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沒有嫌棄她的教導的,就是春嬸了。

不知她是說服了家裡那位還是怎樣,終於也是騰出一些地里來種植紫蘇,從一開始種,陳春妹就按照葉靈教的去做,這種信心,大概是從她知道自己家裡的情況還不嫌棄她開始吧。 ……

美姬子等人很著急,可是又脫不出手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武藏五郎實在是太厲害了,她和櫻花玉二人聯合起來居然仍舊占不得上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婆子藍等人行動。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躲在暗處的月霓裳突然跳了出來,雙手各持一把手槍,對著婆子藍和他的手下就是一連串的子彈,動作非常的快,婆子藍等人嚇了一跳,被月霓裳打了一個措手不及,手下人死傷了好幾個。

婆子藍也是命大,要不是面前剛好站了個手下,估計他這條老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月霓裳躲在暗處也是有她自己的考量,論身手,月霓裳根本沒辦法與美姬子、櫻花玉和櫻子三個人比,唯一的優點就是火器使用的比較好,所以她躲藏在了暗處,等著婆子藍等人出現,馬上發難,雖說沒能殺了婆子藍,不過已經收到非常不錯的效果了。

「媽的,在那裡!」婆子藍指著一旁,匆忙的躲在了一旁的樓梯口,本以為武藏五郎牽制住了這幾個女人,自己就能大搖大擺的進去了,哪裡能想到暗處還躲著一個人呀。

月霓裳和這幾個人開始對攻了起來,不過月霓裳的速度極快,一連幹掉了十幾名婆家的手下,可是眼看著婆家的那些手下進來的越來越多,月霓裳不得不後撤,躲在了一旁的沙發後面,對方的人手實在是太多了,看起來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幹掉她,馬上幹掉她!」婆子藍看到自己這邊的人越來越多了,一時之間歇斯底里了起來。

不過月霓裳經歷過大大小小的槍戰無數場,哪怕對方有這麼多人,一時之間也奈何不得月霓裳,只能一步一步慢慢來,場面陷入了僵持之中。

不過一旁的情況有些不太妙,櫻花玉和美姬子兩個人越來越吃力,櫻花玉的身上中了好幾拳,嘴角都溢出了鮮血,不過仍舊強忍著和武藏五郎對打,沒有絲毫服輸的意思。

「去死吧!」武藏五郎大喝一聲,一腳踹到了櫻花玉的胸口上,櫻花玉再也支撐不住了,嬌軀飛了起來,重重的砸到了一旁的牆壁上,噴出了一口鮮血,然後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消耗的體力實在是太大了,真有些受不了了。

就剩下美姬子一個人對付武藏五郎了,幾個來回,武藏五郎的嘴角就掛上了殘忍的笑容,揮舞著忍刀從後面直奔美姬子的面門而去,眼看就要成功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恢復過了的櫻子橫起忍刀擋在了美姬子的面前。

「鏘」的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櫻子和武藏五郎二人俱是後退了好幾步,武藏五郎的體力消耗也非常大,喘著粗氣,冷冷的注視著櫻子:「櫻子大小姐,看起來你今天要死在這裡了!」

「誰死在這裡還不一定呢!」櫻子冷哼一聲,揮舞著忍刀,和美姬子二人再次對武藏五郎動手。

誠然,這兩個人要殺了武藏五郎一點也不容易,可是武藏五郎的內心也是叫苦不迭,單獨面對這些女人當中的一個,他能保證在十幾分鐘內解決戰鬥,可是兩個人聯合起來,他又不得不保護自己,雖然不斷的重傷這三個女人,可是這三個女人實在是太堅強了,時間再拖下去,多武藏五郎可就不妙了。

武藏五郎大喝一聲,突然之間用盡了全力,哪怕是受點傷也在所不惜,必須要短時間內解決,要不然一會兒等月無瑕派遣的人來了,那可就有他好看的了。

武藏五郎不顧一切,一把抓住了美姬子的肩膀,使勁的一個用勁,「咔嚓」一聲,美姬子的肩胛骨被武藏五郎卸了下來,美姬子忍不住慘叫了一聲,這種痛苦根本不是尋常人所能忍受的。

