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士兵沒有想到軍團長的臉變得比天上的烏雲還快,而且還讓人琢磨不透。他被嚇得說不出話,甚至都不敢看亞瑟威赫的眼神。

沒有理會戰戰兢兢的士兵,他親自上前將洛逸夫扶了起來,口氣平順的道:“不要和這些粗魯的士兵一般見識,洛逸夫,能告訴我,這個小傢伙是怎麼回事兒麼?”

虛僞的面孔讓洛逸夫不知所措,以至於他沒有聽清亞瑟的問話。

“洛逸夫,快告訴我,這個女孩兒是怎麼回事兒!”

洛逸夫這次聽清了。

可是……

“把劍還給我,那是我父親留給我的!”伊芙蕾雅心裏雖然很怕,但她認爲,那個殺了她父親的男人很可能不會把東西還給她,所以她有些急了。 「哼,你們休要胡說,我孔青豈會妒忌葉辰,他算什麼,我只是就事論事,為了妖族的大局著想,」孔青一臉難看地說道,

「哼哼,」獅王冷笑,道:「葉兄弟是不算什麼,但他以初位神主境界戰勝了將修為壓制在中位神主境界的本王,可是你孔青又如何,連應戰的膽量都沒有,孔雀皇族之血算是白流了,」

孔青聞言,臉色鐵青,他身邊一位巔峰神主看著獅王道:「獅王,你說話注意點,不要以為你是族王就可以放肆,」

「奶奶的,一個奴才也敢在本王面前叫囂,今日本王代你主人好好教教你什麼叫做尊卑,」

獅王銅鈴大眼一瞪,探手就抓落出去,

「住手,」孔青冷喝,他眼中冷光透射,看著獅王,道:「既然你也知道尊卑,那麼就應該明白我是皇族血脈,還容不得你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皇族血脈,」

這次獅王還未說話熊王就出聲了,

「你不配為皇族血脈,我們妖族一向強者為尊,你辱沒了體內的孔雀皇血,還想要我們敬你,做你的黃粱美夢,」

「你,你們,」

孔青氣得胸膛不斷起伏,幾乎快要吐血,

狼王,蛇王,虎王等等全都鄙夷地看著孔青,一直以來他們都對於孔青不是很待見,孔青自恃皇族血脈,從來都是傲氣凌人,在各大族王面前也擺出一副皇族血脈的架子,而自身的實力卻並非強大到令人心服的地步,所以一眾族王都對他很不感冒,

