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雨的身份更不用說,此前與傅海在一個部的,從事文藝工作。

「我的第一個電影還沒拍完呢,我現在就是個小新人。」江蕪靦腆說道,還撫摸了一把躺倒的小乖的背。

「哼哼~哼~」小乖忍着肚肚痛,朝江蕪的方向挪了挪。

「哎呀寶兒啊,可別亂動噢。」歸雨連忙站起來,和江蕪一起把小狗窩對着茶几挪近了點。

「小新人好,都是從新人打磨起來的,慢慢就火啦!」歸雨鼓勵道。

「我看你呀哪哪都好,尤其是這雙眼睛,清亮亮的,一眼就能看透。」

江蕪被誇的有些不好意思,別開眼,剛好和蕭執投過來的視線對了個正著。

蕭執的嘴角又揚了起來。

他第一次將分心貫徹到了極致,一邊應對傅海殺伐果斷的走法,一邊聽着江蕪的話。

他好像,越了解,就更想離江蕪更近一點……

一頓簡單的晚餐,硬是吃出了其樂融融的感覺。

「家」。

在蕭執眼裏就是一個冰冷的文字。

除了祖父的那一點溫情,別的都沒有。

所以現在的熱鬧氛圍,對於孤孤單單過了十多年的蕭執來說,是無比的難能可貴。

而這一切,都是從認識了江蕪之後,一點一點開始有了轉變。

他中途打了個電話,晚餐快要結束的時候,一個快遞員推著小推車按響了門鈴。

小乖被安置在小車裏,像個小寶寶一樣,新奇地看來看去。

「好孩子,不再多聊一會兒嗎?」歸雨攥著江蕪的手,眼裏滿是不舍。

江蕪笑,「奶奶,你看我們兩家離得這麼近,我有空了就會來看你的~」

「好好好。好孩子你回家可要好好休息,可別累壞了,奶奶還是那句話,需要幫忙照顧小乖就叫我,知道嗎?」

歸雨恨不得一下子把想囑咐的話全部說完,不肯撒開江蕪的手。

還是傅海看不下去,把歸雨勸了回來,「哎呀,你不是留了號碼嗎?還怕江兒坐飛機跑了不成?」

歸雨這才戀戀不捨地鬆了手,目送兩人離開,一直人影都不見了才捨得回家。

路燈昏黃,偶有幾個人在跑步。

江蕪推著小車和蕭執並肩朝家裏走,雖然兩人都戴着口罩,卻也擋不住通身的氣度,惹來過路人頻頻觀看。

一個跑步的差點歪倒,蕭執不動聲色地站在了江蕪左側。

「今天真的很謝謝你。」江蕪沒注意到蕭執的小動作,認真道謝。

如果今天蕭執不在,她可能真的就失去理智了。

「應該的。」蕭執還是那句話,只是這三個字裏夾雜了多少情愫,恐怕他自己都說不清楚。

江蕪搖搖頭,「不是應該的,你總說什麼救命之恩,其實按照你對我的好,早就還清了。」

何止呢,從她在公司的待遇,到和柯黎姍的恩怨,再到朱五良的事兒,蕭執不知道幫了多少。

哪裏來的這麼多應該的?

蕭執輕笑,從江蕪手中接過小乖的推車,微微撒了個小謊,「聽見剛剛奶奶說的沒?她說你會大火,我捧你是應該的啊。」

他沒敢繼續直白地表明自己的心思。

江蕪沉默了一瞬。

這樣的話,他之前也說過。

蕭執的好,太多太多了,她怕自己的心會不知不覺跟着走。

「那我……」

「你想怎麼處理小乖這件事?」蕭執不想聽到她口中或婉拒或試圖跟自己拉開距離的話,打斷道。

「我不認為那是個小孩子。」江蕪的想法被帶偏,又回想到了視頻里小乖被欺負的那一幕。

每每想起,她的身體里就會陡然升起一股戾氣。

江蕪握緊了拳頭,一字一句說道。

「華國法律有專門的動物保護法。報警,我要他坐牢。」 蕭何和沈溫婉直接來到江州最大的藥房——仁來藥房!

還在外面就聞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走進去之後,這股味道更濃了!

幾個身穿白大褂的女人在藥房里走來走去,其中一人看到蕭何和沈溫婉,立刻沖了過來熱情的詢問:「二位貴客想買點什麼?」

沈溫婉道:「有人蔘嗎?」

那個女人的名字叫小雨,她熱情招呼二人道:「有有有……」

她馬上到後面櫃檯拿了一個盒子出來,打開之後,蕭何和沈溫婉立刻聞到一股馨香!

小雨笑著向兩人介紹道:「這是三十年的長白山人蔘,吃下去后能延延益壽,增強抵抗力……」

她說的起勁,沈溫婉卻搖了搖頭:「還有更好的嗎?」

小雨頓時心裡一喜,今天看來是遇到大顧客了,這株人蔘至少值好幾萬,她居然看不上……她立刻就去後台,拿了一個更精美的盒子出來,打開之後,一股更濃郁的清香飄了出來,她立刻又笑著介紹道:「這株也是長白山人蔘,不過是五十年的,價值二十萬,吃了之後,能增加壽命……」

她以為,對方一定會買下這株,哪裡想到,沈溫婉還是搖頭!

