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業今天被龍飛宇打得一陣鬱悶,看著問晴與龍飛宇離去,心情亦是十分低沉。

所以,攻擊向偷靈紫鼠甚猛,招招都是用足了魂力。

偷靈紫鼠忽然站了起來,堅銳的爪子朝著龍業揮去。

其實,龍靈兒與龍飛昊一開始就是只是想要纏住偷靈紫鼠,所以,並沒有給偷靈紫鼠帶去多大的傷害,所以眾人中,龍業便首當其衝。

「吱吱!」偷靈紫鼠憤怒的叫道。 正當龍業龍康等人與偷靈紫鼠打得熱火朝天的同時,不夜幽靈隊等人如同幽靈一般出現在了偷靈紫鼠的洞穴面前。

不得不說,羅天成對偵探方面也是挺有天賦的,這個偷靈紫鼠洞穴實際上很隱蔽,在一個小山丘上,而洞穴周圍生長著雜草樹木,光線陰暗,太陽常年照射不到這個地方,不過倒是顯得挺乾燥,也許是因為這裡風比較大的緣故吧。

龍飛宇環視了一下四周,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凝目道:「兄弟們,我們進去!」

唰!

不夜幽靈隊瞬間進入了洞穴中,洞穴中殘留著濃烈的偷靈紫鼠獨特的味道。

龍飛宇低聲道:「難怪偷靈紫鼠能夠找到我們的位置了,鄭然在戰鬥的時候沖在最前面,身上偷靈紫鼠的味道很濃,所以偷靈紫鼠第一個擄走的就是他,而楚高俊進入這洞穴里,身上也帶著大量的偷靈紫鼠的氣味,所以偷靈紫鼠第二個找上的便是楚高俊。」

不夜幽靈隊繼續向前走去,終於走到了洞穴的終點。

那洞穴的終點,便是偷靈紫鼠居住的地方,空間還算寬敞,而令人驚異的是,周圍放置著許多靈氣很濃郁的東西。諸如妖獸晶核,靈草,煉器用的礦石,妖獸的殘骸等等。

不過,龍飛宇卻是觀察到,有很多一部分是剛剛放在洞穴里的,龍飛宇道:「偷靈紫鼠晉陞到了王級妖獸,看起來用去了它不少的庫存啊,很多東西都是最近才添加進來的。」

龍飛宇嘴上說著,手上也不閑著,混沌之力灌注到南宮玉鐲中,將這些東西收入南宮玉鐲。

不夜幽靈隊均是見怪不怪,他們早就不知道龍飛宇手腕這個空間玉鐲究竟能夠裝多少東西了。

龍飛宇心中暗暗覺得駭然,收取偷靈紫鼠的這些東西,居然讓自己的混沌之力減少了百分之十!

要知道,平日里他通過南宮玉鐲取東西,是基本不會消耗什麼魂力的。

龍飛宇知道,這是由於收取的東西靈氣太過龐大,所以才會產生這種情況。

龍飛宇將東西收取完畢后,眾人均是覺得周圍一空,這個空間瞬間變得整潔寬大起來……

「老鄭,楚高俊!」羅天成忽然激動的大叫道。

不夜幽靈隊眾人皆是順著羅天成的視線看去,果然發現鄭然和楚高俊面色蒼白的分別坐在兩處,他們身上被一縷紫色絲線捆綁著。

那縷紫色的絲線,不知道通向何處。


惹上冷魅總裁 ,鄭然迷迷糊糊的呻`吟了一聲,而楚高俊的手指則是動了一動。

不夜幽靈隊眾人連忙跑到鄭然和楚高俊二人面前,扶著二人。

龍飛宇鬆了一口氣,低聲說道:「兄弟,終於找到你們兩個人了。」

似乎是感受到不夜幽靈隊的到來,鄭然和楚高俊無力的睜開了雙眼,兩人均是臉色煞白,相比起來,鄭然的情況比起楚高俊糟糕了許多。

畢竟鄭然是早一天被抓進來的。

楚高俊無力道:「隊長,你們來了……我和老鄭,等……等你……等你們好久了……」

龍飛宇此時感覺到一股深深的悔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學習生命屬性的應用?雖然魂者還不足以學習魂技,但是如果學會了生命屬性的應用至少也能幫助一下鄭然和楚高俊吧……

