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呀,這傢伙明明占著上風,怎麼會逃跑了呢?』疑惑不已的雲升再度散出神念,向更遠的地方探查而去,自然也是一無所獲。

『難道……』他的心裡想到了一種可能。

神念悠忽間回縮,在附近的地面上來回掃視,終於讓他發現了一個東西:一塊散發著瑩白光芒的玉碑。

『不可能吧,那麼厲害的傢伙,被我一式太虛控電決給弄死了?不過,雷、電系列的功法專刻陰魂鬼物、邪門歪道,如今實力大損的修羅鬼王被我一下弄死,也是有可能的。』雲升的心裡此時雖然也很興奮,卻實在是不怎麼敢相信。

再怎麼說,這傢伙當年也是和仙帝拼了個兩敗俱傷的高手啊!

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死在一個他口中的『小孩兒』手上,確實有些憋屈。

其實,雲升心裡也在自問:『我現在就能一擊將這傢伙斃命,那當年貴為仙帝的太玄仙帝,為什麼就被修羅鬼王拼了個兩敗俱傷呢?修羅鬼王憑藉的優勢什麼呢?』

想到這裡,他想到了那一道射進修羅鬼王神魂體的白光。

『難道,那一道白光就是上面的那個玉碑嗎?』想著心事的雲升,神念不由自主的就再次籠罩在地面上的那塊玉碑上。

下一刻,一隻大手陡然在在玉碑旁形成,一把就將玉碑抓住了。

這塊玉碑,頂上是一個三角形狀,下面就是一個長方體,上下連作一體。

高約莫有兩米左右吧,看樣子,寬還不到一米,上面一個字也沒有。

大手抓去,玉碑上陡然間白芒大熾,那隻由雲升的神念控制的大手,一時間居然抓不到它。

『沒想到,一塊玉碑居然有了一絲靈性。』原本向下抓去的大手,在一瞬間改抓為拍,呼的一掌,拍向了玉碑。

沒人控制,你再是個寶貝又能怎樣?

在這大力的一掌之下,那高漲的白芒悠忽間就縮回了玉碑里了。

那大手一把抓住玉碑,來到雲升所在的那個大坑上,緩緩向下落去。

雖然是傷上加傷,但相對於雲升的身體來說,這麼點傷,只要沒有強敵,到也不算什麼。

他直接停止了心法的運轉,忍住疼痛,一翻身坐起來。

看著眼前泛著瑩瑩白芒的玉碑,他知道,這玉碑絕對不簡單。

緩緩的伸出手去,撫摸在玉碑上,他能感受到,玉碑在他的撫摸下,正發出一陣陣的顫抖。

雲升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是害怕、悲傷、又或是驚喜……

這一切都不清楚,不過有一點是很清楚的:這塊玉碑靈性十足。

僅此一點,就值得他冒險收歸己有,更何況這玉碑是控制整個修羅別府的中樞。

就在這時,遠空一聲龍吟,一道青芒由遠及近的急速而來。

雲升知道,這是小青回來了。

他神念波動間,玉碑就消失在他的面前,被他收進了冰界里,然後他才抬頭看向遠空。(未完待續) 「大哥,發生了什麼事兒了,怎麼剛剛發生了那麼大的震動?」還在老遠處,小青的神念傳音,就來到了雲升的腦海里。

雲升也不答話,只是微笑著負手而立,等待著小青的靠近。

小青的速度本就極快,幾乎是幾個眨眼的時間,它就到了近前。

感受著小青的氣勢,雲升微微感到愕然,這短短的離別,小青的修為居然又有精進。

「恭喜你啊,小青,修為又有進步。」雲升微笑著傳音道。

「大哥,你這是怎麼了,那麼大一個坑,剛剛你在和誰打架?」小青的臉上到看不出什麼,可通過神念傳音,雲升還是感覺到了他的焦急。

他抬起手,遙遙的指向了那宮殿洞開的大門,然後傳音道:「裡面出來一個很厲害的精靈,不過,放心,被我打成重傷逃跑了,要想恢復過來,估計很難。」

「哦,原來是這樣,真可惜,我怎麼就遇不到這樣的好事兒啊!」小青像是自語,又像是對雲升說話的傳音道。

雲升不由得微微搖頭,這樣的危險事情,誰願意遇到啊?

