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什麼事情?」林岳抱著雙手問道。

「王族試練。」伊麗莎白抿了抿朱唇咬牙道。

「那是什麼鬼東西?」林岳眨了眨問。

「是一項決定王族繼承人的試煉,由古至今,整個帝國的傳統。」伊麗莎白解釋道。

這下林岳聽明白了,說白就是決定誰以後當皇帝,不過林岳接著又不明白,為什麼阿爾曼七世會突然想搞這個王族試煉,難道他打算把王位交給自己的兒子?

伊麗莎白顯然也看出林岳心中的疑問,又說道:「其實包括我姐姐在內,大家都不是很明白那個暴君為什麼要宣布這條消息,但是,事關王位繼承人那麼重要的事情,當天宣布的時候,朝野上下震動不已,姐姐為了這件事情現在相當煩惱。」

「煩惱是正常的,畢竟將來可以做皇帝的只有一個人,她兒子要是在這次競爭中失敗,她這個皇后將來的結局應該不會好到哪裡吧?」

「是的。」

伊麗莎白憂心忡忡的點了點頭,「姐姐知道自己的兒子是什麼材料,要他在王族試煉中勝出實在太勉強了,搞不好還會掉了性命。」

「等等,你姐姐讓你來探我口風,該不會是想讓我保護他兒子吧?」林岳似乎已經聯想到什麼,當即大叫起來。

梅琳娜的兒子奧茨,林岳對他的印象實在不敢恭維,如果要他去保護這個傢伙,實在讓人提不起勁。

伊麗莎白也知道林岳跟奧茨王子之間的恩怨,臉上也浮現出一絲的難色,不過見林岳的反應這麼大,她第一時間擺擺手道:「岳,我知道這件事很讓你為難,你……你要是不願意就當我剛才沒說過。」

眼見這個女人手足無措的模樣,林岳有些好笑,同時又覺得眼前的女人真的把他當成自己的男人,任何事都以他為先。

想到這裡,林岳很滿意,忍不住調侃道:「要我答應也不是不行,不過酬勞方面伊莎你打算怎樣算?」

伊麗莎白沒有瞧見林岳眼中的狡黠,連忙把自己姐姐許諾的酬勞說出來,「要是你能夠答應,酬勞方面姐姐會支付一大筆金幣,此外,金銀珠寶肯定也少不了,如果奧茨能夠成為王位繼承人,甚至可以增加你的封地以及爵位……」

「我對這些東西都沒有興趣,難道你沒想過以身相許?」林岳壞笑道。

「啊?」伊麗莎白才聽出林岳口中的「酬勞」是什麼意思,臉色頓時變得更加紅潤,彷彿要滴出水來,半響,她細如蚊聲道:「如果……如果你想的話,我……我是沒問題的。」

說完,她自己已經把腦袋垂下來,完全沒看見林岳正在抖動的雙肩。

「好啦,我剛才只是開玩笑而已,你沒必要這麼緊張。」玩笑開得差不多,林岳拍再說下去,這個小女人會把自己羞得不敢見人,於是換上認真的語氣道:「關於王族試煉,還是讓你姐姐抽時間跟我當面說吧。到時候要不要幫奧茨那小姐,得看你姐姐拿出多少誠意。」

聽到林岳只是在跟自己開玩笑,伊麗莎白不禁暗鬆口氣,不過等到林岳真的離開了,她的心裡又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成功跟伊麗莎白確認了戀愛關係后,達芙妮的任務算是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只需要讓阿爾曼七世放棄騷擾伊麗莎白就可以了,不過關於這個問題,林岳暫時還沒想到辦法。

畢竟對方可是統治整個人族的皇帝,他看中的女人必定會想辦法搞到手,要他主動放棄似乎不是那麼容易。

至於梅琳娜皇后那邊,林岳並不著急,反正伊麗莎白說過,王族試煉是一個月後的事情,等哪天到了再慢慢斟酌也不遲。

離開伊麗莎白的領主府後,林岳直奔終焉王戰賽的會場,今天林岳依舊有三場排位賽,根據系統安排,比賽會在半小時后舉行,林岳必須現在趕回去做賽前的準備。

……

另一方面,就在絕大部分玩家沉浸在終焉王戰賽和春節節日盛大熱鬧氣氛的時候,位於艾德拉斯大陸西面,一片死寂的荒漠上,一群在哪裡練級的玩家正遭到恐怖的襲擊。

這次襲擊跟上次在暗金要塞遭受的襲擊一樣,同樣是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唯一讓人知道的是,他們頭頂上頂著鮮紅色的名字,換句話說,他們全是紅名玩家。