龍飛宇此時看向了葉赫那拉天祿,道:「天祿,你能夠用水屬性治療一下他們嗎?」

然後龍飛宇看向羅天成、蘇和、洛康道:「你們三個別愣著,還不快點用木屬性的治癒之力幫鄭然和楚高俊療傷?」

龍飛宇此刻終於感覺到自己隊伍中有三個木屬性的存在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了。

葉赫那拉天祿乃是魂靈五轉修為,但是他的主修方向卻不是治癒,只會一些簡單的療傷之術,而羅天成、蘇和、洛康則是拚命的向著鄭然、楚高俊輸出治癒。

一刻鐘以後,不夜幽靈隊的眾人卻是失望的發現治癒之力對鄭然和楚高俊幾乎沒有什麼作用。

楚高俊虛弱的道:「好像……治癒之力……沒……沒用……魂力……流失……紫……紫……」

龍飛宇不等他說完,就注意到了楚高俊與鄭然身上的紫色絲線。

「這看上去乃是紫鼠脫落的鼠毛做成的……」龍飛宇低聲道。

魂力流失?

龍飛宇再次看向了紫色絲線,這回龍飛宇看得更加的仔細了。

重生之創業網絡帝國 ,但是最後有一根,不斷的延長著,最後消失在牆壁里。


龍飛宇劍眉緊緊的皺起,用手接觸那紫色絲線,的確能夠感受到上面有著一絲絲的魂力。

難怪二人的臉色如此蒼白,木屬性的治癒之力對他們也起不了作用,他們根本就不是因為受了傷才如此,而是因為被那紫色絲線吸收了魂力,魂力的流失讓他們身體越來越虛弱。

若是不夜幽靈隊的眾人再晚來兩天,可能只能拿到鄭然與楚高俊的屍體了!

龍飛宇的星眸中,一縷怒氣一閃而過。

龍飛宇身旁,一直沒有說話的向晴拍了拍龍飛宇的肩膀,柔聲道:「公子,我們沉下心想想辦法吧……」

龍飛宇強笑了一下,劍眉卻皺得厲害。


羅天成焦急的問道:「老大,現在怎麼辦?看起來老鄭就要翹了……」

隱約中,鄭然的嘴角微微搐動了一下……

龍飛宇沉思片刻,道:「我看偷靈紫鼠這樣做應該是有某些原因的,那麼問題是這魂力被運輸到哪裡去呢?」

龍飛宇自言自語道:「那麼,這紫色的絲線應該是……應該是……應該是……偷靈紫鼠……嗯……說明……」

向晴請拍著龍飛宇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著急。

龍飛宇道:「嗯……那麼……偷靈紫鼠應該是為了某種靈氣濃郁的東西才對……」

一道閃電頓時劃過龍飛宇的腦海,龍飛宇快速道:「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不久之前我們看到的紫色光柱應該就是從這裡發出的,但是這天地寶物卻是被封鎖在這裡,所以偷靈紫鼠擄走鄭然和楚高俊,讓他們二人輸送魂力。是了,不久之前封鎖已經鬆開了,才會升起那道光柱,那麼,現在應該差不多了吧,那封鎖準備要破開了!呵呵,對了,就是那麼簡單的問題,我們只需要順著干,將自己的魂力輸在那紫色的絲線上,就能夠幫助鄭然和楚高俊分擔壓力,打開封鎖,這樣一來,鄭然和楚高俊就安全了!」

