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的老大被捉走了,你們反而不着急?”

昴日星官笑了一下,沒說話。

李天王也說道:“你們別急,先坐下,稍安勿躁。”

“我們怎麼可能不着急!”孫悟空說,“俺連他被捉到哪裏去都不知道!”

“我,我知道。”小梅鼓起勇氣舉起手說,“我知道,當初我被他們捉走的時候,我看到他們走的路了!”

“快帶我們去!”二郎神說。

“不用去。”水德星君說,“放心吧,就算上仙被捉走了,倒黴的也不是他。”

“什麼?”衆人一愣。

李天王笑了起來:“咱們耐心在這等着就行了。”

……

在紅光把張謙罩進去的那一剎那,張謙就又感覺到了頭皮被大力撕扯的滋味,緊接着他就像之前那次一樣,眼前一花,來到了修羅界。

只不過他這次直接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城堡前面。

安夜城。

這纔不到半個小時,兜兜轉轉的就又回來了。

紅色光柱慢慢收攏,變成了一個雞蛋的形狀,把張謙牢牢地鎖在了裏面,張謙動彈不得。

“好傢伙,是厲害。”張謙說,“連瞬移都使不了了。”

“呵呵,你肯定不知道,修羅的法術大多數都是由佛法衍化而來的。”系統說,“佛法和仙法各有所長,而佛法雖然攻擊性欠佳,但輔助性和防禦性卻非常強。”

“這個紅光罩子八成是萬佛歸心衍化而來的,直接限制了你所有的行動力,還順便限制了我。”

“那這咋辦,”張謙問,“我這待會還打算叫幫手過來呢。”

“看情況吧,他們不一定一直用這個法術罩着你。”系統說,“而且依照這個阿涅羅的實力來看,他還沒有能力使出這一招,所以這八成是某件法寶附帶的技能,法寶的技能持續時間都不長的。”

阿涅羅看着張謙:“哼,小子,等待會阿暹羅大人來發落你吧!”

說完,他邁步往城裏走去,張謙待在紅色的‘蛋’裏,懸浮着跟在他背後飄了進去。

一路上引得無數修羅駐足觀看。

張謙也是閒得無聊,蹲在蛋裏衝着周圍的修羅做着各種各樣的鬼臉。

“你是不是太閒了?”系統無語,“都這時候了還有心情做鬼臉?”

“哼,我要不是四肢動不了,我肯定得模仿大猩猩給他們看,讓他們開開眼。”

“二筆。”系統說。

“哎?哎哎哎?我這還是第一次聽見你這麼罵人的。”張謙樂道。

“你都被抓起來了,你就不擔心嗎?”

“我擔心什麼,”張謙說,“他還能弄死我?他有那個本事?切。”

“你還是別太自大的爲好。”

“我這不是自大,是自信,計劃我都想好了,待會看看誰倒黴。”張謙笑道。

一路跟着阿涅羅來到了一座大殿前,阿涅羅和守門的幾個修羅叨逼叨了幾句,便帶着張謙走了進去。

這一進去,張謙就睜大了眼睛:“嚯,這地方,真新鮮。”

這個大殿的建造風格他以前完全沒見過,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總之就是真他nia的新鮮。

“等我以後牛b了,我天天帶着家裏人出來旅遊,這個時空太廣大了,好多東西我都沒見過。”

“呵呵,先活過今天再說吧。”系統說。

走到大殿盡頭的寶座前,阿涅羅擡手行了一個類似於佛禮的禮節,說道:“稟大人,殺害阿摩耶大人的兇手帶到了。”

張謙擡頭一瞧,坐在寶座上的是一個身穿紫金色長袍,身材修長,長得很古怪的男人。

說他長的古怪,是因爲第一眼看上去很英俊,非常英俊,但是越看越難看,看了一會甚至會覺得醜陋而又猙獰。

“這傢伙就是阿暹羅?”張謙問。

“差不多是了。”系統說。

“你覺得他的實力怎麼樣?”

“很強,”系統沉吟了一下之後說,“最起碼要比這個阿涅羅要強很多。”

“哼,那就好。”張謙說。

阿暹羅不說話,走下王座,慢慢的來到阿涅羅面前,看了阿涅羅一眼,阿涅羅立刻一低頭。

阿暹羅又走到張謙面前,眯縫着眼睛看着張謙。

張謙露出了一個和善的微笑。

“你確定是他?”阿暹羅問。

阿涅羅一點頭:“銅頭摩羅說的,說的很肯定,應該不會錯。”

“銅頭摩羅?是誰?”阿暹羅問。

阿涅羅一臉無語,大佬,守備一分隊隊長你都不認識嗎!這個城主你是怎麼當的!

