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小魚兒施出一道靈力,那枚玉牌隨之閃現了,天帝設下的靈力封印。

幾個天將當時就目瞪口呆了。「……真的呀。」

金小魚兒對著他們冷哼道:「睜大了你們的兩個眼珠子,看看!

你們知道,你們在跟誰說話嗎?

這是,天帝陛下封賜給傾月公主的!

你們還敢對公主殿下,如此這般盤問,你們好大的膽子啊!

幾個守門的,完全石化了。、

那個為首的天將,也想起來了,誰不知道,天帝陛下非常寵愛,新封的這位傾月公主。

「公主殿下?傾月公主啊?」

說的莫非就是眼前這個,身型嬌小的小姑娘嗎?

金小魚兒看他還瞪著眼睛,直愣愣的盯著南歌傾月,火更大了。

丫的,敢在南歌傾月面前,說她是賊?這幫欺軟怕硬的貨,不收拾一下子,他還真白在天宮混了這麼久了。

金小魚兒冷笑著,說道:「你們剛才說什麼來著?公主殿下是賊?嗯?」

剛才很囂張的那幾個傢伙,立即跪下去,再張嘴,說話都結巴了。

「不敢啊……我們,可不敢啊……」

金小魚兒冷笑道:「還不快給公主殿下,賠罪?!」

「公主殿下饒命啊……」

那個為首的天將,也跪了下去,他也知道,他今天是瞎了狗眼,冒犯了,天宮人人皆知的,最不可以招惹的,傾月公主。

之所以,天宮都知道,傾月公主不可以招惹,倒不是因為傾月公主有多麼厲害。

而是,所有人都知道,天帝陛下對得罪傾月公主的,無論是誰,都處理的毫不留情。

據說,有個仙官只是弄髒了傾月公主一件流仙裙,就被天帝陛下重責,除去仙籍,下令逐出天宮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之所以,天宮都知道,傾月公主不可以招惹,倒不是因為傾月公主有多麼厲害。

而是,所有人都知道,天帝陛下對得罪傾月公主的,無論是誰,都處理的毫不留情。

據說,有個仙官只是弄髒了傾月公主一件流仙裙,就被天帝陛下重責,除去仙籍,下令逐出天宮了。

金小魚兒瞧著他們一個個,跪在他面前,嘴裡求著饒,撩上心頭的那股火兒,終於消了一半,不過,還是拿著玉牌,故意冷哼了一聲,「就你們這些個守天門的小兵,還敢搜查公主殿下。膽兒真夠肥的啊。」

不用他再說別的,幾個守衛都嚇得慌了手腳,那個領頭的大個子,跪倒在地,嘴裡說話,絲毫沒有原先的氣焰了。

他也是從一個小兵一步步升上來的,資格老了就成了首領,這樣的辛苦付出代價不少啊,要是因為得罪了一個公主,就被革職,也太虧了。

想起關於這位從天而降的公主殿下,讓天帝陛下為了她做的那些決定,心裡頭惶恐的感覺,愈發強烈了。

他俯身在南歌傾月的行雲下面,想著自己此時最明智的選擇,就是將功補過。

「公主殿下恕罪。小的瞎了狗眼,沒認出是殿下您。您要出去,馬上就給您打開天門結界。您這是要去哪裡?不如派幾個小兵,隨後保護殿下。」

這一套安排下來,賠了罪,又巴結了一番,想將事情,扭轉回來,他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沒有討到好。

金小魚兒昂著下巴,哼哼冷笑道:「公主殿下要去哪裡?用得著,告訴你嗎?公主殿下本來是趁著新年心情好,出去散散心。這會兒,好心情都讓你們給破壞了!」

開什麼玩笑呀?讓他跟著還怎麼離開呀?

南歌傾月掃了金小魚兒一眼,讓他速戰速決,此地不宜久留。

金小魚兒心領神會,拿出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對為首的天門守將,不耐煩地揮揮手,說道:「你們還要派人跟著,跟著幹嘛呀?利索閃一邊去,別給公主殿下添堵。」

「是,是。殿下請。」

金小魚兒暗自抹了一把汗,可算是過了這一關了。

南歌傾月保持著,高傲的姿態,端坐在行雲上,不發一言,其實心裡著急,萬一被天帝發現了,她就無法離開了。

見南歌傾月沒有怪罪的意思,為首的天將,倒是也不敢說什麼別的了。

一聲令下,南天門的結界打開了。

南歌傾月揮出一道靈力,炫光一閃而過,那朵行雲極速飛起,瞬間就從那群天將的眼前消失了。

金小魚兒知道南歌傾月心急,他也是很著急的,費了這麼大力氣,總算是過去了。

他讓南歌傾月休息一下,畢竟北極星域還遙遠,她還是要不要耗費太多靈力為好。

就在金小魚兒接替南歌傾月,駕馭靈力行雲的時候,另外一朵行雲從側面沖了過來。

南歌傾月發覺了,心一緊,是追她的人來了嗎?