對普通人來說,這株二十萬的人蔘,的確十分貴重了!

然而她是要給她外婆送禮!

她外婆家十幾億的家產,好東西肯定是見不過不少!

一株才二十幾萬的人蔘就想把她打發?顯然是不可能!

那個時候,她和蕭何必然會遭嘲諷,所以還需要選一株更貴的!

因此,沈溫婉對小雨道:「直接把你們最貴的人蔘拿出來吧!」

小雨猶豫了一下:「你們有錢嗎?」

這樣問,顯然很不禮貌了。

但蕭何和沈溫婉,都沒跟她計較,只叫她快一點,因為他們還趕時間!

「好吧!」小雨轉頭,到了後面的櫃檯,拿出一個紫檀木雕刻的盒子,放在蕭何的沈溫婉的面前,然後笑道:「這裡面是一株七百年的人蔘,是從長白山深處挖出來的,聽說是參王,當時挖它的時候,死掉了好幾人……」

蕭何和沈溫婉不是白痴,小雨這樣說,明顯是要抬價!

他們根本就懶得計較,所以沈溫婉直接問道:「你直接說多少錢吧!」

小雨臉上露出笑容:「從未見過你這麼痛快的貴客,那我就不廢話了,五百萬!」

如果真的是一株七百年的人蔘,五百萬還便宜了。所以蕭何決定打開驗驗貨!

然而打開只看了一眼,蕭何的臉色就變了,他看著小雨冷聲詢問:「你說它是從長白山深處挖出來的?是參王,有七百年歷史了?」

小雨點頭道:「對啊!貴客有什麼疑問嗎?」

蕭何冷笑道:「長白山深處挖出來的人蔘,可能會有這種淡黑色?」

不注意看,是根本發現不了,人蔘上是有一層淡黑的!

沈溫婉好奇詢問:「這有什麼講究嗎?」

蕭何解釋:「有這層黑色,說明這人蔘是從極陰之地長出來的,再說直白一點,就是從死地屍體中生長出來的,它根本就不能算是人蔘,而是鬼參……雖然吃了,也有一定的滋補效果,但給人帶來的危害更大!」

蕭何說完,沈溫婉直接傻眼了!

把鬼參當人蔘賣,這太缺德了!

萬幸被蕭何發現了,不然真要買去送她外婆,她外婆還不活活氣死……她也會背上害死長輩的罵名,那個時候,他們一家,一輩子都別想抬頭了。

沈溫婉被氣的,立刻就要轉身離開這裡!

「站住!」店員小雨不幹了!她心裡在嘀咕,這個男的,究竟是什麼人?他怎麼會知道這是一株鬼參?要知道,許多名醫都沒看出來!

現在絕對不能讓他們離開這裡,不然傳聞出去,仁來藥店賣鬼參,以後生意就別想做了!

「還有事嗎?」沈溫婉回頭,臉色冰冷的詢問。

「你們胡說八道,敗壞我店的名聲,今日必須要給一個說法!」小雨厲聲吼道!

「呵呵!」蕭何笑了:「你們賣的東西有問題,還不讓人說?這是什麼道理?」

「道理就是,這裡是王家開的藥房!」隨著這個聲音響起,一個光頭大肚的男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他身後跟著兩個魁梧的男人,每一個都有兩米高,這氣勢,別說動手打人,就是站在那裡也能將人嚇死。

蕭何和沈溫婉被他們攔了下來!那個店員小雨看到救兵已到,立刻撲了上去,沖著那個光頭男人道:「二哥,這兩人純粹就是來搗亂的!竟然詆毀我們的鎮店之寶——七百年參王,是什麼鬼參!」

被叫二哥的這人,名字叫郭波!

他是王家的二少爺!

而王家,是江州赫赫有名的家族,更是七省聯盟的代表家族,勢力十分龐大!

店外已經聚集一大群人!都在抱著膀子看好戲:「這兩個一看就是外地人,竟然敢來仁來藥房買葯?這次肯定要脫層皮了!」

原來這仁來藥房,專門坑人!

本地人已經不敢來了,所以他們就專門坑外地人。

今天別說蕭何在這裡揭穿了他們的鎮店之寶竟然是一株鬼參,就算是沒有揭穿,他們不花一大筆錢,都是沒法離開這裡的!更何況,現在還揭穿結下樑子了!所以外面那些人說,蕭何和沈溫婉會脫層皮,真的不是開玩笑!

「兄弟,你在這裡胡說八道,詆毀我仁來藥店的名聲,本來應該狠狠教訓你,但你二哥是一個心善之人,所以就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這樣吧!這株人蔘,你一千萬買走,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你覺得如何?」郭波冷笑對蕭何道!

一千萬?

就算是真的七百年人蔘,也不值這個價錢!

更何況,是一株鬼參!買來一點屁用都沒有!這郭波還真他瑪不是一般的坑人,而是往死里坑。

沈溫婉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對方人高馬大,她和蕭何肯定不是對手,所以只能花錢消災了!

然而就在這時,蕭何攔住了要花錢的她,然後看著郭波,冷聲道:「抱歉,我不想花這冤枉錢!你們不想死就給老子滾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