緊接著武藏五郎對著美姬子的小腹就是一腳,美姬子的嬌軀飛了起來,砸到了餐桌上面,把餐桌砸的粉碎,忍不住噴出一口血來,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喘著粗氣。

不過為了讓美姬子失去戰鬥力,武藏五郎也受傷了,就在武藏五郎對美姬子動手的時候,一旁的櫻子眼疾手快,用忍刀要刺穿武藏五郎的後背,不過武藏五郎躲得快,用手臂擋了一下,忍刀割破了他的忍者服,胳膊上面流下了一大灘的鮮血。

武藏五郎解決了美姬子,回過頭來抓住了櫻子的脖頸,稍稍一用勁就把櫻子給提了起來:「櫻子,我說過,你今天會死在這裡的,你不要執迷不悟了!」

「還不知道會……會是誰……」櫻子想要掙脫武藏五郎的手,可是武藏五郎的手腕力氣特別大,櫻子根本掙脫不了,此時的櫻子,那粉嫩的俏臉被憋成了醬紫色,特別的難看。

櫻子知道掰不開武藏五郎的手,當下一咬牙,拔出了腰間的匕首,對著武藏五郎的胳膊就刺了下去。

武藏五郎的手如同觸電一般的鬆開了,櫻子這一下並沒有刺中武藏五郎的手,而武藏五郎可不會這樣輕易的放過櫻子,露出了猙獰的笑容,對著櫻子就是一連串的組合拳,櫻子抵擋不及,中了好幾圈,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水,然後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看著地上躺著的三個人,武藏五郎有些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來:「我說過,你們不是我的對手,哈哈……哈哈……」

一旁的婆子藍一看到武藏五郎這邊佔了上風,趕忙走了過來,指著一旁的沙發焦急道:「武藏先生,快看,那邊……」

武藏五郎看到了躲藏在沙發後面的月霓裳,當下冷哼一聲,踏了幾個詭異的步伐,瞬間來到了月霓裳的身旁。

「啊——」

月霓裳一愣,舉槍就準備射擊,可是武藏五郎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她只感到了武藏五郎那猙獰的笑容,隨即手腕一疼,手槍就掉落在了地上,緊接著武藏五郎對著她就是一腳,月霓裳可不像那三個女人一樣,她的體質還沒有那麼好,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痛苦的慘叫了起來。

很快,武藏五郎手下的那些忍者和婆子藍手下的那些保鏢就用繩子把這四個女人給綁了起來,婆子藍望了一眼手腕上面的手錶,皺眉道:「武藏先生,現在已經過了半小時了,估計再有十分鐘,月無瑕的那些手下就會趕來!」

「十分鐘的時間夠了,那些女人可都不像下面這四個這麼難惹。」武藏五郎冷笑一聲道。

契約新娘:豪門囚愛 「是!」婆子藍的臉上也掛上了猙獰的笑容,和武藏五郎二人一起往上走。

很快就走到了樓上的房間,武藏五郎一推門,結果門是鎖著的,不過鎖著門對他來說可沒有那麼困難,輕哼一聲,飛奔起來起來對著門就是一腳。

實木木門是非常結實的,可是面對武藏五郎這一腳,沒有任何承受之力,轟然倒塌,緊接著就看到了面前的眾位女人,武藏五郎的嘴角掛上了得意的笑容,刀鋒啊刀鋒,縱使你再怎麼厲害,可是現在你的女人不是落到了我的手中嗎?

