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那端,卻是…再也沒有人接聽!

數十裏外。

吞龍集團,會議室內。

秦蒼穹正在,召開着集團董事大會。

在這樣的場合下。

他,自然將手機,調成了靜音。

根本,沒有聽到。

而,此刻。

寧家的宅院內。

蔣一南的面色,已經猙獰了起來,他死死捏着手機,瘋狂撥打電話!

但,始終沒有應答!

唰!

他猛然抬起頭來,死死盯着寧緣!

「既然,他秦蒼穹不仁,就休怪我蔣某不義了…!!」

說着,蔣一楠直接,將手機重重摔在了地上!

「啊…!!」

寧緣驚呼一聲,連連後退!

而,一旁。

寧家父母,都是神色警惕,將她護在了背後。

這傢伙…

到底,想要做什麼?

「是馬大師嗎?」

蔣一南捏着手機,拿起電話,聲音帶着恭敬,「我現在遇到天大的麻煩了,求您老…砍在當年的份上,出手一次吧…」

而,此刻。

電話那端。

一道略帶嘶啞蒼老的聲音,帶着一絲深邃,緩緩響起,「是么?」

「念在我與你父親,當年曾是朋友的份上……就幫你一次吧。」

聽到這句話。

蔣一楠整個人,都是空前激動了起來!

「多謝馬大師!」

「我這就派人,前去接您…!!」

說着,蔣一南的聲音,激動到了極點……!!

但,此刻。

那位馬大師,卻是淡淡道:「不必。」

「我的地址,不能隨意暴露,你留下地址吧,我會過去的。」

「是,是…」

蔣一楠激動無比,連忙爆出地址!

馬大師,是蔣一南的父親,早年間認識的某位道上傳奇人物。

這些年,蔣家一直…都是供奉不斷。

而今,蔣家有難。

一個電話,那位道上傳奇人物,竟然…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答應下來!

這,才是真正的義氣啊!

不像那幫親戚…

出了點事,就直接紛紛離去了。

此刻,蔣一南的眼眶,都是微微泛紅。

寧家宅院內。

寧家三口人,都是有些不知所措。

這…

蔣一南,這是要做什麼?

「蔣一南,你……這是要幹什麼?」

此刻,寧齊山緩緩開口,聲音凝重,「我勸你,別惹事生非,趕緊離去…!!」

「否則,我就報警了!」

雖然,已經是第三次說到報警。

但…

以寧家人的態度。

還是希望,此事……能息事寧人的。

否則。

即便是沒落的蔣家。

他寧家,也不敢徹底得罪。

此刻,寧齊山一步踏出,護在了妻女面前,神色凝重至極。

而,此刻。

聽到這句話。

蔣一南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幹什麼?」

“我要你寧家人,給我蔣家陪葬…!!”

唰!

寧家幾人的面色,一瞬間…都是煞白,驚恐起來!

而,還沒多久。

門外…

忽然,響起一連串,引擎轟鳴聲!

彷彿,地面都在震顫!

數輛豪車呼嘯而來,直接…停在了寧家宅院門口!

嘎吱…!!

剎車聲,刺耳至極!

嘩啦啦…

不斷有打手,呼嘯湧出!

數十名黑衣打手,此刻面色冷戾森然,將整個院落封鎖!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又是悲傷的一天,孟冬一早起來后,情緒低落的吃過早餐。

因為要回臨川了,就把醫之一道還未抄完的內容抄了下來,包括《黃泉十三針》和《青囊經》。

反正有的全抄下來了,最後到了《寵物飼養大典》,也一併抄下了,閑著也是閑著嘛。

準備給舒若寧送去的時候,隔著老遠就看到了舒正紅在屋前晃悠,這可是十里八鄉的悍婦,孟冬之所以能在周玉蘭的毒舌下隱忍三年,靠的就是從小聽舒正紅吵架啊。

可以毫不謙虛的說,她就是周玉蘭的加強版。

轉身就走的時候,身後舒正紅大喊道:「呦,那不是小冬嗎?快過來坐坐,舒姨有話跟你說。」

孟冬自知躲不過,哭喪著臉喊道:「舒姨,我還有事呢,改日再來。」

說完拔腿就跑,躲不過那是因為速度不夠快。

舒正紅見狀,對著屋子裡大罵道:「孟冬這個沒良心的,給別人家裡送錢,給我家就送兩盒點心,糊弄誰呢。」

正在燒火的舒若寧回道:「他那是去還債,當然要利息啊,又不欠咱們家,有點心就不錯了。」

還敢頂嘴?

舒正紅跑進屋子,戳了一下她女兒腦袋,罵道:「沒出息的東西,怎麼不說你經常給她家幫忙呢。」

舒若寧也不頂嘴,繼續燒著火。

舒正紅摸著下巴,思索道:「之前他奶奶不是一直想要你當孫媳婦嗎?我可聽說那小子發財了,只要拿出六十萬彩禮,不,他家得一百萬彩禮,我是不會阻止你追求幸福的。」

舒若寧低著頭,添著柴火道:「他結婚了。」

「在城裡當個上門女婿嗎,我聽說是沖喜去的,也有說一個六十多歲的胖富婆,都沒過來看過一次,肯定沒戲。說不得繼承了財產,還得找個年輕漂亮的。」

舒正紅說著聽來的八卦,要是孟冬在這,得被氣死。

第二天一大早,張二狗帶著人開著三台國產麵包車出現在了村裡,一路上可吸引了不小的目光。

最後停在了黎叔家小賣部門口,因為前面都是小路,四輪車過不去了。

一群人下了車,其中一人抱怨道:「狗哥,這地方也太偏了吧,要不是國產車耐造,咱們進得來出不去。」

張二狗踢了他一腳,怒斥道:「注意點,這是孟爺的家鄉,一半人留下搬東西,一半人去拿鏟子,將來時的路修平整一些,孟爺應該有事。」

對方立即乖乖閉嘴了,紛紛拿上鏟子修路去了。

黎叔這時走了出來,看著他們幾人凶神惡煞,有些害怕,但發現車裡沒有多餘的人下來,反而裝著一些紙箱,皺眉道:「你們找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