冷的夜綾。立刻站了起來,不卑不亢的走到他們的身邊,緩緩的行禮:「夫君,夫人,你們等下下,妾身現在就去準備吃的。」

「不用了,我吃綾兒做的。」赤風笑著拒絕了,轉頭看向夜綾,笑的格外邪魅。在宋星舞眼裡,就是情深意重了。

這是料定她不會在這個時候反對他嗎?夜綾不滿的瞪了赤風一眼,然後笑著說道:「這可真是妾身的榮幸啊!」

赤風看著夜綾故意裝出來調膩他的樣子,笑著摸了摸她的頭,一本正經的說道:「既然知道是榮幸,就要好好表現!」

好好表現?他還蹬鼻子上臉了!夜綾憤怒的瞪了他一眼,手在他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才心滿意足的離開了。來到火堆旁,細心的處理宋星舞弄出來的食材。

「娘,你生氣了嗎?」在宋星舞轉頭的時候,曉曉也感覺到了不對勁,抬頭四處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夜綾清冷的眼神。想到剛剛還和娘不喜歡的人玩的那麼開心,曉曉立刻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想立刻上去道歉,但是宋星舞已經走到那裡了,她就只能等夜綾身邊沒人時再過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