那朵行雲的靈力光芒,是十分絢麗的寶石藍,看得出來,駕馭之人,靈力勝過她。

這是誰呢?

她還沒有想到,會是哪個來追她,是否是天帝派來的追兵?

那朵行雲滑出一個圓圓的弧度,懸停在她的前面。


南歌傾月抬頭一望,心裡就安定了許多。

不是因為別的,只是看見了從後面追上來的這個人,她就安心了。

不光是安心,還有些開心呢。

南歌傾月甜甜的喊了一聲,「南宮師兄!」

金小魚兒一開始都沒有反應過來,待他看清來人,甚是納悶,喃喃地說道:「怎麼南宮師兄會追來呀?」

南宮蒼熠倒不是那麼開心的樣子,他皺著眉頭,對南歌傾月問道:「小月,你這是要去哪裡?」

看她一副著急忙慌的樣子,不像是要去玩兒。

南歌傾月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問道:「南宮師兄你這是要去哪裡呢?」

她這樣顧左右而言他,可以肯定地說,她要去的目的地,是瞞著不想讓人知道。

他對南歌傾月說道:「小月,我剛到南天門,就聽說了,你今天非要出來。」

南歌傾月知道南宮蒼熠是關心她,「我就是出來玩兒一圈兒,沒有什麼的。南宮師兄,你還要拜見天帝,不好耽擱在這裡的,快回去吧。」

金小魚兒也跟著說道:「對呀,師兄你好忙的,天帝陛下還要等著你呢。你回去吧,有我在小月身邊,什麼事情都沒有。您放心好啦。」

他不說這樣的話還好,他這樣子一個勁兒的,極力說服他,明顯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南宮蒼熠眸子一閃,看來真的是有問題。

南歌傾月要離開天宮,本來就不是難事,非要這樣瞞著,反而讓她的行動暴露了可疑之處。

金小魚兒甚至在身上,還背著行囊,他是跟隨著南歌傾月,時刻形影不離的,他們兩個是做什麼打算呢?

南宮蒼熠略微思忖了一下,南歌傾月這次出行的方向,正是北極星域的方向,她的目的,也就很明顯看出來了。

他懸停了行雲,飛身落在南歌傾月的行雲之上,悠閑自然的說:「小月要去哪裡,可以帶我一起,我也好久沒有去玩兒一下了。」

南歌傾月沒有辦法再繼續推脫下去,「南宮師兄,你……」

對著南宮蒼熠,她是一句重話也說不出口的。

南宮蒼熠對她來說,是需要尊而重之的師兄。他對她一直很好,好的讓她感覺,無以為報。

自從來到天宮,只有他可以來看她,對她溫柔體貼,照顧有加。

他送來的e靈藥,他送她的流仙裙,雖然不是很重大的事情,但這樣細水長流的關懷,已經讓南歌傾月將他看作,對她很重要的人之一。

南歌傾月吱唔著,不知道該對南宮蒼熠說,還是不要對他說。

南宮蒼熠看出來,她的目的,「你是要離開天宮嗎?小月,你是要做什麼?告訴我。我就會幫你。」

南歌傾月低下頭,不回答,她要是說了,她要去北極星域,肯定會遭到南宮蒼熠的反對。

這一年來,在他面前,她提過數次要去北極星域看望,見東樂緋羽一面。但是,南宮蒼熠都是反對的,理由是她的身體狀況不容許,她的靈力能量,不足以,讓她抵禦嚴寒冰霜的北極。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南歌傾月低下頭,不回答,她要是說了,她要去北極星域,肯定會遭到南宮蒼熠的反對。

這一年來,在他面前,她提過數次要去北極星域看望,見東樂緋羽一面。但是,南宮蒼熠都是反對的,理由是她的身體狀況不容許,她的靈力能量,不足以,讓她抵禦嚴寒冰霜的北極。

南宮蒼熠看她的樣子,果然是不願意說。

「小月,我什麼時候不是按照你的意思,幫你想辦法,你盡可以告訴我。你不是要去北極星域?」

南歌傾月知道瞞不住了,「是。南宮師兄,你不要再勸我了。這次我是下定決心了。而且,我的靈力修鍊已經突破天級,我可以去了。」

南宮蒼熠知道的,南歌傾月這一年,幾乎是瘋狂的修鍊,她的每一個月都會有超越一級的進步。

按照他每次來為她準備靈藥時,隨機為她疏通靈脈,也可以預計出來,南歌傾月在這個月,會達到天級九階靈力。

南歌傾月說的不錯,以她現在的靈力,應付北極星域的酷寒風暴,不至於會傷到自己。

但是,這樣的情況,並不代表著南歌傾月,決定要去北極星域,是她現在應該做的事情。

北極星域的酷寒風暴,不止會讓她的靈力修鍊,停止不前,還會消耗掉她已經修鍊積累下的靈力。

不出一年,也許還要更短的時間,南歌傾月就會將她辛苦付出修鍊的靈力,消耗殆盡。


她根本不可能,在北極星域待上超過一年的時光。

南歌傾月貌似下了很大的決心,她望著南宮蒼熠,鄭重的說道:「南宮師兄,即使你在勸阻我,我也不會再放棄了。我沒有任何其他的親人,娘親是我唯一的親人。我知道,我現在沒有能力替換回娘親,但是,我要去陪在她身邊。既然天帝要她承受那些痛苦,那麼我和她一起去承受。」

南宮蒼熠看著南歌傾月,一張小臉上,寫著堅決,看來是下定決心了。

只是不曉得,究竟一個新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突然會做出如此決然的離開的決定?

