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魂和我只試了三次,就做到了同步。

矮子和花七則完全不行。

矮子不穩定,要麼就快了,要麼就慢了,花七青筋直冒。

最後花七和矮子直接打了起來,鐘乳石掉一地,差點把小飛紮成仙人掌。

我和白復去拉架,矮子無意中打到了白復,花七說他可以直接在這裏挑一個墳了。

到了第三天,除了劉胖子,我們其他人的同步率已經相當一致。

可是這劉胖子就是個爛泥巴,完全扶不上牆!

我們想了很多方法,他還是不行,智商真是硬傷。

我問花七,如果讓白復去,會有什麼後果。

花七小聲在我旁邊嘀咕,“這玉梅花陣門,就是白家墓冢。 大佬拯救計劃 所有白家人只要碰到這門,必定會全身化爲玉水,融進門內。”

會死人,那絕對不行,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看着手掌,突然,我想到了一個絕佳的方法。 「咚咚」

門口傳來了陣陣的敲門聲,秦天文從成山的文件中抬起了頭看向門口。

「進來。」

打開門的是秦天文的助理,秦天文注視著他走到桌子前面。

「會長好。」

助理很有禮貌的問好。

「什麼事情。」

秦天文看著助理隨口問道。

「會長,最近京城一個邪魔外道日漸猖狂,自稱飛天麵條神教來騙取民眾入教,說可以治百病。」

助理一邊說著,一邊將手邊的文件遞了過去,裡面是這幾天他收集的資料。

秦天文伸手接過去資料,開始仔細的翻看,手一揮,示意助理繼續說。助理得到了會長的示意便繼續說了下去。

「會長我調查了一下這個菲米安,發現了很多不得了的東西,他是從美眾國直接飛過來的,之後還有一群被稱為海盜的手下。」

助理看秦天文沒有要詢問或者要打斷的跡象,便繼續說了下去。

「哪個菲米安好像有一點真本事。」

小助理剛要繼續說下去,便被秦天文制止了。他這個助理什麼都好,辦事能力不錯也老實安分,就是說話太嘮叨了。

秦天文翻看手裡面調查好的資料發現這個菲米安在京城從來沒有做過壞事,反而做了不少利人利民的好事。

就像這件菲米安救助了一個倒在路邊的老人,老人原本已經昏迷不醒,在經過菲米安的救助后不久就變得生龍活虎,而且還向菲米安鄭重的道謝。這個老人也變成了飛天麵條神教最忠實的信徒,還為飛天麵條神教添磚加瓦出了不少的力氣。

還有這個,一個在街上買炒粉的小販,被豪車撞倒了,當時小販就暈了過去,豪車人都沒有下一個就要繼續行駛走,而菲米安看到后別讓身邊的海盜把車主拽了下來教訓了一頓,還賠了錢才放走,車主看到菲米安後知道自己惹不起老老實實的賠錢走人了。

還有有一次一個路邊攤的小販不小心掛到了菲米安的豪車,菲米兒不但沒有生氣要求賠償反而給他治好了多年的老寒腿,讓他擺脫了苦惱。

托助理的福,這些他看的都十分的清楚明了,甚至還細心的做出了對比圖。

秦天文放下了手中這份詳細的報告,雙手支起了下巴,看向了助理,陷入了深思。

助理被秦天文看的全身起雞皮疙瘩,便小心翼翼的詢問到,

「會長用不用我仔細的在去調查一下?」

秦天文聽到助理的話回過了神來。

「不用,他來到京城后,做的都是一些治病救人的好事,我們不用去打擾他,在引起他的反感,裝作不知道就行。」

「會長,可是這個菲米安他私下宣傳飛天麵條神教,組織民眾,誰能保證他沒什麼壞心,萬一有一個三長兩短怎麼辦,京城可是祖國的心臟,不能出現一點意外。」

秦天文看著自己的助手在哪裡慷慨激昂的發言,內心一陣鬱悶。

「他做什麼了,殺人了還是放火了啊?他現在有治病救人的能力,沒有做任何事情我們就要與他交好,什麼都不能做,如果他真的有什麼壞心思,你這麼著急的去調查他就是打草驚蛇。」

