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塵風子,你怎麼在這裏?”塵明子認出了塵風,驚呼出聲。

塵風不屑,淡淡道:“我道是誰,原來是背宗判教的小人!”

“哈哈,是不是被飄渺那**甩了?”塵明子瘋狂大笑,好不得意,看到了魅兒與於鳳舞眼中更是一亮,道:“你身邊的美女確實不錯,嘖嘖……”

塵風勃然而怒,站了起來冷冷地注視着塵明子,道:“老子警告你,要是再敢褻瀆我的妻子,我會讓你下十八層地獄的!”

“混賬,敢對我夫君如此說話?死!”無花道尊衣袖中突然飄出一道墨光朝塵風而去!

“放肆!”魅兒薄怒,龍鱗鞭電射而出,撞上了墨光,隨之一聲爆響,無花道尊連退數步。

無花道尊畢竟只是道尊,沒有達到渡劫期只能是一個道尊,而魅兒卻是是實打實的渡劫期,雖然修爲倒退了,但是卻不是合體期能抗衡的。此時,無花道尊面色突變,忌憚地看着魅兒,冷冷道:“你是何人?”

魅兒冷笑,道:“你還沒資格問我是誰?趕緊滾,否則本姑娘要你好看!”

魅兒動了真怒,剛要再次發作,塵風卻攔住她道:“老婆,別和這種垃圾動怒,交給爲夫好了!”

“喂,老太婆,塵明子是不是把你給騙了去?還是你把塵明子吃掉了?老子告訴你,別以爲你是個什麼狗屁道尊就能囂張,就到人家地盤上強取豪奪的。無情宗很厲害嗎,老子連尊者都能幹掉,何況你這個小小道尊!”塵風似乎罵的很過癮,一點都不怕這個老妖婦,心中只想着,要老婆出面真是丟了面子,要自己搞定她才行。他又看向塵明子,不管他眼中的殺意,諷刺道:“沒想到你現在綁上了大款,有資格囂張了,但是你沒資格在我面前囂張,我們男人的事情,用男人的方式解決,要女人出面真丟了面子,來來來,我們較量一番!”

塵明子看着塵風下了貴賓臺氣的臉紅脖子粗,他現在只不過剛剛晉級,才靈寂初期,如何是塵風的對手,那不是找虐嗎?氣的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他是在激將,別聽他的。今日有高人在場,我們先走一步!”無花道尊在他耳邊輕輕道,但是在場都是高手,誰都聽到了!

“可……我……我咽不下這口氣,飄渺被他攪合了,現在又來丟我面子,你叫我以後如何示人?”塵明子對着無花道尊怒氣喝道!


似乎無花道尊很顧及他的感受,竟然也沒有發作,看向塵風后盯住魅兒道:“我會記住你的,希望你以後還能這麼囂張,走!”

無花道尊不顧塵明子暴怒,拉着他騰雲駕霧而去。 陳汐一怔,扭頭望去,只見一個身穿灰袍,眉眼含笑,胖乎乎白嫩嫩的胖子青年正在朝自己招手,不禁訝然道:「凌魚?」

那胖子正是凌魚,在他旁邊還跟著一男一女,正是凌澤和畢靈韻。

看見陳汐,凌澤含笑點頭,那畢靈韻卻神色複雜,抿嘴不語,想來也是,之前她差點殺了陳汐,後來,陳汐又差點殺了她,彼此之間仇恨雖然已化解掉,但見面之後非友非敵,終究還是有些尷尬的。

「之前我還打算去隕寶之島走一趟,看一看哪個不開眼的傢伙敢欺負陳兄呢,但我兄長說你已安然無恙,我這才放心,打算前往太古之城,沒想到竟然能夠在這裡碰到你們,實在是太好了。」說話時,凌魚已經飛掠而來,胖乎乎的臉上儘是笑容,顯然見到陳汐等人,令他開心不已。