婆子藍也有些激動,哈哈大笑道:「武藏先生,快哉快哉,我們終於把刀鋒的人給包餃子了,我想刀鋒回來之後一定會非常憤怒的,想起刀鋒那憤怒無助的模樣,我就覺得心情暢快不已,哈哈……哈哈……」

武藏五郎輕哼一聲道:「你說的一點也不錯,眾位佳人們,束手待斃吧,沒有人可以幫的了你們,刀鋒已經離開了!」

…… 村裡人跟著種紫蘇並沒有讓葉靈覺得有什麼威脅,畢竟她的主要經濟來源並不止於紫蘇,所以這個錢大家一起賺,還有人專門跑來村裡收購,反而省了她自己載去鎮上的錢。

就算她靠這個收入,大家一起種也是有好處的,形成產業的話會被更重視,各項的便利也會隨之而來。

葉靈盡心儘力的去做著自己的事情。

而外婆,已經開始在家裡試著去收拾屋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當門外進來陌生又熟悉的身影時,她不敢置信。

但一聲千迴百轉的「媽」,卻把她從愣神中喚醒過來。

她千思萬盼的女兒,真的回來了!

一一一

葉靈沒想到,突然某一天回家,會看見家裡多了個人。

屋裡的氣氛有些尷尬,聊天也聊得很不自然。

看見葉靈的時候,兩人都暗暗鬆了口氣。

葉靈當作什麼也沒發生的走進屋裡。

「月兒,叫媽媽……」外婆第一個出聲。

女人期待的目光,老人催促的眼神。

葉靈眨眨眼,這才轉過去看兩人。

女人給她的第一印象就是掩不住的憔悴,若是在街上遇到,必定是被人叫大媽的那種,可是她的年齡算起來其實未到中年。

所以,是什麼摧殘了她?

芳華正茂的年紀嫁了人,在人生尚未到半已是殘弱之身?

葉靈並不想去探知那人經歷的事情。

特種兵痞在都市 能夠致親生骨肉於不顧的人,再慘的經歷也不想給予同情。

直面自己的內心,表達自己的情感。原主積攢的委屈正欲衝破理智,急於發泄。

葉靈抿著唇沒有開口。

有些話一出口就是傷害,想要彌補的時候,會耗盡心力。

倒不如現今不說。

畢竟她們還未到老死不相往來的地步。

但要如何迴轉,葉靈不想努力,她更想看看眼前的女人會怎樣做。

「可能,小月不……記得了……」齊娥給自己台階下。

離開的日子有多久,雖然沒有算過,但是看看孩子的身高模樣,若不是進了自己屋,差點就不敢認了……

老人想要說些什麼。

葉靈卻只是撇了一眼,進了廚房。

「外婆,中午想吃飯還是吃粥?」

「吃飯吧。」

回答的是她那還未相認的母親,「我昨晚坐了夜車,到現在都沒有吃過飯……」

「那做飯吧,小月,快下米做飯……」外婆想要上手忙碌,但是太急,差點自己拌倒自己,而離得最近的女人卻連手都沒有伸。

葉靈看得皺眉。

但是老人仍然指揮著葉靈做午飯。

葉靈知道老人的心思,還是那句:始終是女兒。

好吧,是女兒。

果然是女兒,這個家,她待了十幾二十年,的確是再熟悉不過了,看葉靈下了米后,完全自動進入女主人模式,左翻右翻,連葉靈的備糧都找出來。

「怎麼還把餅乾藏起來?小孩子不要吃太多零食,吃零食不好的……」

零食不好為什麼你整包抱著吃?

你知道那些餅乾是她上山時的食物嗎?

「這是肉乾啊?怎麼做得這麼柴?多浪費啊?」

沒有什麼配料當然口味欠佳,但是頂餓呀,在山上跑滿一天,沒有點抗餓的東西還吃生肉嗎?

葉靈簡直不想吐槽下去了,自己拿著刀往菜園摘菜去,看那樣子,何止一天,三天三夜沒有吃過一頓飯都有可能。

還是摘多點青菜,免得待會連個青菜都被夾光了。

不知是葉靈算得准還是真的發生了什麼,看見肉菜就狼吞虎咽的人,忽然讓人覺得有點可憐。

外面混得那麼差,為什麼不回家?

