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一次才帶了八個億的資金過來!

三號地段的投資潛力其實很大,一般這種區域都是建造中央商務區的,還有一些配套的娛樂場所等,雖然不能匹及地王,但也值得一爭。

因為其收益起碼在兩億以上!

不過換言之,這個地段的成交價,若是高過了兩億,那麼就是賠本!

「一億五千萬!」周慶陽毫不猶豫地舉起號碼牌喊出價格。

來之前,公司那邊已經做過研究了。

現在,看似他好像是發不佔便宜的樣子。

但其實,這個地段最為臨近中央之一,來此的人流量雖然會被最中央的吸引過去一部分,但是更多的會是承擔不起中央價格的人,會有一部分的人往三號地段流失!

這樣一來起碼會多上百分之二十左右的利潤,但也不會高出太多!

這便是他一上來如此抬價的底氣!

嘶……

全場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上來就搞這麼大,未免也太強勢了些。

他們當中不乏一些有眼界的地產商,聚在一起竊竊私語。

「如果在這個區域修建一些娛樂場所和停車場,還有配套的餐飲措施等等,盡量的吸引地王的人流量,這個實際創收大概是兩億左右,這周家大少精著呢,還留有不少餘地。」

林雪更是愁眉不展的,她手裏的資金和周家相比,簡直少的可憐。

秦可卿道:「一號一億五千萬第一次!」

隨着秦可卿的妥協,原本就不敢招惹周家的人更是紛紛閉緊嘴巴。

「一號一億五千萬第二次,還有老闆出價嗎?」秦可卿有些期許的望着台下的人,但遭遇目光的都是紛紛慚愧低頭。

「看來這三號地,只能放棄了!」林雪也是扶額嘆息。

正當周慶陽覺得已經穩操勝券,在肆意笑着的時候,場中一道淡然卻洪亮的聲音傳來。

「兩億五千萬!」

眾人連忙循着聲音的源頭望去,卻滿目震驚!

。 銅鏡湊近了幾分,賤兮兮笑道:「你只要提前殺了那個男人,不就諸事大吉了。」

聞言,葉湛抬眸看了一眼銅鏡:「那你倒是說說怎麼殺?那個男人是誰,現在身在何處?這些你都知道嗎?」

最重要的是,哪怕知道那個男人的身份,如若他殺了那個男人,被師尊知道了,怕是要恨他一輩子吧。

「這……」

銅鏡確實沒想過這麼多,方才在玄鏡里,看到的那個男人,見多識廣的它委實也未曾見過。

「既然不知道,你就消停一些。」

說著,葉湛翻身上床,側躺在了床上,面對著牆壁。

他伸手,將手掌輕輕抵在了紗帳那頭的牆壁上,彷彿在撫摸心愛之人。

一牆之隔外,離傾也緊緊盯著牆壁,不能入眠。

確切地來說,她是不敢入睡。

怕一睡著,就會做上一些亂七八糟,不堪入目的夢。

既然那掌柜的不認,明日她便將這香囊與放於乾坤袋裡的小白,一併交給葉湛,看還做不做那些奇怪的夢,便知那老頭所說是真是假了。

離傾不想睡的,但長夜難熬。

熬到凌晨晨光熹微之時,還是忍不住睡著了。

剛剛睡著,她又做夢了。

這次還好沒做什麼春夢,竟然夢到了花無涯那廝。

花無涯在一堆蛇蟲鼠蟻中端坐著,那些玩意兒在他身上爬來爬去……

離傾是被巨大的砸門聲,驚醒的。

「主人!醒了嗎?」

銅鏡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幾縷晨光從窗縫裡散落進來,驅散了夢裡的陰霾。

她翻身坐起,回想起昨夜的夢,微微蹙眉。

她是有多討厭花無涯呀,才會做出那樣的夢。

她是希望花無涯被萬蟲噬骨么?

離傾覺得自己這個夢,過於惡毒了。

「主人!你開開門,讓我進來,我看看小白妹妹。」

銅鏡的聲音再次傳來,打斷了離傾的思緒。

她想起來了,這已經是在緣來客棧的第三日了。如若那老頭沒有騙人,小白應該醒來了。

如若還沒醒來,她再去找那老頭算賬,把這勞什子的香囊砸在他臉上,揭穿他虛假偽善的面目。

如此想著,離傾摸過乾坤袋,扯開了金線封口,朝里看了去。

見離傾許久沒有動靜,銅鏡急得不行。

它想,難不成主人還沒醒,不過……為了小白妹妹,豁出去了。

於是,銅鏡又大著膽子就要朝著門板撞去,它卯足了勁兒,正朝著門俯衝而去時,忽然發現自己定格了。

轉頭一看,葉湛站在身後,抓住了它。

葉湛盯著銅鏡,正要說話,門咯吱一聲響了。

門打開。

離傾不耐煩地站在門口,面若冰霜。

「破鏡子,你是不是想……」

死字還未出口,離傾卡殼了,她沒想到一打開門,就見到了葉湛,這是什麼冤孽啊。

「師……」

葉湛剛好開口,只聽「哐」的一聲,門又重重的關上了。

葉湛睫毛垂了下去,遮住了眼中神色。

銅鏡目瞪口呆,半晌才擠出一句,「葉湛,你怎麼惹到主人了,感覺……她好怕你。」

屋內,離傾緊張地靠在門后,聽到銅鏡的話,不由又羞又怒,同時覺得方才自己那番作為簡直是有損她修真界第一仙君的威名。

她怕葉湛!簡直是天方夜譚!