網游中在野外pk被殺是常有的事情,可是算上上次在暗金要塞那次噁心屠殺事件以及這次,這群神秘的傢伙已經連續「作案」超過十次,其性質惡劣的程度足夠引起一些人的重視。

鏡頭一轉,在荒漠練級那些玩家遭到襲擊後半個小時,某處陰暗的房間內,五人圍坐在一張圓桌上。

由上席開始,順時針旋轉分別是一身紅色盔甲的天堂明哥,黑色披風,法師裝扮的霸氣真人,緊挨著一男一女,男的獸人族中獅族,同樣一身猙獰的盔甲,女的遊戲角色是血精靈,外貌美麗動人,不過表情卻十分的冷峻,一身盜賊的皮甲勾勒出不同於白精靈纖細曲線的火爆身材。

最後是一個表情漠然的矮人青年,他神色自若,手指不停敲打桌面,在陰暗的房間內發出「篤篤」的響聲。

這個五個人,都是「境界ol」華夏區響噹噹的人物,分別是天堂之眼的天堂明哥,霸氣王朝的霸氣真人,百獸神教的獸王,冰雪玫瑰盟的冷如雪以及九鼎的會長——九尾狐。

五人就這樣坐著,誰也沒有先開口說話。房間裡面的氣氛很是陰沉死寂。

砰!

最後,那個百獸神教的獸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發出了巨大的響聲,「我當初就堅決表態,不能縱容噩夜那個傢伙,絕對不能縱然他們!你們偏偏不聽。現在好了?你們滿意了!他開始行動了,大概很快會波及到我們身上!」

霸氣真人冷冷的瞥了獸王一眼,「獸王會長,我們聚在一起是為了商討應對的對策。而不是來追究誰的責任來的。」

「哼!可笑,」獸王道:「當初如果不是你們霸氣王朝想借惡魔心臟那些瘋子的手剷除異己,他們會發展壯大成這樣,你現在有臉面和我這些廢話!」

霸氣真人輕輕的說:「我不認為我當初那樣做有什麼錯?」

「好了,你們兩個。」

天堂明哥突然發話了,「公是公,私是私。如果你們連這點都分不清楚,我想這個會也沒必要開下去了。大家各回各家吧,這個反惡公會聯合也沒成立的必要了。」

然後,便聽在座唯一女子說道:「明哥說得不錯,今次我們聯合在一起,是為了對付噩夜以及他的惡魔心臟,廢話不要說了,直接進入正題吧……」

「那麼……」天堂明哥雙手托著下巴,開始道:「惡魔心臟最近幹了什麼好事,我想大家都十分清楚,中間涉及的利益層面不必說了,他們最近乾的這些事,已經嚴重影響到我們在『境界ol』的運作,如果繼續任由他們幹下去,別說我們丟不起這個臉,怕是國外那些傢伙會以為我們華夏十大公會會怕了他們一個區區的惡魔心臟。」

說到這裡,天堂明哥稍微停頓一下,對霸氣真人和獸王道:「你們認為呢?繼續放任惡魔心臟還是就今天開始達成共識對付他們?」

霸氣真人和獸王互相望了一眼,獸王先開口說道:「我早就看惡魔心臟那些瘋子不順眼,既然今天來得這裡,自然早就想清楚要對付他們。」

「我們霸氣王朝沒問題。」霸氣真人道:「惡魔心臟上次襲擊了我們在暗金要塞的練級點,導致我們損失了不少人,我不會放過他們的。」

獸王冷笑一聲,「這一次不能簡簡單單就放過他們,必須給予制裁,最好讓他們的公會脫離我們華夏十大公會之列,免得他們再給我們丟人。」

天堂明哥呼出一口氣,手指輕輕的點著桌面,道:「沒錯。我同意獸王會長的提議。以前怎麼鬧我不管,但是『境界ol』是我們天堂之眼往後的重點項目,不能繼續讓那些害群之馬胡作妄為破壞遊戲平衡……必須下重手!」

「九鼎呢?」天堂明哥看向坐在的最後一人,也是目前為止沒有發言的九鼎會長九尾狐。

九尾狐微微一笑道:「這次反惡公會聯合是你們天堂之眼牽頭,而你們公會是我們華夏大公會之首,既然如此,我們九鼎沒道理不參加,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今天只有我們五人參加會議?」

這話果然引起其他人注意,芬芳玫瑰盟的冷如雪接過話道:「沒錯,我們華夏十大公會,除去惡魔心臟外應該還有九個,其餘的四人呢?」

「就知道你們會問。」天堂明哥似乎有些累了,揉了揉太陽穴,說:「原本,我的確想邀請我們所有華夏十大公會的人加入這次聯合一起討伐惡魔心臟,無奈其餘的四個公會,如意閣,極限盟,空氣動力和風雲世家都拒絕了我的邀請。」

