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創世團的小當家?」秦石頗為意外,道:「當初,創世團不是被霧盟逸散了嗎?所有堂主以上的弟子,皆是覆滅,怎麼還會有個當家的?」

「你有所不知,這馮春言命極好,當初霧盟和創世團決戰時,他剛好有任務在身,不在亂域。」幽青搖頭道:「後來,他回到亂域,馬上就號召起創世團曾經的部署,一直和霧盟對抗。」

「不過,畢竟創世團大勢已去,在亂域當中他倒也沒能翻起多大浪花,只是這一次,不知他怎麼巴結上煉域毒盟,在這裡突然對霧盟發難。」

「原來如此。」秦石恍然明悟,心想:「這創世團和霧盟果然是宿命冤家啊,這麼久了還在糾纏。」

不過,有一點,是付軍、幽青幾人未說,但秦石心中卻也明白的,那就是這一年多的時間,霧盟在亂域因他而受到的各種非議,否則,以他在亂域時霧盟的勢力,絕不會允許馮春言和創世團那些殘兵敗將泛起浪花。

這一點,他心中也多少存有愧疚。

「我說,你們究竟戰還是不戰?別耽誤本大爺的時間。」那姓趙的弟子又開始叫囂道。

幽青咬緊牙關,沖秦石道:「兄弟,你等我一下。」

言罷,他轉身,就欲要衝上殺戮台。

啪!

但突然,秦石手掌一翻,將幽青牢牢按住,幽青先是微微不解,旋即,秦石沖他笑著搖了搖頭:「幽青大哥,這點小事,讓我替你出場吧。」

「嗯?」幽青怔了怔,心中卻突然感動起來。

秦石也不等眾人回應,腳掌一跺,一個箭步,黑色的殘影,已然是出現在殺戮台上。

看見突然出現的秦石,那姓趙的明顯一愣,但當看清秦石的修為時,不禁失聲嘲諷:「呵呵,這是哪裡跑出來的大膽狂徒,小馮,他是你們亂域的弟子嗎?」

儘管,秦石兩字在亂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過,馮春言卻並未見過秦石,所以一時間沉吟一會,搖搖頭:「我不認識他,他不是我亂域弟子啊。」

「不是亂域的弟子?」

那姓趙的先是一愣,倒是顯得有些為難,畢竟,若秦石不是亂域,那就等於是他同時和兩大域開戰。

「別瞎打聽了,我是劍宗的弟子。」

秦石主動道出身份,這讓那姓趙的再次皺眉:「劍宗?」

如今,神域之祭以後,劍宗在八域中的地位迅速崛起,所以那姓趙的明顯猶豫片刻。

但是,兩人既然都已站上殺戮台,那此戰已然是不可避免的了,所以他還是問道:「小子,你天巔三層,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我勸你最好還是認輸吧,我不想因為你和劍宗結仇。」

「讓霧盟那小子上來。」言罷,那姓趙的又指向幽青。

咻!只是,突然,秦石虛影一晃,擋住那姓趙的手指,笑著搖搖頭:「對付你這種貨色,還用不到幽青大哥出面。」

「嗯?」頓時,那姓趙的臉色一沉,他堂堂煉域毒宗的堂主,哪裡受的了這種羞辱,寒眸開合:「呵呵,臭小子,我看你是真的不想要命了,既然你自己非要找不痛快,那我就成全了你。」

萌妻翻身,老公hold不住 轟!!!

那姓趙的猛然挺身,一聲渾然巨響在他周圍崛起,這讓他身旁的空氣都爆裂起來,一道深紫色的光圈迅速翻騰。

看見這幕,下方的不少弟子都是一驚。

「是毒域!」

「那姓趙的,開啟領域了?」

「域境之力,乃是分水嶺,是天巔境不可觸碰的,這小子只有天巔三層,我看他估計在這趙堂主的手中,連一個照面都未必能夠走出吧?」

付軍、幽青、敦煌和沈逢春幾人也是臉色一緊,各個露出擔憂之色。

葉玲玉手死死攥緊幽青,小聲的呢喃道:「幽青,石頭他不會有事吧?這姓趙的可不好對付。」

「我也不知道啊……!」幽青臉色也是陰沉到底。

以現在的局面,是個人就不難看出,秦石完全處於劣勢之下,在那姓趙的毒域相逼之中,他根本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頭兒,能行嗎?」

