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三喜一點不覺得尷尬,笑笑,自然的收回了手。

這從容,氣度,他勝一籌。

至少,在顧芸夢眼裡,是這樣。

顧東,只是對著身邊的阿龍,偏了偏頭。

阿龍手裡有個大袋子,便雙手遞向宋三喜。

顧東冷淡道:「宋三喜,這是你的大衣,拿著吧!」

「呵!謝謝了,顧總。」宋三喜一笑,揮了揮手。

顧芸夢可聽話了,馬上把袋子接過去,放回車裡。

雖然她不解,為什麼宋三喜的衣服會在顧東手裡。。 花坊之中,人聲鼎沸,且多是謾罵之音,只因此刻已然是午時,距離巳時已過去一個時辰,而眾人卻連那株幽蘭的影子都未曾見到。

又苦等片刻之後,依舊不見幽蘭,於是眾人開始紛紛離開,而張麟軒與秦鳳儀等人則始終坐在一處圓桌旁,默默品茶之餘,他們偶爾還會就坊內的其它花種閑聊一番,倒也有趣。

隨着人群的流動,坊內之人開始逐漸減少,約莫一盞茶的功夫,便只剩下了十人。除張麟軒一行四人之外,餘下的六人皆是南山城內有名的學子,甚至其中一人更是出身於那座竹芒書院,於文墨之上,頗有幾分造詣。

張麟軒環顧四周,開始打量起了眾人的模樣,並與一旁的秦鳳儀問道:「這些人,你可都認識?」

秦鳳儀的目光先後在六人身上一掃而過,然後輕點了點頭,笑道:「相熟的佔一半。其他三人,則略有耳聞。」

「略有耳聞?不對吧,難不成這南山城中還有你秦家少爺都沒見過的青年才俊?」張麟軒打趣道。

秦鳳儀白眼道:「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這六人都是出身於南山城了?」

張麟軒頓時啞口無言,罕見地沒有進行反駁。

「這六個人分別來自南疆,雲州以及京都,都是奔著這次論法來的,不過奇怪的是他們六個都未曾親自與他人辯駁法治,反倒選擇了作壁上觀,似乎並無求官之心。此六人皆是風雅之士,聞訊來此賞花一事自然也在情理之中。至於你小子是否還有其他心思,這我就管不著了。不過醜話說在前面,你要做什麼就你自己去做,少拉上我,我還要等著陪夫人一同賞花呢。」秦鳳儀半眯着眼,示意張麟軒不要因為太閑而選擇沒事找事。

張麟軒點點頭,示意他放心,並說道:「放心,兄弟不是那惹事的人。」

秦鳳儀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但願吧。」

但願您老人家惹的麻煩能小點兒吧。

張麟軒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然後輕聲道:「就是賞個花而已,應該沒什麼事吧?」

說這句話的同時,張麟軒則不禁看向秦鳳儀。後者無奈地搖搖頭,笑道:「天知地知,反正你我不知。」

四目相對,兩兩無言。突然間,二人不約而同地看向一處,圓桌的另一側,兩名女子正有說有笑地分享著各自的平日趣事以及他們心愛男子的糗事。

秦鳳儀率先笑道:「打不過就跑唄,不丟人。」

張麟軒也笑道:「就怕到時候,你沒我跑得快。」

「凡事別鑽牛角尖,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知道了,你這傢伙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啰嗦。」

就在張麟軒與秦鳳儀二人言語之際,花坊內忽然飄來一縷淡淡地幽香,隨之而來的還有一位身材豐腴的女子,眾人不由得立刻站起,目光皆是看向女子的雙手掌心。

只見她雙手掌心朝上,捧著一抔泥土,土呈現五色,而在泥土之上則生長著一株幽蘭,其形獨特,風姿優雅,幽香四溢。

女子正是如今的花坊之主,李漁。她望向眾人,臉上帶着些許歉意,柔聲道:「此幽蘭綻放之時,當需以五色土供養,故而不得不讓諸位久等,在此小女子深表歉意,還望諸位見諒。」