秦天文說出這一番話助理知道是自己沒有遠見太愚昧了,便低下了頭,不久又像想起了什麼一樣,猛然的抬起了頭。

「會長,已經有幾個醫院慕名過去邀請這個菲米安去做首席醫師了,而且一個價開的比一個價高,但是菲米安一直沒有答應,好像鬧得挺不愉快的,不知道有沒有打草驚蛇。」

「一群蠢貨,這麼著急的就想撈一筆,也不知道有沒有命花。總這麼不知好歹,遲早把自己栽進去。」

在知道有人已經先自己一步了解並且輕舉妄動之後,秦天文氣不打一處來的發了火,他真的沒想到有這樣明知道有問題還要觸苗頭的蠢貨。

「把我的話傳下去,以後不準任何人去打擾菲米安看診,誰都不可以。誰要是在去就是和我秦天文過不去,就不用在醫療協會幹了,我秦天文供不起這座大佛。」

隨後秦天文彷彿很累的靠在了皮椅上面,轉了過去看向窗外的天。揮了揮手讓助理出去。

助理往出走,又在門口止了步。

「哪個,會長這件事情要告訴許副會長嗎?」

秦天文思考了一陣,正在助理以為秦天文不想回答,準備悄悄溜走的時候,傳來了聲音。

「許副會長沉迷醫術,這種小事就不用打擾他了。你出去吧。」

助理福了福身推門走了出去有悄聲的關上了門,只留秦天文一個人在屋內,他雙眼直視著天空,滿目的滄桑。

而另一邊菲米安的面前一改前幾日的冷清變得十分的熱鬧,隊伍從街頭排到了街尾。而菲米安還是十分溫柔的再給每一個需要的人治病,沒有一絲不耐煩。

每一個被治好的人都十分的激動,還有一些被治好了折磨他們多年陳疾的人更是痛哭流涕。

致命遊戲:與冷少的盛世愛 但是不管是什麼病菲米安都不會收取任何東西做為報酬,只要加入飛天麵條神教便可以了。大家都十分感謝這個善良的神醫便對宣傳飛天麵條神教更加的上心。

看著面前人來人往的教眾,菲米安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這時他來到京城后從來沒響過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走出人群找到一個清冷之地接起了電話。

「喂?」

「我,洛瑪,菲米安你到底在做什麼?可不要忘了我們的目的,不要因為發展教徒而耽誤了我們的計劃。要知道我們的目標是許曜,只有他死了,你才真正能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們讓你來到華國的原因也正是如此。」

沒等菲米安說話,電話的那頭便掛斷了電話菲米安皺起了眉頭,收起了電話,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身邊已經站了一圈訓練有素的保鏢。

「菲米安先生,我家老爺邀請您去做客,賞個臉吧。」

領頭的人向前走了幾步伸手做邀請裝。菲米安四周看了一圈,一個人沒有,為了不暴露身份也為了給這個平淡的生活找點樂子就和他們走了。

不久人們發現神醫菲米安許久沒回來,發起來陣陣的喧鬧聲,海盜趕緊用意念跟菲米安聯繫,得到了對方無事的回答,便安撫了群眾,離開了,準備等菲米安的命令。 我笑了笑,咬破手指,擠出血滴,招出阿九。

阿九一出來,就是人形態。他甩了甩長馬尾,回頭看了這些人一眼,對我彎腰鞠躬,道:“有什麼吩咐?”

小飛和劉胖子呆住了,我看見小飛的哈喇子都快滴下來了。

小飛從嘴裏擠出幾個字:“豔福不淺啊。”

我有點尷尬,乾咳了兩聲,說:“這是條公蛇,我再說一遍,老子沒有那種興趣!”

小飛和劉胖子一臉猥瑣,我嘖了嘖,命令阿九變成蛇形,讓它盤在我整個手臂上。

小飛和劉胖子也沒見過我這一招,小飛一下跪下,“樑小爺,原來是白娘娘的後人,失敬,失敬。”

我也懶得解釋,要劉胖子把手伸出來。

阿九從我的手上一圈圈盤繞上劉胖子的手臂。

劉胖子可能怕蛇,以爲我要報復,整個人面如土色。

“娘娘!我剛纔開玩笑的,我不是許仙!”他又不敢動,轉頭看向矮子,求助道:“江爺爺,我蠢是蠢了一點,可是我的肉難吃啊!”

