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諸人才恍然大悟,知道他們乃是李默手下的人馬。

諸宗人馬不由得噓聲連連,震撼不斷,誰也沒想到李默此行過來居然帶著這麼多強者,而且都是足擋一面的高手。

不久后,深處有腳步聲傳來,便見到杜狂走了出來。

「天王沒事吧。」

李默定眼看去,多少察覺到杜狂身上的傷勢並不輕。

「沒事,那扈獄的傷不比我輕。」

杜狂笑了笑,並沒把這傷情放在眼裡。

然後,他朝著李默說道:「這次真是多虧了師弟手上的人馬,否則的話,這場戰役可就沒這麼簡單咯。」

諸人都是點著頭,雖然事前對這場戰事進行過估量,不過邪道的兇猛仍是超乎想象,如此也怪不得對方能夠一路勢如破竹了。

今日若非沒有李默手下的上百強者參戰,那麼這一戰絕對是以失敗而告終。

這麼一想,都是慶幸連連。

「那巨鬼王扈獄心機深沉,此番見勢不妙而退,下次卷土重來之時只怕聲勢更要兇猛數倍。」

李默說道。

這一說,眾人心頭又是一沉。

「是啊,所以我們要立刻聯合更多的宗門過來,組成一道堅固的防線,方能夠阻止邪道的侵入。」

杜狂肅然說道。

… ?李默略一沉吟,朝著暗王和雷王說道:「你們就留在這裡協助天王布防吧,若是能夠送消息回去,多拉點人馬過來那就更好了。」

「那我們立刻傳消息回去。」

暗王二人不約而同的拱拱手。

聽到他們還有人馬,眾人便不由精神一振,杜狂又聽出這話中意思,說道:「師弟要走了。」

李默說道:「我自也想留下和諸位一同並肩作戰,不過此番我過來是有一件要事要辦,如今大戰初了,正好騰出些時間,若是做完事情還趕得及下一場戰事,那我必定回來。」

杜狂點點頭,說道:「師弟即有要事那就去忙你的好了,能夠留下這麼多人馬來本王已是相當感激了。」

接著,李默便告別了諸人,登上無根島而去。

關於無根島的存在仍是只有少數人才知道的秘密,而眾人也都必定保守著這消息,否則的話必定引來邪道覬覦。

當然,他們所不知道的是酆邪王已經知道無根島的存在並且打過它的主意,即使一次失敗也絕對不會放棄。

一上無根島,李默眉頭便是一皺。

但見這島首上,丟著一把把天器。

「莫非是酆邪王又闖進來了。」

蘇雁大吃一驚。

「不,我沒有感受這島嶼上有其他人的存在。」

李默搖了搖頭,身為島嶼之主,他通過陣法將島嶼里裡外外的狀況都了如指掌。

「那這些天器……」

蘇雁不解道。

「只怕是過了時間。」鼎魂在一邊搖了搖頭。

「這些器魂雖然靠著星力快速成長,但是這種成長也是有著弊端的,那就是消耗了他們的生命力,如今這時間終於到了盡頭。」

錘魂跟著解釋道。

「可惜了……」

李默嘆了口氣,意識所到之處,上百器魂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所剩下的只是一堆天器,而且這些天器也都從通靈之器降低到了普通的級別。

「我還想著若是咱們利用無限令碎片養一大堆器魂,那可就能橫掃鬼盞門了,現在可沒辦法了。」

柳凝璇一臉惋惜。

「器魂誕生不易,因此而死實在可惜。」

李默嘆了嘆,朝著翼王吩咐道,「把這些天器都埋了吧。」

翼王點點頭,立刻帶著人去拾揀天器。

接著,李默這才催動無根島繼續朝東面而去。

半途中,他刻意調整了方向,繞了一個道,避開了鬼盞門的大軍駐地,畢竟那巨鬼王是後期境界,萬一讓他察覺到這空中的蛛絲馬跡那就大事不妙了。

夜深了,李默從入定中醒來,走到這島首上,俯瞰大地,到處都是一片硝煙之景,萬千靈田被毀,邪氣騰騰,原本昌盛的正道諸所如今已成為一片黑暗瀰漫之地。

這時,遠處有腳步聲響起,但見蘇雁盈盈而來,落在他身邊。

「傷好了嗎。」

李默溫柔的說道。

「恩,我這純丹聖體對於丹藥的吸收速度和效果都比靈骨更強呢。」

蘇雁輕輕點頭,看著這黑色的大地,又嘆道:「半界尚且如此,只怕如今玄門、凡土更是一場浩劫,天下蒼生蒙難,真是令人心酸。」

輕輕摟著佳人,李默說道:「天道輪迴,有些事情並非你我能夠插足的,只是邪道再如何猖狂,最終也不過是天地間一朵小小浪花罷了,遲早我們會把這片大地收復回來。」

「恩。」

蘇雁抿抿嘴,又問道,「這鬼盞門一路過來必定是經過了天人聖域所在之地的,不知道那裡又是何狀況。」

李默說道:「現在談什麼也都是無端揣測罷了,以無根島的速度,半個月的時間我們就會抵達,到時候就會知道那裡的情況了。」

二人又閑談了一陣,這才回去。

如此接下來一段日子,李默一行乘著無根島沿途深入。

途經各大門派都已經被鬼盞門和一些邪道門派所佔領,正道要麼隱匿起來,要麼就朝著西面趕去。

為了不被人發現行蹤,李默並沒有對邪道發動進攻,雖然以他眼下的兵力要想清剿一部分邪道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這麼一晃便過了半個月,這時無根島已抵達了一片原始山脈。