一位來自南疆的陳姓公子立刻說道:「不妨事,此等天地靈物實屬罕見,我等能一睹其容,已然是天大的幸事,多等些許時辰,不過小事一樁罷了。」

又有一位吳姓公子附和道:「陳兄言之有理,坊主不必因此而自責。今日能一睹此等天地靈物,已然是我等的福分了,又豈敢奢求更多。」

張麟軒聞言之後,神色怪異,於是在秦鳳儀耳畔小聲嘀咕道:「這兩位不是你的相熟之人吧?」

秦鳳儀輕咳幾聲,低聲道:「此二人分別來自於南疆十六道的陳家與吳家,皆是腹有詩書的飽學之士,其中一人更是得了個『學貫一州』的美譽,想必應該有些能耐。」

「看來此二人是屬於略有耳聞的那一類咯?」

秦鳳儀默不作聲,不知為何,就是懶得說話。

張麟軒嘖嘖道:「我還以為飽學之士必有高論,沒想到也儘是些擅長阿諛奉承之輩。依我看,他們二人此番未必是來賞花的,倒像是來賞坊主的。」

秦鳳儀瞪了他一眼,道:「別亂說話,不是說好不惹事的嗎!」

張麟軒有些悻悻然,道:「知道了,知道了。」

李漁環顧四周,忽然將目光停在張麟軒一行人這裏,然後柔聲笑道:「承蒙諸位抬愛,小女子不勝惶恐。這株幽蘭本藏於深山谷中,不為世人所見,乃是老坊主不辭辛苦,歷經萬難所得。此物極有靈性,據傳在其花開之時,若能遇到有緣之人,則可脫去草木之身,就此化作人形,從而終身侍奉左右。小女子為此曾翻閱無數古卷,確認傳言非虛,奈何自己並非這個有緣之人,得不到這般機緣。今日正值花開之際,故誠邀諸位賞花,無奈有事耽擱,未及時與諸位解釋其中緣由,故而眾人離去不少,但也說明那些人可能並非此物的有緣之人,而諸位卻未曾離去,最終得見幽蘭,依小女子之見,有緣之人想必就在諸位之間,不知諸位可否願意嘗試之人?」

李漁的目光有意無意地看向張麟軒,似乎這些話就是為他說的一樣,這令張麟軒感覺很不自在。遊歷荒原的直覺告訴他,這件事並非想女子所說的那般簡單。

張麟軒突然神色一怔,隨後眉頭緊皺,滿眼疑惑地看向那株幽蘭。不過這一幕來得快,去得也快,眾人並未有所察覺,甚至於就連身旁最近的秦鳳儀亦是沒有感覺到異樣。

先前的陳公子與吳公子此刻自然是躍躍欲試,其餘四位也有些意願,但並不像兩人這般強烈。

張麟軒突然向前邁出一步,與這位李坊主問道:「在下有一事不明,還望坊主賜教。」

「這位公子您請講。」李漁柔聲道。

「幽蘭生於山中,不為世人所見,那麼請問它最大的緣不就應該是回歸山野嗎?所謂的有緣之人,自然也該是將其帶回山野之人,而非令其所化人形陪侍左右之人。在下斗膽猜測,坊內眾人似乎都無這個心思,故而又何談有緣人一說呢?」張麟軒問道。

李漁未曾回答,那位陳姓公子便迫不及待地說道:「花草樹木,鳥獸蟲魚,若化作人形,皆屬精怪也,乃是妖邪之物,怎可將其私自放歸山野?如若日後其凶頑成性,為禍一方百姓,這個責任你可擔待的起!」

李漁不著痕迹地蹙了蹙眉,眉眼間似乎有些不悅。

張麟軒笑問道:「那依公子之見,又該如何是好?難不成若您是這個有緣人,您就一定能保證其日後不會凶頑成性,從而弒主背離,為禍一方?再者而言,化作人形的山精鬼怪又何時成了妖邪之物?難不成在這位公子的眼中,山精野怪就一定沒有善類,就要處處受人管制?」

李漁微微揚起嘴角,似乎很滿意這個說法。

陳姓公子啞口無言,而此時吳姓公子突然站出來說道:「人妖之戰,妖族最終潰不成軍,以我人族得勝,故而如今之天下,乃我人族之天下也。山精也好,野怪也罷,皆屬妖族,正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妖邪之物,不論從善還是從惡,皆難逃本性二字,而本性一經發作,則難以收拾,我人族對此又豈能不加以防範?」

張麟軒搖搖頭,道:「防範於未然,自然是好事,畢竟是為後世思量之舉,但難不成對待每一隻精怪,都要專門記錄在案,然後以專人負責管制?就此幽蘭而言,其本身便居于山谷之中,是由於某些人的不問自取,才使得其來到這市井之中,如若它化作人身之後,不願陪侍在爾等左右,又當如何?怎就不能回歸山野,逍遙一生?」

那二位公子本想繼續就此事辯論,卻被李漁攔住,她輕笑道:「三位公子所言,各有道理,暫且不必爭論一時之長短。就這位公子所願,若它的緣真的是回歸山野,那麼有緣之人自然不在我們當中,另尋他人就是,不過若是在我們之中,那便說明它的緣並非歸於山野間,屆時是去是留自然另當別論。至於究竟如何,還需諸位試過之後才知,到時再下定論不遲。」

陳吳二位點點頭,道:「那就依坊主所言。」

張麟軒皺着眉頭,未曾說話,算是默認。

秦鳳儀低聲問道:「你怎麼回事?若是不願嘗試,直接拒絕就是,大不了一走了之,反正花也看過了。」

求凰與芙蕖默默點頭,示意並無任何問題。

張麟軒搖搖頭,低聲道:「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到底怎麼回事?」

「但願是我聽錯了。」

方才的某一個瞬間,張麟軒的心湖上似乎想起了一個聲音,但那道聲音卻很模糊,以至於少年並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聽到了。

