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聽到一聲極其輕微的咔嚓響。

那銀色光膜陡然化作無數細碎光點消散不見,但是門框內出現一幅畫,那是冰天雪地的畫面,雷星峰突然發現,那不是畫,而是實實在在的天敵,他甚至能感受到從門中吹進來的寒風。

午陽道:「別耽擱了,快進去!」

辛兆侖道:「跟我來!」他搶先走入秘門,其他人緊跟著向裡面走去。

雷星峰一步跨入門內,瞬間,一股極冷的寒氣侵入身上,他回頭看去,只見身後什麼也沒有,突然,瘋鷹和嗜虎就這麼憑空冒了出來,給人震撼的感覺,然後他就大叫一聲道:「好冷!好冷!」手忙腳亂的開始穿起準備好的皮毛大衣。

幸好雷星峰這一世就生活在虎崖堡,那裡也是著名的寒冷地帶,雖然沒有這裡那麼冷,可讓他很快就適應了。

最不適應的人是苗靈,她就沒有生活在寒冷地帶的經驗,進來后就跳腳寒冷,還沒等穿好厚皮袍,就已經手腳遲鈍了。

辛兆侖罵道:「怎麼這麼笨!開啟防禦啊,你以為,你能堅持多久!」

苗靈被罵的一點脾氣也沒有,她立即開啟防禦,這讓她稍稍好受一點,可是開啟防禦,消耗極大,是不可能長時間堅持的,可借著開啟防禦的短短時間,她就可以穿戴整齊了。

這次到寒涯堡,一共有八人,辛兆侖帶著肖迪亞,苗靈帶著兩個護衛,一個叫紅姐,這可是一個九環真身的真人,一個衛珈,也有七環真身,雷星峰帶著瘋鷹和嗜虎。

因此這次到寒涯堡,就有兩個九環,兩個八環,一個七環,一個五環,一個四環,還有一個二環,實力在雷星峰看來,空前強大。

直到雷星峰穿戴完畢,才有空來打量四周的環境。

入眼全是樹木,這裡的樹木很獨特,每一棵樹,都是筆直生長,大都是水桶粗細,有少量的枝杈,其樹葉都退化為針葉,雷星峰有點不解道:「這裡不是有樹木嗎?難道不能當成砍下來燒?」

瘋鷹笑道:「這是鋼木,燒不起來的,是寒性樹木。」

辛兆侖道:「這樹木是製作武器的一種材料,嗯,也可以製作某些特殊盒子,在這裡也是一種極好的建築材料,天生會散發寒氣。」

雷星峰道:「如果用來製作傢具,在炎熱氣候的地方,應該很不錯吧。」

辛兆侖笑道:「那可不行,有人試過,一旦在炎熱的地帶,這些傢具,會一直冒水珠……」

別人或許不懂,但是雷星峰一聽就明白了,就像是夏天的時候,從冰箱里取出一個碗,很快就會凝結很多的水汽,他說道:「這樹倒是特別,對了,師兄,寒涯堡在哪裡?」

辛兆侖說道:「穿過這片林地就能看到,很近的。」

瘋鷹道:「沒錯,如果距離太遠,那就危險了,這裡天氣,在野外很危險的。」

辛兆侖等眾人全都穿上厚實皮大衣后,說道:「走,這裡雪很深,如果走的話,就太吃力了,我們能飛的幾個,背著不會飛人過去。」

瘋鷹蹲下身來,背起雷星峰,紅姐背著苗靈,辛兆崙背著肖迪亞,一起飛上樹梢,向前飛去。

雷星峰注意到天色陰沉,倒是地面上一層白雪,樹上掛著無數的冰棱,耳邊不時的聽到幾聲怪異的嘶吼聲,由於是飛行,所以眾人的速度奇快無比,也就片刻工夫,飛躍了一道山樑,雷星峰就看到一座極其雄偉的巨大城堡。

寒涯堡,是一座由鋼鐵和寒冰建造成的巨大城堡。

當初建立這座城堡的時候,用鋼鐵做框架,然後用水澆灌,由於這裡極其寒冷,所以水一旦冷卻就迅速凝結成冰,這座城堡的巨大外牆,就是如此建造起來的,據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建造起高達百米的冰牆,經過幾百年的擴建,寒涯堡從一個不大的城堡,擴建成一個佔地達幾百公里的巨型城堡。

僅僅是冰牆,就有九道,也就是說有九道城牆,每一道城牆,都圈下一大片土地,這城牆圈並不是規劃好的,而是來一批人,若是無法立足,就邀請一部分沒有地盤的人,一起圈土地,壘砌冰牆,由於這裡土地根本就不要錢,只要你有本事,圈再大的地方,都沒有人管,只要你有本事壘砌冰牆。