我想嚇他,道:“不吃,只是鑽你菊花。”

劉胖子嚇得差點暈過去,嘴裏狂叫不止,矮子一巴掌打到劉胖子頭上。“叫什麼叫,小樑這是在幫你!”

阿九盤上劉胖子的手臂,一下子變成了如同紋身的圖案。

劉胖子目瞪口呆,“我靠!忒帥了!”

我用手指在空中畫了個圈,只見劉胖子的手臂,自動擡了起來,也在空中畫了個圈。

我道:“阿九,你進洞後,先不急着有動作,讓我看清楚了,心裏有數之後,在心裏排好順序,等我們下令,你就按照那個順序排列九宮格!”

阿九道:“知道了。”

這一聲,是從劉胖子的手臂裏傳出來的。

劉胖子擔心道:“這蛇不會一直在我體內吧?”

我橫了他一眼:“想得美!”

花七準備用風燈和鐘乳石,做一個信號槍,需要時間,就留在了這個洞裏。

我們一行人,開始往各自的洞內走去。

這些洞,都處於同一個水平線上,十分好找。

不過這樓梯上上下下,也需要體力。

我留在了花七隔壁的洞中,走進去看了一下,果然有一扇玉門。

這扇玉門上的九宮格盤排列方法,跟之前的又不相同,看來真的是隨機打亂的。

我看了一下,覺得沒什麼難度,就走到洞口。

低頭看着他們,一個個舉着風燈,穿梭在被鐘乳石林淹沒的樓梯間。如同螞蟻一般的大小。

放眼望去,六個山壁中間包圍着的,全是鐘乳石,根本看不見什麼入口。

我心想,等下打開六扇玉門,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景呢?

我想像着六角麒麟踏着祥雲或者火焰,從六方飛出的樣子,中間的鐘乳石全部消失,露出墓門。

那會是多麼壯觀。

我拿出一根皺了的煙,深深的吸了一口。

那水草究竟是怎麼通過這裏的?

不要說她和袁瞳一起來,按花七的說法,最起碼還要四個人啊!

她一個人是怎麼進去的?

還是說她根本就沒有進去,直接死在了半路上?

轉念一想,樑家鬼畫師,如果能力強,要再招五個夥伴,也不是沒有可能。

水草如果還活着,她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一個人胡思亂想的這段時間,看着又一個人的風燈,爬上了石壁。

看那個速度,我認爲,在我隔壁的,是居魂。

居魂究竟是什麼人?他以前開這裏,是爲了什麼?

沒有答案的問題,實在太多了。

我想得頭痛,乾脆靠着石壁,把腳吊在外面晃,讓頭放空。

又過了一段時間,最後一個風燈,也搖晃着爬了上去。

緊接着,空中出現了一道閃光。

這第一個信號,是全員就位信號。也就是說,十分鐘後,就要開始對玉門上的九宮格,進行移位。

我突然有種莫名的緊張感,像是以前考試交卷之前,老師說,同學們,還有五分鐘時間。

就在這時,我感覺阿九的意識,進入到我的腦海之中。

我可以看見劉胖子手臂上,阿九的視線。

他的九宮格排列算是最簡單的,我在心裏默默排列了一次,問阿九:“記住順序了嗎?”

阿九說:“沒問題。”

接着,我回頭盯着洞口,只等着下一道光亮。

我嚥了口唾沫,心臟跳得很快。

就在空中劃過一絲光亮的時候,我立刻轉頭,開始默默計時,並移動着九宮格上的梅花圖。

五十秒,我腦子裏一直在想着這個。

到了最後一秒,我正好將梅花圖案復位。

剛想鬆一口氣,一瞬間,我就聽見外面傳來小飛一聲淒厲的叫聲!

我心裏一沉,有人沒完成?還是有人弄錯了?

我一下跑了出去,看見幾個風燈光點都跑了出來!

我盯着我正對面的那個洞,只有那裏沒有風燈!

“小飛!”我大喊一句!

突然之間,就看見一團巨大的火焰,從小飛的洞裏噴了出來!

緊接着,一個火團,從裏面移動出來!

火團嚎叫着,走到洞口。

小飛撕心裂肺地大叫,“救救我!”

我看見他旁邊的人迅速往下爬去,但是時間肯定是不夠的。

小飛最後慘叫了一聲,直接從洞口跳了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