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他忙對著摩金娜咧嘴一笑,「看我的!」右手一動,無名古卷立刻在手,身子同時一晃,化作一道黑色殘影向著數以千計的發狂士兵就沖了上去。

殘影和數千人的士兵剛一接觸,無奇就立刻宛如一條游龍一般在士兵們中來回穿梭,靈活的遊動。每經過一處,都能聽到一聲又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區區十秒鐘的時間,黑影就立刻一閃之下,回到了摩金娜的身邊。

「怎麼樣?」無奇的臉上再次泛起輕鬆的笑意,摩金娜卻沒有笑,而是一臉嚴肅的看向身前剛剛被無奇擊倒的數千人的士兵。

這時,不知從哪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呦!不錯嘛!居然這麼輕易就搞定了我的a計劃。看看你能否破解的了我的b計劃!」


「布拉德!我是摩金娜,還不快快收手?難道你連我也想對付嗎?」那個聲音剛一落地,摩金娜就臉色鐵青的說道。

「摩金娜!你還有臉跟我說這些話!你這個叛徒!你已經沒有資格跟我說話了!馬洛普大人什麼都知道了。這可是他下達的命令,你就和這個入侵者一同下地獄去吧!」那個聲音突然回答道。

「你說什麼!」摩金娜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一片蒼白,馬洛普已經知道了?她不敢置信。

「哼!」那個聲音突然冷哼了一下,「怎麼了?你怕了對吧?我告訴你,晚了!現在即便你悔改!我也不會再給你機會了!b計劃,啟動!」

一聲憤怒的暴喝突然傳入了無奇耳中之後,他立刻發現剛才被他打斷手腳的那數千號士兵又好似完全沒有影響的站了起來,而且那些被無名古卷撞的完全扭曲的手腳居然在「咔嚓」一聲之後,自動接好了。

而且,讓無奇更驚訝的是,那些士兵居然像是完全沒事人一樣,沒有發出一聲痛苦的叫喊。士兵們重新站起之後就好似海浪一般,前赴後繼的撲向了自己。

數千人的撲擊好似一堵巨大的牆壁撞向無奇,無奇頓時感覺內心壓力劇增,不過他並沒有因此膽怯,而是目光一冷,手中無名古卷再次攥緊,輕輕的拍了拍還在發愣的摩金娜的肩膀,咧嘴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便身形再次一晃,化作一道黑影向著數千人組成的人海就直衝了過去。

一道肉眼難以捕捉的黑影彷彿是一條黑色的游龍,在數千人的士兵中上下亂竄,龍頭閃著明亮的白光,它每晃動一下身子,都會有十幾名士兵因此倒地,有些甚至身子完全散架,癱軟到了地上。

但詭異的是,這些被無名古卷完全拍碎內臟和骨架的士兵居然在落地之後沒過多久,就好似獲得了重生一般,又重新站起,而且還以比之前更加快捷的速度撲向無奇。只不過,被無奇拍碎內臟和骨頭的士兵再次起身之時,會同時發出一聲驚天的「咔嚓」巨響。

無奇的速度是快,無名古卷的威力也足夠驚人,但他卻只有一個人。一人面對千軍,簡直就好似是一隻螞蟻在對抗大象一般的微不足道。所以,很快,他身形所化得那道黑影就被數千人的士兵完全吞沒。

可無奇卻仍舊繼續著自己的抵抗,他並沒有放棄,也沒有絕望,因為他還並沒有使出全力,只是在不停廝殺的同時,他的心中越發的覺得不安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士兵明明骨頭和內臟都被我拍碎了,怎麼還能夠站起來!即便是殭屍都不可能這麼可怕!還有那些「咔嚓」的巨響到底是什麼聲音!為什麼被我擊倒過一次的士兵會變得比以前更加的難纏。

無奇的腦子正以驚人的速度迅速的運轉著,足足過了五分鐘之後,他終於想到了一個讓他覺得最不可思議卻最可怕的可能:難道說,那些咔嚓聲不是把脫臼的骨頭重新接上,而是把骨頭徹底震碎,然後完全以無骨生物的方式和我作戰嗎?

