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簡單商討也分別開好了房,陌凡和奧斯卡開了一個雙人間,唐三三人和寧榮榮三人都開了一個三人間,只有古月單獨開了一個單間,

「先吃了飯再上去吧。吃了一天香腸。我都要反胃了。」馬紅俊率先開口,也說出了眾人的心聲。

唐三等人齊齊點頭,即便是冷漠的朱竹清也同樣點頭表示了認可。

唐三見陌凡上似乎不打算和他們一起吃,於是開口叫道:「陌凡,一起吃吧?」

陌凡看了看唐三,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竟然點頭同意了下來,「點菜吧,胖子。」

馬紅俊雙眸一亮,「陌凡你這話的意思,難道是你要請?」

陌凡微微一笑,道:「沒問題,點吧。」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你可是除了沐白之外第二大款呢!」馬紅俊嘿嘿一笑,飛快的點了十幾個菜。

一行九人雖然圍坐一桌。但氣氛卻並不算和諧。朱竹清冷著臉,古月的高高在上,寧榮榮低着頭在想什麼心事,戴沐白的不自在,即便胖子在這裏插科打諢,氣氛依舊有幾分僵冷。

餐廳內此時已經坐了有六、七成客人。這時。外面突然走進來一行八人,每個人都身穿統一的月白色地魂師袍,魂師袍左肩肩頭處都有一個青色地圓環標記,圓環內刺繡著兩個同色地字。蒼暉。

如此張揚的魂師裝扮,一來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小妞長的不錯啊,這些傢伙應該是蒼暉學院地吧。」胖子眼見僵冷的氛圍打不破,便只能將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去。

戴沐白在陌凡本就不自在,聽馬紅俊這麼一說,瞥了一眼蒼暉,撇了撇嘴直接說道,「不過是小小地蒼暉學院而已,張揚個屁。」

不論是胖子還是戴沐白。都沒有刻意壓低自己地聲音,魂師地聽力比正常人自然要好一些。儘管餐廳內有些嘈雜。那八個人中的中年人還是將目光投了過來,眉頭微皺。當他看到陌凡等人這一桌只不過是一群孩子時。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難看了。

