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速之中,冰火爆也發揮不出實力。

接下來,葉雄又施展盡元氣,投了兩顆冰爆進去,但是大陣只是搖晃一下,根本就沒有反應。

冰火爆,完全沒用。

接下來,葉雄連續施展幾次神通,但是都沒有對大陣產生不了絲毫的破壞。

「好厲害的殺陣,在高速旋轉之下,什麼攻擊都是枉然,看來要想辦法從內部解決,摧毀一根石柱才行。」葉雄喃喃道。

想摧毀一根石柱,談何容易。

葉雄開始變身,很快就變身山嶽巨猿,手握一把巨大的黑劍。

流星錘在跟霸絕大戰的時候被毀了,就連五行劍也毀了,他現在可用的武器不多。

這巨劍,是他在無頭古魔手裡得到的,十分巨大,有上幾百米高。

山嶽巨猿握著雙手,狠狠地朝漩渦斬去。

「轟……」

一聲巨響。

巨劍被旋轉的漩渦反彈,山嶽巨猿的身體,被狠狠地撞飛,擊落到地上,砸出一個大坑。

嗷吼!

山嶽巨猿大怒,爬起來,握著巨劍繼續將殺陣斬去。

馬上,第二次被彈飛出去。

接下來,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終於,山嶽巨猿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變身之後,根本沒有辦法破開這個大陣。

山嶽巨猿恢復正常身體大小,葉雄掌心之中,凝聚一把風雷飛劍。

在如此巨大的撕扯力之下,面積越大,越是難以攻破,他想想看,用風雷飛劍,能不能破開。

很快,掌心之中就凝聚了一把雷紋密布的飛劍,光芒大作。

啾!

飛劍朝殺陣裡面射疾出去。

運氣好的是,風雷飛劍,進入了殺陣之中。

由於飛劍帶著十分強大的元氣,有元氣護體,如果沒有那麼快被毀滅。

葉雄操控制風雷飛劍,在漩渦裡面遊走著,想找機會摧毀一根石柱。

讓他無奈的是,在漩渦之內,飛劍控制起來比平時差了很多,飛劍幾次穿透石柱,但是並沒有能力將石柱摧毀。很快,風雷飛劍就元氣消盡,消失了。

「難道,真的無法穿過這一關?」

葉雄眼睛咪了起來,想看清楚陣內是不是有什麼破綻。

這陣法太強了,想硬闖進去,現在看來不太可能,只能從內部入手。

在天眼之下,整個石陣的被解剖,除了中間那傳送陣的位置之內,其餘的地方,撕扯力非常厲害。

中間之所以減弱,應該是害怕撕扯之力,將傳送陣毀壞。

轉送陣旁邊,有兩根石柱,一白一黑,正是太極圖的兩點。

太極分陰陽,這一陰一陽兩根石柱,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太極八卦陣的陣眼,只要將其摧毀,就算這殺陣不破,必定也威力大減。

轉眼之間,二十分鐘時間就過去,再不抓緊時間,就沒有機會了。

「沒辦法了,只能試試八臂神佛的裂空攻擊術。」

八臂神佛是《梵聖功》第四層的自帶的神通,擁有裂開空間,從另一個地方攻擊的能力,是一門十分厲害的神通。葉雄到現在還無法完全把握,特別在這殺陣面前,有沒有用,還是未知數。

葉雄懸浮在殺陣頭頂的半空之中,運轉四層《梵聖功》,身上光芒大盛,佛光普照。

一道金黃色的虛影,在他的身上生起,形成一個兩米多高,小而凝實的法相。

葉雄雙掌合什之後,手臂在身體周圍劃過,劃出一個圓圈。

每劃到一個地方,一條手臂虛影就停留在半空,很快法相周圍,就出現了八條手臂虛影,金光四射。

「裂空術,攻擊。」

其中一條手臂破開周圍的虛空,整條手臂從那空間裂縫之中伸了進去。

下一次,手臂再出現的時候,已經進入殺陣之中。

但是,手臂無法準確落到傳送陣旁邊,而是進入那漩渦之中,瞬間就被恐怖的撕扯之力摧毀。

第一隻手臂,被毀。

接下來,葉雄驅動第二隻手臂,繼續使用裂空術進去。

這一次,依然失敗了。

第三隻,第三隻,第五隻,全都失敗了。

葉雄對八臂神佛的熟悉度還不夠,殺陣周圍,因為殺傷力太厲害,空間很不穩定,隨意變幻,要讓手臂出現在自己想要的地方,不容易做到。

很快,八條手臂,全都被摧毀,依然沒有成功。

八臂神佛對元氣的消耗太大了,葉雄頓時元氣消耗非常嚴重。

「最後剩餘時間,五分鐘。」蒼老的聲音,在塔內響起。

沒時間了,得快點。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顆恢復元氣的丹藥,正想服下,突然想起自己帶的恢復元氣的丹藥,速度太慢,可能時間會不夠。

想到這裡,他當下將金碧玉送給自己的速效歸元丹拿出來。 金碧玉不會坑自己吧?

葉雄想來想去,都找不到金碧玉害自己的理由,當下將丹藥服下。

丹藥剛入腹,小腹就熱了起來,一鼓澎湃的元氣,向全身擴散,速度快得驚人。

短短一分鐘時間,葉雄感覺自己枯竭的元氣,已經完全回來了。

不愧是頂級的丹藥,無愧速效二字。

葉雄再次施展八臂神佛,身上出現一個法相,法相之上,有八點手臂。

由於時間緊迫,他不再一隻只來,而是同時控制著三隻手臂,撕裂空間,朝陣中而去。

第一次,三隻手臂全都被毀,第二次,又是三隻手臂同時控制,正在葉雄以為,這一次也是全滅的時候,讓他驚喜的事情發生了,其中一隻手臂,正好落到傳送陣中間。

耶,太好了。

葉雄激動得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看我怎麼破你這殺陣。」

傳送陣旁邊的手臂,拳頭緊緊握了起來,金光大盛,一拳向其中一根黑石石柱攻去。

轟!