「你沒死就好。」皇甫清影似鬆了口氣,說了一句讓凌魚很奇怪的話。

而一旁的周四少爺則湊上前,一拳打在凌魚肩膀上,哈哈笑道:「沒看出來啊,你這胖子倒是挺仗義的,得,就沖這一點,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凌魚摸了摸頭,也跟著憨笑,顯得很沒心沒肺。

「你們也要去太古之城?」這時候,凌澤也走了過來,笑看著陳汐說道。

「是啊。」陳汐點了點頭,凌魚安然無恙,令他也是長鬆了口氣,之前他還真擔心皇甫長天會殘害了凌魚。如今見凌澤和其兄長凌澤在一起,安全方面也不用自己再擔心了。

畢竟凌澤可是來自三大頂尖王朝之一的大唐,那大玄王朝只是一流王朝,膽子再大也不敢輕易向凌澤的弟弟動手。

凌澤對陳汐的感觀很不錯,當即笑吟吟邀請道:「我對那太古之城還算有些了解,不如咱們一道前往如何?」

「那就先多謝凌兄了。」陳汐笑道,凌澤來自大唐王朝,所接觸的消息要比自己等人靈通太多了,和他一起出發,的確是個極佳的選擇。

「不過……」凌澤眉頭一皺,猶豫了片刻,這才正視著陳汐,認真說道:「陳兄,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先和你說明白了,以免以後影響到咱們彼此的友誼。」

陳汐怔了怔,神色也變得認真起來:「凌兄但講無妨。」

凌澤似是難以啟齒,但還是咬牙說道:「陳兄你如今也知道,你們的兩個同伴和洛水商氏的弟子摻合在了一起,處境似乎有些不妙,萬一你和洛水商氏的弟子之間因此而發生了些爭執,我個人肯定會選擇幫助你們的,但卻不能打著『大唐王朝』的旗號行事。」

說到這,凌澤頓了頓,苦笑道:「畢竟我大唐王朝和洛水商氏之間並無恩怨糾葛,我若是打著大唐王朝的旗號幫助你,那就是陷我的那些同伴於不義當中,實在是難以辦到。」

陳汐洒然笑道:「原來是這件事,換做是我,也肯定會像凌兄那麼做的,凌兄千萬別因此而心生內疚,那樣的話,我等只能先和你暫時分開了。」

他的確很贊同凌澤的觀點,若是凌澤一上來就將所有事情大包大攬在自己身上,那反而顯得太虛偽,他也根本不可能相信。

而凌澤能夠如此開誠布公地講清楚一切,明顯已把自己等人當做了朋友,陳汐又不傻,自然明白其中的一切。

也正因如此,陳汐對凌澤反而愈發有好感了,知分寸、守信義,這樣的人才值得結交為朋友,不是嗎?

……

沒有再多停留,匯合了凌澤三人後,陳汐一行人走進了傳送陣當中。

嗡!

在傳送陣當中甫一站穩身軀,一股無法抗拒的空間波動猛地劇烈震蕩起來,那一剎那,宛如歷經了無盡時空星河一般,眼前的景物扭曲成一片斑斕的漣漪,夢幻而迷離。

「這就是空間傳送么,果然是神妙無比……」還沒等陳汐感慨完畢,眼前一花,他人已經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碧空如洗,白雲堆積,蒼穹浩渺純凈得像一塊透明生輝的琉璃,清風吹拂,空氣中飄蕩著氤氳如霧的靈氣,還有絲絲縷縷的草木泥土氣息,沁人心脾。

在這環境以兇險惡劣居多的太古戰場中,這裡的一切都顯得那麼與眾不同。

而當陳汐目光不經意一瞥,就看見前方一望無垠的平原之上,赫然矗立著一座雄渾古老之極的城市。

巨石壘砌的城牆寬不知多少里,高有千丈,斑駁暗啞,仿似歷經了無數風雨的侵蝕,散發出古老悠久的氣息。遠遠一望,這座城市就像一頭沉睡不知多少歲月的雄獅,雖然神威不再,但神韻猶存。