無奇的猜測並沒有錯,這正是布拉德的b計劃最可怕的地方。 t

一千多個士兵從b計劃開始之後,就沒有一人倒下過,他們就像是一群不怕死的黃蜂一般,前赴後繼的撲向無奇,試圖把無奇的身影徹底的淹沒。可無奇卻始終做著頑固的抵抗,但他越打就越覺得此事充滿了詭異。

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我每****一人,他就會立刻在內臟和骨頭破壞之後,重新站起來。太不可思議了!

「你到底做了什麼?」在一連串緊張激烈的廝殺間隙中,無奇發出了一聲質疑。

那個聲音不知從哪裡又突然傳了出來,「哈哈哈哈!我的b計劃很可怕吧!你是不是害怕啦?區區一個中級五六層左右的修鍊者就敢跟我放肆!好!反正你都是快死的人了,我也不怕告訴你。」

無奇的心中頓時一喜,即便身影不停的在人群中來回穿梭,無名古卷不斷的在身前揮舞,可他的嘴角還是不由得泛起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很好!只要你把這些人異變的秘密告訴我,我就能想出破解的辦法!

「這些士兵已經完全被我操控,現在的他們可不是人類,而是完完全全的傀儡!而且在我傀儡術的作用下,他們的身體獲得了永久性的生命,會變得無比的柔軟,即便你使用再強的力量,也無法擊殺他們,只能把他們擊倒而已。不過很可惜,他們很快又會站起來的!」

聲音戛然而止,之後就是一陣仰天大笑,笑聲回蕩在廣闊的十九層樓道里,充滿了狂傲的意味,讓人聽來無比討厭。摩金娜的臉上立刻就現出了無比厭惡的表情,可還在高速移動的無奇,他嘴角的笑意卻更濃了。

「是嗎?」一聲不屑的低哼從無奇的口中慢慢飄出,他身形一晃,頓時整個人的速度再次飆升,手中無名古卷化成的白芒好似一條看不清相貌的白龍一般,在他的周身來回穿梭,把敢擋在自己身前的士兵全都一一撞飛。

「轟隆」一聲巨響傳來,人海中頓時出現了一場驚變。七八個士兵突然發出一聲悶哼,身子同時被高高拋飛到了屋頂,和天花板來了一個重重的親密接觸。與此同時,剛剛出現驚變之處,一條好似黑龍般的殘影頓時出現,這正是無奇的身影。

他身形如電,快似疾風,圍攻他的三十幾個士兵還沒來得補上缺口,就被一條身形狹長的白龍一頭撞上,身子立刻向後倒飛而出,把更後面的士兵撞得東倒西歪,混亂不堪。

無奇的身影不停,他腰部猛然發力,身子突然一轉,無名古卷立刻就隨之化成一道白影,好似游龍一般,繞著他的身子盤旋而上。

此時若從上空俯視,就能清晰地看到無奇身影化成的黑龍突然來了一招神龍擺尾。龍尾一掃之下,那些剛從混亂中恢復秩序,再次一擁而上的士兵頓時就被撞得倒飛出去好幾米,身後數量更多的士兵則連靠近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自己的同伴撞得完全倒地。

只是短短的半分鐘,把無奇圍得水泄不通的一千多名士兵頓時一個個接連倒地,一眼看去,就好似一朵突然綻放的花朵一般,煞是震撼。

只不過,無奇把士兵們完全撂倒之後,臉上並未現出一絲喜色,反而目光一掃,立刻掉頭看向還在發愣的摩金娜,喊道:「還在磨蹭什麼!我現在就要你履行第二個條件!幫我****那個布拉德!」

「想要****我?痴人說夢!!!哈哈哈哈……」無奇的話音剛落,不知從哪又突然冒出了這個無比狂傲的笑聲,摩金娜的身子微微一顫,她茫然的抬頭看了無奇一眼,和對方認真的目光一接觸,頓時醒悟。

「我該怎麼做?」摩金娜重重的一點頭,嬌聲喊道,

無奇低頭沉思了起來,到底該怎麼破解呢?無名古卷這麼硬的東西居然只能拍飛他們,卻無法徹底打敗這些士兵。真是麻煩。

可剛才我記得那個布拉德說什麼傀儡,既然是傀儡一定是有什麼辦法在控制著他們,這裡根本就看不到布拉德的這位操控者,他到底是用什麼在操控著這些士兵呢?