而冰牆很容易製造,只要有足夠的鋼筋和水,足夠融化冰的燃料,一道冰牆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形成,所以這裡的冰牆往往呈魚鱗狀,一圈圈的向外擴展。

大城堡中,就有了無數的小城圈,一個連著一個,形成一個猶如迷宮的城市。

看到這座鋼鐵和冰凝結的城堡,雷星峰被震撼的說不出話,太他媽的壯觀了。

辛兆侖說道:「我在這裡有一塊地盤,已經用冰牆圈起來了,只是還沒有搭建房屋,等我們到了,還需要自己動手。」

………………

換了一個瀏覽器,才算進入作者後台,崩潰。

還沒有收藏的朋友,請盡量收藏。

另外,不是會員的朋友請註冊一下,非會員的點擊不被計算。今天第一更。 瘋鷹提醒道:「這裡……沒有集體的概念,都是各自為戰,我們不欺負人,但是如果有人欺負,立即就殺過去。」

辛兆侖道:「嗯,這裡很混亂,各種亂七八糟的人都有,語言也一樣很亂,大家需要一種通用語,等我們安定下來,我來教授。」

天空中,不時有人飛過,速度都很快,而且彼此努力保持距離。

苗靈道:「這裡……很危險?」

辛兆侖說道:「那是當然,要不為什麼需要一定實力才能來,不是真人級的高手過來,就算寒冷也抵擋不住,更不用提這裡各種種族的殺戮了。」

雷星峰有點好奇的問道:「師兄,那你為什麼要來?」

辛兆侖道:「我在這裡發現了一個礦,我需要這種礦石,嗯,也需要大家幫助我挖礦……嗯,是我準備的製造秘門的材料之一,你們也需要的。」

雷星峰這才明白,不過他沒有意見,雖然他不知道這是什麼礦石材料,但既然是製作秘門需要的,那麼他也需要,早點準備,和沒有準備,是完全兩回事。

辛兆侖道:「大家小心,我們進去了!都跟著我飛,別亂飛……」他沒有直線飛行,而是沿著冰牆飛,順著冰牆向裡面飛去,很快就來到一個被冰牆圈起來的空地上。

雷星峰注意到,當他們飛過冰牆,他有種被人窺視的感覺,讓人很不舒服。

這塊土地大約有一畝地左右,完全由冰雪覆蓋,那雪甚至快要達到冰牆一半的高度,這裡圈起來的冰牆大約有三十多米高,當他們落下的時候,辛兆侖凌空劈了一掌,打出一個巨大的空洞,他們這才落下。

辛兆侖道:「大家且站好,別亂動,我來處理一下。」

也就是片刻時間,辛兆侖將地面上的積雪全部都收入輪藏空間中,他是九環高手,輪藏空間之大,根本就不是雷星峰他們能夠相比的。

辛兆侖道:「今天建房……還有大半天的時候,應該來得及。」

雷星峰,苗靈,肖迪亞三人全傻眼,雷星峰疑惑道:「呃,師兄啊,這個……一天時間建房?」

辛兆侖點頭道:「沒錯,一天時間都用不了,很快的……我已經讓人搭好框架了。」

苗靈驚訝道:「師兄,是什麼樣的框架?」

辛兆侖揚手間,一個純粹用鋼筋鐵絲製成的框架出現在眾人眼前,非常簡陋的四方形框架,大約兩米高,三米長,寬也三米,所謂的牆壁,就是用鋼筋固定出一個厚達半米的空間,裡面填上了碎木塊,這是一種有很多孔隙的軟木。

瘋鷹不由得讚歎道:「竟然用浮木來填充,呵呵,澆上水后,這層冰牆絕對不凡,可以隔絕寒冷空氣。」

放出大鍋,架起火堆,燒融雪水。

雷星峰這才明白,原來此地的建築是這樣製造的,水即使是粘合劑,也是砂石水泥,真是非常好的想法,在這個冰雪世界,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好的建築材料?

