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聽完遺囑后,臉色不由的變得蒼白。

雖然黨家眾人,每人都得到了一份家產,可是黨家所持有的百分之七十資產全部都歸了黨正英所有。

這讓眾人想不明白,黨萬龍為什麼會把家產給了黨正英這個紈絝。

遺囑宣讀完畢后,黨正平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就在黨正平準備發怒時,一聲冷笑傳來。

「二哥,不得不承認你的手段非常高明,可是這份遺囑還是有著漏洞。」

黨家老大黨丹冷笑的站出來,淡淡的瞥了那個律師一眼,陰冷的看向了黨正英。

見到自己這個最小的妹妹后,黨正英的臉色瞬間大變,無法淡定。

黨丹可是律師,而且還有著自己的律師事務所。

他怎麼把這件給忘記了!

就在黨正英思考對策時,突然發現大哥黨正平向門外走去。

「李仙尊,您來了,有失遠迎,還請贖罪!」

「什麼?李仙尊?」

聽到這三個字,黨正英臉色一變,瞪大了雙眼,額頭上更是流下了冷汗。

「怎麼可能,他怎麼會來這麼早?」

「因為我提前給李仙尊準備了另外一張機票!」黨正平冷冷一笑,淡淡的瞥了黨正英一眼,「你的事情,就留給父親處理。」

「對了,我忘記告訴你了,李仙尊昨天就已經到了,我只是沒有告訴你們大家罷了!」

黨正平早就感覺事情不對,便提前做了準備,但是他並沒有告訴家人實情。

「黨正平,你是什麼意思?」黨正英計劃失敗,臉色猛的一變,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但是很快這一絲殺氣被他掩飾起來。

如今黨家幾十雙眼睛看著,這個時候並不是跟黨正平計較的時候。

唯一的希望就是這個李仙尊治不好父親。

「這份遺囑已經公證,你們不接受也沒有辦法。」

想到黨萬龍的病情,黨正央心中不由冷笑,多少人都治不好,他就不相信這個李仙尊就能治好。

「二哥,你說這些沒用,還是等爸醒來后再說吧,說不准你手裡的就是一張廢紙。」黨紅冷哼。

「大姐說的對,二哥,現在黨家是大哥說了算,還輪不到你!」黨丹淡淡的瞪了黨正英一眼,走到黨靈芸身邊,拉著她跟著黨正平去了父親的房間。

來到黨萬龍的房間后,黨正平恭敬的對李德方說道:「李仙尊,家父就拜託您了!」

李德方微微點頭,而後朝著黨萬龍走去。

至於黨家內部爭鬥,他根本沒有心思去理會。

只是在路過黨靈芸時,突然停了下來。

皺眉看了她一眼后,隨即嘆息的搖了搖頭。

他在黨靈芸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那股氣息的主人就是顧銘。

可惜,顧銘已經消失了九個月,他找了九個月。

當看到南閩海邊的視頻后,李德方一度認為顧銘已經死了。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他派人找了好久,也沒有找到顧神尊的屍體。

沒有屍體就證明顧神尊還活著,可是他活著為什麼不見人。

他曾經想過一種可能,那就是顧銘被鯊魚給吞了,所以才找不到他的屍體。

可是他卻在這個年輕的女孩身上感受到了顧銘的氣息。

在確認不認識這個女孩,並且確認這個女孩不是顧銘的女人後,李德方便不再多想,來到了床前。

他的表情自然被黨家人看到,特別是他那副帶著傷感的樣子,更讓人琢磨不透。

黨正平神色疑惑,難道李德方認識自己的女兒不成。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自己能否翻盤就要靠女兒了。

而黨正英也看到了這一幕,眼中不由的閃過冷笑,在他看來,李德方這個老傢伙,一定是想老牛吃嫩草,相中的自己這個侄女。

不然,他不會站到黨靈芸面前看那麼久。

是人都有弱點,如果這個李仙尊真的喜歡自己這個侄女了,只要他肯幫自己,黨正英非常願意把自己這個侄女送給李仙尊。

黨家人各有所思,各有所想,但是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德方身上。

他們一個個明顯十分緊張,希望黨萬龍能夠清醒過來。

而有的人則是希望他死了才好。

眾人的神情怎麼可能逃過李德方的神識。

只不過他不想理會他們。

畢竟活了幾百歲,什麼事沒有見過,對於黨家人的那點小心思,他一眼便看穿了。

不過這些跟他沒有關係,他也不會在意。

當看到黨萬龍的樣子后,李德方不由大吃一驚。

這還是人嗎?

瘦成皮包骨就算了,而且他的身上充滿了煞氣,那煞氣已經深入五臟六腑,深入骨髓,根本已經沒有治了。

但是既然來了,那麼就要儘力。

而讓李德方意外的時,他剛靠近黨萬龍,那股煞氣好像產生了意識一般,竟然向他攻擊過來。

「找死!」

李德方冷哼一聲,直接踏出一步,雙手在虛空中快速舞動,一道靈力打出,朝著那股煞氣沖了過去。

李德方可不僅僅是華國武道界的負責人,他還是天師道的老宗主。

天師道可是正宗的道統之一,浩然正氣可是專門降各種邪物的。

轟!