無奇的眼中閃過一絲迷茫之色,但他腦子一轉之後,心中頓時就有了答案。對!用毒,一定是用毒!剛才摩金娜說過空氣中有狂暴的毒素,一定是這些毒素控制著這些士兵的神經。

「快把外牆轟開!」當無奇的話傳入摩金娜的耳中,摩金娜立刻就發現重新站起的士兵又一擁而上把無奇給吞沒了。

他到底要幹什麼?難道不知道牆壁即便破壞,也無法殺死這些傀儡嗎?

摩金娜的心中閃過一絲困惑,不過她也並沒多想,就立刻身形一晃,再次化成一隻巨大的蝙蝠,使出了她的拿手絕活,氣刃。數十道足有三四米粗的氣刃只是剛一出現,就帶著無比尖銳的破空之聲,呼嘯著沖向了白森森的牆壁。

「轟轟轟轟……」十幾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突然炸響,上千號士兵的身後頓時現出一個二十多米長的巨大窟窿,藍天白雲盡現眼底。

就在這個時候,布拉德的聲音不知又從哪突然冒出了傳來,「哈哈哈哈!」那是一陣無比狂傲的大笑,「別告訴我你想把這些士兵從這一層打飛出去。

我告訴你,他們完全受我掌控,此時不但四肢完全沒有骨頭,而且全身還帶有吸附效果。即便你把他們打出這一層,他們也會立刻以同樣的速度順著樓房的外壁爬回來!」

「是嗎?」一聲冷哼從無奇的嘴裡冒了出來,他身影不停,手中揮舞無名古卷的速度更快,只是一眨眼就將把自己圍得嚴絲合縫的人群完全拍散,與此同時,目光再次掃向摩金娜暴喝道:「快對這些士兵扇動你的雙翼!」

摩金娜眼中迷茫之色更濃,但她還是照舊做了。雙翼一動,身前頓時出現一道狂風,向著數千名的士兵就吹了過去,布拉德聲音又突然冒了出來,「哈哈哈哈……就憑風,就想把我的傀儡吹飛?做夢!」

摩金娜的心底也沒有一點的底氣,她根本就不是布拉德的對手,也深知布拉德的傀儡有多厲害,有多頑固。所以她即便按照無奇的吩咐行事,但卻沒有一點的信心,可是就在她眼中不解之色越發濃重的同時,一抹難以掩飾的驚訝卻漸漸的出現在了她的眼中。

「什麼!」布拉德聲音突然變得驚訝起來。

摩金娜的臉上卻是驚喜之色溢於言表,在她看到面前的士兵居然如同軟泥一般一個又一個的自行摔倒了,之後竟然無法再次起身戰鬥之後,她心中立刻就掀起了一股從未有過的巨浪。

「怎麼樣?」無奇的笑聲漸漸飄入空中,他身形再次一晃,來到摩金娜身邊停了下來,不再戰鬥,而是面帶得色的看著數千號士兵在摩金娜雙翅帶出的狂風中一個又一個的倒地。

那些士兵此時在兩人的面前就好似紙糊的一般脆弱不堪,居然連攻擊都不需要,就接二連三的軟倒,然後再也無法起來,一個個面色難看的在地面抽搐不停。

「為什麼!」布拉德的聲音終於變成了憤怒的咆哮,話音一落地,當數千號士兵全都軟倒在地失去戰鬥力之後,一個火紅色的身影終於在無奇的面前慢慢成形,轉眼間,那到紅影就化身成了一個身穿火紅色衣服的矮個男子。

「難道你看穿了我的秘密?」布拉德向前兩步,雙眼噴火的看著無奇,

無奇默默的點了點頭,輕笑一聲,「你這個方法確實夠強。若不是摩金娜提醒我,我根本無法破解。不過很可惜,卻偏偏被我想到了。」

「為什麼我的狂風可以擊敗傀儡軍?」無奇的話沒說完,摩金娜就插嘴問道,


「很簡單。既然是傀儡就必須有操控之法,想要操控就一定有媒介。剛才我們並未看到布拉德的身影,這就說明他所使用的操控媒介一定是肉眼看不到,但又真實存在的東西。符合這一點的,就只有毒了。你還記得我們剛進屋子時,你說過這裡有令人狂暴的毒素嗎?」