也就小青這種,龍族天生驕傲,不屑於一般的爭鬥。

可他們那對於戰鬥的渴望,那強大的戰鬥天賦,卻又讓他們尋找一切機會進行戰鬥,並在戰鬥中成長和提升自己。

一躍之下,雲升跳出土坑,這麼一動牽動傷勢,讓他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大哥,沒事兒吧?」小青關切的傳音問道。

「沒事兒。就是受了點小傷,你給我護法一下,我現在先療傷。」雲升擺擺手后,直接盤坐在地上,運轉起太玄梅花劍勢心法。

其實。這心法也不是療傷的心法,只是每次運轉起來的時候,都會使傷勢有所緩解。

所以,他也就沒有過多的考慮,就直接運轉開心法了。

小青看雲升直接進入修鍊狀態,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了。將長長的身子盤在雲升的身外,就自顧自閉上龍目。

太玄梅花劍勢心法在體內自動的運轉著,他的神念已經進入了冰界,在細細的研究著那個玉碑。

要是能直接煉化這個玉碑,那這裡面的一切不就全然歸他一個人了嗎?

這樣的好事兒。想想就讓人熱血沸騰。

對於寶物的煉化,雲升知道的就有好幾種,他自己也煉化過龍魄劍,還是用的是血煉加神煉。

他現在唯一忌憚的,就是太玄仙帝在他的傳承記憶里提醒過來者,不到仙君修為,就要謹慎從事。

可,這個仙君修為。是一個什麼樣的修為啊?

直到現在為止,他還是第一次接觸仙君,仙帝。鬼王,這些稱謂。

偏偏在太玄仙帝的傳承記憶里,又沒有這些常識性的東西。

也許太玄仙帝認為這些常識性的東西實在是太普通了,不值一提吧。

又或許是,他根本就沒想到,來得到他傳承記憶的人居然是雲升這樣的。連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的小傢伙吧。

所以,雲升難以想象修羅鬼王全盛時期的實力。也想象不出來這些境界到底有多強大的戰鬥力和破壞力。

『看來,修鍊一途。並不是自己所了解的那麼簡單,還有太多的秘密是自己所不曾了解的。』心裡在默默計較的同時,也打定了主意,出去以後,第一件事就是去隱仙劍派。

考慮了半天,又回到了原點,那就是必須要先離開這裡。

『這裡面不是有前往地球的傳送陣嗎?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嗯,快些療傷,然後就去看看。』雲升胡亂的思考了一會兒之後,就全心全意的陷入了修鍊之中。

他丹田裡的神元混合體本來就已經接近於凝固為實體了,進入這裡面之後,歷經戰鬥,他的神魂和元氣都同步得到了一定的錘鍊。

這一靜下心來修鍊,幾乎是水到渠成的,就完成了鍊氣化神中期的最後一步,踏足鍊氣化神後期。

這一刻,就見四面八方的那些淡綠色的氣體,都蜂擁而至,轉眼間,他就被淹沒在這個綠色的大球裡面了。

這裡面所有的空氣,可都是修羅鬼王吸納了包括原始時期地球在內,眾多星球的元氣和生命能量,然後融為一爐。

經過了這麼多年的發展變化,已經超乎想象的適合修鍊者吸收煉化了。

小青也被這陡然間的巨大變化給嚇了一跳,不過,被這麼濃郁的能量給包裹著,他也在一呼一吸之間就能得到很大的好處。

對這些外在的變化,雲升已經沒什麼感覺了,只顧著一門心思注意著體內的變化。

主要的,他知道有小青在一旁護著他,他現在的安全是有保證的,所以他才能心無旁騖的干自己的事兒。

神魂體內的二十五個金丹,也在此時發揮出了它們應有的作用。

汪洋大海般的能量,被狂猛的注入了他丹田裡的這具神元混合體。

這裡面既有精純的先天元氣,也有生命氣息極端濃厚的生命能量。

在這個瘋狂吸納的過程中,無論是神魂修為還是元氣修為,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他丹田裡的神元混合體,是他這些年辛苦修鍊的結晶,而此時,這傢伙正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隨著能量的大量吸進體內,原本凝為固體,渾身上下碧綠一片的神元混合體,此時正在悄然的改變顏色。

