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夢恬沒好氣的說:"怎麼著?你這是不打斷騙她了?她估計還以為,你這會正在美國呢,你突然出現在醫院,她怎麼想?她肯定會知道你是騙她的,到時候,你要怎麼跟她解釋,反正我現在也快到了,等我到了醫院,先看看情況,再跟你聯繫,你也別擔心,對了,我還得跟你說一聲,朵朵現在也在約翰醫院,你最好注意點,別讓她發現了!"

路彥琛聽到雲夢恬的叮囑,臉色瞬間變了變。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就想起,今天自己跟葉一朵通的那兩通電話,以及葉一朵突然頻繁的聯繫約翰。

難不成,葉一朵知道了什麼?

路彥琛現在就害怕,葉一朵知道自己做手術的事情,會出現阻止自己,會因為這件事情自責內疚。

這樣的場面,並不是他想看到的。

只不過,雲夢恬說的這件事情,也不能掉以輕心。

李沉風,沉風!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這到底是巧合呢,還是有人蓄意為之。

路彥琛覺得,他必須調查清楚,還有,這樣的人,他必須讓其距離葉一朵遠點。

想到這裡,路彥琛跟雲夢恬說:"你到了醫院,弄清楚前因後果,跟我說一聲,我先安排人去調查這個李沉風!"

雲夢恬點點頭:"行,我知道了!"

路彥琛掛了電話,就立馬安排人去調查這個李沉風。

他自己本來是打算睡覺了,可是,聽了雲夢恬的話,知道葉一朵受傷了,他末了,還是在病房裡待不下去。

他大晚上的,給約翰打電話,折騰他給自己弄了一身醫生的白大褂。

他穿上白大褂,帶上口罩,這才去葉一朵住院的病房門口,一探究竟。

雲夢恬過來的時候,就看見病房門口有個人鬼鬼祟祟。

她皺眉看著這個人,突然開口:"你是醫生嗎?"

路彥琛探頭探腦的,想要看看葉一朵這會在幹什麼。

突然被雲夢恬出聲嚇了一跳。

他猛地轉身,看向雲夢恬。

雖然說路彥琛帶著口罩,但是,雲夢恬畢竟熟悉他。

他一轉身,雲夢恬就把他認出來了。

她吃驚的瞪大眼睛:"表哥?"

路彥琛一把將她抓住,捂住她的嘴巴,低聲道:"小聲點,朵朵可能會聽到!"

雲夢恬拉著路彥琛的手,走到遠處,沒好氣的問他:"你這是做什麼呢?跟做賊一樣!"

路彥琛皺眉看著雲夢恬:"你還問我幹什麼呢,不是你說,那個撞朵朵的人,叫李沉風嗎?我到底是擔心的坐立難安,就想著在同一家醫院,親自下來看看!"

雲夢恬無語的伸手扶額:"表哥,怎麼遇到朵朵的事情,你智商就急速下降呢,如果這個沉風現在真的想對朵朵做點什麼,他估計上午就有機會了,何必等到現在,只不過,我害怕的是,他如果真的是沉風,有目的的接近朵朵,怕是有更長遠的謀划,所以,我們要提前防備,但是,人家也不一定就是那個沉風啊,這年頭,同名同姓的人那麼多,再說了,如果真的是沉風的話,他不會換個名字嗎?這樣明目張胆的用這個名字,豈不是讓人一下子就發覺了!"

路彥琛沉著臉,看向雲夢恬:"你說的話,的確很有道理,但是,也不排除另一種可能,有時候,人們對這樣的巧合,反而更不上心,就像是你說的,我們覺得他不會這麼明目張胆,但是,如果他猜到我們這樣想,反其道而行呢?"

雲夢恬的眸子閃了閃,盯著路彥琛看了幾眼。

她突然捂唇笑了笑:"好了,表哥,我先進去看看情況吧,你也別擔心了,你回去趕緊換了這身衣服吧,我看著太有違和感了!"

路彥琛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你趕緊進去吧,朵朵還跟那個人在一起呢,我先上樓了!"

雲夢恬趕緊笑著點頭。

雲夢恬目送路彥琛離開,她進病房的時候,看見的就是葉一朵和李沉風,各自玩各自的手機。

她扯了扯嘴角,笑著大照顧:"哈嘍,你好,你是……李沉風同學吧!"

李沉風抬起頭,看了雲夢恬一眼,面無表情的開口:"你是葉一朵的朋友?"

雲夢恬看著面前這張,好看的過分的臉,只覺得,對方也太年輕了吧。

如果說黑黨的老大,是這麼年輕的人,怕是不可能吧。

想到這裡,她笑了笑,笑眯眯的看著李沉風:"是啊,我是朵朵的朋友,真的是麻煩你照顧朵朵了!"

李沉風搖搖頭:"不麻煩,是我撞到了她,照顧她是我應該的,這是我的責任!"