“算了。”阿暹羅擺了擺手,“不過我怎麼看,這個小子也只是一個普通的散仙而已,阿摩耶本領高強,怎麼會死在這麼一個小子的手裏?”

阿涅羅回答道:“他買通了阿摩耶大人手下的四個貼身侍女,肯定是這四個貼身侍女幫了他的忙,然後他出手偷襲暗殺了阿摩耶大人。”

“厲害,”阿暹羅說,“居然有本事買通阿摩耶的手下,他那些手下平時我都使喚不動。”

“大人,他該怎麼處理?”阿涅羅問。

阿暹羅一翻眼皮:“押下去,殺掉。”

“是。”

張謙一聽,立刻張口就要喊,但是這個紅色的蛋也限制了他說話的能力,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阿涅羅帶着他要離開大殿。

這不操蛋嗎,在這個蛋裏,無敵也使不出來!

難不成今天真的要交代一條命嗎?

上天還是比較眷顧張謙的。

還沒等阿涅羅走出大殿,阿暹羅突然大聲說:“等等。”

阿涅羅回頭:“大人還有什麼吩咐。”

“我纔想起來,之前阿修羅神座下金羅使特地來了一趟,並且吩咐我捉到殺害阿摩耶的人之後要立刻通稟他,所以先不要殺了,先關起來。”

“是。”阿涅羅說。

“哎等等,先別關起來了,直接放在這,我這就通知金羅使大人。”阿暹羅說。

“是。”阿涅羅一頭黑線。

張謙樂了,這個城主還真是有點意思。 於是張謙就被留下了。

他有些奇怪的問系統:“金羅使?幹什麼的?火腿腸嗎?”

系統無語:“你跟這個逗比阿暹羅有一拼。”

“我怎麼了我,不就問問嘛。”

“……傳聞中,阿修羅神座下有金銀兩位使者,被稱爲金羅使和銀羅使,實力非常強悍,特別強悍,堪比半個神。哦不對,是大半個神。”

“怎麼還大半個神?”

“就是他們的實力接近神界的那幫傢伙。”

“我靠。”張謙一愣,“他們爲什麼要見我?”

“估計你殺的那個人可能和他們有什麼關係吧。”系統的聲音微微有些沉重,“阿修羅神被驚動了,這可不是一個什麼好兆頭。”

“風神能打過這個金羅使嗎?”

“如果是真身,肯定能。”系統說。

“這裏又不是人間和仙界什麼的,風神不能以真身降臨嗎?”

“天道有規,除非時空面臨毀滅危機,否則神的真身只能待在神界,一步都不能離開,哪都不能去。”系統說,“否則之前太上老君召喚真身的時候也不會一下子出現五個神來阻止他。”

“那阿修羅神也是神吧?爲什麼他就不用呆在神界?”

“因爲他是佛界的棄民,不能和其他的神相提並論。”系統說,“大梵天和帝釋天他們也相當於神呢,他們也不在神界。”

“……懂了。” 重生之攜手 張謙說。

系統沉吟了一下,說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你手裏有一張對付金羅使的王牌。”

“……觀自在大士!”

“對。”系統說。

“哦吼吼,”張謙樂了,“那行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殿裏鴉雀無聲。

阿涅羅坐在大殿下面的石座上,低着頭不說話,阿暹羅靠在王座上眯縫着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就在這時候,大殿裏響起了‘砰’的一聲不算大的聲響,緊接着一道紅光閃過,一個渾身穿着金甲、頭上閃爍着金色光芒的壯漢出現了。

阿涅羅和阿暹羅立刻站了起來:“參見金羅使大人。”

金羅使一擺手:“免了,殺害阿摩耶的人在哪?”

阿涅羅趕緊帶着紅蛋走了過去:“回稟大人,就是此人。”

金羅使看着張謙:“只是一個區區的散仙?”

阿涅羅說道:“是的,這個卑鄙的散仙買通了阿摩耶大人的侍女,在侍女的幫助下偷襲暗殺了阿摩耶大人。”

“是這樣的嗎?”金羅使皺起眉毛,“阿摩耶的手下全都是經過嚴格篩選的,怎麼會被人買通?而且還是被仙人買通?”