「有什麼好奇怪,他們公會的本部全在西大陸那邊,知道自己如果徹底得罪了惡魔心臟,第一個遭受到報復的會是他們自己。」獸王冷冷的說,「虧他們跟我們齊名,沒想到全是慫貨。」

「我覺得不是那麼簡單?他們的為人難道你不知道?怎麼可能因為這個原因拒絕加入?」霸氣真人道:「我倒是有一個疑問,今次惡魔心臟為什麼會如此大膽,雖然按照他們以往的劣跡來說,他們到處殺人犯事並不奇怪,只是最近如此頻密的『作案』甚至把我們十大公會一次過得罪透,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我也有同感,這次惡魔心臟的行為的確有些奇怪。」冷如雪沉聲道:「會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

天堂明哥淡淡的說道:「就算有陰謀,難道憑我們在座幾位聯合還會怕了他們不行?」

房間又一次陷入寂靜。

天堂明哥輕嘆一口氣,道:「除了如意閣他們四個公會外,我本想把炎黃後裔一起拉進來,沒想到他們的會長炎黃血帝也拒絕了。」

「我承認炎黃後裔這支後起之秀實力不錯,不過讓他們加入會不會太看得起他們了?」獸王撇撇嘴道。

我本來還想請土豪哥加入呢?如果說出來你估計會更加鄙視!

這句話天堂明哥只是在心裡說,表面上還是道:「那麼,就這麼定下來了。我們各自休整一段時間吧,等摸清楚惡魔心臟的動向再行動。我今天終焉王戰賽還有排位賽要打,那麼散了吧。」

霸氣真人站了起來,道:「好巧,我今天也有比賽,不知道會不會跟你安排在同一個組別?」

「呵呵。」天堂明哥笑著看著霸氣真人,道:「只是排位賽,這麼急著要跟我交手?與其這樣,不如等到決賽圈再一決高下!」 成功跟伊麗莎白確認了戀愛關係后,達芙妮的任務算是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只需要讓阿爾曼七世放棄騷擾伊麗莎白就可以了,不過關於這個問題,林岳暫時還沒想到辦法。

畢竟對方可是統治整個人族的皇帝,他看中的女人必定會想辦法搞到手,要他主動放棄似乎不是那麼容易。

至於梅琳娜皇后那邊,林岳並不著急,反正伊麗莎白說過,王族試煉是一個月後的事情,等哪天到了再慢慢斟酌也不遲。

離開伊麗莎白的領主府後,林岳直奔終焉王戰賽的會場,今天林岳依舊有三場排位賽,根據系統安排,比賽會在半小時后舉行,林岳必須現在趕回去做賽前的準備。

……

另一方面,就在絕大部分玩家沉浸在終焉王戰賽和春節節日盛大熱鬧氣氛的時候,位於艾德拉斯大陸西面,一片死寂的荒漠上,一群在哪裡練級的玩家正遭到恐怖的襲擊。

這次襲擊跟上次在暗金要塞遭受的襲擊一樣,同樣是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唯一讓人知道的是,他們頭頂上頂著鮮紅色的名字,換句話說,他們全是紅名玩家。

網游中在野外pk被殺是常有的事情,可是算上上次在暗金要塞那次噁心屠殺事件以及這次,這群神秘的傢伙已經連續「作案」超過十次,其性質惡劣的程度足夠引起一些人的重視。

鏡頭一轉,在荒漠練級那些玩家遭到襲擊後半個小時,某處陰暗的房間內,五人圍坐在一張圓桌上。

由上席開始,順時針旋轉分別是一身紅色盔甲的天堂明哥,黑色披風,法師裝扮的霸氣真人,緊挨著一男一女,男的獸人族中獅族,同樣一身猙獰的盔甲,女的遊戲角色是血精靈,外貌美麗動人,不過表情卻十分的冷峻,一身盜賊的皮甲勾勒出不同於白精靈纖細曲線的火爆身材。

最後是一個表情漠然的矮人青年,他神色自若,手指不停敲打桌面,在陰暗的房間內發出「篤篤」的響聲。

這個五個人,都是「境界ol」華夏區響噹噹的人物,分別是天堂之眼的天堂明哥,霸氣王朝的霸氣真人,百獸神教的獸王,冰雪玫瑰盟的冷如雪以及九鼎的會長——九尾狐。

五人就這樣坐著,誰也沒有先開口說話。房間裡面的氣氛很是陰沉死寂。

砰!

