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從沈繡球嘴裏省下來的,也就只有他親爹了。

由於頭一天晚上颳了一整夜的風,所以第二天竟然是個艷陽高照的好天氣。

昨天夜裏我有點認床所以睡得不算好。

所以助眠的方法我都試過了,包括數水餃、趴着睡……

到了後來我乾脆疊加使用——

趴着睡的時候數水餃。

一隻水餃。。。

兩隻水餃。。。

三隻水餃。。。

。。。

白白胖胖的水餃在我腦海中跟跳大繩一樣一個個跳過去,不帶打頓的。

我一連數了上萬隻水餃,依舊意識尚存。

不過好在快天亮的時候我睡著了,而且還是一覺睡到自然醒。

「睡得好嗎?」

栗元都問我。

「挺好,床夠大夠軟。」

「過來吃點東西吧。早茶就應該悠悠閑閑。」

嗯,這倒是。

我見桌子上的上午茶都是港式點心,不由得拍手叫好。

什麼豆腐皮鮮肉卷啦、蝦仁燒麥啦、雪頂奶黃包啦、叉燒奶酥啦……應有盡有。

我就著鴛鴦奶茶挨個擊破心儀的早點,那叫一個飽足。

因為看我穿的還是昨天那一身,栗元都皺皺眉頭。

「怎麼不穿我為你準備的衣服?」

栗元都說的那一身衣服是一套手工釘珠的蕾絲連衣裙,很仙女的那種,而且還是高定。亮晶晶的,因為在裙擺上面綴滿了貨真價實的水晶。

「小都姐姐的衣服太貴重了,而且白色的,我怕給整髒了。」

但真正的原因是那種衣服穿和脫都很麻煩。

而我根本不想那麼麻煩地穿上去再麻煩地脫下來,而且穿給你看,我是瘋了嗎。。。

本人實在沒這癖好。。。

「你身材跟我差不多,喜歡的話衣服就當作是禮物送給你。別擔心什麼臟不髒的。」

「不行不行!」

我趕緊拒絕。

「衣服太貴重了!我感覺感覺自己穿了一輛豪車在身上。」

一件動輒上百萬的禮服誰會成天去穿它。。。

不光上趟廁所都不方便。。。

而且還要花大錢去乾洗。。。

我可不是那種拜金的主。

對我而言合適的衣服才是最好的衣服。

「你還真樸實啊。」

栗元都沒想到我原來如此土得掉渣。在她的常識裏面,我應該和那種去米蘭秀場看大秀的名媛們是一個境界的選手。可事實證明我不是啊。。。

「習慣而已。」

我跟我二姐、三姐她們不一樣。

她們是貨真價實的名媛淑女,我就是個天生天養的糙漢子。

用過豐盛的上午茶后,栗元都領着我去了自家車庫讓我挑一輛中意的賽車。

一個一千平方的室內車展區擺放着數十台款式迥異的跑車,顏色和款式都很拉風,而且有很多台車我連品牌都不認識。

「撿喜歡的挑。哪一台都可以。」

「隨便哪台都可以嗎?」

我覺得是不是應該讓讓主家先挑。

「這裏的每一台車你都可以選。」

雖然有點受寵若驚,但是我挺中意那台綠色的賽車。

綠色是生命的顏色。

它既不會像藍色那般冰冷。

也不會像紅色那般熾熱。

於是我指著綠色的那台對栗元都說道:「就它了。」

「小綠啊。」

栗元都過來看看那台車。

「是台好車。」

「但我不會開。」

「而且我也沒有賽車服。」

見我要啥沒啥,栗元都帶我去了她的御用更衣室。

裏面的衣帽間陳列著一排酷炫的賽車服。

「你選了小綠,那麼適合的賽車服是這件。」

栗元都拿了一件綠色的給我。

這賽車服摸在手上有一定的厚度,據說裏面的氣墊可以在危急時刻保護賽車手,起到緩衝防震、防火隔熱的作用。

我倆換上各自的行頭之後,栗元都給我臨時培訓了半個小時便拉我上場比賽。

雖然我聽懂了大部分,也在賽道上試開了一小段距離,但是一想到要面對複雜的賽道公路我就直接舉白旗。

「小繡球,一會兒靠你了!」

我對坐在身邊的沈繡球說道。

雖然栗元都看不見他,但是這會兒沈繡球正悠哉悠哉地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而且還自帶兒童座椅。。。