此言一出,摩金娜的心中頓時一寬,她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能打敗令人畏懼的傀儡軍團。原來竟是依靠風,把毒素吹散而已。居然這麼簡單!為什麼她以前從來都沒想到過呢?摩金娜沉吟了片刻,再次抬頭看向無奇,她的眼神變了,比以前多了一絲崇拜和尊敬。

沒想到這個少年居然擁有如此聰明的頭腦,看來和我一戰時他還留了一手。

「可惡的小鬼!居然破了我的傀儡軍!」布拉德氣憤的怒吼道。

「破了又怎麼樣?難道你還有更厲害的絕招?」這個布拉德的實力連摩金娜都不如,無奇只是用咒術稍稍一查探,就發現對方的實力只是剛剛達到中級修鍊者一層而已,所以他故意挑釁的說道。

區區中級修鍊者一層的實力,還在這裡叫囂,真是可笑!

他內心冷哼,但就在這時,無奇的眼前卻是不由得一亮,因為他驚訝的看到布拉德的眼神變了,不再憤怒,而是在笑,那是一種比他還要狂妄的大笑。

「哈哈哈哈……你以為破了傀儡軍我就沒辦法對付你了嗎?」布拉德的嘴角漸漸的浮現出了一絲難以掩飾的冷笑,臉上慢慢的出現了無比得意的神色。摩金娜的心中頓時一緊,忙拉著無奇的手叮囑道:「不好!你快趁現在跑去頂層,否則待會就危險了!」

「危險?」無奇的眼中現出一絲不解,但隨後就有些興奮的看著布拉德,剛想開口繼續調侃對方,卻看到布拉德慢慢的把自己那身一直從肩膀延伸到腳跟的火紅色外套給脫了下來。

脫衣服?

無奇的心中非常不解,他甚至還以為這布拉德是不是有什麼惡趣味,但就在他這個不合時宜的念頭剛剛生出之後,布拉德的變化就立刻讓他內心突然緊張了起來。

只見兩人面前的布拉德在把火紅色外套脫去之後,隨後就往地上一丟,然後那件外套就好似褪色了一般,突然由火紅色變成了焦黑色。而布拉德的身體卻在脫去外套的一瞬間,露出了一身堅硬如鐵的肌肉,但膚色卻是完全的火紅。

無奇能清晰的從對方的皮膚上看到一道又一道宛如青煙般的熱氣蒸騰飄出,一股讓人幾乎窒息的熱浪驀然散開,鋪天蓋地的就撲向無奇兩人,無奇和摩金娜的身心都同時不由得一顫。

「入侵者!這是我三巨頭之首布拉德此生第一次施展絕招!受死吧!」 t

一聲彷彿是來自九幽地獄的鬼叫從布拉德的口中驀然傳出,他火紅色的皮膚之上頓時閃過一道流光,周圍的空氣立刻變得狂躁不安起來,就好像是溫度達到頂點的熱水一般,滾滾著沸騰著,讓人有些燥熱。

他到底要幹什麼?

無奇的內心自問,可兩眼卻一動不動的看著布拉德。只見此時由布拉德體表散發而出的熱氣突然漸漸變得多了起來,只是一轉眼,原本只是青絲般的煙氣,居然就變成了一道足有手臂粗細的煙氣柱子,彷彿實質一般,從布拉德全身的各個位置飄然衝出。

一眼看去,就彷彿是數百條衝天而起的白龍,把布拉德完全籠罩其中,讓他的身影漸漸變得模糊起來。

「噌!」不知從哪突然冒出了一道火花,然後火花四散,彷彿是一頭飢餓無比的巨獸一般,眨眼間居然就完全蔓延到了布拉德全身的各個部位,把原本籠罩住布拉德全身的熱氣完全吞沒。

只是幾秒鐘之後,朦朧的讓人看不清布拉德面貌的煙氣頓時消散,無奇的面前立刻就現出了一個被熊熊烈火完全包裹的火人。這正是布拉德最強的絕招,烈火之身,依靠烈火包裹全身來達到攻擊和防禦一體的效果。

烈火燃燒的極其旺盛,根本就無法從外看清布拉德此時的表情,但隱約間無奇還是在燃燒不斷的烈火中捕捉到了布拉德嘴角泛起的那一絲冷笑。

他到底在笑什麼?