前段時間,他不敢應戰,更是讓族王們覺得他是個慫貨,而葉辰展現出的強大潛力卻讓族王們十分欣賞,從而對孔青更是看不順眼了,

而今孔青再次出言針對葉辰,想要將葉辰趕出妖族,使得一眾族王們心中十分不爽,尤其是獅王與熊王等人,

「哼,各方勢力集結南嶺,不日就會闖進我們妖族,皆為葉辰而來,我妖族豈能為一個人族而與天下修者敵對,」孔青冷聲道,

「誰說不能,」

就在孔青話音剛落之時,兩個高大的身影快速進入妖族大殿,


「哈哈,金雕王與大鵬王回來了,」熊王咧著大嘴笑道,上去就給他們來兩個熊抱,

「去去,你個老熊,我們可不是母熊,誰要你這熊抱,一邊去,」

金雕王笑罵,

他們進入大殿後就在各自的位置上坐好,然後將目光投向孔青,

「孔青,葉辰不但是妖主看重的人選,也是我們看重的人選,他關乎妖族未來的大勢,所以你的那些心思最好是收起來,畢竟你是我們妖族的皇血一脈,我們不想你有任何的損傷,」

大鵬王冷冷地說道,

「大鵬王,你這是在威脅我嗎,」孔青瞳孔一縮,眼中迸射出冷光來,看著大鵬王,道:「你們以為我父親與母親閉關未出,就可以在我們面前放肆了嗎,」


「不是我金雕王看輕你,你這樣的人永遠也成不了真正的強者,想要用你父親與母親來壓我們,他們再強,那也是他們自己的實力,而非你的實力,你不行,」

金雕王一頭金髮自然垂落在胸前,遮掩了半邊臉,他手指輕輕地敲著座椅扶手,淡淡地說道,

孔青氣得想吐血,一張臉鐵青,

「好了,大家都不要說了,現在我們來商議應付各方勢力的事情,」

珠簾後傳來翎兒威嚴的聲音,

她一說話,大殿中頓時就寂靜無聲,全都安靜了下來,

「妖主,我有些不舒服,先行告退了,各族王在此,商討這些事情也用不著我,」

孔青說道,他是一刻也不想待下去,尤其是接觸到眾族王那不屑的目光,他就有種暴走的衝動,一口牙齒都險些咬碎,

「去吧,」

翎兒淡淡地說道,

孔青走了,帶著幾個巔峰神主離開了妖族大殿,

遠離妖族大殿之後,孔青雙手捏得啪啪聲響,額頭青筋直冒,

「可惡,可惡至極,終有一日本少爺會讓你們後悔,都給我等著,」

「少爺,不要動怒,那些人有眼無珠,不識抬舉,日後定要給他們一些顏色看看,」一名巔峰神主冷聲道,

「哼,我們走,看那葉辰這次怎麼死,日後我掌握妖族大權再一個個收拾他們,」孔青眼中透射出陰毒之色,大袖一拂,快步離去,

妖族大殿中,所有的部族族王都在坐,還有萬妖宮的一些長老也在,

「大鵬王、金雕王,你們回來之時可曾打探到什麼消息,」翎兒的聲音傳了出來,

「稟妖主,我與金雕王在回來之時路過荒古聖城,各方勢力都集結於此,他們中的強者彙集一堂,應該是不敢單獨來犯,在協商聯合之事,以其氣息來判斷,神王境界的強者足有數十人不等,還有十幾道氣息十分強大,我與金雕王看不出其修為,」

「為了大帝寶藏與秘術,他們竟然連神尊境界的老古董也出動了么,」

翎兒的聲音中透著一股徹骨的寒意,

「都有那些勢力,」

「稟妖主,頂尖勢力幾乎都到了,南嶺的星雲門、無極聖宮、蠻荒神殿;東州的凌霄、仙境兩大洞天,聖修、日月兩大學院;中土的三清、太清、道一、仙靈四大學院;北疆的寒冰神教、雪山聖宮、無雙教、春秋教全都來了,其中還有些幾個隱世勢力都有強者出現,想不到他們為了葉辰的大帝寶藏與秘術竟然如此興師動眾,連底蘊都出現了,完全不顧修鍊界的規則,」

金雕王說道,他眼中燃燒金色的怒火,


「很好,」翎兒聲音冰寒,道:「看來他們是對大帝寶藏與秘術志在必得,整個東方的頂尖勢力聯合在一起,想要逼迫我妖族交出葉辰,可我妖族豈是好欺負的,」

「各方勢力派出如此多的強者就為殺葉辰奪取大帝寶藏與秘術,這完全是破壞修鍊界的規則,按理說古帝世家的人應該出現阻止才對,可是到現在也沒有見到古帝世家有代表出現,」大鵬王冷聲道,

「不,這一次就算是古帝世家想出現也不行,因為各方勢力早已找好了理由,他們目的雖然是葉辰,但明面上卻是我妖族,所以算不得以大勢力壓迫葉辰一個年輕修者,就算古帝世家來人,他們也可以說是針對我妖族而非葉辰,古帝世家的人也無話可說,」

一名長老說道,

各大族王雖然無懼,但是眼中但是有著一些憂慮,畢竟他們要面對的幾乎是整個東方的頂尖勢力,以金雕王與大鵬王得到的消息來看,當中神王數十,神尊都有十餘位,這樣強大的一股力量,妖族應付起來十分吃力,

「妖主,如今情勢非常不樂觀,各大勢力聯合,形成一股十分恐怖的力量,神尊就是十數位,我們妖族怕是難以抵擋,除非動用底蘊,否則傷亡將會前所未有的慘重,為了一個葉辰,我們是該考慮值不值得了,」

一名長老沉聲說道,

「七長老,你這是什麼話,我們妖族何時懼過人族修者,葉兄弟既然身在我們妖族,我們就絕不可能將他交出去,讓天下人笑話我們無能,不管來多少人,我獅王第一個衝殺出去,先殺他幾個神王,」

「不錯,獅王言之有理,葉兄弟一定要保,我老熊無懼他們,來了便殺,什麼玩意,以為我們妖族無人么,」

各位族王紛紛發話,全都不贊成將葉辰交出去,

而今不單單是保住葉辰了,還有妖族的尊嚴,要是在各大勢力的威脅下將葉辰交出去,那麼天下人就會認為妖族怕了人族,對於妖族的族王來說這是絕對無法忍受的,

「哎,妖族不可辱,但是現在還有其他辦法么,各大勢力聯合在一起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我想你們心中很清楚,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若是力保葉辰,我們的傷亡肯定會讓妖族在很長一段時間衰敗下去,若是交出葉辰,一切皆可平安無事,」七長老嘆息道,他也不想交出葉辰,但是為了大局,他覺得沒有比這更好的辦法了,