一拳砸落,黑色石柱轟然倒塌。

正在葉雄以為,殺陣要破的時候,殺陣並沒有卻下來,但是轉速慢了將近一半,殺傷力大減。

這種程度的撕扯之力,葉雄已經不足為懼,當下變身不破金身,在身上凝集了一層護體元氣,朝陣衝去。

剛落下陣中,一鼓強大的撕扯之力就朝他湧來。

葉雄身體隱如泰山,沒有絲毫受到影響,落到陣中間的傳送陣旁邊。

老公抽你丫的 他走到白色的石柱旁邊,一拳轟出,直接將石柱轟碎。

黑白石柱是整個殺陣的陣眼,現在兩根同時被毀,太極八封殺陣再也無法運轉,轟然倒塌。

周圍的石柱,徹底停了下來,不再移動。

「終於闖過第六層了。」葉雄鬆了口氣,朝傳送陣踏了進去。

第六層尚且如此困雄,真不知道,第七層會有什麼恐怖的事情在等著他。

無論面前是什麼恐怖所在,他都必須要去,沒有任何人阻止自己回到南方星域的決心。

葉雄大步邁入傳送陣之中,身體被一陣五彩光華包圍,漸漸消失。

……

「66號,進入第七層。」

蒼老的聲音,在塔內外響起來。

塔外,一片寂靜。

這句話,就像安眠曲一樣,讓所有的都啞了。

多少年沒有人闖過第六層,進入第七層了。

然而,今天出現。

還是一個新人,一個在此之前,從來沒有聽過名字的新人。

葉子,他到底是誰,是何方神聖?

先前說他攀上樓蘭,走後門才能成為種子的人,徹底閉嘴了。

擁有闖到七層塔的人,本身就是實力的象徵,樓蘭跟他之間,誰高攀誰?

「娘,他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他是怎麼做到的。」樓蘭激動得聲音都變了。

金碧玉早就猜測到,笑道:「我就說,他一定能闖過去的,你現在相信了吧!」

「真棒,他真是太厲害了。」樓蘭激動得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看著旁邊的好友莫若琳,激動地抱著她:「若琳,你聽到沒有?」

莫若琳臉上露出傷感之色,還沒從南宮雲死去的悲傷之中回應過來。

染指帝婚:1001夜總裁濃情愛 她從小跟南宮雲一起長大,一直喜歡著,突然就這樣死了,心情怎麼可能不難過。

他雖然很狂妄,目空一切,但是這並不妨礙她喜歡他。

「對不起,若琳,我不應該這麼激動的。」樓蘭見她模樣,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說道。

「是他咎由自取,如果他還沒死,現在就會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了。」莫若琳道。

上一界,南宮雲被稱為黑馬,闖過第四關,在闖第五關的時候失敗了。

然而,葉子現在已經闖過第六關,進入了最後的一關。

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立見分曉了。

「我就不明白,為什麼葉子實力這麼強,還這麼低調,不跟他計較,他偏偏去惹上人家。」莫若琳哽咽著,說道:「如果葉子想殺他,輕而易舉,人家一次次放過他,他為什麼就不珍惜。」

樓蘭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得走過去,抱著她安慰。

……

公證台上,四大公證人,面面相覷,臉上掩不住的激動之色。

「尊者,他是怎麼闖過太極八卦殺陣的?」十三娘激動地問。

當年,她闖過第五層,就是在面對第六層的太極八卦殺陣的時候失敗的,這是她內心的一個心病,現在一個人眼生生在自己面前闖過,她怎麼能不激動?

「你問我,我問誰?」樓十八苦笑。

「我不問你問誰啊,你當年闖過了,現在又當了尊者,就不能透露一下嗎?」十三娘怒道?

「這可不行,不合規矩。」樓十八搖了搖頭,笑道:「通天塔闖關,是沒有分資歷的,什麼人都可以闖,以前闖過多少次,都可以去闖,萬一你下次去闖,我告訴你破關之法,豈不是違規了?」

「我都這麼一大把年紀,難道會跟一些新人去闖關,臉往哪擱?」

「不行,天機不可泄露。」

「沒意思。」十三娘白了他一眼。

「不知道這最後一層,到底是什麼。」九陽真人看了樓十八一眼,笑道:「尊者,能不能透露一下?」

「你們就別拿我開涮了。」樓十八站了起來,說道:「你們在此呆著,我先去辦點事情,很快回來。」

這個時候回去辦事情,他這是想幹嘛?

三名公證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樓十八這是想幹什麼。

「去上廁所,不行嗎?」樓十八回了一句,這才離開公證台,朝太陽峰飛去。

……

塔內,陸文山還在找著桃園幻陣的關鍵,突如其來的聲音,再次嚇了他一跳。

「葉子進入第七層了,這傢伙,真是太厲害了。」

前前後後,闖過兩關,用時才半個小時,這速度也沒誰了。

他現在還在幻陣中傻坐著,這對比之下,簡直就沒法比。

「剛才要是看到他該多好,最起碼可以跟在他後面,看看能不能借鑒一下他的闖關心得。」陸文山嘆了口氣。

他搖晃著扇子,繼續在桃園之中溜噠著。

能過入第五層,他算是完成任務了,至少作為尊者身邊的謀士,這成績不丟人,至於第六第七層,他壓根就不敢想。 葉雄身體再一次出現的時候,發現自己被傳送到一片星空之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