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次都是你在破壞我的好事,我怎麼會不認識你?”男鬼說到這,身上就散發出一股極大的怨氣和怒氣。

許清涵就覺得背後一涼,嗖嗖的涼風吹打着自己。隨後她就開始度量這個男鬼的力量,最後的結論就是,這個男鬼很厲害,自己根本沒有勝算。於是她轉臉就賠上樂呵呵的笑臉,絲毫沒有剛纔英姿颯爽的樣子,“嘿嘿,沒辦法,拿人手短。那什麼,要不大哥你先回去?我也不容易。”

“咯咯。”男鬼只是笑着,有些玩味的看着她,“三流道士,害怕了?之前沒準備,被你佔了便宜,今天正面衝突,休怪我手下無情。”

“別,別,大哥,有話好好說,你想要什麼?要是錢,我身後這人足夠可以,你要幾十億冥幣都可以,你要是要妹子,也行,他也可以幫你弄到,到時候燒幾個給你,千萬別激動。”許清涵立刻笑呵呵的說着,此時,她更加確信這男鬼的道行很深,一看就是養的鬼。那就說明,他的身後有一個更厲害的傢伙。

“我就想要你們二人的命。”男鬼壓根沒理會許清涵,說罷,一閃身,身影就消失在了屋內。

許清涵還沒傻到以爲他就這樣走了,於是屏氣凝神,感知着周圍的一切,她閉上眼睛,再次打開天眼。

天眼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看到物體的本質,而物體內的雜質,自然也是一看便知。

許清涵發現這個屋內有一個地方藏着一團黑色的影子,於是她雙手背在身後,手指極快的掐着一個手決。

這期間,祁逸宸一直觀察着許清涵的動作。他發現她的動作行雲流水,並不像是騙人,而且,自從她到來之後,那團黑影確實消失了,而自己身上的壓力也確實沒有了。再就是他們二人剛纔的對話,自己也是聽得一清二楚,只是,那人如果真的是鬼,那這世界豈不是太詭異了?

祁逸宸猶豫了一下,準備過後好好問問。

“雕蟲小技。”許清涵勾脣冷笑,眼神中透出一抹了然,她手速極快的將符咒打出,嘴中碎碎唸叨着咒語。

符咒一出,白色的牆體上涌出一團黑氣,隨後便與許清涵糾纏在一起。

這黑氣的力量不可小覷,許清涵跟他糾纏了好一會兒都沒佔到一點便宜,反而越來越處於劣勢。

祁逸宸沒有插手,而是走到門口,觀察着周圍的一切。

以他敏銳的洞察力,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於是他走到牀邊的枕頭底下,拿出了一把極其袖珍的微型小銀槍,再次回到了門口。

就在這一刻,走廊外面閃過一道人影。此時的祁逸宸面色微微泛紅,額頭也溢滿了汗水,眼前更是有些模糊。他用力甩了甩頭,眯起雙眼,矍鑠的雙眼閃着危險的光芒,隨後他快速轉身,對着門外移動的身影毫不猶豫的舉槍射擊。

只是一瞬間,就聽到一絲微弱的子彈鑽入皮膚的聲音,隨後就是一聲極力壓制的悶哼聲,而那個與許清涵一直糾纏的男鬼也瞬間虛弱消失。

“怎麼回事?”面對着突如其來的變故,許清涵忍不住驚訝了一下,“怎麼會有槍聲?”

隨後她一轉頭就看到了祁逸宸手中的小銀槍,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快速跑到他身邊,低聲問道,“你居然有槍?”

祁逸宸鄙夷的看了許清涵一眼,不悅的皺眉,“滾遠點。”

許清涵挑眉想了想,也不再把注意力放在槍上,她明白,對於祁逸宸這種人,有槍是正常的。可是槍殺不了鬼,於是她擋在了祁逸宸的面前,“哎呀,離那麼遠怎麼保護你?”