她想聽聽葉湛怎麼回答,但是葉湛並沒有說話,外頭沉寂了下去。

離傾又蹙緊了眉。

她想,她方才所做,怕是傷到葉湛了吧。

思量片刻,她決定開門。

畢竟她不可能一輩子躲著葉湛,再則,她哪怕做了那種不堪入目的夢,葉湛也不會知道的。

她只要裝作什麼都沒發生就行了,就讓往事隨風消散吧。

葉湛轉身要走時,門再次洞開,離傾站在門口,眼睛在他臉上停留了一息,又挪開了。

葉湛並不說話,於是她說道:「我換了件衣裳。」

用以解釋方才自己的異常。

葉湛點了點頭。

離傾覺得氣氛太過怪異,咳嗽了聲,朝著屋內走去,同時道:「進來吧,小白醒了。」

銅鏡大喊了聲小白妹妹,就沖了進去,葉湛看著離傾,沉默須臾,才邁腿進入。

小白坐在床畔,表情還有些迷茫,就是剛睡醒的懵態,但是明顯已經不復從前的木訥。

銅鏡懸停在她眼前,似乎怕她還記不得自己,不敢靠得太近,卑微道:「小白妹妹,你還認識我嗎?」

小白盯著銅鏡看了片刻,忽然笑靨如花地點了點頭,「你是我的崑崙哥哥。」

久違地聽到這個稱呼,銅鏡享受地嘶了聲,道:「再叫聲。」

「崑崙哥哥。」

「欸~」

銅鏡欣喜若狂,又大喊了聲小白妹妹,就砸進了她的懷裡。

小白見到銅鏡也是激動的,伸展手臂抱住了她心心念念的崑崙哥哥。

離傾看得直顰眉,覺得肉麻至極,不由嘖了聲。

小白聽見,立刻怒目而視,還朝離傾呲了呲牙,念道:「女妖怪。」

「哼,都能罵人了,看來果真是大好了。」

離傾不咸不淡道,「既然好了,說說你被擄走的過程吧。」

聞言,銅鏡也立刻符合。

小白蹙眉想了許久,輕聲道:「我只記得自己和程漠,最後出現在了煉火蠻荒谷里。然後遇到了一個男人,說可以帶她去找崑崙哥哥,後面的,我便再也不記得了。」

因為身體虛弱,小白說兩句就開始喘氣。

「既然想不起就別想了,我們都知道那壞人是誰了,你放心我早晚會幫你討回公道的。」

銅鏡大言不慚道。

「嗯。」

小白點頭,甜美地笑了。

葉湛卻煞風景地問:「崑崙哥哥?那個男人說的,還是你告訴他的。」

聽到聲音,小白才發現站在角落裡的葉湛,翻了個白眼道:「哼,自然是他說的,不然本姑娘如此冰雪聰明,會被騙走?」

葉湛再三確定:「你確定那個男人說的是『帶你去找崑崙哥哥』嗎?」

「是,你煩不煩。」小白又撅著嘴對銅鏡撒嬌,「崑崙哥哥,你趕他們出去,我有好多話想單獨對你說。」

就算給銅鏡一百個膽子,它都不敢同時得罪離傾和葉湛兩個煞神,正猶豫之時,離傾竟然率先站了起來,走出了房間。

葉湛也緊跟其後。

還順手關上了房門。

他轉過身,就見離傾倚靠在木欄邊蹙眉盯著他看,不等他先開口,離傾已經說道:「靈犀閣閣主竟然知道破鏡子的身份。」

她頓了頓,沉聲說出了心中疑問:「他怎麼知道的!」

。 如此逆天的九脈經,現在就可以修鍊?

徐真大喜,莫說消耗壽元10000年,就是100000,他也得想辦法立即修鍊此法。

“消耗,修鍊。”

【系統提示:宿主成功消耗壽元10000年,開始修鍊戰神九脈經第一脈,當前靈脈凝練進度百分之一,宿主可繼續消耗萬年壽元提升凝練進度。】

徐真當場就懵了。

花了10000年竟然只能修鍊到百分之一?

如此算來,那將第一脈凝練出來,就需要一百萬年的壽元。

“這玩意是人能修鍊的?”

即便徐真能夠利用無限的BUG刷壽元,一百萬年也需要一段時間,眼下他是沒有時間的。

不過好在,即便只是百分之一,靈脈反饋給徐真的好處也是讓人震撼的。

徐真能夠感受到如今的力量至少生生提升了三十萬龍,等到他真正踏入戰王境界,他的力量或許可以突破兩百萬龍,這種肉身之力,已經是相當於一名兩界之力的大戰皇了。

浮屠戰神府升級完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