「能連上這台車的控制系統不?」

我感覺自己的小命都在沈繡球的手上運作。

「報告娘親,連上了,現在的控制許可權已經歸咱們了。」

「好,安全第一,比賽第二!」

我在VR上看過整個賽道的大致構成,分為普通區域、彎道區域、障礙區域這三個大類。

普通區域不用解釋,就是中規中矩的賽道,兩側是草地和防撞保護,算是最安全的地段。

可是畫風到了彎道區域就截然不同。彎道區域是沿着島上的山體做出來的盤山公路,外側臨海,內側靠山,要是速度太快飛出去的話就會直接墜海。

但是比起彎道區域,真正難搞的是障礙區域。

因為這個區域路況複雜多變,不光有全息影像亂入賽道擾亂視聽,還會有真的活物突然闖入干擾比賽。如此算是整個「無界」的核心區域,也是拉開勝負的關鍵。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喬安夏不喜歡蘇珊,對葉佳倩也還沒法釋懷,跟楚瀾更親近些,「楚瀾,你幫我拉一下後面的拉鏈。」

「我來吧我來。」葉佳倩推開楚瀾,自己女兒的婚紗,做母親的最有資格。

蘇珊聳聳肩,沖着楚瀾一個壞笑。

喬安夏走出更衣室時,蘇珊故意抬腳要去踩她的裙擺,腳快落下時被楚瀾用力推了一把,「你幹什麼!」

蘇珊趁機倒在地上,「我,我只是想把安夏的裙擺托住,免得弄髒,你幹嘛推我?」

葉佳倩把蘇珊扶起,指責楚瀾,「你好像對蘇珊很有成見?但今天是我女兒的好日子,你別添亂。」

楚瀾一臉窘狀,之前為了喬安夏,她沒少衝撞葉佳倩,想必葉佳倩對她的印象也不好,「我沒有,蘇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幹什麼,想踩住安夏的裙擺害她摔跤是吧!」

「不是的,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楚瀾,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怕我搶走禹辰,但也不能冤枉我啊,」蘇珊淚眼朦朧的,一副楚楚可憐的樣。

楚瀾罵了句,「心機女!」

喬安夏停住腳步往回走,拉過楚瀾,「我相信楚瀾,蘇珊,你給我聽好了,如果你再敢搞什麼小動作,就給我滾出度假村!不許再跟着,還有,我的所有服裝都不許你碰!」

蘇珊一臉委屈的看着葉佳倩,淚眼汪汪,「葉阿姨,她們誤會我了,安夏的每一套禮服和婚紗我都非常喜歡,我是真的想學習這種風格的。」

葉佳倩再怎麼樣也不會幫着外人,「好了,聽夏夏的,你到外面看着就好了,別再惹夏夏不高興。」

蘇珊詭計沒得逞,走回草地上站着,很是鬱悶又不能表現出來,依然跟凌禹辰有說有笑的。

喬安夏和龍夜擎繼續拍第二組婚紗照。

凌若冰靠在床頭,明天就要去M國了,大家好像把她遺忘了般,都沒人過來看看她,下午,手機上進來兩張照片,是龍夜擎和喬安夏的婚紗照,是一個陌生號碼發過來的,這號碼她沒印象。

她瞬間明白了,大家都陪他們拍婚紗照去了,誰會有心情來管她,這婚紗真好看啊,尤其是站在龍夜擎身旁,那簡直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她呢,卻要被『流放』到遙遠的M國去。

徐錦成送了飯過來,「若冰,我安排了兩名護士陪你去國外,也好照顧你。」

凌若冰並不想要護士的照顧,她想要的,是龍夜擎的陪伴,可惜,就連墨司宸都沒提過要陪她去。

「好吧,到現在,也就你還記得我。」

徐錦成安慰道,「她們忙不過來,沒辦法,若冰,你還沒恢復記憶嗎?」

凌若冰搖頭,「沒有,我什麼都不記得。」

「也好吧,不記得好,下次,別再做這麼傻的事了。」徐錦成嘆了口氣,「吃飯吧。」

穆慧妍來了,帶了一碗湯,「聽說你明天要去國外,過來看看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