雲夢恬的嘴角抽搐了兩下,她還沒有見過這麼軸的人,上趕著負責任,看來,是個有責任心的大好青年啊!

想到這裡,她笑了笑:"不管怎麼說,你都是男生,照顧她有諸多的不便,現在我過來了,你先回去吧,你覺得如何!"

李沉風看了她一眼,點點頭:"行,那我先走了!"

說罷,他站起來,看著葉一朵,認真的開口:"今晚你朋友照顧你,我就先回去了,如果你有什麼事情,就直接給我打電話!"

葉一朵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你早點回去吧!"

葉一朵在聽到李沉風是孤兒之後,就對他的態度,客氣了很多。

畢竟,想到自己的家庭成長環境,她還是沒來由的同情李沉風。

直到李沉風走了,雲夢恬才黑著臉走到病床前。

她瞪著葉一朵,語氣很不好:"葉一朵,你真是長出息了,腳腕骨折也不知道告訴我,你是害怕麻煩我呢,還是缺心眼呢,你寧願讓一個外人送你來醫院,也不讓人通知我,你說說你丫的是不是缺心眼!"

看著雲夢恬氣憤填膺的模樣,葉一朵樂了:"小夢,看你這炸毛的模樣,你說你是來醫院照顧我的,還是來給我找茬的!" 通天島宮殿中,當宮裝美婦得到這個訂單消息時,臉上很是燦爛的笑。

「本宮就喜歡這種小傢伙,出手夠大氣!」宮裝美婦笑道。

一旁的冷月也是暗暗點頭,賣家誰不喜歡這種客戶。

虛空神殿這種神物,可是算是通天店鋪最珍貴的至寶,總共也就那麼幾件,兩百億的超級天價,超乎想象,從古至今賣不出的也不超過一隻指數。

這位倒好,一口氣兩座!

四百億靈氣值!

大氣!

還是那句話,有錢真任性,有錢真好!

「賣吧,冷月你也去吧,那麼有錢,那就再讓他多花一些好了!」宮裝美婦笑道。

「是!」冷月聞言恭敬應了一聲,隨即身形一閃,恭敬退了出去。

不多時,西涼城外的林楠便得到冷月的呼叫,哪怕之前沒有聯繫過,但通天店鋪想要找人,再簡單不過了。

「林公子,我家大人先前已經準備好安排出手救援,只可惜沒用上,眼下特意派遣小女子前來,提供特殊護衛合作,不知是否需要?」

林楠微微一楞,隨即頓時來了興緻。

通天店鋪,還是非常靠譜的,真若是通天店鋪想打自己的主意,自己早就完蛋了。

「沒問題,代我多謝你家大人,有時間林楠定然拜訪。」林楠開口,欣然接受。

隨即,冷月道出了通天店鋪的護衛情況,四位通神境高手,一年十二個億的靈氣值!

算下來,比小飛仙招募的價格稍微貴了一些。

不過,這點林楠能夠接受。

「可以!」

非常直接簡單,林楠應了下來,隨即果斷付款,包兩年再說,二十四億靈氣值支付掉,無比爽快,連同之前的兩座虛空神殿,一會的功夫耗費四百二十四億點靈氣值,再加上之前虛影守護的消耗。

這一會的功夫,等若是消耗了五六百萬點靈氣值,哪怕是林楠都有些肉疼。

這邊,小飛仙這裡已經收到了幾名化靈境高手的報名,通神境高手也再度有人報名,小飛仙是準備大幹一場,看看那些人還敢不敢再來。

「林楠,你說我們要不要多找點,將那些人全部打死算了?」小飛仙開口問道,反正有錢,只要捨得花錢,請那種超級高手出手,滅掉一個也不是沒有可能。

百億請不到,那就千億!

一千名化靈境,估計天人境也要退避三舍。

聽到她這話,林楠和老頭子皆是帶著一絲無奈,真以為那麼簡單?

「不著急,我這裡有一座虛空神殿,正好作為飛仙集團所在,同時還請了四位通神境高手守護,你這裡再找一些化靈境就差不多了,這個陣容除非他們翻倍高手前來,否則足以無礙。」林楠開口說道。

聞此言,小飛仙和老頭子皆是微微一愣。

虛空神殿他們不認識,這東西太珍貴了,整個天國也沒出現幾座,哪怕是有,也極其隱秘,而這四位通神境高手,那可就更不少了。

這種實力的強者,哪怕是在天國霸主級勢力之中,也是巨頭人物!

「虛空神殿是什麼?」小飛仙不在意什麼通神境高手,對這個作為飛仙集團總部所在倒是極為在意。

「一件至寶,價值兩百億,剛買的!」林楠開口回道。

頓時,小飛仙還好,老頭子這一刻只覺得整個人都是微微一顫,一旁警惕的賈霸以及其他五位保鏢此刻也是再度暗暗咋舌。

價值兩百億的至寶神殿,四大通神境高手?

好大的手筆!