葉靈能不說話就不說話。

齊娥吃得八成飽后,才意識到地方不同了,身邊的人也不是那些人……

「媽,你吃肉」

「外婆不要吃肥肉。」葉靈看著那塊很多油脂的五花肉,也不看誰,說完就低頭繼續吃飯,她們要怎樣是她們的事。

齊娥有些尷尬,在盤裡看了看,剩下兩三塊都是這麼肥的,而瘦肉,剛剛自己吃了很多。

「媽,最近家裡種花生了沒?」

「種了一點。」老人已經從開始相見時的欣喜到如今的平靜,自己的女兒總歸是了解的。

「哦,那去年種的榨油了沒?」

「去年種的不多,榨了一點、夠我們婆孫吃幾個月。」老人的手還時常會握不住筷子,葉靈在旁邊幫她把菜放到勺子里,讓她自己練習拿起來放進嘴裡,一頓飯吃得很慢。

而旁邊的齊娥早已吃飽了,在剔牙。

「媽,現在的花生油外面賣很貴,特別是自家產的,不摻假,能賣很高的價錢……」

「嗯……」老人應著。

「媽,你知道嗎?現在的大城市啊,都不吃自己榨的花生油了,都興用調和油,調和油裡面的種類多,吃了對身體更好,而且價錢又便宜,才幾塊錢一斤……」

「哦。」老人還是淡淡的應著。

齊娥看著一老一小還在配合著吃飯,自己引起的話題又得不到積極回應,心情有些煩躁。

「媽,你這樣一點一點要吃到什麼時候啊,大口一點啊,都涼了!」

老人手一頓,差點拿不起勺子來。

「外婆,慢慢吃。」葉靈瞥了女人一眼,目光有些涼。

女人咂咂嘴,知道自己說錯話的樣子,轉轉又說:「媽,你這得的病也太麻煩了,吃飯都吃得這麼慢,還能做什麼事啊?有沒有吃藥呀?快點吃藥好起來啊。」

葉靈覺得一個人說話怎麼能這麼氣人呢?這是在關心還是在嫌棄啊?

「外婆已經好很多了。」葉靈忍不住開口。這跟以前連大小便都要人照顧的時候,已經天差地別了好嗎?

「這樣……」齊娥還想說什麼,明顯又咽了回去。

葉靈沒理她,繼續挑著盤裡比較容易吞咽的菜給外婆配飯。

「外婆,要不要再給你煮碗粥?」

本來做飯也不會做這麼乾的,只是有某人在,她添了一把米,水量計算有點失誤。一般人吃可能剛剛好,但是老人似乎還是吃得有點辛苦的樣子。

「不用了。飽了。」老人推開了碗。

「媽,吃飽了就去躺著吧。」齊娥熱心了一回。 對於家裡多了個人,葉靈表示一時有些不適應,特別是這個人完全佔了主導地位。

雖然沒誰讓她導。

「外婆,我去地里了。」小女孩拿著鋤頭往外走。

「好。」老人邊應邊看向女兒,但女兒坐著完全沒有要動的意思。

「阿娥,你跟小月一起去看看吧。」

「坐車回來累,今天就不去了。」齊娥翹著二郎腿,撥著一大早到鋪上買的瓜子。

葉靈知道不用等她,便自己走了。

出門時聽到外婆的嘆息:「你怎麼不幫幫孩子去?……」

「我這不剛回來嗎?你是巴不得我累死是不是?!」

葉靈本想折回頭,但是折回去會改變什麼?

超凡卡神 並不會。

葉靈只是越來越失望。

她真的沒有見過那個母親會忍心讓自己還不到十歲的女兒去種地,然後自己在家等飯吃的,而且還不自己煮飯,等葉靈幹完大半天的活回來,想著家裡有人,至少飯應該是煮了的。

的確是煮了飯。

就煮了飯。

問她的時候說,「沒買菜我怎麼煮呀?」

沒菜不會去買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