八人都是真人級高手,不但力大無比,而是都有輪藏空間,轉手之間,根本就不廢什麼氣力。

所有的建築都有各種鋼筋鐵絲事先製造好,只要擺放好位置,用鐵絲纏繞固定后,用水來填充,而這裡的溫度極低,水只要脫離加溫的火焰,其結冰的速度,快到讓人不敢相信。

全部建造完畢,也不過用了小半天時間,用鏟刀稍微修理一下,鋼鐵和冰制房間就徹底完工了。

地面上也用冰澆築,修平整後放上厚達幾寸的木板,牆壁也用一圈厚木板圍起,再鋪上厚實的獸皮墊,放上大的炭火銅盆,一個很舒適的房間就整理完畢了。

雷星峰整理完房間,點燃了炭火盆,這炭火盆上方專門安置了一個出煙口,當炭火燃燒起來的時候,整個房間頓時溫暖如春。

安裝了一扇厚實的木門,還掛著一個厚厚獸皮門帘,由於整個房間都是冰構成的,因此光線可以透射進來,房間里並不昏暗。

雷星峰走出房間,他左邊的房子住著瘋鷹,右邊是嗜虎,剛好一排三間房,對面是苗靈三人的三間房,左側是一排也是三間房是辛兆侖和肖迪亞,其中一間房間,是眾人用來聚會吃飯用的,右側是空地。

辛兆侖已經在冰牆上打開了一個門戶,安裝上了一扇厚木板大門。

雷星峰走到他身邊,問道:「師兄,這裡出去該如何走?」

辛兆侖笑道:「我已經開門了,從這裡順著冰牆,很快就可以上大路,不過,沒事的話,還是盡量別出門,另外,這裡晚上修鍊的效果特別好,沒事就盡量修鍊吧。」

雷星峰奇道:「修鍊特別好?」

辛兆侖笑道:「這裡可是修鍊聖地,要不然哪裡會有那麼多的修鍊者,想方設法要進來,等你晚上試過就知道了。」

雷星峰道:「原來如此。」

辛兆侖道:「要不是這裡極度寒冷,加上過來不易,秘藏空間中的修鍊者,很多都可以遷到這裡來,可惜,此地對於低級修鍊者而言,實在太過兇險,僅僅是寒冷,就讓他們吃不消。」

雷星峰道:「我沒有覺得很冷啊!」

苗靈剛好出來,聞言不由得說道:「還不冷啊……我,我都快要凍死了。」

辛兆侖笑道:「現在還好吧,等到晚上,你就會發現,什麼才是冷……」

苗靈已經包得猶如粽子一般,手上還戴著毛皮手套,她捂著臉,就露出兩個眼睛,不停的說道:「哎呀,那可怎麼辦啊,那怎麼辦啊……會凍死的啊……」

辛兆侖很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他可是知道,苗靈平時幾乎很少說話,沒想到來到這裡會那麼活潑,這可不像是她了。

苗靈跳著腳取暖,說道:「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回房間烤火,太冷了……」隨即她蹦跳著跑掉了。

雷星峰笑道:「苗師姐沒有去過寒冷地方生活過?」

辛兆侖道:「她是匯野洲的人,那裡四季分明,只不過,即使在冬季,溫度也不算低,普通人都能抵擋,她到這裡當然不習慣。」

雷星峰道:「師兄啊,我們在這裡要住多久?」

辛兆侖道:「等待下一次秘門開啟,就能回去了。」

雷星峰不解道:「什麼意思?」

辛兆侖道:「秘門對一個世界開啟是有限制的,不是想來就來,想去就去,需要合適的時間和合適的機會,才可以開啟。」

雷星峰驚訝道:「啊?如果十年不能開啟,那麼我們就要在這裡住十年?」

辛兆侖點頭道:「沒錯,理論上沒錯,只是不可能十年不能開啟,一般半年到一年就能開啟,不錯過開啟的時間,就沒有問題。」

雷星峰這才放心,若是要在這裡生活十年,他真的會瘋掉,那意味著他不能回去找阿爺和小妹,誰知道十年後會怎麼樣,他可不想回去后,什麼都變了。

「沒想到還那麼麻煩啊……」

辛兆侖道:「其實,若是有自己的秘門就沒有那麼麻煩了,自己的秘門,就沒有什麼太大的限制,借用別人的秘門,總是有很多的不方便,哪怕是自己的長輩。」

雷星峰道:「我們什麼時候去挖礦啊?」

辛兆侖道:「不著急,先休整一段時間再說,幸好現在不是最冷的時候,咦,阿峰,你似乎不是很怕冷啊。」

雷星峰道:「我是在聚蠻洲的山區長大,那裡的寒季,相當的冷。」

辛兆侖這才恍然,笑道:「聚蠻洲長大,難怪比苗師妹耐寒。」

閑聊了幾句,雷星峰來到眾人聚會的房間,房間內不但瘋鷹和嗜虎在,苗靈和她的兩個護衛也在,這間房子要大很多,格局和各人的房間不同。

房間中央有一個火塘,有一個磚石壘砌的灶台,還有一條長桌子,這裡不但是眾人聚會聊天的地方,也是眾人吃飯的地方。

雷星峰剛坐下,就聽遠方傳來一陣陣轟鳴聲,眾人一聽都明白,那是戰鬥的聲響,辛兆侖進來,笑道:「別奇怪,這裡戰鬥經常發生,死人更是平常,在這裡可不能謙虛,一旦戰鬥,絕對不能留情。」

