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怎麼了?」喬語原本是在想著自己的父母的事情,根本就沒有注意去聽付于晴的話,甚至沒有注意到顧雨菲進辦公室裡面已經是一下午的時間了。

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以至於喬語根本就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揣摩梁景銳的用意。

「我說你沒事吧?」付于晴指了指辦公室的方向,一臉的擔心。

這丫頭一下午都在出神,桌子面前的白紙都要被戳出個洞來了,就連她的頭號情敵來了都沒有任何的反應,這叫人怎麼不擔心。

不只是付于晴,其他的同事都看出了喬語的失常。不過她們都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思,更加樂意看到的是喬語的笑話。

她們都看不慣這個空降而來的總裁夫人。

「沒事。」喬語看了一下樑景銳的辦公室,門依舊緊閉著,也不知道顧雨菲在裡面呆了多久。

不知道她們在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喬語都無暇顧及了,剛剛嘆了一口氣,辦公室的門就打開了。

顧雨菲挺著胸走到喬語面前,將脖子上的吊墜掛在了最顯眼的位置,在喬語面前晃悠了兩圈說道:「喬語看到沒有,你不要以為你佔了梁家少奶奶的位置就了不起,景銳心裡就只有我一個人,這麼貴重的物品都送給了我。」

顧雨菲話音剛落42,辦公室那些看熱鬧的人就開始在地下竊竊私語。

「總裁居然把那價值三千萬的項鏈送給了顧小姐。」

「對啊,看來總裁也沒有多喜歡這個總裁夫人嘛。」

「我看,這個喬語多半是用了見不得人的手段爬上了這個位置,真是丟我們女人的臉。」

竊竊私語的聲音不大,則是剛剛好讓喬語聽見,付于晴一聽整個人就不樂意了,就準備上前替喬語鳴不平,卻被喬語給拉住了。

「顧小姐,這裡是梁氏集團辦公場地,如果你沒有其他事情,請離開。」喬語一張臉表情嚴肅,說起話來氣勢絲毫不輸給顧雨菲。

在顧雨菲出來的那一刻她就認出了她脖子上的海神之淚。

心裏面儘是悲涼,可是她不能夠表現出來,這一切都是她自願承受的,怪不得誰。

可是,明面上她還是梁家的太太,是梁景銳名正言順的老婆,從法律上來說,她喬語是梁景銳的合法妻子,就這一點都是顧雨菲羨慕不來的東西。

想到這一點,喬語的心裡要稍微好受了一些,她說完這句話以後就在一次記將顧雨菲當做透明人一樣,自顧自做起了事情。

也不去理會一邊看戲的同事們,安撫的拍了拍付于晴的手背,示意她去做自己的事情。 「你也不要太難過,這做人就要有自知之明,不要老是妄想一些有的沒的。」顧雨菲雖然沒有得到想要的反應,但是虛榮心也是滿足了。

便也不再去管喬語,挺直腰桿就走了出去,眼裡的不可一世讓眾人是又羨慕又嫉妒。

不過顧雨菲這麼一來,喬語倒是一瞬間就成為了公司里的笑柄,一時之間公司里員工的飯後談論對象就是喬語這個總裁夫人了。

梁景銳在顧雨菲走了以後一直注意著喬語的變化,原本以為喬語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反應,可是發現這並沒有影響到喬語的正常工作,雖然發現了公司里的一些不好言論,因為生氣選擇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而這個消息讓顧雨菲知道了以後,心裡更加的得意了,在她心裏面梁景銳果然還是在乎她的,看來她得找個機會把喬語給趕出去,自己才能夠做到梁家少奶奶的位置。

聽說前幾日的時候喬父喬母有上樑氏集團找上了喬語,至於目的是什麼她還不知道,不過她倒是覺得這是個契機。

只要讓公司上下都知道喬語是個怎樣的人,到時候景銳就算是和喬語離婚了也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到現在顧雨菲都認為是因為梁景銳現在還和喬語在一起是因為在意外界的眼光,都還認為自己在;梁景銳的心中一定是有著特別的位置。