綠色漸漸的淡去,神元混合體堅固的體表,也在這個過程中漸漸的擁有了彈性。

不過,很可惜,這個顏色和體表的變化,也就是稍稍的有了些變化而已。

距離鍊氣化神後期的巔峰狀態時,神元混合體成為一個真正的嬰兒狀,還有一段路程要走。

這些其實並不是現階段雲升關注的焦點,他關注的是體內的傷勢老早就完全好了。

這就意味著可以儘快的離開這裡了,這可是從他進入到這裡面那一刻開始,就念茲在茲的事情啊。

而現在,他不僅傷勢大好,修為也得到了一個不小的提升,自然是應該立刻著手準備離開這裡了。

當身外的綠色大球徹底消散,小青和雲升相繼露出身形的時候,雲升滿面笑意的站了起來。

「小青,多謝你一直在為我護法。」雲升高興的傳音向小青道謝。

小青好像不好意思一樣的,扭動了一下身體之後,才回道:「不謝,大哥,其實我也在你修鍊的時候得到了很多的好處,你不會怪我吧?」

雲升一聽就大笑了起來,直到笑得小青一愣一愣的時候,雲升才傳音道:「兄弟嘛,本該共患難,同榮辱,有大哥的好處,自然也應該有兄弟的好處,我又怎麼會怪你呢?」

然後,他頭也不回的當先向宮殿的大門直掠而去。(未完待續) 宮殿的大門此時大大的敞開著,裡面黑洞洞的,像極了一個張開大口欲擇人而噬的巨大怪物。

急速靠近的雲升,在接近門口的瞬間停了下來,遠遠看去,就像一個小小的蚊子停在了黑洞洞的門前。

『就這樣貿貿然闖進去,會不會有危險?不久前放出來的修羅鬼王,就是因為自己的一時大意。』想到這些,一向謹慎的雲升,這次決定先弄個東西進去看看。

而這個東西,最好的選擇就非殭屍莫屬了。

退後一段距離,站到了廣場上,然後,在他的神念微微波動中,面無表情的殭屍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自從雲升的金色神念控制了這具殭屍王體,並被授予梵傳金剛不壞體之後,這段時間他就一直在冰界里,藉助裡面的低溫在修鍊著。

這一出來,雲升的神念立刻就和殭屍的神念在瞬息間進行了信息交換。

畢竟殭屍王體的神念本來就是雲升割捨出去的,現在進行信息交換,就相當於在彼此的記憶里來一次同步。

當然,完全同步是不可能的,雲升的主體意識還是可以在這上面掌握著一定的主動性。

這種同步,在二者分開后一段就進行一次,是由很多好處的。

最起碼,可以時常對殭屍王的不好的意識進行糾正和剔除,保持這具殭屍王體對雲升這個主體的絕對忠誠。

殭屍王出現的時候,小青也趕到了。

它好奇的打量了殭屍王一陣之後傳音問道:「大哥,你這是從哪裡弄來的怪物,怎麼感覺鬼氣森森的?」

雲升微微一笑。沒說話。

心裡卻嘀咕著:『這本來就是鬼怪一類的,怎麼會不鬼氣森森呢?』

「弄這玩意兒來幹什麼?」小青又問道。

「就你問題多,我用它來先給我們探探路,確保我們的安全。」雲升大概的解釋了一句之後,神念催動。殭屍王邁動僵硬的雙腿,緩緩的向大門走去。

殭屍本就有著遠超常人的身體強度,遇到梯坎,他的雙腿無法彎曲,上不去。

就見他雙手上抬,向身前直伸。借著這一抬之力,他雙腳離地,跳上了一個台階。

『哦,原來那些電影裡面的殭屍,之所以雙手抬著走路。那是為了給彈跳的雙腿助力啊。』他的腦海里閃過之前看到的一些殭屍片裡面的鏡頭。

大門前的台階本來就不多,沒多久,殭屍就來到了大門前。

雲升的神念透過殭屍的魂海,直接灑向了大門內的黑洞洞的空間里。

一個空曠的大廳,在一瞬間映入了雲升的腦海。

除了門這一面,其他各面都沒有光亮,而且都是光禿禿的牆壁。

奇了怪了,搞這麼個宮殿。居然什麼東西都沒有放在裡面,那這宮殿拿來幹什麼呢?

控制著自己想要搞清楚所有問題的衝動,繼續讓殭屍向裡面跳去。

一步。殭屍王就跳進了空蕩蕩的大殿里,他的到來,激起了很多的灰塵,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什麼動靜了。

殭屍在這個空蕩蕩的大殿里,沿著牆壁緩緩的走動,藉助著殭屍的神念傳輸的信息。雲升逐漸的看清楚了這裡面四壁的情況。

開始倒也沒什麼異常,千篇一律的都是牆壁。

到了大廳右邊牆角的時候。異常之處終於出現:地面上出現了手掌大小,一根手指深淺的小坑。

他仔細的數了下。一共有八十一個小坑之多,它們成圓形分佈,其直徑達到五十米左右。

這些小坑拿來幹什麼?還有這麼多,而且呈圓形分佈。

在這裡微微的出了一會兒神,也找不出什麼有用的答案,殭屍就繼續向左邊緩步而去。

好一陣的走動之後,地上的小坑再度出現,這次的小坑更多,它們圍城的圓也更大。

殭屍順著這些小坑走了一圈,據云升的估計,這個圓的直徑在百米以上。

『小坑的個數也達到了三百六十個之多,這麼多的小坑,到底有什麼用處呢。還有,那八十一個小坑構成的圓形,又是拿來幹什麼的?』雲升在心裡默默的嘀咕道。

要知道,這裡面所有來過的人物,據云升所知,除了他,就只有修羅鬼王和太玄仙帝。

撇開他自己不說,另外的兩位,那可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