「七長老,你不用多說了,本主早已決定,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絕不會向各方勢力妥協,想要葉辰,先過了本主這關再說,」

翎兒冷聲道,她的態度十分堅決,聲音在大殿之中不斷迴響,

「妖主,還請妖主三思而後行,此事非同小可,關乎妖族的未來,」七長老說道,

「七長老,」翎兒從妖主大位上站了起來,掀開珠簾,邁步而出,看著七長老以及其餘人,道:「我們妖族的來歷你們都知道,當初我們的祖宗一代妖皇,以大神通將我們的血脈凈化,從原民一族中脫離出來,從此也就被原民一族恨上,大時代即將來臨,原民一族醒來,我妖族必將成為其大敵,屆時若沒有一位具有聖皇之姿的年輕至尊相護,我妖族將會有滅族之危,而葉辰就是將來有著希望解決我妖族滅族之危的人,將來的滅族與現在的付出相比起來,誰輕誰重,你們心中衡量吧,」 斯坦貝爾的眼珠子都快被嚇出來了。

他聽不清那邊到底在說些什麼,但是他看見那個男人將重重的大劍直接架在了小女孩兒的脖子上,沉重的大劍讓小女孩兒被拍的一晃。

“將軍,你放過她吧,她還是一個小孩子,一個不懂事的孩子而已……”洛逸夫再次跪下,並朝亞瑟爬去。

冷冷的笑着,“洛逸夫,你還真是一個善良的老好人呢,竟爲了一個小女孩兒變成了軟骨頭!”他沒有把劍收回來,看着已經被嚇得哭出來的小女孩兒,冷冷道:“現在,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這小傢伙是誰了!沒有想到,沙葛那傢伙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女兒。”他將跪在他面前的洛逸夫狠狠的踹開,“洛逸夫,我更沒有想到你膽敢對我隱瞞這些事!”

那把漆有熒光粉的大劍讓亞瑟猜到了小女孩兒的身世。

“呵,別說,這小雜種還真是和你們裸衣族人不太像,不論是眼睛還是鼻子,都和沙葛那傢伙一模一樣,一樣的倔強,一樣的讓人討厭!”

他不帶有絲毫仁慈和憐憫,果斷揮劍砍了下去!

“嗒”……亞瑟的手背被什麼東西給打中了,劇烈的痛感讓他手中的劍脫手了。他震驚的朝四周看去,他實在想不到,誰會有膽量敢在這種場合下阻止他。

靈犀指法的四招攻擊招數中,最爲簡單的一招就是“拈花指”。和金剛指不同,拈花指的氣勁不具有貫穿性,而是一種柔性的力量。被拈花指擊中的人,相關穴位會被暫時的封閉。通俗點的說法就是:飛花摘葉隔空點穴!

這個世界沒有脈絡穴位的說法,但是鬥魂對身體的洗禮會間接的讓人體經脈變得更加具有承載性,這使得斯坦貝爾初級的拈花指對亞瑟不會產生可怕的後果,只會讓他感到劇痛和暫時麻痹而已。

靈犀指法的攻擊招數只有四招,但是每一招都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拈花指不需要準備時間,只需要將氣勁聚於少商和中衡指尖穴位,然後藉由一定的介質彈出即可。柔勁不同於剛勁,內力的外放需要凝聚性,而凝聚性取決於內勁運用的經驗。至於這拈花指,因爲有介質的關係,所以並不難釋放。

靈犀指法中明確表述過,沒有介質可言的任何方式,都不能做到隔空點穴。

“因爲飛花摘葉都能傷人,所以這一招才叫做拈花指的吧!”斯坦貝爾一邊想着一邊跳下了樹。

他知道這麼多人的情況下他不可能打得過!雖然心裏明明想着不要,但身體卻很誠實。

提着大劍直接朝圍過來的士兵揮砍過去,一劍便砍飛了一個士兵手中的長刀,他左搖右晃,猶如鬼魅一般從幾個士兵間錯身而過。

斯坦貝爾朝亞瑟衝了過去。

“擒賊先擒王,小子,別怪我不留後手了!”他衝刺的時候,將氣海中的氣勁全部運轉起來,讓一衆士兵覺得他根本沒有踩在地面上,像是腳下生風飛了起來。

亞瑟沒想到對方的動作竟然會如此的迅速且沒有任何多餘,一衝上來就猛地斜劈了來。

畢竟也是名聲在外的軍團長,沒有兩把刷子又怎麼可能鎮的住數千士兵和那些桀驁不馴的軍官呢。亞瑟迅速後退,他向後退的同時用左手從身旁的一位來不及反應的士兵手中奪過一把長刀,格擋住了斯坦貝爾藉着衝勁大開大合的幾記揮砍。

鏗鏘聲交錯,人們甚至能看到空氣中產生的火花!