南歌傾月的小臉上,寫滿了失望和難過,莫非是,天帝做出了什麼決定,讓她覺得不如現在離開?

一時間,南宮蒼熠也不明白到底南歌傾月的身邊是有了什麼樣的變化。

當他在南天門聽到她出門的消息時,他沒有進天宮,去覲見天帝,而是急忙返回頭,一路極速飛行,追上南歌傾月的行雲。

他心急如焚,南歌傾月看著並不想對他說明情況,但是,他卻無法對她撒手不管。

她知不知道,她有多任性妄為,突然就離開,誰也不告訴,就這樣飛向那樣子,偏遠又隱伏著危險的地方。


但是當今之際不是怪她的時候,還是要好好的將她穩住,不要讓她一時衝動,就直奔北極星域去了。

南歌傾月的脾氣,他還是有幾分了解的。看她一副嬌小柔弱的外表下,心裡其實是任性又倔強的。

一般的時候,她乖巧聽話,但是一旦她認定了什麼事,就是不聽不看,一條路走到黑的性子。

南歌傾月最在意的就是東樂緋羽,她說要去陪著東樂緋羽忍受酷寒,要想說服她,還是要從東樂緋羽的問題入手,才行。

南宮蒼熠柔和目光,迎著南歌傾月露出一抹淺笑,說道:「小月是這樣的呀。很好。我可以幫你的。」

你知道北極星域的方向,但是,那裡可不是像天宮這麼平靜安逸。你要準備的事情,還有要注意的事情。我都要和你,一一交代清楚才行。」

南歌傾月一聽南宮蒼熠的話,心裡鬆了一口氣,南宮蒼熠不是阻止她,而是認真的要幫她計劃。

說實話,她就是一時衝動,才會毫不猶豫的直接就去了。現在聽南宮蒼熠說,還應該有準備,而且看南宮蒼熠一副,我很有把握,你要聽我的,一切萬無一失的自信滿滿的樣子,南歌傾月也有些猶豫了。

南宮蒼熠也看出南歌傾月,心裡有些活動了,接著又說:「小月,你不可以去了北極星域,不光不能夠,替你娘親分擔辛勞,還給她增加負擔。你要保證你是可以自己應付各種問題的。我可以先給你,那裡的星圖,為你講解一下,那裡的詳細情況。做了準備,即使遇上問題,你足以從容應對。」

南歌傾月微微點頭,卻又望著南宮蒼熠說道:「傾月知道,南宮師兄是好意。可我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了。」

之所以,沒有時間等著做出完全的準備,還是在於,天帝那裡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得到了消息,天帝肯定會極力反對,她現在就去北極星域。

南歌傾月的顧慮,他都懂得,她出門的消息,恐怕會很快,傳到天帝那裡。

以天帝陛下對南歌傾月的重視程度,很快很派天將來追回她。

南宮蒼熠看著她,又說道:「小月不如跟我去一個地方,那裡天帝陛下是找不到的,我們還可以有時間,好好準備。相信我,一切都不是問題。」

南歌傾月相信,一南宮蒼熠的聰明才智,有那麼一個地方,不被發現的隱秘地點,她毫不意外。

南宮蒼熠雖然一直都是以溫柔體貼的照顧,來對待她的。但是,她的感覺得到,南宮蒼熠在許多事情上,都是步步為營,他總是可以,氣定神閑的將事情搞定。

南歌傾月被他說服了,她不可以給娘親添麻煩,她要去就要有自立能力。

南宮蒼熠願意幫她,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金小魚兒看南歌傾月聽從了南宮蒼熠的安排,心裡頭是有些安心。

經過這一年的接觸,他還是對著這個靈力強大的南宮師兄,有些敬畏的心理,雖然看著外表,傾國傾城,美得無法言喻,平素說話也是溫和有禮,但是他的直覺,總是提醒自己,不要在他面前放肆。

南宮蒼熠在勸說南歌傾月時,金小魚兒靜靜待在一旁,沒出聲,看南歌傾月決定了,他這才說道:「小月,我看這是最好不過的了。我也有許多要學的呢。人家也不想給你添亂嘛。」

南歌傾月說道:「嗯,一切都聽南宮師兄安排吧。」

南宮蒼熠面帶微笑對他們說道:「金小魚兒也是個不錯的跟班嘛。你駕馭著行雲,跟隨我的行雲,我來帶你們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