「哇,至寶,有多厲害?」小飛仙小眼放光,充滿了興緻。

「可困殺通神境高手,可以阻攔天人境高手!」林楠開口說道。

頓時,小飛仙更是高興了。

「哈哈,好寶貝,還有沒有更厲害的,最好連天人境老怪物都能幹掉的?」

聽到這話,哪怕林楠嘴角都是微微一顫,這丫頭要求有點高了,是不是太飄了。

「別多想,不過有著這東西,哪怕是天人境超級存在想要闖入也頗為不易,足夠逃命了。」林楠笑道。

不多時,通天店鋪那邊將貨發了過來。

四位通神境高手一閃而現,讓賈霸等人頓時微微一驚,差點直接殺了過去。

「見過林公子,我等奉命前來,聽從先生吩咐。」為首一人恭敬開口,通神境中期,其他三人竟然也都是這個實力,比小飛仙之前請的那位通神境保鏢還要強上一籌。

見狀,眾人才鬆了一口氣,林楠點點頭,更是頗為滿意,這通天店鋪果然神通廣大,單單這四人的存在,便足以鎮壓一些宵小之輩了。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麻煩四位了,今後不必客氣,但凡有什麼需要,都可以提出來!」林楠開口回應道。

四人只是微微應了一聲,便沒有再多說,隨即便直接守護在林楠等人四周。

他們是通天店鋪之人,很少出現在天國,也沒有那麼多的麻煩事,對於他們而言,就是一項任務而已,這是上面交代下來的任務。

見狀,幾名保鏢高手面面相覷,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尤其是為首的那位通神境保鏢,更是眉頭微皺,帶著一絲不可思議之意。

通神境,都算是巨頭人物,極強的那種,天人境高手不出的情況下,通神境是最強存在。

天國之中,通神境那正常而言都是有有名有姓名的,絕對不超過一千人!

而這一千人之中,他基本上都知道一些。

但是這四人,他確認自己不認識,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尤其是,聽他們的意思,奉命而來?

奉誰的命令?

神秘!

這是這位通神境高手的疑惑與不解,而後再度看向林楠和小飛仙,一時間有些猶豫了。

原本,他們只是接個任務而已,並沒有多想加入什麼勢力,尤其是他這種強者,多少巨頭勢力都想拉攏,但他都沒有興緻。

但是眼下,這位通神境高手心動了。

「或許,加入這裡倒也不失一個不錯的選擇!」這人自語,心中萌發了這種想法,今日親眼見證了太多的東西,讓他深受觸動。 「不知道。」以前,有段時間,是費亦行知道,唯獨他不知道,而現在,他知道,費亦行卻不知道。

只是,意義跟以前卻是不一樣的,費亦行即使不知道,那也不代表犯下跟他一樣離譜的過錯,而是,費亦行太看重寶少爺跟太太,紀總也許怕有些事情,費亦行裝不住會全說漏嘴讓太太跟寶少爺擔心。

「最好是這樣,如果你敢騙……」

電話被掛斷。

「嘟嘟嘟——」

嗯,他已經習慣吃老薑的閉門羹了……

木小寶走後,等了十來分鐘,木兮才將電視打開。

電視一打開,木兮就望見上面正在直播董雅寧案件的事情。

而此時,戴著氧氣罩躺在一旁的男人,那閉著的眼睛,眼皮下的眼珠子在左右滾動,眼睫毛輕輕動了動,有蘇醒的徵兆……

庭審外的門口,聚集了不少媒體紛紛在報道董雅寧的事情。

「現在距離開庭時間,還有三十分鐘,庭審現場不對外公開同步直播,所有媒體均在門口等待最新消息,我們收到消息,沈氏集團董事長紀優陽先生因為身體不適緣故未能出席庭審,將派出代理人參加……」

一早就趕到的駱知秋,沒有接受記者的採訪,進到裡面后,找到自己的位置坐著,進來的人,有認出她想問幾句的,看見駱知秋旁邊有保鏢都沒敢過去,只是遠遠點頭打招呼。

周圍都是盯著她看想方設法要弄出點新聞的人,這個時候,不管是她笑還是哭,都會落人口舌,與其這樣,駱知秋倒不如擺出一副面無表情,她也不想讓那些知道她跟董雅寧有過節的人,給她貼上虛偽的標籤。

距離開庭還有段時間,有些人覺得枯燥在低聲聊天,而對於駱知秋來說,等了那麼久,已經不在乎再多等這三十分鐘。

在議論聲中的等待,三十分鐘很快就到了,當她看見李一川時,駱知秋聽到旁邊傳來連連驚呼聲。

「那個不是律師界最頂尖的大律師李一川嗎?」

「諾,沈氏那個律師也不簡單。」

「這兩個都是律師界頂尖中頂尖的律師,凡是經他們手的案子,從來就沒敗訴過,找了這兩個人來,這一場大戰精彩了。」

「這個董雅寧壞事做盡,紀廖升更卑鄙,居然自己在外面搞公司吃兩份,這兩個人都不是好人,活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