祁逸宸危險的眯起雙眸,粗魯的推開許清涵,穩了穩有些搖晃的腳步,隨後,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間。 “喂,別到處亂走,危險可能還沒結束。許清涵被推的一個趔趄,不過她反應也很快,一把拉住祁逸宸的胳膊,跟了上去。

“放手。”祁逸宸一下將許清涵甩開,獨自走在前面。

祁逸宸一下居然沒能甩開許清涵,只好由她拉着,祁逸宸身體靠在牆邊,單手舉槍,幾步就走到了隔壁於祕書住的房間。

許清涵則沒出息的跟在他身後,雖然她感覺不到男鬼的氣息,但還是要防患於未然,怕他再來個回馬槍,所以對祁逸宸更是寸步不離。

祁逸宸舉起槍,小心翼翼的打開於祕書的房門,做好了隨時s擊的準備。可是誰知,當他打開門的一刻,卻看到於祕書在房中不停的回來走動着,還時不時的在嘴裏嘟囔着,“怎麼還是走不出去?怎麼回事?”

看到這一幕,許清涵知道,於祕書是着道了。

“彆着急,看我的。”許清涵拍了拍祁逸宸的胳膊,嘚瑟的笑了笑,然後走上前,拿出一張符咒,貼在了於祕書的身上。

果然,符咒一貼,於祕書就停止了走動,然後茫然的看着眼前的祁逸宸和許清涵。

“少爺,許小姐,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一會兒再說吧,有人襲擊。”祁逸宸語氣異常凝重的說道,隨後就走出於祕書的房間,警覺的觀察着周圍的一切。

許清涵自然也不敢怠慢,與祁逸宸一前一後,兩人背靠着背,慢慢在8樓的走廊裏移動。

於祕書看着二人配合的如此默契,也不再向前,而是立刻拿出專用的呼叫器,通知周圍的保鏢。

……

許清涵和祁逸宸一直向走廊深處走去,外面的閃電依舊落個不停,轟隆隆的巨響震顫着樓內所有人的內心,就連於祕書也警惕的拿出了一直藏在抽屜裏的配槍,向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許清涵此間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因爲對於此刻的安靜,呼吸聲都會擾亂聽覺。

“這周圍有人。”祁逸宸低聲對身後的許清涵說道。

“不是人,是鬼。”許清涵嚥了口唾沫,認真的回答,“我們周圍飄蕩着很多鬼,今晚行政樓y氣瀰漫,吸引了很多鬼物。”

“哼,謬論。”祁逸宸不再理會她,收起槍,繼續搜尋着。

許清涵說的沒錯,他們周圍確實飄蕩着很多好兄弟,只不過都不敢接近他們而已。祁逸宸太兇,身上戾氣很重,是鬼物所忌憚的。而許清涵是道士出身,本身就有震鬼的功能,只要不是太厲害的鬼,都不會選擇主動找茬。

突然,安靜的走廊中,傳出一聲吼叫,“站住。”

伴隨着於祕書的一聲低吼,走廊裏傳出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祁逸宸迅速回身向聲音的來源之處跑去。

許清涵猶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卻不想,就在他倆前方不到一米的地方,有一團黑影,漸漸移動,離開,直至消失……

“怎麼了?”祁逸宸來到於祕書面前,看着他拼命的獨自跑着,忍不住問道。

於祕書左右巡視了一下,十分疑惑的回答,“剛剛看到一個人影,可是我一追,他就不見了。”

此間,許清涵一直站在一側聽着,她冷哼一聲,“估計是鬼引之術,我們上當了。”

她話語一出,8樓的燈頓時亮了起來,一衆保鏢也都裝備齊全的圍在了祁逸宸和於祕書周圍,警惕的看着四周。

“少爺。”其中帶頭的保鏢走進來,十分驚恐的說道,“屬下來晚了。”

“把整個大樓搜索一遍。”祁逸宸快速的收起配槍,十分優雅的別在腰後,走回了房間。

於祕書和許清涵都跟在他後面,保鏢們則是聽從吩咐,快速搜索整棟大樓。

結果,自然是一個人影都沒有。但是他們在某處看到了一絲血跡。這一點倒是在祁逸宸的意料之中。

一切搞定,祁逸宸回到屋內,慵懶的斜靠在沙發上,微微閉着眼睛,臉色紅的有些可怕,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少爺,您……”於祕書看出不對,立刻走上去詢問。