「太古之城修建於太古時期,是諸神征戰時的大本營,當時這裡匯聚著三界諸神,無數世界的巔峰強者,所以這座城市也修建得浩大輝煌無比,但可惜,自從諸神之戰落幕後,直至這無數歲月以來,這座城市就再沒有神靈降臨,漸漸就變得沒落起來了。」

凌澤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帶著一絲追憶、感慨之色,似是在回憶太古歲月時,這裡曾經發生的一幕幕輝煌篇章。

陳汐卻是別有一番感觸,這天地之間,無論再輝煌的城市,再驚天的強者,終究抵不過那無盡歲月的侵蝕。

他甚至懷疑,在無情流逝的時光歲月面前,這天地間真的有永恆不朽之城市,永生於天地間的強者么?

而那天仙,又是否真的能夠與天地同壽,不知生老病死為何物?


「或許,只有自己去走一走、看一看、去親身經歷一番,才能窺伺到這一切的本質吧?」陳汐眼眸中的感慨之色漸漸消失,被一股無法動搖的堅定卓絕之色取代。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而現在,只要努力走好自己的每一步,不管是否能達成所願,最起碼問心無憾。

看見這座從太古時期延續至今,雖斑駁依舊神韻猶存的古老城市,皇甫清影他們也都心生震撼,久久不能言語。

這裡是諸神征戰時的大本營,留下了三界諸神和無數世界巔峰強者的痕迹,這一切都讓他們感到震撼。

「走吧,現在城市中只怕已匯聚了不少勢力的強者,大家務必要小心,那城市中可沒有任何秩序,一切以實力為尊,四人的事情經常發生。」凌澤搖了搖頭,神色也變得嚴肅起來,吩咐了一句,就朝那遠處的太古之城掠去。

陳汐他們想起此行的目的,也都瞬間清醒過來,穩了穩心神,緊跟其上。

距離太古之城越近,就愈發能夠感受到這座城市的宏大與古老,那斑駁的城牆上,甚至能夠看到一片片只有戰鬥才能留下的痕迹。

顯然,這座雄城當年雖輝煌無比,但也經歷了不知多少的戰鬥和廝殺。

「據我剛得到的消息,七大一流王朝和三大頂尖王朝的涅槃強者,以及一些古國世家的子弟,都已從四面八方來到了太古之城當中。相較而言,普通王朝的人並不多。」凌澤一邊飛遁,一邊說道,「至於弱小王朝的人,只怕十之**都來不了了。」

「的確,之前在太古戰場其他地方,為了在各處禁地、秘境、遺迹中爭奪寶物,只怕已經死了不少人,其中必然以普通和弱小王朝的弟子居多,畢竟不管承認與否,和一流王朝等勢力相比,普通和弱小王朝的底蘊和實力都差了一大截,死亡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陳汐輕嘆道。