“這……”

“解開限制,我要親自詢問他。”金羅使說。

“大人!”阿涅羅趕緊說道,“此人會一些瞬間移動的功法,解開限制只怕…”

金羅使厲聲說:“沒有人能從我的手上逃走!快點!”

“是。”阿涅羅解開了限制。

張謙終於恢復了自由,撲通一聲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哎喲哎喲哎喲,不行不行我的尾巴骨!”張謙哀嚎。

緊接着他就覺得脖子一緊,整個人已經脫離了地面,被一股神奇而又強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拽到了金羅使的面前。

金羅使盯着張謙的眼睛:“仙人,我問你,是誰指使你來的!”

“你想聽實話還是假話?”張謙問。

話音剛落,一股極其強大的電流瞬間穿過了他的全身,他發出了痛苦的悶哼!

滋——滋——

他身上冒起了青煙。

張謙驚了,剛纔這一陣電流太猛了,他現在渾身火辣辣的疼痛酥麻不說,剛纔還差點大小便失…禁!

“如果你還想試試更厲害的,我可以滿足你。”金羅使說。

張謙終於明白了兩人之間的差距。

這個金羅使如果想弄死他,那簡直太輕鬆了。

金羅使繼續問道:“是誰指使你來的?”

一秒鐘後,又是一道電流衝過,這一道電流比剛纔那一道還要猛烈!

好在張謙有了些準備,但還是很狼狽,還是差點尿了。

“是誰指使你來的?”

“沒有人指使我。”張謙趕緊說,他的聲音有些顫抖,被電的。

又是一道電流。

這次張謙差點被電休克了,而且也終於尿了。

“能把我搞得這麼狼狽,很好!”張謙擡起頭看着他,臉色猙獰,“你成功的惹怒了我。”

金羅使眼睛一瞪,剛要繼續放電,張謙聚集起全身的力氣大吼道:“虹吸力場!”

“轟通”一聲爆響,以張謙爲中心瞬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形的藍色陣法!

一里的半徑,這個陣法完完全全的把阿涅羅、阿暹羅和金羅使等人全都包裹在內!

隨後,一道道金色、紅色、紫色的光芒從這個陣法的各個地方涌現了出來,全都匯聚到了張謙的身上!

金羅使低頭看着自己的身體,此刻,自己的身體里正不停的飛出金色的光芒,源源不斷的進入眼前這個仙人的體內!

而他也能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能量正瘋狂的往外衝!就像泄洪一樣!

“不好!”金羅使心裏咯噔一下,甩開張謙就要跑,但是當他跑到圓形陣法邊上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道藍色的光牆擋住了他的去路。

他猛地擡起右手,右手立刻開始閃爍金色的光芒,隨後他用力一掌拍向這道藍色光牆,但是轟的一聲震響之後,他的手被震得生疼,光牆卻是屁事都沒有!

“這是什麼古怪東西!”金羅使猛回頭看向張謙,此刻的張謙正張着雙臂懸浮在半空中,不停的吸收着這些光芒。

“出不去,那我就殺了你!”金羅使衝向張謙,擡起手聚集起金色光芒,猛地一掌打在了張謙的身上。

但是結果卻更讓他大跌眼鏡!

張謙屁事沒有!

“忘了跟你說了,”系統說,“在虹吸力場開始的三秒鐘後,你就會進入完全無敵的狀態,無視任何攻擊,但是,你也不能動,只能呆在這吸收法力。”

“他如果在力場開始的一瞬間出手,你肯定死定了。但現在不用擔心了,哈哈哈哈。”

“你不早說,我剛纔還擔心着呢。”張謙心說。

“我之前就說了,這個力場只有那兩個缺點,除此之外,它非常完美。”系統笑着說。 三分鐘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

很快,之前還活蹦亂跳吊到沒朋友的金羅使就一臉腎虧的趴在了地上,兩隻胳膊盡力的支撐着自己的身體,但是那顫顫巍巍的樣子誰都不會覺得他還能撐多久。

而阿涅羅和阿暹羅已經廢了,這會只能趴在地上哼哼。

而且在張謙感覺,這幾個人身上的氣已經非常微弱了,如果先前他們身上爆發出的氣相當於火山的話,那現在就只能相當於是燭火了,而且還是風中跳動的燭火。

“臥槽,這個功能果然牛b!”張謙說,“真的活活吸乾了!”

“對啊。”

“哈哈!這個功能無敵…”張謙還沒說完話就發出了一聲悶哼,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