最後,那個百獸神教的獸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發出了巨大的響聲,「我當初就堅決表態,不能縱容噩夜那個傢伙,絕對不能縱然他們!你們偏偏不聽。現在好了?你們滿意了!他開始行動了,大概很快會波及到我們身上!」

霸氣真人冷冷的瞥了獸王一眼,「獸王會長,我們聚在一起是為了商討應對的對策。而不是來追究誰的責任來的。」

「哼!可笑,」獸王道:「當初如果不是你們霸氣王朝想借惡魔心臟那些瘋子的手剷除異己,他們會發展壯大成這樣,你現在有臉面和我這些廢話!」

霸氣真人輕輕的說:「我不認為我當初那樣做有什麼錯?」

「好了,你們兩個。」

天堂明哥突然發話了,「公是公,私是私。如果你們連這點都分不清楚,我想這個會也沒必要開下去了。大家各回各家吧,這個反惡公會聯合也沒成立的必要了。」

然後,便聽在座唯一女子說道:「明哥說得不錯,今次我們聯合在一起,是為了對付噩夜以及他的惡魔心臟,廢話不要說了,直接進入正題吧……」

「那麼……」天堂明哥雙手托著下巴,開始道:「惡魔心臟最近幹了什麼好事,我想大家都十分清楚,中間涉及的利益層面不必說了,他們最近乾的這些事,已經嚴重影響到我們在『境界ol』的運作,如果繼續任由他們幹下去,別說我們丟不起這個臉,怕是國外那些傢伙會以為我們華夏十大公會會怕了他們一個區區的惡魔心臟。」

說到這裡,天堂明哥稍微停頓一下,對霸氣真人和獸王道:「你們認為呢?繼續放任惡魔心臟還是就今天開始達成共識對付他們?」

紅塵盡陌 霸氣真人和獸王互相望了一眼,獸王先開口說道:「我早就看惡魔心臟那些瘋子不順眼,既然今天來得這裡,自然早就想清楚要對付他們。」

「我們霸氣王朝沒問題。」霸氣真人道:「惡魔心臟上次襲擊了我們在暗金要塞的練級點,導致我們損失了不少人,我不會放過他們的。」

獸王冷笑一聲,「這一次不能簡簡單單就放過他們,必須給予制裁,最好讓他們的公會脫離我們華夏十大公會之列,免得他們再給我們丟人。」

天堂明哥呼出一口氣,手指輕輕的點著桌面,道:「沒錯。我同意獸王會長的提議。以前怎麼鬧我不管,但是『境界ol』是我們天堂之眼往後的重點項目,不能繼續讓那些害群之馬胡作妄為破壞遊戲平衡……必須下重手!」

「九鼎呢?」天堂明哥看向坐在的最後一人,也是目前為止沒有發言的九鼎會長九尾狐。

九尾狐微微一笑道:「這次反惡公會聯合是你們天堂之眼牽頭,而你們公會是我們華夏大公會之首,既然如此,我們九鼎沒道理不參加,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今天只有我們五人參加會議?」

這話果然引起其他人注意,芬芳玫瑰盟的冷如雪接過話道:「沒錯,我們華夏十大公會,除去惡魔心臟外應該還有九個,其餘的四人呢?」

「就知道你們會問。」天堂明哥似乎有些累了,揉了揉太陽穴,說:「原本,我的確想邀請我們所有華夏十大公會的人加入這次聯合一起討伐惡魔心臟,無奈其餘的四個公會,如意閣,極限盟,空氣動力和風雲世家都拒絕了我的邀請。」

「有什麼好奇怪,他們公會的本部全在西大陸那邊,知道自己如果徹底得罪了惡魔心臟,第一個遭受到報復的會是他們自己。」獸王冷冷的說,「虧他們跟我們齊名,沒想到全是慫貨。」

「我覺得不是那麼簡單?他們的為人難道你不知道?怎麼可能因為這個原因拒絕加入?」霸氣真人道:「我倒是有一個疑問,今次惡魔心臟為什麼會如此大膽,雖然按照他們以往的劣跡來說,他們到處殺人犯事並不奇怪,只是最近如此頻密的『作案』甚至把我們十大公會一次過得罪透,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我也有同感,這次惡魔心臟的行為的確有些奇怪。」冷如雪沉聲道:「會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

天堂明哥淡淡的說道:「就算有陰謀,難道憑我們在座幾位聯合還會怕了他們不行?」

房間又一次陷入寂靜。

天堂明哥輕嘆一口氣,道:「除了如意閣他們四個公會外,我本想把炎黃後裔一起拉進來,沒想到他們的會長炎黃血帝也拒絕了。」

「我承認炎黃後裔這支後起之秀實力不錯,不過讓他們加入會不會太看得起他們了?」獸王撇撇嘴道。

我本來還想請土豪哥加入呢?如果說出來你估計會更加鄙視!