“叫顏夢來。”祁逸宸沒有睜開眼睛,只是有些疲憊的說道。

於祕書接到命令,立刻走到一旁叫人接顏夢過來。顏夢性格豪爽,絲毫不作做,接到通知就拿起藥箱,坐上了專門接她的車來了學校。

不到半個小時,她就走進了祁逸宸所在的校長室。

“呦,我們的祁家大少,怎麼這麼晚傳召我?真的是想我了?”顏夢一進屋,就踩着那十釐米的高跟鞋,妖~媚的蹭到了祁逸宸的身邊,冷言冷語的說道。“不過,那天的話只是氣蘇芸芸那賤~人,我對你可是沒興趣。”

祁逸宸皺眉,對她的聒噪顯然有些不耐煩,“少囉嗦,我覺得身體不對勁兒,幫我檢查一下。”

顏夢的亮眸掃了他一眼,看他果然有些不對勁兒,也就不再開玩笑,立刻打開藥箱,爲他檢查了一番,最後抽了一管血。

“於祕書,帶我去這所大學最好的實驗室。”顏夢拿着祁逸宸的那管血,對於祕書吩咐着。

於祕書遲疑了一下,“顏小姐,這大學裏的實驗室設備都不完善,在這裏化驗,有些不妥吧?”

顏夢聽到此話,挑眉冷笑道,“於祕書,你這是看不起我?只要有我顏夢在,就沒有用不了的儀器,做不了的化驗。”

“帶她去。”祁逸宸微微皺眉,冷聲吩咐道。

“是。”於祕書應聲就準備離開。

這時,一旁的許清涵走上前,“我帶她去吧,這學校我熟。”

“也好。你們幾個一起過去,不許出任何差池。”於祕書指了指身旁的幾個保鏢,吩咐道。同時對着許清涵感激的笑了笑,此刻他確實不敢離開祁逸宸半步,生怕再出什麼差錯。

“這個你給他,告訴他,錢另算。”許清涵遞給於祕書一打黃色的紙,然後趴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於祕書忍不住笑了出來,“好,我會轉告。”

一切安排妥當,許清涵走到顏夢面前,禮貌的說道,“顏小姐,我帶你去,這邊請。”

顏夢這才注意到許清涵,原來屋裏還有別人?她一進屋裏就自動把不認識的人屏蔽掉了,換句話說,是無需注意的人,她都會忽略不計。 不過顏夢很快就恢復了常態,拎起自己的藥箱,魅~惑的對許清涵笑了一下,“好可愛的小妹妹,那就有勞了。”

此刻,顏夢一米六八的身高再加上她鍾愛的十釐米高跟鞋,而許清涵本就嬌小的身高再加上那雙帆布鞋,二人站在一起,還真是有些不搭調。

這還不算什麼,一個是擁有模特身材的性~感女郎,一個是長着一張娃娃臉的可愛小妹。這視覺享受,簡直是無法言表,連一向淡定的於祕書都看愣了,硬是目送着二人出的校長室。

……

“小妹妹怎麼在這?”顏夢跟隨許清涵走在路上,笑問道,“身上還這麼溼,不怕感冒嗎?一會兒我給你開幾片藥,你吃下。”

“謝謝了,我不用吃藥,身體好的很。”許清涵沒有如實的回答,她覺得,有很多事,祁逸宸不會希望別人知道。

“那個實驗室還有多遠?”顏夢自然知道許清涵的意思,也不再多問,而是與她攀談了起來,“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許清涵,那個實驗室就在行政樓的地下室內,是專門爲學校老師做醫學研究用的實驗室,裏面的儀器都是最先進的。”許清涵邊說邊帶顏夢走樓梯,“電梯壞了,我們走樓梯吧。”