唐三還有幾分不明所以,在馬紅俊的解釋一下,頓時提起了興趣。

接下來的發展和原著中的相差無幾,在蒼暉學院的老師指導下,其中一個青年,過來故意找茬,被戴沐白一掌擊飛之後,然後延伸實力碾壓,然後便是蒼暉學院老師的出手。

和原著一樣,唐三根據自己見識,開始安排眾人對戰計劃,只不過和原著不同的是,唐三隻安排了自己,朱竹清,戴沐白,小舞,以及馬紅俊。

並沒有算上寧榮榮,奧斯卡,陌凡以及古月。

一行九人,彷彿已經默認了陌凡,奧斯卡以及古月是一個團體,而戴沐白唐人又是一個團體,就只有寧榮榮,排除於兩大團體之外,有那麼幾分特立獨行的感覺。

寧榮榮咬了咬牙。她知道,自己似乎已經被這兩個團體排除在外了,這種感覺對她來說絕不好受。

寧榮榮坐在桌子上,一時間只感覺進退兩難,不知道是該隨着唐三等人出去幫忙,還是在這安安靜靜的吃飯。因為自始至終,陌凡三人都一直靜靜的在桌上吃着食物。

正在寧榮榮糾結的時候,突然她的耳旁傳來一個低低的聲音,「想讓獲得別人的認可,首先你得先調整好自己的心態,並用行動來證明,不用那麼着急,先吃飯吧。」

寧榮榮轉頭一看,正好看到奧斯卡夾了一塊肉到自己的碗中,並朝着自己笑,不知道為什麼。她的眼圈突然有些發紅。用力地朝着奧斯卡點了下頭,回答道:「嗯。」

然後低下了頭大口的吃了起來。

至於酒店外的戰鬥。打的也是十分的火熱,屋中陌凡幾人也吃的十分安然,樓上,早在戴沐白他們挑釁蒼暉學院地時候,趙無極和弗蘭德兩人就在樓上看到了。

兩人看着樓下四五抱團的九人,弗蘭德眉頭緊鎖,腦海之中不斷的思索著解決的辦法。

眼前這九人之中,天賦最強自然是陌凡和古月兩人,照理說能夠有這樣的學生,弗蘭德本應該驕傲才是,驕傲歸驕傲,頭痛也十分的頭痛。

要說所有學生之中最讓弗蘭德焦慮的學生不是其他人,正是陌凡,古月剛來學院不久,弗蘭德的也不好做評價。

為什麼說陌凡最讓他焦慮,因為陌凡實在太獨立了,獨立到根本不需要他們這些老師,在陌凡面前,他作為老師的更多的只有一種挫敗感。

而且從某方面來說陌凡天賦實力已經強到直接掩蓋了唐三的等人的光芒。

其實弗蘭德也清楚,陌凡和戴沐白兩人從來到學院的那一刻起,問題便已經出現,隨着時間的推移這個問題看似解決了。

但實際上問題一直都在,特別是現在因為唐三幾人的加入,當初的問題再次浮現,並且還被無限的放大,已然到了不得不解決的地步 「葉曦,你給我站住。」葉東氣的渾身都顫抖起來,一拍桌子,對着葉曦大聲呵斥起來。

「豈有此理,把話給我說清楚,是,你爸的股份是在我手裏,但是那是你爸自願的,你知不知道這一次能夠見到孫少,跟百信集團合作,還是老爺子憑藉自己的關係找來的,你說不簽約就不簽約,你算什麼東西。」

「給老子住嘴,草擬嗎的,怎麼跟葉曦小姐說話的。」

就在葉東喝罵葉曦的時候,孫昊頓時炸了,一下子站了起來,「葉東,不就是一個葉氏集團的總經理嗎?在我們百信集團屁都不是一個,我告訴你,以後再敢罵葉小姐一句,就是跟我孫昊過不去,信不信,我立馬讓我們百信集團中止跟你們葉氏集團所有合作。」

孫昊說着,連忙笑呵呵的對着葉曦說道:「葉小姐,你放心,以後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敢保證,這一次的合作跟葉東一點關係都沒有,完全是看在葉小姐的面子上的,至於伯父拿出股份一事,要不要我幫忙,讓葉東還回去。」

「葉東,聽到沒有,趕緊把股份還給葉曦小姐的父親,如果是平時就罷了,居然借用這一次合作,訛詐葉曦小姐父親手裏的股份,你太不把我孫昊放在眼裏了,我今天把話撩在這裏,股份不還回去,我一樣讓我們百信集團終止跟你們也是集團所有合作。」

孫昊的話,葉東當場臉色大變,葉准也是一臉霧水。

怎麼感覺,這孫昊趕鴨子上架,從始至終一個勁兒的的巴結著葉曦了。

而且為了葉曦,還威脅自己。

要知道葉氏集團是做飲料生意的,旗下好幾款飲料,而百信集團無疑是他們最大的合作商,佔據葉氏集團的40%的份額,一旦百信集團跟葉氏集團的合作終止,對於葉氏集團無疑是毀滅性的打擊。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葉東桌子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這個時候誰他媽的打電話,葉東被孫昊的話弄得一肚子火氣,而且還是敢怒不敢言,關鍵是孫昊他不敢得罪啊。

