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的心思,他怎麼會不懂,只要自己不願意暴露,以她的實力,想試探出自己,當真是比登天還難。

「昨天晚上,休息得好不好?」瑪麗突然問。

剛問出口,她就覺得有點尷尬,臉也紅了起來。

沒想到一個都結過婚的女人,居然還會露出如此羞澀的動人模樣。

如果在以前,葉雄還真會考慮一下,跟她來一場風花雪月的事情。

但是現在,他心裡只有靈木液,只想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好應對突破金丹時的天劫,除此之外,他什麼都不想了。

「還行吧,怎麼突然問這個?」葉雄反問。

「沒事,我就隨便問問。」

瑪麗見葉雄沒有回話,覺得沒什麼意思,於是離開了。

接下來,一行人繼續前進,十天之後,終於到木皮城。

木皮城建在一片連綿不斷的山脈之中,四周有數十米高,厚厚的城圍著。

城上有很多痕迹,看起來是因為有不斷的凶獸襲擊,所留下的,觸目驚心。

「木皮城是木國最大的城市之一,由於築在蠻荒樹林之中,經常受凶獸襲擊。前前後後,它經歷四次獸潮,有一次還被攻破城圍,但是最後還是被木皮城的修士聯合守住。木皮城的城主,對於獰獵修士非常尊敬,每隔一年,都會在這裡舉行一次交易會,專門交易凶獸的物品。」莫倫向葉雄介紹。 木皮城有防空禁制,沒辦法從空中御空飛行進去,只能落到城門口,從門口進去。

「請出示你們的身份銘牌。」

一行人剛要進去,馬上就被一群城衛攔住了。

其餘六人,紛紛拿出身份銘牌,只有葉雄一個人站著沒動。

「請出示你的身份銘牌。」

一名城衛看著他,眼神里都是提防。

葉雄看了一下他們所說的銘牌,是一張巴掌大的卡片,卡片上面有照片跟一些文字。

城衛手中有一個小小的身份儀器,將卡片放上,可以在屏幕上顯示身份訊息。

這樣的身份銘文,在修真界也有,但是由於執行起來難度比較大,所以一般的城都不會用來進行入城通行,除非遇到特別緊急的重要事情,才會用到,在葉雄看來,那是可有可無的東西,沒想到在這裡這麼嚴格。

看來,必須搞一張才行,不然連木根城都進不了。

「請出示你的身份銘牌。」那些城衛再問一次。

莫倫跟瑪麗同時看著葉雄,以目光詢問。

「我的身份銘牌丟了,能不能通融一下?」葉雄問。

「不行,沒有身份銘牌,不能進去。」那城衛異常堅決地說道。

重生之我的快樂我做主 瑪麗想了一下,對莫倫說道:「團長,你們先進去,找個地方休息下來,我跟葉雄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把身份銘牌找到。」

莫倫點點頭,帶著四名成員先進去。

葉雄跟瑪麗離開城門很遠,葉雄這才問道:「你們這裡查身份銘牌很嚴格嗎?」

「身份銘牌在修羅界非常重要,每去一個地方,都需要銘牌出入,如果沒有的話,就變成流修,流修是不受待見的。」瑪麗說道。

「流修是什麼意思?」葉雄問。

「一些做過重大傷天害理事情,被剝奪辦理身份銘牌資格的人,或者短時間被剝奪辦理的資格,像這樣修士,是最不受待見的。身份銘牌從十五歲開始就需要辦理……」

聽她的話的意思,這身份銘牌應該跟地球的身份證一樣。

「身份銘牌,要去什麼地方辦理的?」葉雄繼續問。

「如果你登記了身份資料,在每一個地方都可以辦理的,現在聯網已經覆蓋整個修羅界了。」瑪麗說完,看著葉雄,疑問道:「你不會連身份訊息都沒登記吧?」

葉雄點了點頭。

「天啊,你這十幾年來,怎麼過來的?」瑪麗震驚地問。

「我十歲開始,就在蠻荒之地修鍊,一直修鍊到現在,從來沒有出來過。」

葉雄沒有辦法之下,只撤了個謊。

「那有點麻煩了。」瑪麗想了一下,這才說道:「看來你是進不了木皮城,你只能找個小城,想辦法花點錢,賄賂一下那裡管戶籍的籍管,先把身份銘牌搞到再說。」

「難道在木皮城不能嗎?」葉雄問。

「木皮城肯定不行了,這裡可是大城,這裡的籍管可牛逼,一般的人根本就沒辦法打動他,除非是一些身份非常高貴的修士。發出每一張身份銘牌,就說明這名修士是這個城的人,要對他的行為負責。」