苗靈苦笑道:「我可不喜歡打架……紅姐,如果有人要打我……你可要幫我哦……」

紅姐道:「你不能永遠不打架……我只能護你一時,不能護你一世啊。」說著她摸摸苗靈的腦袋,看的出兩人的關係極好。

辛兆侖道:「在這裡還好,我們的人數多,實力也強。」

瘋鷹來過這裡,小聲解釋道:「這裡一般都是兩三人一起,少部分實力高強的獨行客,很少有七八人一起的,以此地各管各人的習慣,我們就是一個厲害的團體,其他人不敢來惹。」

瘋鷹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場的人都能聽到。

他的話音還未落,就聽外面有人喝道:「有人嗎?出來一個喘氣的!」

雷星峰道:「這算是來挑釁的嗎?」


辛兆侖道:「對!」

………………

第二更求票。 這種挑釁在寒涯堡非常多,根本就不值一提,如果到這裡來的修鍊者實力弱,真的很難立足。.

大家閑著沒事,一起都涌了出去。

兩個大漢站在冰牆上,也不知道他們是飛上去的,還是悄悄爬上去的,讓雷星峰吃驚的不是這個,而是兩人竟然穿著單薄的皮甲,脖子上掛著一條長長毛皮,赤裸著兩條粗壯的胳膊,兩人都是方頭大臉,一臉濃密的鬍鬚,胳膊上同樣也是濃密的毛髮,兩人都拿著兵器。

一個手中提著一把巨大的斧頭,一個提著一把大鎚,那鎚頭和水桶沒有什麼兩樣,身材都高達兩米以上,那種恐怖的彪悍氣勢,簡直就是鋪天蓋地的碾壓過來。

辛兆侖出來就笑了,他說道:「兩個混球,滾下來!」

讓眾人眼珠子掉了一地的是,那兩個傢伙竟然從冰牆上就這麼跳了下來,砸在地上,發出兩聲震響,然後就看到兩人來到辛兆侖身前,兩人合攏就是一個熊抱,頓時就看不到辛兆侖的影子了,就聽辛兆侖悶聲悶氣叫:「想憋死我啊!快鬆手!」

瘋鷹有點驚訝道:「這是本地的土著啊,絕對厲害的土著,他們不畏嚴寒,身體有如鋼鐵,其力量之大,讓人瞠目結舌,唯一的缺點就是不會飛,他們的實力,在寒涯堡有著極其響亮的名氣,高階修鍊者都不願意與之為敵。」


辛兆侖笑道:「我的朋友,讓他們幫助看這個小院的,大概看到我們蓋起房子,以為是別人修鍊者,因此過來找茬,呵呵。」

雷星峰對這兩個看上去很猛的傢伙非常有興趣,他說道:「師兄,介紹一下嘛,這兩個猛男是本地人?」

辛兆侖笑道:「鎚子,狂斧,嗯,他們兩個都是本地人,很厲害的傢伙,呵呵。」說著他又將在場的眾人介紹給兩人。

鎚子揮動了一下手中巨大的鋼錘,瓮聲瓮氣道:「既然是辛大哥的朋友,就是我鎚子的朋友,以後有事,只管來找我,一定幫忙!」

狂斧也揮動了一下巨大的斧頭,說道:「叫我斧頭就好!」

接著兩人就眼巴巴的看著辛兆侖,眾人都被兩人有些哀怨的眼神嚇住了,不知道這兩傢伙要幹什麼。

辛兆侖有點無奈的笑了一聲,說道:「好了,我們正在準備晚飯,一起來吃吧!」

就聽兩人欣喜若狂的一聲狂呼:「太好了!啊……有吃的了!」

這一嗓子怪叫,嚇得苗靈差點沒摔倒在地,她嘀咕道:「這算什麼啊?吃飯而已……那麼興奮幹什麼……」

鎚子興奮道:「進屋,進屋!哈哈!辛大哥就是好!愛死大哥了!」


狂斧舞動一下斧頭,連連點頭道:「是啊,是啊,愛死大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