這是一個殘忍的事實,但卻不得不接受,否則進入太古戰場的王朝勢力這麼多,也不必劃分趁弱小、普通、一流等不同陣營的勢力了。

等級造就差距,想要拉近這種差距,真的很難。

沒過多久,陳汐等人已來到了高大巍峨如山嶽般的城門前。

此時,在那似乎由青銅鑄造的城門之前,不時有三三兩兩的修士掠來,這些人氣息雄渾深厚,個個都有涅槃境界的修為,顯然正是來自其他王朝的強者。

不過最讓陳汐等人驚異的是,在那城門處,竟然有數十道人影堵在城門前,他們身後,插著一面旗幟,旗面有著一條浩蕩河水流淌的畫面,活靈活現。

「怎麼回事?」陳汐放慢步伐,眉頭不由微微皺起。

「這太古之城有八座城門,對應八極之方位,這座城門是太古之城的西北門,看那旗幟,明顯已被洛水商氏掌控了。」

凌澤似是並不驚訝,傳音解釋道,「進入太古之城的勢力,自認為實力足夠強大,就會把控住一方城門,以此彰顯自己的威勢,當然,也可以藉此發一筆橫財。」

「洛水商氏……」陳汐心中喃喃,沒想到還沒進入太古之城呢,就先遇到了洛水商氏的子弟。

「發橫財?這是什麼意思?」一旁的凌魚嘀咕道。

「看看就知道了。」凌澤說道。

「諸位道友,這座城門已被我洛水商氏佔據,若是想進入其中,每人必須繳納出一件價值不低於天階極品法寶的物品!」

就在凌澤聲音剛落下,那城門口處,一道冷漠驕傲的聲音倏然響起,聲音中蘊含著驚人的真元波動,令在場不少人的臉色都變得不自然起來。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他們走後,對於雙修大會,塵風也失去了興趣,問道:“宗主,這無花道尊是什麼人?”


厲天眼中有着一絲無奈神色,看向塵風道:“他是無情宗的無子輩,身份非常高。據說,她是無情宗無子輩最小的一個弟子,深受太上長老以及宗主無名的疼愛,所以,在無情宗她就是天啊,小兄弟啊,這女人不能惹啊!”

塵風目中微微一縮,沒想到塵明子竟然真的綁上大款了。

“哼,一個無情宗的無子輩弟子算什麼東西?本宮根本不怕她!”魅兒看着東方冷冷道。

突然,一股淡淡的威壓從東南方向傳來,所有人驟然看去,只見天際出現了一片霞雲,然後霞光千丈,伴隨着一股天威!

“好美啊!”於鳳舞驚歎。

塵風皺起了眉頭,道:“天出異象,一定有大事發生!”

魅兒面色動容,掐指一算,露出驚訝之色,道:“夫君,這是神獸出世的前兆!”

“神獸?”塵風默唸了一遍,突然大喜,道:“哈哈,好,神獸嗎?老子就看看是什麼東西,要是可以的,老子就將他降服成爲坐騎。”

魅兒搖頭,目中有着擔憂之色,道:“神獸強大無比,又豈是說收復就能收復的,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參合了吧!”

塵風無畏,但是也識趣,連魅兒都忌憚的東西他又怎麼能輕鬆呢。

“那是蒼風嶺,那裏常年都有強風呼嘯,怎麼可能會出現神獸的呢?奇怪!”厲天道尊皺眉。

就在這時,劍門天空之上突然出現驚訝之音:“咦,大哥,那是青龍出世的徵兆嗎?”

另一個聲音回道:“這青龍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呢?我們去看看!”

有人在頭頂都不能發現其氣息, 說明來人的強大。魅兒,厲天面色大變,俱都看向天空,只見那雲霧深處,似乎有兩個人影,一個好像很黑,一個似乎很紅。

在這兩人身形微微一現的剎那間,天地之間降下了一股淡淡的威壓,所有人在這一刻俱都跌坐在地上,包括魅兒,厲天宗主!

魅兒坐在椅子上,目中露出驚恐神色,拉了一把塵風,才發現,塵風站在那裏似乎沒受到任何影響,這倒是讓她詫異了!

就在這時,上方又傳來一個聲音。“喂,小子,不錯嘛,好好修煉啊,哈哈。啊,大哥,等等我!”

塵風目露古怪之色,自語道:“他這是在和我說話嗎?可我不認識他啊!”

看向魅兒,發現他臉色蒼白,以爲舊傷復發,擔心道:“老婆,你怎麼啦,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那兩人走後,魅兒纔好了很多,驚訝問道:“你沒感覺到那股威壓?”

塵風莫名其妙了,道:“什麼威壓?”

魅兒掃視四周,道:“你看看他們!”

這時,塵風才關注其他人,發現俱都坐在地上,目露驚恐神色看着天空。

“他們在幹啥?”塵風更加不解了!

魅兒露出古怪之色,道:“沒什麼,我看,我們還是儘快回大魂宗吧,這裏可能要發生大事件了!”

塵風愣愣道:“神獸出世,外加那兩個該死的傢伙就能發生大事件了?我說老婆,你是不是太杞人憂天了?這好像不是你的性格啊!”