山脈蜿蜒漫長,猶如卧地而眠的巨龍,一條條交錯著,構造成了一個龐大的山脈區。

參天的古樹,漫天的光華,並沒有因為邪道的昌盛而受到影響,這裡便是天人教的發源地:天人山脈。

天人山脈是由上百座巨型山脈連接而成,據說曾經有神人降世,於此地開卷授書,普傳靈法,因而得名。

有一女子寶卷十冊,修鍊至至臻之境,自言為羽華夫人,在此建宗立派,最終位列十三信徒之七。

后來,十三信徒相繼隱世,天人教也閉戶絕塵,不在理會俗世之事。

此後數千年,有著無數強者進入這裡試圖尋覓到天人教的蹤跡,但卻皆空手而歸。

即使如此,這裡仍然是正道聖地,數千年來無人敢褻瀆,即使很可能天人教已經滅絕,但這裡仍然沒有任何一個門派敢在這裡建宗立派,足見十三信徒的威名有多麼大了。

「好一片巍峨山脈,漫山奇珍萬寶,數不勝數啊。」

李默俯瞰大地,不由得嘖嘆一聲。

即使鏡中界中世界繁茂,但和這裡一比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殿下,那邊有狀況。」

翼王突然朝著一側之地指去。

李默順著望去,立刻見到有兩路人馬正在山脈外圍的區域高速移動著。

「好象是正道的人在被追殺。」

蘇雁分辨了一下道。

「多半是這樣,邪道的人馬速度又快,人又多,看樣子很快就會被追上,既然遇到了那就不能不管,咱們下去吧。」

李默說道。

話落,諸人便躍下無根島,直朝著山中而去。

此時,山中一行正道十來人的隊伍正在高速移動,領頭的白髮老者一邊行進一邊大聲招呼門人,只是顯然他們精疲力竭,速度越發緩慢,尤其是跟在後面的一個青衣女子,已經慢慢的跟不上隊伍。

後面三四十個邪道卻是卯足勁的沖,這距離是越拉越近。

「哈。」

隨著一聲大笑,一個黑臉邪道呼的一下落到隊伍後方,一下子將青衣女子攔了下來。

「不好。」

白髮老者大吃一驚,當機立斷道,「你們先走,老夫去救人。」

「不,要走一起走,要死咱們也死一塊。」

一個中年男子沉聲說道。

諸正道都停下腳步,臉上透著決然。

「不,師哥你們快走,不要停下來。」

青衣女子卻是大叫著,不想眾師兄為自己送死。

那黑臉邪道揚起大刀,狂笑道:「想從爺爺我手裡救人,你還是看看你有幾分斤兩。」

唰唰唰,。

後方一群邪道追到,一個個都囂張大笑。

「門主,咱們今次擒下這麼多正道,押解到鬼盞門去的話,說不定咱們也能夠加入鬼盞門。」

一個尖臉男子嘿嘿笑道。

「到時候咱們服用了魔血,修為可就翻到另一個境界了。」

另一個胖臉男子美滋滋的說道。

聽得諸邪道這麼說,白髮老者一行都是臉色凝重。

他們不少人身上都帶著傷,那是在不久前就和這群邪道打過一場,三十多人的隊伍就只剩下了這麼一半不到,如今再打起來勝算全無。

只是,諸人此時都是橫著心拚死一戰,怎麼也不能夠讓兩個師妹落到邪道手裡。

他們一個個握緊天器,低喘著氣,大戰直是一觸即發。

另一邊,黑臉邪道等人卻是越笑越大聲,絲毫沒有將眾人放在眼裡。

「咦,。」

突然間,尖臉男子發出聲音,他此時仰頭大笑,但見這晴朗的天空中似有著一大蓬黑點在高速降落。

眾人聽得這聲音都抬頭望天,這一望,突地瞳孔瞪大,那哪裡是什麼黑點,分明就是一大群玄師,而且大部分居然都長著白白的翅膀。

白髮老者這邊也發現了上空的狀況,一個個臉上帶著驚訝。

不容眾人多想,李默一行三十來人已經落在地上。

諸人一現,場中的氛圍一下子變得詭異起來,正邪兩道的人都睜大眼睛看著翼人國的人,那雪白的羽毛散發著螢螢光澤,那麼真實的長在諸人的背上。

「殺。」

看也不看邪道,李默淡淡吐字。

話一落下,諸翼人如同閃電般從諸邪道身邊擦過,緊接著,黑臉邪道等人發出聲聲慘叫,一個個捂著噴血的脖子落在地上,轉瞬間已丟了命。

白髮老者等人看得目瞪口呆,被這突如其來的驚變嚇得回不過神來。

他們被這些邪道一路追殺,沿途死傷門人諸多,如今居然就這麼簡簡單單的全死光了。

然後,李默將青衣女子扶起來,微微一笑道:「師姐受驚了。」

「多……多謝師弟救命之恩。」

青衣女子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感謝。

「這位師弟真是雪中送炭,請容老朽一拜。」

白髮老者連忙趕了過來,便要朝著李默一拜,李默等人一個個都是正氣凜然,身份自然昭然可見。

「師哥言重了,這些邪道人人得而誅之。」

李默微微一笑,人不動分毫,白髮老者卻是拜都拜不下去,一股無形之力反倒將他微弓的身體托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