“好。”顏夢輕笑着,眼睛特意掃了一眼一旁的電梯,看着上面顯示一切正常,不由的心裏有些疑惑,不過她沒有問。

反正許清涵這個女孩兒她是記住了,等以後有機會,一定要跟她好好查探一番。且不論她與祁逸宸是什麼關係,能這麼晚在祁逸宸的房間裏呆着,可不是一般女人能夠做到的。

八零甜妻乖一點 “實驗室到了,你把這個拿着,不過需要付費,一千塊人民幣。”許清涵說着,就將一張符咒塞到了顏夢的手中。“我要回去看一眼校長,不能陪你在這裏化驗,這些東西可以保你平安。”

顏夢看着手中畫着奇形怪狀圖畫的黃紙,不由的愣了一下,“這是什麼?”

“不用管是什麼,知道對你好就行了。”許清涵虛僞的笑了下,“一千塊哦,別賴賬,我看顏小姐這麼漂亮,一定是個守信用的女孩子,那個什麼,我先走了,半個小時後我來接你。”

說完許清涵就一溜煙跑回了八樓,雖然她塞了一堆符咒給祁逸宸,但是對於他那種不信鬼神的人保不齊就給扔了。所以還是回去看着他比較好,至於顏夢,她的死活跟自己沒關係,符咒給了,就聽天由命吧。

顏夢沒有阻止許清涵,而是瞭然一笑,甩了甩大波浪的頭髮,走進了實驗室,幾個保鏢則是等在了外面。顏夢是一個很典型的雙面性格的人,只要她一碰到實驗器材,立刻就會收起嫵~媚的笑容,認真的做起手裏的事情。

果然,許清涵回到校長室後就看到自己好心留給祁逸宸用的符咒被扔到了垃圾桶裏,立刻火冒三丈。

“爲什麼扔掉?”許清涵生氣的跑到祁逸宸面前吼道。

祁逸宸的臉色依舊不太好,他微微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喂,問你話呢。”許清涵也不知道哪裏來的火氣,直接上去踢了他一腳。

祁逸宸這次連眼睛都沒睜,更別提理她了。

“許小姐,少爺身體不適,您還是安靜一會兒吧。”出去換溼毛巾的於祕書走回來看到這一幕,立刻上前解釋道。

“哼。”許清涵深吸一口氣,跑到窗邊站着,於祕書則是小心翼翼的爲祁逸宸擦拭着額頭。

這期間,三個人誰都不再說話,屋內的氣氛十分壓抑,而隨着時間的推移,校長室的門口的保鏢也越來越多。

而這棟樓內的黑氣也在慢慢減少,這一點讓許清涵有些詫異。按理說子時陰氣最盛,可是這棟樓卻莫名其妙的將陰氣散盡,恢復常態,看來這其中的確是有貓膩。

……

終於半個小時到了,許清涵整理一下心情下樓去接顏夢。

顏夢很守時,半個小時就將一切處理好,東西收拾好,剛好走出來就遇到了下來接她的許清涵。

“顏姐姐,弄完了?”許清涵走過來,關切的問道。

“是啊,結果出來了,我們上去吧。”顏夢一把拉過許清涵的手,旋即皺了皺眉,“你發燒了?”

“沒啊,估計是來回跑,所以身體發熱了。”許清涵立刻回答。

“一會兒我給你開幾片藥,你記得吃上,別嚴重了。”顏夢嫵~媚的笑着,烈焰紅脣看起來,好生性~感迷人。更重要的是,顏夢居然也有這麼溫柔賢淑的一面。

大佬你親媽又黑化了 “那就謝謝顏小姐了,不過那一千塊錢可不能不給。”許清涵立刻補充道。

顏夢微微一愣,這才知道剛纔許清涵爲何拒絕自己,不由的笑出了聲。就連一直跟在他們二人身後的保鏢也都忍不住笑話起許清涵來。

“放心吧,我這藥是送你的,你那錢,我會照常給。”顏夢說罷,就從兜裏掏出來一打錢,多少張她沒數,但是絕對比一千多,“這些錢你拿着吧,表現不錯,加薪,還有,顏小姐多生疏,直接叫我顏姐姐吧,你還在上學,一定比我小。”