魅兒臉色漸漸好轉,目露思考之色,道:“那兩人太強大了!恐怕只有我大魂宗的宗主纔能有那種氣息!不過,既然你感覺不到他們的氣息,說不定你還真能有一場造化,那我們就留下看看吧!”

蒼風嶺的異象不單單他們看到了,遠在八千里外的無情宗同樣也看到了,那神祕莫測的大魂宗同樣看到了,就連那遠在西方的仙劍宗,飄渺宗,佛宗等等同樣都感應到了,一時間,各大宗門紛紛而動!

三天後,勾魂使者神祕到來,說大魂宗的少主將會到來,共同商討神獸之事。

勾魂使者走後,魅兒看向塵風,目中有着遲疑之色,道:“夫君,這少主其實只是我們大魂宗宗主的大弟子,但是他天賦異稟,心智成妖,是同輩中無人能及的,即使我,玩弄手段也不是他的對手。所以,在下一輩的宗主候選人中,他是衆望所歸,也理所當然成爲了大魂宗少主。”

塵風聽他如此誇讚別人,心中卻不是滋味,酸酸道:“什麼狗屁少主,老子纔不稀罕呢!”

魅兒眼底深處有着一抹憂患之色,不敢看着塵風,走出了房間看着院子內的荷花,道:“夫君,有件事我需要和你說清楚!”

塵風心中一股不好預感產生,跟在她的後面,知道她會繼續說的。

魅兒沉默了半天,似乎氣氛有點壓抑,道:“在大魂宗,聖女的權力說大不大,說不大也還能震得住場面。聖女不單單是一個稱呼,同樣也是我大魂宗的象徵。宗規規定,聖女一生除了大魂宗宗主外不得嫁其他人,一生都要奉獻給大魂宗。”

塵風怒氣突發,喝道:“什麼狗屁宗規,他要是阻止我和你,我就宰了什麼狗屁宗主!”

魅兒搖頭,道“夫君不要動怒,聖女的存在就是爲了大魂宗而活的,但是聖女卻有選擇自己不嫁宗主的權力,當然,以後也不得嫁與他人!”


塵風總算聽出了一點端倪,看着魅兒惡向膽邊生,道:“你是說,那個狗屁少主就是你的追求者?也只有他有資格追求你?”

魅兒點頭,怕他衝動會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拉住他,道:“夫君,你放心吧,魅兒此生都是你的人,除了你,不會嫁給任何人!”她的雙眼突然冒出一絲瘋狂之色,道:“但是宗規不可破,所以,我要你加入大魂宗,成爲大魂宗至高無上的存在!”

塵風一愣,覺得這個方法非常可行,但是他又搖頭,道:“不行,我是橫嶽派的弟子,不能加入大魂宗。我不能做出不仁不義之事,要是讓飄渺知道的話,以後我還如何做人?”

魅兒突然神情激動,道:“爲了飄渺,你可以付出一切,難道爲了我就不能做點犧牲?何況,我大魂宗哪裏不好了?”

塵風沉默,坐在荷花池傍邊的石頭上,心中卻非常不好受。從魅兒的話中他知道了自己,這一生中竟然還是飄渺最爲重要的,這是他有了魅兒後忽略掉的一點。但是,此時魅兒的話卻像**在他腦中轟響。

“爲了保護飄渺,甚至橫嶽派不被仙劍追究,我離開了橫嶽派,而現在,我又爲什麼不願意加入大魂宗呢?”他第一次思考對於魅兒的感情!

“難道,魅兒對於我來說並沒有愛,或者愛還不夠?而是一種肉體上的享受?對抗劍華尊者,她捨命爲了保護我,而我難道僅僅是報恩、感動?”他認真地考慮這個問題!

魅兒見他如此,突然面露悽楚之色,目中淚光打轉,委屈道:“我知道了,原來,我根本比不上飄渺,你愛的卻不是我!”

說完,她就跑了。

他沒有追過去,他顯得有點茫然,魅兒悽楚的表情讓他感到憐惜,痛苦,但是想到加入大魂宗,卻始終無法下定決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