想到這裡,顧雨菲就立刻動身去找喬海和王芳,她有打聽過喬家的情況,喬語還有一個姐姐叫喬楠,在喬家比喬語要受寵一些。

到了喬家以後,發現這裡比自己想象的要不堪一些,一堆的平房裡小小的空間,她難以想象三個人怎麼在這麼狹小的空間里生活的,按照事先查到的信息找到了喬海一家的位置。

王芳正準備出門,就正巧遇見了顧雨菲在門口,她瞧著顧雨菲身上的衣服華麗,肯定是價格非凡,非富即貴那種,她問道:「這是喬語家?」

「你是誰?」王芳看到顧雨菲,眼裡閃過一絲疑問,在她心裡像這種富貴之人不應該來這種地方。

不過想到對方是來找自己女兒的,心裡就多留了個心眼。

「你是她母親是吧,我來是為了告訴你們,你們的好女兒已經成為了梁家的少奶奶,成功的拿到了梁家一半的股份,嘖嘖嘖,真是讓人看了都覺得寒心啊,自己享受榮華富貴自己的父母親居然住在這種地方。」顧雨菲環顧了一下四周的環境,這周圍的牆壁上都散發著一股潮濕的惡臭,真不知道這裡是怎麼能夠住人的。

「你說什麼?小語真的那拿到了梁家一半的股份?」王芳彷彿是聽到了什麼驚天新聞一樣,他們之前去找喬語的時候,喬語還一臉為難的樣子,那時候他們真的以為喬語是沒有能力幫他們,現在聽來完全是喬語那丫頭吃裡扒外不知感恩。

「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們?」顧雨菲挑眉反問,對於王芳臉上表情的變化很是滿意,「我只是覺得你們為人父母很是可憐,所以來轉告你們一下,免得被喬語矇騙在鼓裡都不知道。」、

說完以後,顧雨菲拿著包轉身就立刻離開了這個鬼地方。

王芳連忙轉身跑進屋裡,連垃圾都來不及去丟喊道:「老喬,老喬,不得了了!」

「瞎嚷嚷什麼呢?」喬海正在屋子裡看體育新聞,就聽到外面王芳呼喊的聲音,看得正精彩呢,就被王芳這麼一鬧整個人都開始不耐煩了。

「剛剛有個女人來告訴我說小語得到了梁家一半的股份。」王芳說話的時候,語氣里微微帶著一些顫抖,他們這輩子就這麼過來了,也不知道有錢是怎樣的一個概念。

可是在他們的心裏面,梁家是個大集團,一半的股份財產是有多少錢啊,這個他們敢都不敢想。

「什麼?」喬海一聽,連電視都顧不上看了,站起身來轉而就是一臉的怒氣:「這個死丫頭,真是長大了翅膀硬了不是,居然還騙我們,走我們找她去。」

說著,喬海拿起外套穿上就逮著王芳出門向梁氏集團走去。

喬語並不知道自己家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下了班以後,梁景銳因為要開會,所以不需要喬語等他一起,便自己先下班回去。

剛剛出公司沒多久,喬語就感到脖頸處悶疼,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識。

等喬語在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伸出一個小黑屋裡面,根本就看不見任何光線,身邊也沒有別人的樣子,喬語想要動,整個人雙手雙腳都被死死捆住,無法動彈,就連嘴巴上都貼的有膠布。

她現在是什麼都做不了。

她也知道自己這是被人給綁架了,她也沒有辦法接觸到外界求救。

此時此刻,喬語心裏面第一個浮現的人就是梁景銳,可是梁景銳會發現她不在了嗎?

不會吧,喬語在心裏面忍不住失落,他的心裡已經沒有自己的位置了。

她苦笑了一下,自己千辛萬苦就是為了保護梁景銳的安全,順便查出當年的真相,可是自己現在被人綁架了,連綁架自己的人都不知道是誰。

突然就覺得自己好沒用。

失落了一段時間以後,喬語便又恢復了原有的冷靜,她雖然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事情,但是也並沒有多少的慌亂,她現在只需要等,對方既然綁架她,那就說明她身上還有著他們想要的東西。

這一邊,梁景銳開完會議后,周立將他送回了別墅,卻發現別墅里除了林媽,一個人都沒有。

「太太哪兒去了?」一回來就沒有看到喬語的身影,梁景銳心裡就多了一分不舒服。

「少爺,太太不是和您一起回來的?」林媽倒是覺得奇怪了,以前不都是兩個人一起回來嗎?今日怎麼就少爺一個人回來,而且還問太太。

「她沒有回來?」梁景銳眉頭緊鎖,他心裡開始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在他印象里喬語不像是那種會出去玩兒的那種人,而且既然說是先回來就一定是回來了。