「不要試……不要試……救救我……救救我……」

花坊門外,鹿衍正在把玩一顆珠子,這顆透明的珠子內部原本有一對耳環,此刻卻不知所蹤,而珠子的表面亦是多了一道裂痕。

鹿衍笑容玩味道:「就算是師叔我對你的一次小考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老公,七旭今天就三歲了,時間過得太快了,這次我們要弄得豐富一些,他可是吵著要小汽車作為生日禮物呢。」李銀娥沖着旁邊開車的丈夫李元豐溫柔道。

「依你。」李元豐的話不多,卻充滿了對妻子的寵溺。

兩人相視恩愛一笑。

來到了百貨市場,他們兩個買了很多東西,其中最重要的就是

《我去半島當影帝》第一百九十三章生日啊……就是祭日 這事張昊不急,拍小視頻只是輔助手段,更多是用來確定目標。真有什麼值得出手的目標,那時候大可再動動歪腦筋。

就這樣過了幾天,張昊在閑逛中得知了一個消息。

據說,前幾天一名來自殺手組織鬼樓的武師級殺手千面鬼,潛入肅海府排名第一的江海幫駐地試圖刺殺幫主雲江海,最後失手被擊斃。

張昊不以為意,雅典娜卻提醒到:「張昊閣下,這個殺手的特徵有點象那晚出現在古井地下室的入侵者。」

張昊一愣,旋即恍然:鬼樓,殺手,千面鬼?

那本秘籍就叫千面秘術!而且是很多殺手的經驗總結,這不是很明顯的聯繫么?

他看看這件事的發生日期,恰好就是那個入侵者去古井地下室的前一天。

再配合地下室里準備的食物飲水,以及放下的秘籍和毒藥,很可能那裏就是這個什麼千面鬼的殺手行動前給自己準備的藏身之處。

古井那裏的監控器里一直都沒有人進出,如果千面鬼死了,那也就合理了。

張昊可不會以為,那入侵者就是來當個不留名的老爺爺,扔下秘籍在那裏,等待他去獲得。

老爺爺?呵呵,這根本就是個索命厲鬼啊。

首先那本秘籍開頭部分,就夾帶着粉末狀劇毒,想得到老爺爺秘寶當主角的人,先要看自己中毒后能不能活下來。

其次,雅典娜分析中,秘籍最重要的武學里,有好幾處關鍵被更換過紙張,上面的內容是模仿筆跡偽造的,完全照秘籍去修鍊那武學,以後不練成殘廢,身體也會有巨大後患,很難修鍊到高層次。

這一切都說明,那入侵者不是什麼留寶藏不留名的老爺爺,而是一個心狠手辣,心思陰毒詭秘的殺手!藏起秘籍可不是為了留給後來的有緣人。

要是誰天真得以為,秘籍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就會先享受毒餡餅的滋味,活下來之後,還能體會下武學里都是坑的絕望。

只不過,這個殺手死得乾淨利落,他準備的這些陰狠後手,對張昊沒有意義。

張昊連碰都沒碰過那裏的東西,那個有古井地下室的庭院他再也不會去,就讓它那樣荒著吧,時間會埋沒一切。

張昊也注意到了江海幫,雅典娜收集的信息里終於有幫主雲江海的住址。

這還有什麼說的,他果斷給這位強大的大幫主裝上了監控器,拍下小視頻做留念!

那晚叫千面鬼的殺手速度驚人,而就是這樣的強大高手居然也死在了雲江海的手裏,這個大幫主毫無疑問是高手高高手。

結果,安裝監控器的經過差點把張昊給嚇出一身冷汗來,因為這個雲江海是摸到了宗師級門檻的人,現在也是巔峰武師級的大高手。

小蝸才安裝好了監控器,就被從外面歸來的雲江海察覺了到異常。

雖然看不出蛛絲馬跡,雲江海就是覺得屋裏不對勁,還向小蝸躲藏的角落裏打了一拳。

幸好小蝸的體型立功了,雲江海一拳過去只把角落的窗帘給掃了起來,地上沒人站立,窗帘也沒有拉扯的痕迹,那一點點空間也不足以讓人獃著,這位大高手才面露尷尬之色地走開。

雲江海這幾天也有點神經過敏,之前面對千面鬼的刺殺,他只要反應慢一點,被千面鬼的劇毒長劍刺中,那死的說不定就是他。

而窗帘后懸浮於空的小蝸,怡然不懼。

好吧,它是個法術傀儡,沒有恐懼這能力,但張昊當時覺得自己差點就尿了!

泥煤!那可是勞資的心肝寶貝好么?你居然敢動手?我…呃,還真拿你沒什麼辦法。而且去給人家拍小視頻,好像也不是啥特正義的事吧?

張昊事後想了想,覺得以後還是不能讓小蝸冒這種風險,這個小東西是自己起步的根基,很長時間內都是自己不可或缺的探險主力,他損失不起。

以後還是要走高科技,高智商的路子啊!當攝影師是沒有前途的!

張昊心中發狠,準備接下來要讓陽立偉在奧美聯邦那邊更深入地挖掘一下高科技的潛力,比如什麼遠距離收音設備,紅外透視設備,昆蟲式攝影機,這些都可以有。

張昊終於在第十天的夜裏,從肅海府離開,交代好守門的兩口子,說自己要出去遊玩了,過段時間再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