許清涵接過錢,喜愛的不得了,她看着顏夢,調皮的笑了笑,“那謝謝顏姐姐了,你是我見過最好的人,我覺得我們以後能成爲好朋友。”

“我也這樣想。”顏夢由衷的說道。她確實見到許清涵的一刻,就有一種一見如故的感覺。那是對其他人沒有過的親切,而且她身爲一個醫者,在許清涵的眼中看到了一絲莫名其妙的東西,很微妙。

事情也算是解決了,二人一唱一和,路上說的好不熱鬧。可是一走到8樓,就被一股極其壓抑的氛圍弄得心情都不好了。

二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走進了校長辦公室。

“顏小姐。”於祕書見顏夢迴來,立刻迎了上去。

祁逸宸也睜開了眼睛,雖然臉上掛着一絲疲倦,可是眼神卻依舊精碩,“結果。” 顏夢聽到祁逸宸冰冷的聲音,白了他一眼,然後潺潺笑道,“恭喜您,宸少,居然中了致幻劑。”

“致幻劑?”祁逸宸俊眉微蹙,眼神凜冽了起來。

“是啊,不知宸少招惹到了誰,又是誰有這麼大的能耐?又或者,是您突然轉了性,喜歡上這些東西了?”顏夢冷嘲熱諷的說道,牙尖嘴利,倒也是厲害。許清涵在一旁暗自拍手叫好,瞬間向顏夢投去了崇拜的眼神,看祁逸宸吃癟的樣子,那真是一個字,爽。

“哼。”祁逸宸微扯嘴角,微微眯起的雙眼斜睨着瞟了一眼顏夢。

顏夢自然知道他什麼意思,從自己的藥箱中拿出一粒藥,“吃了吧,吃下去就好了。”

祁逸宸接過藥,一口吃了下去,過了一會兒,身體終於有所好轉。

他站起身走到顏夢身旁,“幫我把這茶杯帶回去檢查一下。”

“好。”顏夢認真的回答。

祁逸宸和顏夢二人在一旁低語了幾句後,顏夢就又恢復了那副妖豔的樣子,將幾樣東西裝好就離開了。

離開前,更是不捨的看了許清涵一眼,“小清妹妹,我可走了。下次找你一起逛街,記得來哦。”說罷,顏夢就給了許清涵一個飛吻,那嫵~媚的樣子,換作是個男人肯定招架不住。

就連許清涵也不由的被顏夢的美和氣質所打動,這個女人不僅外表***,骨子裏更是散發着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強大氣場,集自信、美麗、高貴、妖孽於一身,同時還兼具一名稱職的醫生該有的正直之氣。許清涵不得不承認,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很喜歡。

“顏姐姐慢走,以後多多合作。”許清涵回了她一個電力十足的眨眼,那調皮的樣子,十分討人歡喜。

不過神經大條的顏夢在跟祁逸宸低聲談了幾句後,就不小心將許清涵發燒的事情忘記了。也正是如此,這纔有了下面的事,或許,這就是天意……

待顏夢離開後,整個校長室就只剩下她,祁逸宸和於祕書三個人了。吵鬧的辦公室又安靜了下來,祁逸宸恢復了精神便站起身,低聲吩咐了幾句,於祕書就離開了校長室。

許清涵站在屋內,看着祁逸宸健壯的背影,有些發愣。

“看夠了嗎?”祁逸宸清冷的聲音響起,旋即嘴角擒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他慢慢移向許清涵,高大的身影漸漸逼近,那情形,像極了白天讓許清涵臉紅心跳的那一幕。

許清涵一看就毛了,立刻跑出屋子,驚恐的吼道,“你幹什麼,別亂來。”

祁逸宸不屑的冷哼一聲,臉上更是帶着一抹狡黠的冷笑,“砰”的一下就將門關上了。

許清涵看着前方的門,愣了一下,隨即就炸毛了,“喂,祁逸宸,你什麼態度,你幹什麼把我關在外面?”一腳踹過去,門絲毫未動,許清涵的腳倒是痛得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