付軍咬緊牙關,道:「看看吧,你們別忘了,他和尋常人可不一樣。」

眾人聞言,也是眯起眼,現在他們能做得,也就只有期待會有奇迹出現了。

然而,在眾人擔憂之中,有三道身影,突然露出嘲弄之笑,當然,這嘲笑,卻並非是對於秦石,而是那煉域姓趙的堂主。

這三人,正是皓月三人。

殺戮台外,是設有賭桌的,三人全部都湊到一起,皓月笑的最為得意:「怎麼樣?都壓住了嗎?」

兩人相覷一眼,都是會意的點了點頭。

「那就行,就是要這種效果,他們越是小瞧秦石,我們的贏率就越高,現在比率已經達到幾百比一了,嘿嘿,這一次發家致富了。」

旋即,突然,他沖著台上吼道:「差不多了!」

秦石聞言,始終退後的步伐突然停下,當他回身看見那遠處賭桌上的情形時,忍不住苦笑:「交友不慎啊……一群損友。」

早在他上台之前,皓月就強烈要求他,一定要先露出劣汰來,開始他還不明所以,現在算是清楚了。

他捏了捏拳,笑道:「既然如此,那也就別耽誤了。」

當看見秦石停下,眾人的心都是跟著一顫,特別是付軍幾人,心臟彷彿都停止跳動了,不少人甚至誤以為是秦石已經精疲力盡。

當然,唯有皓月三人知道,秦石是要開始還擊了,莫說是這姓趙的小小域境小成,以秦石現在的修為,就算是域境大成,又能如何?

那姓趙的看見秦石停下也是微微一怔,賊眼中一閃寒光,冷道:「哼,臭小子,怎麼不跑了?是想要認輸了嗎?」

秦石笑著聳了聳肩,十分輕鬆。

「認輸?那可不行,我兄弟們可都將身家性命壓在我身上了,我可不能認輸啊。」

「嗯?」那姓趙的微微一驚。

旋即突然,他眼前一黑,跟著露出抹驚容之色。

他只感身旁寒風呼嘯,一道身影從他正面猛撲而來,而最誇張的是,他的那毒域,竟然在瞬間被這股力量所瓦解。

秦石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他胸口了。

「小子,你……!」那姓趙的五官都扭曲了。

秦石半蹲著身,他眼神突然變的極寒,再也沒有之前的那份溫和,聲音冰冷的道:「你不該和創世團為伍,傷了霧盟的諸人。」

「三千舍利!」

三千道金光,從秦石手掌中乍現。

砰!砰砰砰!接連,數以千道的震動,從秦石的拳風揮出,他一拳擊中那姓趙的胸口。

轟!

瞬間,那姓趙的,五官直接崩盤了,一口苦水都噴了出來,肋骨在肉眼可見下折斷數根。

轟隆隆!

當即,一幕眾人都不曾預料到的畫面浮現,那姓趙的生生被秦石給擊飛出上百米去,一聲巨響,撞翻在殺戮台外的一塊石碑之上。

這一幕來的太快了,讓全場的弟子連回神都來不及回神。

「咕嚕……剛,剛剛發生了什麼?」

「那,那姓趙的敗了?一拳?就一拳?這究竟是不是真的?」

轟!從死寂,瞬間嘩然,全場頓時就沸騰了。

那馮春言更是吃驚的瞪大眼睛:「這怎麼可能?」

付軍幾人也是如此,當回過神后相覷一眼,不禁苦笑:「呵呵,他果然還是那麼不凡。」

「贏了!」

「贏了!」而要說最興奮的,無疑是皓月三人了,那誇張的賠率,瞬間讓幾人的身價,翻了上百倍。

只是,在一陣喧嘩聲后,全場突然間又變的古怪起來,只見,從姓趙的身後,一眾穿著統一的毒盟弟子,迅速的將姓趙的圍上。

「這一下可有意思了,這小子雖然擊敗了那姓趙的,不過……毒盟還有九人沒有出戰,肯定不會讓他好看的。」

「嗯,這小子剛出現,就破了那姓趙的九連勝,眼看著就能夠十連勝,估計要被氣死了吧?」

「毒盟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當眾人看見那群弟子后,都是小聲議論。

然而,秦石也並不意外,他先是回過身沖著付軍幾人望去,給幾人留下一道安心的目光,這才眯起眼,沖著那群人笑道:「我聽說,你們和霧盟,簽訂了十連戰是嗎?接下來,誰是你們第二個出場的?」

轟!