「這裡的籍管叫什麼名字?」葉雄問。

「叫李樂,怎麼了,你不會想去找他吧?」

「沒有,我就隨便問問。」

聽到這裡,葉雄當下就知道情況了。

「瑪麗姐,我都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慢慢想辦法。」葉雄說道。

瑪麗臉上露出歉意的模樣,愧疚道:「對不起,幫不了你了。」

「沒事,你先回去吧!」葉雄笑道。

瑪麗點了點頭,這才走進木皮城之中。

葉雄轉身離開,遠遠找個地方坐下,一直打量著這群城衛。

現在的他已經暴露,是不可能進去的,所以,只能等下一班城衛。

中午十二點的時候,另外一群穿著相同城衛服的人過來了,換班的時間到了。

等他們換完班,葉雄這才站起來,朝城門口走去。

「站住,請出示你的身份銘牌。」為首的城衛攔住他。

「沒帶。」葉雄傲慢地說道。

狂的人羅城衛見過多了,還沒見過這麼狂的;身上連身份銘牌都沒帶,居然膽敢這樣朝自己說話,一般的人沒帶身份銘牌,還不低聲下去求自己通融一下;這個傢伙倒好,鼻吼都差點上天了。

「你也不打聽打聽,這木皮城是什麼地方,沒帶的話,給我滾得遠遠的。」羅城衛厲聲喝道。

葉雄眼睛咪了起來,強大威壓,瞬間釋放出去。

幾名城衛,頓時感覺到呼吸困難,臉色大變,紛紛後退。

他們這才知道,這人來頭不小,身上有斂氣珠,真實修為絕對是他們仰望的存在。

「李樂求我前來,有要事需要我相助,我匆匆之下,沒帶身份銘牌在身,現在你們居然不讓我進去,那我就離開,看你們怎麼交待。」

葉雄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一聽到李樂的名字,羅城衛臉色大變,那可是城中管戶籍的大爺啊,如果得罪了,他肯定會出大麻煩。

想到這裡,他連忙跑上去,陪笑道:「不知道這位前輩,怎麼稱呼?」

「我姓葉。」葉雄冷哼。

「原來是葉前輩,小子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你是李籍管的朋友。」羅城衛說完,轉身對旁邊兩名城衛喝道:「你們看著這裡,汪強,隨我帶葉前輩去李宅,不得怠慢。」

羅城衛這一招,可謂是相當高明,一方向不會得罪葉雄,另一方向,又可以親自看看,葉雄是不是真的跟李籍管認識,是不是流修。

葉雄在地球是幹什麼的,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的用意,冷哼一聲:「那就請帶路吧!」

羅城衛當下跟汪強,帶著葉雄朝城中而去。

木皮城相同發達,修士非常多,人來人往。

在裡面的人,全都規規矩矩地走路,沒有一個御空飛行。

「到了,前面就是李宅,葉前輩請。」羅城衛禮貌地說道。

他說這話的時候,手裡已經握著一個小小的按鈕,是個警報器,如果葉雄選擇不進門,他第一時間就會按下去,到時候自有高手過來對付葉雄。

「怎麼,信不過我?」葉雄冷笑。

「沒有,我哪裡信不過前輩,前輩,你請吧!」羅城衛連續說道。

葉雄這才轉身,大步朝那大宅走過去。

(本章完) 過去之後,葉雄敲響房間,很快一名僕人就開門,疑惑地望著他問:「你找誰?」

「你家主人可是姓李,我奉師父之命,前面拜訪李籍管。」

葉雄一反剛才的在羅城衛面前的傲慢,笑容可掬地問。

這名僕人在李宅呆了很多年,察顏觀色之力非一般人能相比。

眼見的少年,雖然只有築基中期,但是談吐不俗,一般人來李宅,如果是求辦事的,哪個不是戰戰兢兢,眼神飄移的,但是這少年客氣之中,帶著一鼓不俗的傲氣,讓他頓時有點看不透的感覺。