龍飛宇那麼一大口起的說出這些話,不禁深呼了一口氣……

緊接著,龍飛宇看向眾人。

不夜幽靈隊眾人,包括問晴,皆是張大了嘴巴,看向龍飛宇。

龍飛宇眉毛一挑,問道:「你們怎麼了?」

眾人道:「你剛才說的是啥玩意兒?」

龍飛宇道:「不要廢話了,現在我們將魂力運送道紫色絲線里吧。」

不夜幽靈隊聽后,也毫不猶豫,將自己的手抓緊了紫色的絲線,然後拚命的輸出自己的魂力。

鄭然的臉色,著實慘白得嚇人。

隨著不夜幽靈隊眾人的加入,那紫色絲線泛起了陣陣寶光,更加洶洶而且連綿的魂力順著紫色絲線朝著洞穴上的牆壁運輸而去。

時間不斷的過去。

離偷靈紫鼠洞穴並不算太遠的地方,眾人與偷靈紫鼠正在斗得熱火朝天。

龍靈兒和龍飛昊的隊伍均是顯得遊刃有餘,他們只不過是負責將偷靈紫鼠纏住,以方便不夜幽靈隊救出鄭然與楚高俊,所以偷靈紫鼠並不會把太多的火力放在他們身上。

但是,龍業的隊伍和龍康的隊伍均是在心裡暗暗叫苦,剛開始的時候看著偷靈紫鼠胖嘟嘟的樣子,以為它很好欺負,誰想到這隻看起來像一個圓球的萌老鼠實力比起人類的魂王二轉比起來也是不遑多讓!

其實龍業和龍康已經在暗暗的慶幸了,因為雖然兩支隊伍中,有很多人都受了傷,但是這偷靈紫鼠卻並沒有向他們下殺手,而是只是將他們打傷,不然的話自己的隊伍早就開始死人了!

「吱吱!」偷靈紫鼠的身上亦是充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


偷靈紫鼠實際上,已然是十分憤怒!

「吱吱」偷靈紫鼠的爪子再一次的拍向了龍業。

龍業怒罵道:「死老鼠,針對我幹嘛!」

龍靈兒一邊悠哉的使用瀾海劍不斷的游斗著,一邊清聲喝道:「自然是因為大哥你打疼他咯,那麼可愛的一隻老鼠呢~」

龍業一口老血不禁噴出:「六妹,你的兩位哥哥快抗不住了,叫你們隊伍的人多出點力吧!「

龍業知道,龍靈兒乃是生性善良之人,故如此說道。

龍靈兒再次清聲笑道:」大哥,二哥,我也想多出點力啊,可是那麼萌的老鼠我們實在是出不了手啊!「

彷彿為了配合龍靈兒的話一般,偷靈紫鼠叫道:」吱吱!「

不過聲音卻是巨大無比……

看著偷靈紫鼠的爪子向自己拍來,龍業簡直要哭了,心裡暗道:這隻老鼠哪裡萌,分明是一隻威猛的老鼠!

正當眾人打得激烈,偷靈紫鼠的洞穴處,忽然泛起了一陣淡淡的紫色光芒。 紫色的光芒如同夢幻一般。

隨著紫色光芒大放,身處於偷靈紫鼠的洞穴里的不夜幽靈隊眾人感覺到了一股窒息,然而鄭然和楚高俊身上的紫色細絲卻是鬆開了來,鄭然和楚高俊的面色皆是多了一抹血色。

而偷靈紫鼠的洞穴中,一道裂縫從肉眼不可見,逐漸的擴大,轟隆隆的聲音將不夜幽靈隊的眾人耳朵震得嗡嗡作響。

最終,那個裂縫的間隙變成了一個小門般的大小。

處於偷靈紫鼠洞穴裡面的不夜幽靈隊眾人最先發現了周圍的空間里,天地靈氣猛然增加起來!

而其中,龍飛宇的感覺卻是最濃郁的!