秦石的動作和言語,頓時另全場都是一驚。

重生八零我成了兩個孩子的后媽 「這小子,不要命了?見好就收了唄,竟然還主動激怒毒盟?」

「瘋了,瘋了,絕對是瘋了。」

眾人都是如此想道,而毒盟一方,弟子臉色一寒,其中一人,猛的躍出,此人光是目測,少說也有三百斤以上,手中握著一把兩人高的巨斧,全身透露出極濃的域境小成之力。

「真是個猖獗的小子,讓我鬼斧來會會你!」 那壯漢跳上殺戮台,令整個檯面都跟著晃了幾下。

當圍觀的八域弟子看見那壯漢后也是紛紛吃驚。

「是鬼斧!」

「鬼斧?那是誰?很出名嗎?」

「我靠,你連他都不認識?真不知道你在八域是怎麼混的,你知道嗎?煉域毒盟,本來是個以用毒為主體的聯盟,在這個聯盟中,多數都是要在毒道上有所成就,才能夠格進入,不過,這鬼斧算是個例外了,他天生神力,憑獨自力量,一路突圍,進入煉域,而且他天賦極佳,據說在煉域僅用了三年時間,就從天巔突破到域境小成。」

「三年,突破到域境小成?」

不少人倒吸口冷氣,這種突破速度在八域中都是極為恐怖的,當然,這些自然不能和秦石相比。

「嗯,也是這樣,他才會被毒盟破格收入,是一個純靠蠻力的傢伙,不過,他的天地顫抖斧,是連煉域域主當初都給予極高認可的,沒想到,他竟然也出面了,這一次,這小子要倒大霉了。」

「哼,那也怪不得別人,誰讓他自己逞強出頭呢,劍宗和亂域本來就因為那個叫秦石的鬧的不可開交,他還主動站出來幫助亂域,估計,就是被擊殺了,劍宗都未必會有人願意替他出面吧,而就算是僥倖贏了,也會因此而得罪那個叫做秦石的。」

「確實是!」

眾人都不看好秦石的唏噓。

「行了行了,別在那裡那麼多的廢話那麼多的議論了,要是不服氣的話,咱們繼續賭就是了。」突然,皓月不知何時,鑽了個空子進入到人群中,慫恿這群外域弟子進行壓住。

這裡的弟子,不少都是年輕氣盛,一聽皓月的話,各個不服氣的挺起胸:「賭就賭,誰怕誰啊!來來來!」

那碩大的賭桌上,瞬間又被數萬的積分堆積起來。

而在那面進行豪賭之時,遠處,付軍眾人,卻是沒有半點輕鬆,儘管他們都知道秦石不凡,不過,連續應對兩名域境,這畢竟是極難做到的,何況秦石只有天巔三層,這種差距之懸殊,讓他們不得不又為秦石捏把冷汗。

秦石餘光一掃,從那鬼斧身上停頓。

鬼斧也順勢瞪向秦石,十分粗獷的喝聲:「小子,報出名來,我鬼斧的斧下,不要無名鼠輩!」

「呵呵,那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我真就是個無名鼠輩。」秦石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道:「石秦!」

「石秦?」

鬼斧重複了聲,總感覺有些古怪,他將目光回身沖其餘幾名毒盟弟子望去。

毒盟弟子為首的一人,是一名骨瘦如柴的青年,而這青年周身,卻始終流露出濃濃的凶氣。

那凶氣,是連秦石呼入體內后都會略感壓抑的,不禁在心底暗暗道:「喝,好恐怖的毒氣。」

那青年沉吟了半響,才沖著那鬼斧點了點頭,估計也是在記憶中搜刮一圈,確定劍宗中沒有石秦這號人物。

得到肯定,鬼斧瞬間就變的猙獰起來了,他冷笑一聲:「呵呵,好小子,那我就破個例,讓你這無名鼠輩,成為我斧下的亡魂!」

「開山斬!」

鬼斧喝聲,當即施展出和他體型十分不符的靈敏動作,弓起熊腰,雙手舉起巨斧,沖著秦石的眉梢就用力劈下。

光是破風聲,就連虛空都給撕碎。

這種蠻力,連秦石都是暗暗讚歎,不過,論速度,這鬼斧再快,也是不可能快過秦石的,他幾乎是在瞬間從原地消失,一道殘影在鬼斧下散開,他身軀猛的就繞過半圈,從鬼斧的左翼停下。

而穩住身,他下意識的攤開手掌,一把透露出無痕之光的靈劍祭出,他想,身為劍宗弟子,他還是用劍比較合適。

「卍劍!」

砰!鏗鏗鏗!劍斧碰撞,猛的掀起巨浪。

轟隆!鬼斧用蠻力,生生將秦石的水無痕給鎮壓住,旋即嘲弄道:「呵呵,小子,你可真是有趣,五階武學你也好意思拿出來用?」

「為什麼不呢?」

癡纏不休:冷情少爺的蝕寵 秦石輕鬆的笑了笑,然而,突然他伸出手,那手掌虛空一握,一股狂野的吸力形成漩渦。

「嗡!」

鬼斧心底一驚,旋即他猛的回首,這才竟然發現,那被他擊飛的卍字劍芒,竟然受到吸力影響,從他後方又朝他猛的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