「不知道閣下怎麼稱呼?」他試探地問。

「我姓葉,單名一個雄字。」葉雄不卑不亢地回道。

在這一界,沒有人認識他,所以他自報什麼人都沒事。

「稍等一下。」

僕人連門也不關,轉身回去彙報了。

沒多久,僕人就回來了,說道:「我們家主人有請。」

葉雄鬆了口氣,心想這第一步算是邁出了去,只要能進去,就不怕弄不到身份銘牌。

大展鴻圖 老僕人將葉雄帶著大宅,穿過長長的一道走廊,通過一間氣溫有些熱,滿是靈藥味的房間。

單單是聞,葉雄就知道這裡面是間煉丹房。

他將靈識釋放出去,瞬間就將裡面的情景看在眼裡。

以他此刻的靈識,除非金丹修士,不然肯定沒辦法發現,他就不相信區區一個籍管宅,還能有金丹修士存在,所以肆無忌憚地運用靈識。

裡面,一名五十多歲,留著鬍子的老頭正在時裡面煉丹,是一種兩品回力丹。

此刻的他,一臉的沮喪,他面前的地上,十幾顆碎丹扔著。

老僕人將葉雄帶到客廳,這才說道:「你稍等一下,我們家老爺很快就過來。」

「麻煩了。」葉雄客氣地回道。

等了幾分鐘,一道人影走進客廳,正是剛才在煉丹室里那名老者。

葉雄連忙上前,作揖:「晚輩葉雄,奉了師傅之命,前來給李恩師請安。」

說完,他從身上拿出一個錦盒,遞過去。

「這是師傅讓帶給恩公的。」

我的男友非人也 李樂狐疑地接過盒子,打開一看,頓時又驚又喜。

裡面是一頭人形人蔘,他見過的人蔘多了,但是從來沒有見過個頭這麼大的,看那外形,起碼得幾千年以上。這人蔘在外面的賣價,至少得幾萬顆上品靈石。

看著他那模樣,葉雄不由得內心一陣鄙視。

在別人看來,高高在上,權力不凡的一城籍管,在自己看來跟小丑沒什麼區別。

不過是一株千年人蔘而已,掉在路上,他都懶得撿了。

「你的恩師是?」李樂半晌才回過神來,疑問道。

「我的恩師叫喬三爺,他叫什麼名字,我們幾名師兄弟都不知道。」

葉雄隨便杜撰了一個名字。

李樂歪頭想了起來,一時之間,也想不起自己曾經幫過一個姓喬的,但是這個傢伙,明明說代恩師來拜訪自己啊,而且一出手就是這麼貴重的禮物,難道是自己什麼時候救過人,連自己都不記得了?

正在這時候,葉雄突然問道:「恩師,你剛煉丹回來嗎?」

「是的,我剛剛從煉丹室回來。」李樂回道。

「我聞你身上氣味,是回元丹的氣味。」葉雄臭了臭鼻子,臉色露出疑惑之色,說道:「恩師,你是不是弄錯成份了?」

「成份不對?」李樂眼睛一亮。

李樂平時除了當籍管之外,唯一的愛好就是煉丹,是一名比較出名的業餘煉丹師。

這回元丹,他煉製了十幾遍,丹藥都浪費了很多,賠得血本無歸,每次都以失敗告蹤,他一直以為是自己的煉丹水平沒到位,從來沒想到是丹方出了問題。

「成份哪裡不對了,你快說一下?」李樂急問。

葉雄慢悠悠地說道:「回力丹的丹方,應該是車厘草佔兩成,我聞你的氣味,顯然是成份用多了,而別外一種無憂果,反應少了。」

葉雄從來沒有煉製過回力丹,更加不可能從氣味上區分他失敗的原因,只不過是他剛才路過煉丹房的時候,見李樂煉製出來很多的廢丹,一臉沮喪,所以用靈識看了一下他旁邊準備的另一份靈藥,才知道他搞錯了。

「肯定他們把丹方的兩種靈藥弄錯的,真是氣死人了。」李樂十分肉疼,罵了幾句,這才激動地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來著?」

「葉雄。」

「葉小友,看來你對煉丹一道,造詣非淺啊!」

玉冰鎖 「恩師就是名煉丹師,也就是懂一些皮毛而已。」葉雄謙虛地說道。

李樂怎麼也想不出來,自己什麼時候救過一名煉丹師。

或者是很久以前,無意救的吧,他更加起了結交之心。

「葉小友,咱們去煉丹室,我真有點煉丹上的心得,要請教一下。」

葉雄臉上頓時露出為難之色,當下說道:「恩公,我不是不幫,實在有點為難,我們三師兄跟恩師在蠻荒古地修鍊十幾載,這還是第一次出來,結果在城門口被攔住了,因為沒有身份銘牌。我跟羅城衛說了,完成師傅交待的任務馬上就回去,現在羅城衛還在外面等著我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