這句話天堂明哥只是在心裡說,表面上還是道:「那麼,就這麼定下來了。我們各自休整一段時間吧,等摸清楚惡魔心臟的動向再行動。我今天終焉王戰賽還有排位賽要打,那麼散了吧。」

霸氣真人站了起來,道:「好巧,我今天也有比賽,不知道會不會跟你安排在同一個組別?」

「呵呵。」天堂明哥笑著看著霸氣真人,道:「只是排位賽,這麼急著要跟我交手?與其這樣,不如等到決賽圈再一決高下!」 接下來幾天,林岳上線基本過著三點一線的生活,偶爾練練級下下副本,到排位賽的時候去打兩場,下線之後跟家裡兩個女人出去外面逛一逛,感受一下節日的氣氛。

有時候,林岳會忍不住想,假如以後日子都是這樣過,好像還蠻不錯的。

然而,平靜的日子總會有結束的一天。

大年初四,林岳剛剛打完第四天的排位賽。

這四天,林岳總共打了12場比賽,按照目前系統統計的成績,林岳仍然以12場12勝,累計用時32秒的絕對優勢排在第一位。

沒錯,打了12場,林岳不僅全勝,而且累計用時僅僅只有32秒,除了第一場對星空燦爛這個a級職業選手的時候用了9秒外,往後11場比賽,林岳獲勝用時全是2秒左右。

這個成績不敢說後無來者,但至少是前無古人,雖然只是排位賽,但是仍然引起悍然大波。

當然,也有人說林岳之所以會獲得這樣的佳績完全是運氣使然,畢竟排位賽的對手全是系統隨機分配,有人統計過林岳11場的比賽,發現除了第一場的對手是星空燦爛外,其餘的對手全是業餘。

換句話說,這些人認為林岳根本是走了狗屎運,假如對手換了一些職業選手,林岳應該沒那麼輕鬆可以獲得12場連勝。

這種說法有人指出來后,馬上獲得不少人的認同,至於林岳的粉絲,諸如小橋流水等人當然看不過去,很快在論壇上進行反擊,於是新一輪的罵戰又在網上展開。

作為當事人,林岳卻完全不關心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當天打完第12場比賽以後直接去了白精靈族領地。

目前林岳的等級已經升到43級,距離45級還剩下1級多點的經驗值,之前午馬說的任務,其實林岳在昨天已經答應,而任務時間就在一個星期後,為了做好充足的準備,林岳打算在剩下的時間把等級盡量的往上提。

練級的地點位於白精靈族大風谷副本西北面一片名為紅葉谷地的地方,哪裡遍布各種等級50左右的怪物,很適合林岳現在的狀況練級。

「轟隆隆……」

小屎丸第n次犧牲后,身上金光一閃林岳順利升到44級,粗略算一下,只要往後一個星期在線時間充足,應該可以在任務開始前升到45級。

萌娃來襲:魔性媽咪 「卧槽,跟你這小子練級簡直太爽了,早知道如此,我以前就該早點找你,運氣好說不定可以上等級榜。」張超這邊同樣爆發出一陣金光升級了。

這些天,除了張超外,跟林岳一起練級的,還有柳姿妤,青鹿撫子和鎚子,就連羽雪墨風那傢伙也跟來了。

組隊練級有組隊練級的好處,除了不用一個人枯燥打怪外,還有組隊經驗加成,林岳帶著他們經驗值不但不會被分薄,反而因為加成效果增加了不少。

當然,張超他們的收穫同樣十分豐富,尤其他們當中等級最低的羽雪墨風,這幾天簡直好像坐火箭一樣,現在已經26級。

這個傢伙之前等級實在太低了,林岳實在看不過去,才特意找人搭了幾次「橋」把他組上,不然林岳實在擔心,這傢伙等級要是再往下掉,不知道會不會真的滾回新手村?

「土豪哥,我看練得差不多了,是時候回去練生活技能。」剛剛升級不久,羽雪墨風便一副很著急要走的樣子。

「練生活技能?你的生活技能差不多練到頂點了?在沒有二轉之前根本沒法練?你是想回去找妹子吧?」林岳沒好氣道。

「呵呵。」羽雪墨風抓了抓頭髮,先是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著一副大義凜然的表情道:「公會裡幾個練生活職業的妹子請教我,我總不能拒人於千里之外吧,再說,我教她們不是為了公會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