無奇不懂,他的意識陷入了深思。但就在時候,布拉德所化的那團烈火卻突然動了,「嗖」的一聲好似疾風吹過耳邊一般,那團烈火頓時劇烈的一晃,逼到了無奇的身前。

什麼!!!

無奇的心中大驚,他立刻運起全身功力全力閃避,烈火頓時一閃之下,擦著他的耳邊就沖了過去。但無奇並沒有因此高興,而是臉色驟然大變,因為剛才的一撲雖說並未傷及身體,但卻把無奇一直愛惜的黑袍燒著了。

他立刻抖動黑袍,三兩下把衣角的火苗撲滅,這時額頭已經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好可怕的火!要是皮膚直接被燒到,我估計自己的皮膚不出五秒鐘,就會完全燒盡,血肉也支撐不足十秒就會被完全燒焦。這麼高的溫度,怪不得摩金娜說他是馬洛普手下最強的悍將。果然實力不俗。

「噌!」又是一聲狂風虎嘯聲突然響起,無奇的身子陡然一晃,一道足有三米多長的火舌頓時從他的腰側一閃而過。這一次,火焰並未燒著無奇,可卻傳來了布拉德得意的笑聲:「怎麼樣?我給你一次投降的機會!」

投降?開玩笑!

緝娶億萬小逃妻 ,他的眼中一絲流光閃過,心中頓時就有了主意。當布拉德的第三次撲擊落空之後,他立刻就身形一晃,把速度飆升至最高,向著布拉德所化的那條火蛇的尾巴直衝了過去。

只要讓我靠的足夠近,捕捉到你的氣息!我就可以用腹瀉術擊敗你!

無奇的心中暗自做著決定,眼看著火蛇之尾離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他的心中也是越來越安定了起來。但就在他到了只要一伸手,就能碰觸到火蛇之尾的距離時,耳邊卻聽到了布拉德得意的輕笑聲:「怎麼?這就已經是你能達到的最快速度了嗎?真讓我失望。」

無奇的心中頓時一驚,眼中現出不可思議之色,布拉德身影所化的火蛇猛地一掉頭,一瞬間就將身子完全掉轉了一百八十度。

怎麼可能!

一聲慘叫頓時響起,「啊!」摩金娜眼睜睜的看著無奇身形所畫的那條黑龍只是一瞬間就被布拉德所化的那條火蛇完全吞沒,好似一頭大到讓人無法想象的巨獸一般,只是一剎那的工夫,眼前的黑色長龍就完全被火紅色的火蛇取代。

「完了!」摩金娜的身子立刻一顫。

看上去是無奇所化的黑龍被布拉德所化的火蛇吞沒,其實是無奇的身子在被布拉德體表的火焰燒灼之後,他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脫去了身外的黑色長袍,這才僥倖逃過了一劫。身影一晃,立刻掉頭一閃,消失在了布拉德的前方。

由於無奇一直穿著黑袍,而剛才的速度實在太快,所以摩金娜並沒看清剛才的戰鬥。但布拉德卻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無奇的反應,他也為無奇能在如此危急時刻做出如此正確的判斷而內心大讚。

「不錯!居然能避開我的衝擊,算你識相!否則,剛才那一下,我就可以在瞬間把你燒成灰燼!」火紅色的火蛇突然一停,在地上繞了一圈之後,火焰頓時消減,現出布拉德的人影。

還沒死?

摩金娜的心中又是一顫,她立刻抬頭掃視周圍,可惜無論她怎麼看都沒有發現無奇的身影。內心立刻又升起了一股絕望的感覺,但就在這時,一隻手不知何時卻輕輕的拍在了她的后肩上。

摩金娜猛然轉頭,目光頓時一凝,現出驚喜之色,「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她激動的說道。

「怎麼會呢?」無奇的嘴角微微一挑,一絲微笑出現在他的臉上,但摩金娜卻看得出來,他笑的很勉強,而且面色有些發白,顯然剛才能在險而又險中躲過一劫,已經讓這個少年拼盡了全力,現在他已經重新換上了一套新的黑袍。