可是都那麼久了都還沒有回來……

「周立,立刻去警局調監控查一下太太的下落。」梁景銳心裡的那股感覺是越來越強烈,他立刻安排周立去調查巧語的下落。

周立也義不容辭的馬上掉頭出去,剛出去就看到別墅門口擺放著一封信。

他撿起那封信,信封上字跡潦草依舊能夠看得出來是梁景銳的名字,他把信封交給梁景銳說道:「總裁,這是在別墅門口地上見到的,你看。」

梁景銳打開信封,面上的表情越來越凝重,周立在一邊看得揪心問道:「總裁,怎麼了?」

「喬語被綁架了,綁匪要三百萬的贖金。」說著,梁景銳雙手捏緊,眼裡的憤怒很是明顯。

他以為喬語可以自己保護好自己,至少她的身手還能夠自保。

結果沒有想到喬語還是遭遇了危險。

一時之間,愧疚,擔心各種的情緒充滿了梁景銳的心間,他講信封揉成團丟到垃圾桶里說道:「周立,你去警察局掉監控查看太太是什麼時候被綁架的,是誰綁架的。」

對方只給了他這麼一句話,然後就沒有了。

梁景銳都覺得要麼是綁匪在賣關子,要麼就是這個綁匪很蠢,是個新手,想要勒索卻都沒有留下交易方式。

周立一點兒都不敢耽誤時間,立刻趕去警察局調查監控,按照梁景銳的實力調監控這種事情就是手到擒來的那種。

很快,周立就看到了喬語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一個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拿著長棍子敲暈了扛走,之後也不知道他們去哪兒了,因為那後面有些路段是沒有監控的。

周立把監控截到的畫面轉發給梁景銳,梁景銳看到畫面上的人時,一張俊臉都黑掉了。

他們是誰他一眼就認出來了,只不過他沒有想到作為父母居然會綁架自己的親生女兒,還想要利用自己的女兒來換錢。

「派人去給我查喬楠的位置,把她給我帶過來。」梁景銳勾唇一笑,他記得喬語還有一個姐姐叫喬楠,是喬家寶貝兒大女兒。

喬海夫婦既然想要用錢換喬語,那他就看看在他們心裡喬楠又值多少錢。

「好。」

喬海夫婦在把喬語綁架了以後,將喬語關在東山上的一個小房子里,目的就是要藉此勒索一筆錢財。

「老喬,這樣行不行啊,這可是違法的啊。」王芳沒有喬海的膽子大,她再知道喬海的計劃的時候都堅決不同意的,可是最終還是抵不過喬海的再三勸道,就不知道為什麼給同意了。

「怕什麼,老子是她爹,她還敢告我不成!」喬海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不管咋樣他都是喬語的老子,喬語要是敢告他那就是忘恩負義。

有了喬海的話,王芳也就膽子大了許多。

兩人這幾天一直給喬語送飯進去,就怕把喬語給餓死,不要到時候錢沒拿到手就先把人餓死了 喬語一直保持著原有的冷靜,對方只要送食物來,她都會照常進食。

她不擔心飯菜里會有毒,因為她知道只要自己還有用處就不會有生命安全。

只是她現在還不知道這些人的目的是為何,被綁過來也已經有三天了,對方也沒有和她交流過任何。

這個和她印象中的綁架似乎有些不一樣。

喬語不知道綁架自己的人是自己的父母。

而喬海夫婦也不知道自己的大女兒此刻正遭受著非常恐怖的事情。

喬楠從學校里出來的時候,就被一群黑衣人給直接拖進了麵包車裡。

她還來不及喊出聲,就被人用帕子給堵住了嘴巴。

「嗚嗚嗚嗚……嗚嗚……」喬楠此刻被人蒙著臉看不見,堵著嘴說不了話,整個人還被桎梏住無法動彈。

她現在內心是非常的害怕,她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誰會被綁架。

「老闆,人帶到了。」車子行駛了一段時間以後,到達了一個廢棄的工廠。

黑衣人連拖帶拽的把喬楠從車上扯了下來。

而他口中的老闆正是周立,他一身冷黑色的西裝,身上散發著冷冽的氣息。

「把她嘴巴上的扯出來。」

黑衣人聽從周立的命令將喬楠嘴巴上的抹布給扯了出來。

「你是誰?你們要幹嘛?我告訴你們不要亂來啊,你們這樣可是犯法的。」喬楠雖然眼睛看不到,但是心裏面止不住的害怕。

她想不通自己到底是怎麼了而被綁到這裡來,更想不通的是她自己得罪誰了都不知道。

周立冷笑了一聲:「犯法?」

「呵,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擔心我們會不會犯法,還是好好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周立走到喬楠的身邊,身上散發著的淡清香氣鑽入喬楠的鼻息裡面。