拿起電話,就咆哮道:「不知道我正在迎接百信集團的孫少嗎?說,什麼事?」

「葉總,浩天集團的副總裁林凡林總,說是要跟我們葉氏集團簽訂一份合同,而且點名要跟葉曦小姐簽合同,你看是我….?」

「什麼?浩天集團的林總。」

葉東嚇了一大跳,差點沒有一下子跳起來。

浩天集團,魔都最大的企業,也是集團跟他們一比較,就好比嬰兒跟大人相比一樣,就算是百信集團在人家眼裏也跟三四歲的嬰孩一般。

「快,快,不,我親自去迎接。」葉東連忙說道。

剛走了進步,突然想起了前台的彙報,對方是要跟葉曦簽訂合同的,只能深吸一口氣說道:「葉曦,跟我跟我一起去迎接林總,你放心,你父親的股份我會還回去的。」

葉曦本來準備離開,此時心中一樣充滿了疑惑,也想出去看看。

「葉曦小姐,等等我,我的合同還沒簽了。」孫昊連忙跟了上去說道。

。 江夏道:「不瞞你了吳叔,我最近和醉月樓做生意呢,我幫他們做菜,他們給我錢,這不那茅草屋也沒法住了,冬天的話孩子們容易風寒,所以想着趕緊的起新房子。」

吳瑞祥一聽這話,便道:「那你可厲害了!能跟醉月樓做生意,那酒樓可是在石林鎮出名的,怪不得掌柜的會送你點心。」

江夏只得謙虛的笑了笑。

談完了事兒,江夏便起身離開,孫氏剛燒好了水泡茶,就見江夏已經要走了。

忙道:「夏丫頭,咋這麼快就走啊?」

江夏點亮了燈籠,笑道:「四個孩子還在家裏頭呢,我得回去,大晚上的他們害怕。」

說着,已經出門了。

送走了江夏,孫氏栓好了門回來,藉著蠟燭的光芒打開了盒子看。

「哎呦,孩子他爹你快看看,這點心咋這麼好看呢?比過年時候金山去鎮子上買回來的還要好看!」

孫氏嘴裏的說的金山,是吳金山,正是兩人的長子。

吳瑞祥看了一眼,道:「這是醉月樓的點心,能不好嗎?」

孫氏好奇,道:「這夏丫頭幹啥給咱們送這麼貴的東西?」

吳瑞祥便把事情詳情說了。

孫氏一下子激動了,「啥?夏丫頭跟醉月樓做生意?這麼厲害?」

吳瑞祥點點頭,「是個厲害的丫頭!」

孫氏又道:「哎,這丫頭賺這麼多錢,起房子都能起了,來咱們家就提着一盒點心,真是不夠意思。」

吳瑞祥不悅,「你啥意思?你知道這點心多少錢一盒嗎?」

「那也不是人家送她的,她又不花錢!」孫氏還是不爽。

吳瑞祥無奈,「就算是人家啥也不帶,那我是村長,也該給人家辦事兒,你這婆娘滿腦子想的啥?人家賺錢也是自己的錢,跟你有啥關係?」

孫氏見吳瑞祥模樣像是生氣了,只得急忙陪着好臉,「行行行,我錯了還不行嗎?以後都不說了。」

吳瑞祥這才沒做聲。

另外一邊,江福海回了家,便將這事情告訴了王氏。

王氏正在整理江梅花帶回來的好東西,一聽到這話,王氏瞬間來了勁,「大孫,你可看仔細了?真的是江夏那小賤蹄子?」

江福海忙傻獃獃的點頭,「就是,奶,俺看的可清楚了,她提着燈籠跑村長家裏去了。」

王氏當即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這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機會啊。

現在那茅草屋裏肯定只有四個半大的孩子了,這不正是自己去搶東西的好機會?

到時候東西搶了,自己吃了用了,她江夏再找上門來能咋樣?

難不成還能讓自己這一把年紀的老太婆賠她不成?

王氏想到這,便急忙起身,道:「大孫,你在家裏待着,奶奶去給你弄好吃的去。」

說着,就要往外走。

江鐵根剛上完茅房出來,看着神色匆匆的王氏,便急忙道:「娘,你這大晚上的去哪兒呢?」

王氏見江鐵根,心想自己一會兒去了,估計好東西多到根本拿不動,自己這個懶兒子雖然沒啥本事,可是倒也是能幫着自己扛是不是?

王氏想到這,便道:「鐵根,江夏那小賤蹄子自己家裏吃香的喝辣的,這會兒她沒在家,咱們趕緊的去她家裏搬東西去,能搬多少搬多少!」

江鐵根聞言,有些擔心,「娘,江夏那丫頭可不是好惹的主兒,咱們就這麼去了,會不會被她發現了,到時候更麻煩啊!」

上一次大冷天的被江夏潑了一身的泔水,那情形江鐵根還彷彿覺得在昨天。

王氏聞言,心裏氣憤,「老娘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沒種的窩囊廢啊!咱們搬回來了,吃了喝了用了,她能咋滴?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她要是趕逼死咱們,那她還用在青山村抬起頭來嗎?」

江鐵根聽着王氏的話,覺得也有道理,便點點頭,道:「好,娘,俺跟你去。」

母子二人摸著黑出發,到了江夏的家門口,果然啥人也沒瞧見。

走得近了,到了院兒里,從窗戶上看見屋子裏有四個孩子在念書,王氏心裏開始,便指了指廚房的方向。

兩人到了廚房,藉著月光一瞧,這裏面居然全都是肉和豬油。

還有地上那一堆一堆的青菜。

看着這面前的一大罐豬油,王氏興奮的眼睛都直了。

「奶奶的,這小賤蹄子可真會享受,五個人吃這麼的肉和豬油,不怕噎死嗎?」

江鐵根忙道:「娘,俺都給搬走!」

王氏卻又道:「不着急,咱們去屋子裏瞧瞧去。」

她斷定江夏家裏肯定還有金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