摩金娜想要說些什麼,可無奇的手卻輕輕的放到了自己的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你現在什麼也別說!聽我說,這布拉德我剛才和他一交手就發現根本不是他對手。雖然他的實力並沒我強,但是,他身體外的那團火實在太過厲害。不但攻擊上可以用來燒灼對手,還可以在防禦上讓對手無法靠近。真是完美到了極致的絕招!」

摩金娜重重的點了點頭,她認同無奇的見解,「不過。」無奇的話鋒突然一轉,迅速的回頭瞟了此時正一臉得意的布拉德一眼。

只見布拉德兩手抱肩,冷笑道:「死到臨頭還在商量對策嗎?告訴你們,我這招烈火之身,沒有任何的破綻!看在你能躲過我一擊的份上,我給你一分鐘時間,把要說話都說完了,這樣你也就不會死的不甘心了吧!哈哈哈哈……」

無奇微微一轉頭看向布拉德,此時布拉德的全身仍舊被熊熊烈火包圍,不過與之前和自己對戰時相比火焰並不強烈,火苗甚至還很小。這傢伙,居然還懂收斂氣息,保存體力,好一會兒全力對付我。真是個厲害的人物。

「一分鐘?現在給我一分鐘,你待會必定後悔!」無奇故意大聲回道,布拉德的笑聲更濃,眼中更是閃過一絲譏諷之色,「你不用激我!這種雕蟲小技,拿去騙三歲的孩子還差不多!

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三十秒。你只剩三十秒的時間了,好好珍惜這世上最後的時間和那個叛徒告別吧!」

布拉德的話音一落,覆蓋他全身的烈火頓時猛然加粗,好似一條火龍一般,從他的頭頂衝天而起,把天花板都燒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火勢這才漸漸變小。很顯然,布拉德發怒了。

摩金娜緊張的看著無奇,內心擔憂不已。她不但為無奇,還為自己擔憂,無奇一死,她失去了依靠自然也再無其他的出路,「別擔心。」

無奇看出了摩金娜眼中的焦慮,他安慰著輕聲說道:「我已經有辦法了!到時你就這麼辦……」說著,無奇有意把聲音降到了只能他和摩金娜兩人聽到的音量。

這招我不知道鑽研了多少年。你區區一個才十幾歲的毛頭小子,才看過一次,就想破解?簡直就是侮辱我的智慧!攻防一體的絕招, 鳳舞奇緣

布拉德的冷哼,慢慢的傳入了無奇和摩金娜兩人的耳中,隨著這一聲冷哼的出現,布拉德的身子頓時一晃,再次化作一條長度可怕的火蛇,向著無奇和摩金娜兩人的位置就沖了過去。速度快的根本無法看清,只能清晰的看到一條火蛇好似毒蛇吐信一般,一瞬間就撲到了二人面前,把他們徹底的吞沒了。


但是,讓布拉德不解的一幕卻在這一刻突然發生了。當它的身體和摩金娜,無奇這兩人接觸的一剎那,卻並未感受到任何火焰燒灼血肉的快感,反而是好似撲到了空氣一般,讓他突然有種失重的感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布拉德!你上當了!」布拉德的身後突然響起了無奇的笑聲,他猛然一掉頭,頓時發現無奇正和摩金娜兩人正笑嘻嘻的站在遠處,他立刻就明白了。

原來,自己先前撲中的只是兩人留在原地的一道虛影而已,他們兩人的真身早就已經在那三十秒的時間內悄悄的繞到了自己的身後,在自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

怎麼可能! 仙運無雙(桃運無雙) !可惡!

布拉德的心中暗驚,他第一次被無奇這種神鬼難測的速度嚇了一大跳,但隨即他就想明白了。之所以會讓他感覺落差比之先前如此之大,完全是因為自己的大意和驕傲所致。

正因為自己大意,正因為自己驕傲才在剛才三十秒內放鬆了警惕,放寬了對周圍氣息的感知,這才出現了失誤,不然以無奇的速度又怎麼可能躲得過自己的一撲呢?

布拉德的推測沒有錯,無奇深知自己速度不如對方,為了讓布拉德更加狂傲,更加大意,他才會在剛才故意說出那句「給我一分鐘,你待會必定後悔!」的大話,為的,就是這一刻讓布拉德的大意和驕傲變成失誤。

當然,無奇這麼說也並非空穴來風,布拉德的一擊扑空之時,也正是他的作戰計劃成功之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