龍飛宇身上的魂印凝成,讓他能夠無時無刻的不在吸收天地間的靈氣,天地靈氣一增加,他立即就感覺到了經脈一陣刺痛,大量靈氣在體內轉化為混沌之力。

龍飛宇星眸熠熠,劍眉一挑,道:「兄弟們,這回咱們可是賺大了!」

不夜幽靈隊眾人皆是一陣振奮。

尤其是羅天成,笑得嘴角都咧到耳根了,眼睛中綻放出光芒,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回大發了,這回成有錢人了,哈哈哈,金魂幣啊,寶物啊,哈哈哈,……」

眾人一陣扶額,一個個如同幽靈一般,速度飛快的閃入了裂縫中。

羅天成叉腰笑著,一回神,卻發現周圍的人都不見了,不禁一拍大腿:「糟糕了!錯失先機!」

說著,也是飛快的鑽入裂縫之中。

龍飛宇環視著裂縫內。

裂縫內的空間,彷彿是一片紫色的世界!

天上的雲朵是紫色的,山是紫色的,水也是紫色的!

濃郁的靈氣讓眾人忍不住**了一聲。

龍飛宇等人終於知道為什麼偷靈紫鼠要選擇這樣一個地方作為洞穴了,偷靈紫鼠明顯是感受到了這濃郁的靈氣!

想不到偷靈紫鼠的感覺居然如此之敏銳!

丐世神醫 ,緊接著,龍飛宇手腕一抖,拿出自己的皇級掃把,緊接著,向著附近的一塊大石頭狠狠一擊!

嘭!

那塊大石頭沒有被擊碎,反而沿著擊打的方向,最後狠狠的撞在了那個裂縫上。

那個裂縫,彷彿是這個世界的一道裂痕!

龍飛宇這般動作,就是先關上這扇門!

毫無疑問,九支隊伍,任意一支也看到了拿到紫色的巨大光柱,每個人都會趕來。只不過因為距離的遠近與速度的快慢,到達的時間有早有晚而已。

所以,試煉的每一個人,甚至是監守的長老們,也許都想要進入這片紫色的空間!

看著龍飛宇這樣動作,眾人俱是反應過來,除了力量較弱的問晴,以及還沒有恢復過來的鄭然與楚高俊,眾人皆是行動起來,收集這片空間里的巨石,將那道裂縫堵住。

很快,那一道裂縫就被填滿了巨石。

羅天成疑惑的看著龍飛宇,問道:「老大,我們這樣真的有用嗎?」

龍飛宇笑道:「你覺得這一片空間是什麼?是自己開闢的世界嗎?」

羅天成聞言沉默了下來。

是啊,這一片紫色的空間,連雲朵都是紫色的,河流也是紫色的,除了天地間濃郁的魂力之外,更是能夠找到靈草的痕迹!

龍飛宇笑道:「這片空間乃是結合了煉器與陣法之大成,以山水布陣,精石煉器,所形成的空間。而拿到裂痕,便是這陣法的陣眼,偷靈紫鼠識破陣眼,也不知道它是怎麼打開的,總而言之,陣眼被打開了。」

龍飛宇道:「如今,我們要做的,便是填補陣眼,讓陣法完整,那麼,另外八支隊伍也就進不來這片空間了!」

葉赫那拉天祿皺起眉頭道:「話是那麼說。可是我們有誰會修補這陣眼么?」

不夜幽靈隊的眾人皆是沉默了下來。

龍飛宇此時卻是劍眉一挑,說道:「呵呵,兄弟們,這陣法,我剛好會修補,不過,我的材料都是代替的,所以可能比不上原來的陣眼罷了!」

眾人皆是一陣驚訝。

羅天成道:「老大,你什麼時候會修補陣法了?」

龍飛宇嘴角一挑,道:」剛好會吧。「

羅天成一臉憤懣:」剛……剛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