示意黑衣人從她包里翻找出了她的手機,強制性拿她的手解鎖后找到了那串號碼撥了出去。

「楠楠?」

等電話撥通了以後放在喬楠的耳邊,電話那頭傳來王芳的聲音,喬楠才稍微找回了一點的安全感,她連忙喊道:「媽,媽!快救我,救我啊!」

「楠楠?你怎麼了?老頭你快聽聽看楠楠是怎麼了?」喬楠一直都是王芳的心頭肉,在接到電話的時候聽到喬楠的求救,整個人就已經開始不淡定了。

又不敢確定,就把電話交給了喬海然後一臉緊張的看著喬海。

「喂,楠楠,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好好說,看你媽那個大驚小怪的樣子。」喬海原本就在因為怎麼樣才能聯繫上樑景銳而發愁,王芳這冷不防的大呼小叫真的是讓他有些不耐煩。

「爸爸,救我,我被綁架了,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你快來救我!」喬楠現在根本就沒喲辦法冷靜下來,眼睛被蒙著,自己現在在什麼地方她都不知道,心裏面害怕的要死。

「喂,楠楠,你在哪兒?你說清楚!」一聽到喬楠說自己被綁架了,整個人都沒有辦法冷靜,要知道他們冒如此大的風險就是為了他們這個寶貝女兒,要是她出了一點事情怎麼辦。

喬楠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周立把電話拿了開,放在自己的耳邊用十分冷淡的聲音開始說道:「喬海,你女兒現在在我們手裡,你不用管我是誰,你只要知道喬楠現在的安全都在我的手裡決定著的。」

「你們要什麼?我什麼都答應你,只要你不傷害我女兒。」喬海現在是一顆心提在嗓子眼上,就怕周立一個不高興對他女兒怎麼樣。

要知道他們之後還得靠喬楠找個好人家來支撐他們呢。

好一個什麼都答應你。

周立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身上冰冷的氣息就更濃了一層。

他就想不明白了,同樣都是女兒,為什麼大女兒和小女兒之間的待遇會有那麼大的差別,為了錢,對小女兒什麼都做得出來。

可是對大女兒又什麼都可以付出,這差別對待已經不是差別對待了。

既然如此,那他就不會再客氣了。

「三百萬,三天之內沒有三百萬,就等著給你女兒收屍吧。」說完以後,周立就掛了電話。

喬海連續餵了幾聲,電話里依舊是一陣忙音。

「怎麼樣,老喬?楠楠是被綁架了?對方更要多少錢啊?」看到喬海掛了電話,王芳的問題猶如數豆子一樣劈頭而來。

喬海很是不耐煩的瞪了王芳一眼,嘆了一口氣說道:「綁匪要三百萬才肯放了楠楠。」

「三百萬?我們那兒有那麼多的錢啊!」一聽到說是要三百萬的贖金,王芳差點昏了過去。

一邊是自己的女兒,一邊是三百萬,他們就算把家底掀翻了也不可能湊得出三百萬的。

「趕緊想辦法讓巧語去聯繫到梁家讓他們給贖金,這樣的話楠楠的贖金就有了。」喬海點燃了一隻煙,眼中充滿了複雜的神色,說出的話卻沒有一點的內疚。

「對對對,喬語那個死丫頭還可以換錢,我們馬上就讓她打電話給梁景銳。」說著,王芳就往整個小房子里趕去。

話說另一邊被關在小黑屋裡的喬語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並沒有見到陽光了,她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地方已經多久了。

就在這時,眼前一道光出現,喬語以為是綁匪終於出現了的時候,眼前出現的這個人有些出乎一臉。

猶如神祗一樣的男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出現,她不知道自己這一刻看到他是什麼的心情是怎樣的。

「怎麼,這張臉還夠你看?」梁景銳居高臨下的看著被捆在椅子上的喬語,眸子裡面帶著的心疼卻難以讓人發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