斯坦貝爾的動作越來越快,與之交手的亞瑟最能感受到那一往無前的氣勢和恐怖的衝擊力。


亞瑟哪裏知道,爲了避免被合圍羣毆,斯坦貝爾是想生擒了他,並以此換取逃生的機會。

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辦法。

之前不希望猴子出現,現在,斯坦貝爾最希望的就是猴子趕緊出現,也只有猴子那種具有極大威力的雷電攻擊才能真正的懾住數都數不清的士兵。

一抹笑意揚起,亞瑟從對方迫不及待甚至沒有章法的揮劍動作中讀出了更深層次的東西。

轉身再一次橫檔,順着那巨大的衝擊力,亞瑟一個大跨步退開,並及時的仰身避開再次橫掃而來的大劍。他的所有動作都水到渠成,就算外行也能從兩人的動作中察覺到端倪。

斯坦貝爾的劍法非常的凌亂,交手的幾個回合完全是在盲目的急躁的揮砍,動作單一毫無技巧可言。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可是,當局者真的迷糊了麼?

斯坦貝爾最厲害的是旋風棍法,可是,木棍對上鋼鐵鑄就的大刀,下場不是被削斷就是舞棍者因爲不敢硬碰硬而落入下風。持棍者所有的試探攻擊和套路都成了不可能完成的假想!事實上,只有搏鬥雙方實力過於懸殊的情況下,纔會出現武器不對等的一方將兵器犀利的一方打的毫無招架的場景。

斯坦貝爾猛衝猛打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因爲他對劍法實在不擅長,他希望通過一系列的胡亂打法讓對方自信心爆棚!

斯坦貝爾心中一喜,因爲他發現對方嘴角在不自覺的上揚。

兩人暫時互退一步,相隔了一段距離。

亞瑟將掌心向身側虛空一推,一幫就要衝上來的士兵就迅速的往後退去,給兩人留下了足夠的場地。

環視一眼四周大刀霍霍的士兵,斯坦貝爾一臉冷漠,那是完全無視危險的高手風範。可事實上,斯坦貝爾的心裏緊張的要死(別過來,沒看到你們老大比手勢了麼,麻痹的,差點就砍到勞資了,艹!)。

雙拳難敵四手,何況一劍敵千刀乎?

“你就是殺了我西羅關士兵的傢伙吧,沒想到,就你這兩把刷子竟然能活着逃出西羅關。”說道此處,他轉過頭對身後的幾位軍官擺出要吃人的表情吼道:“難道你們就是這樣訓練士兵的麼,完整的一個百人隊竟然都留不住一個人,你們這幫愚蠢的廢物!”

“你說的不錯,簡直就是廢物!”他朝着亞瑟擺了擺手:“不針對你哈,我是說,你們所有人都是廢物!”

來自上一世的“大嘲諷術”在這個世界依然有着非常好的效果。亞瑟怒了,作爲一個帶着榮耀出身的勳貴,一個高傲的不可一世的軍團長,他從來沒有被這樣的辱罵過。

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


怒啊,幾乎都快怒火攻心了。亞瑟其實是一個控制不住情緒的人,這種性格特徵常常給別人一種性格善變的印象。

他殺意氾濫眼中,狂傲道:“對付你,我甚至都不需要燃起‘鬥魂’!”

媽蛋,還說什麼不需要啓用鬥魂,傻逼,勞資就是要讓你不啓用鬥魂!

暗自想着,斯坦貝爾笑的更誇張了,“不用鬥魂?哈哈哈哈,勞資對付你這樣的廢物連兵器都不需要!”說着,他直接把劍瀟灑的扔在了地上。

圍觀的士兵驚呆了。

斯坦貝爾毫不露骨的蔑視讓亞瑟感覺自己在手下面前有些下不來臺。

“你這狂妄的傢伙,簡直是在找死!”

“別整那些沒用的,拿着你的刀來砍我啊,孬種!”深怕嘲諷的效果還不夠似的,他繼續罵道,“我要讓你的手下都瞧瞧,瞧我如何在不用武器的情況下教訓你,讓你這隻會咂着嘴巴狂吠的傢伙夾着尾巴亂竄!”說完,他模仿七十年代**武俠電影裏的大反派笑聲,“嘎嘎嘎嘎”的笑個不停。

那場面,是要多賤有多賤!

亞瑟仰天長嘯……就像是報殺父之仇的主角。大嘲諷術讓他失去了理智,他將手中的長刀雙手提起,猛地朝膝蓋拍去,將刀折成了兩段。

那可是刀背厚度達到兩公分的大刀,竟然硬生生被折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