兩股力量相撞,在半空中引起巨響。

力量的餘波向四周擴散,房間內的黨家人瞬間差點沒有摔倒。

這一幕,讓黨家眾人神色一變,無不驚恐。

現在看來,黨萬龍果然是中邪了。

那些不相信的人,現在已經相信。

同時,更為李德方的手段而信服。

自然又是有人驚喜,有人怨恨。

黨正平等人自然是驚喜的,而以黨正英為主的一群黨家人,則一一臉的陰沉,神情中顯得有些慌張,不知道他們在想著什麼。

有的人已經慢慢的退出了房間。

就在這時,李德方準備上前一探究竟,看看黨萬龍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從一把劍開始殺戮進化 如果是普通的煞氣,在他剛才那一擊之下早就應該散去。

可是現在,那股煞氣不僅沒有散去,反而正聚集,準備再次攻擊。

就在他接近黨萬龍的時候,他的神情大變,驚恐的大叫:「不好!」

可惜已經晚了。

只見那股煞氣凝聚,瞬間沖了過來。

而這僅僅是個開始,一條又一條的煞氣從黨萬龍體內破體而出。

直到第三十二條煞氣出現的時候,李德方才驚醒過來,滿臉的驚恐。

「這是地煞三十二冥陣……」

李德方已經吃驚的說不出來話,臉色十分凝重。

剛才煞氣攻擊他時,他就應該意識到這一點,可是現在一切都晚了。 究竟是誰這麼惡毒,布下這個陣法!

地煞三十二冥陣是不斷吸收陰冥之氣,從而開始吸食人的精氣,在李德方的記憶中,這種陣法早就應該沒有人會布置了。

卻沒想到竟然又出現了。

地煞三十二冥陣並不是布置在房間,而是布置在人的體內。

李德方不明白,到底是什麼人會如此歹毒,竟然下如此毒手。

如果黨萬龍死後,這個陣法沒有解除的活,它就會自動轉移到親人身上。

黨家眾人聽的是一頭霧水,根本不明李德方所說的是什麼意思。

但是他們知道,黨萬龍不是普通中邪,通過李德方那凝重的神情可以判斷,他也沒有把握。

看到這一幕最為高興的當然是黨正英。

只要黨萬龍不醒,那麼從今天開始黨家就是他的了。

就在這時,李德方臉色蒼白,猛然吐出一口精血,落在手中突然出現的桃木劍上。

此時桃木劍是他的師傅傳給他的,可斬一切至邪至惡之物,再加上他的精血,李德方有六成的把握破了此陣。

再次加大靈力的輸出,面對這種邪惡的陣法,李德方不再保留,全力應對。

「破!」

一聲大喝,李德方一劍斬下。

然而,他失敗了。

只見一道斬下,僅僅斬斷了十二條煞氣。

剩餘的煞氣頓時衝天而起,朝著黨家眾人飛了過去,準備鑽進他們的身體。

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李德方臉色大變,驚恐大叫:「快跑!」

他沒想到這地煞三十二冥陣已經大成,這也是它最為恐怖的地方,因為他可以吞吐活人的血肉,變成自己的力量,而且一變二,二變四,四變十六……

無限的發展下去,如果不能消滅掉它,那麼隨著時間發展,這個世界將再也看不到一種有生命的物體。

看著那些已經撲向黨家人的煞氣,李德方持劍瘋狂猛斬,好像發了瘋一樣。

「這種陣法早就毀了,怎麼可能再次出現,怎麼可能還有人能布置!」

李德方臉色一片煞白,體內的靈力正在快速的流失。

突然,他臉色大變。

「不好!」

在短暫的時間內,李德方耗盡全部靈力,又斬掉了十條。

可是還有十條煞氣存在,而就在這時,那些煞氣已經衝到了黨家人。

「跑!」

李德方癱倒在地上,無奈的看著眼前既然發生的一幕。

已經有一條煞氣沖向了一個年輕女人。

可是他的聲音已經晚了,那麼煞氣的動作比他的聲音還要快。

結局只有一個,那個年輕女人已經完了。

看著眼前的煞氣,黨靈芸已經被嚇傻了。

她從來不相信這些東西,只是真正的看到后,心內的恐懼是無法掩飾的。

當看到那股煞氣彷彿張口了血盆大口,朝著自己咬來時,黨靈芸被嚇的臉色蒼白,直接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死亡。

然而就在這時,她的脖子上突然發出一道金光。

隨後,一聲龍吟響徹整個房間。

金光將整個房間照到,伴隨著龍吟之聲,所有煞氣徹底被消滅,化為虛無。

眨眼間,房間恢復了平靜。

看到這一幕,李德方傻眼了。

而且,令他驚訝的是,那道金光最後聚集,在滅了最後一條煞氣之後,並沒有消失。

而是沖向了黨萬龍,直接鑽在了他的身體。

只見已經瘦成皮包骨的黨萬龍在金光的幫助下,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體內的地煞三十二冥陣也被破除。

當陣法破除之後,金光的力量消失。

到底發生了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