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是葉羽征戰多年,也未曾見過這樣冷漠的眼眸。

她眼眸瑟縮了一下,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

這才看清楚那一雙冷眸的主人,究竟長了一番什麼模樣。

這個人,葉羽是認識的。

「褚凌宸?」

大名鼎鼎的雍親王! 葉羽猛地一激靈,來自靈魂當中的畏懼,使她下意識地做出了反應。

「王爺吉祥。」她對著那褚凌宸,深深地躬下身。

腦子卻因為這樣的刺激,而變得清醒了起來。

「你這閹狗又想做什麼?」褚凌宸眯眼看她,倒是他身邊的一個穿著黑色勁裝的男人暴跳如雷,指著葉羽大罵道。

「嘿嘿嘿。」葉羽還有些懵,可在對上了褚凌宸那雙墨眸之時,卻由不由自主地想起從前他對自己做過的那些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頓時只能傻笑。

天知道,她怎麼會突然醒過來,還第一眼就看到了褚凌宸這個變態!?

這下子,便連褚凌宸都挑了挑眉,伸出那一雙無比好看的手,推動了他身下的輪椅。

「嘎吱。」只一下,便到了葉羽的面前。

葉羽反應不及,便被他用一種極為輕慢而不經心的態度,捏住了自己的下巴。

他手指冰涼,乍然碰上,便讓葉羽猛地一激靈,混沌的腦子都清醒了不少。

「你是誰?」褚凌宸鳳眼微勾,端的是一副風華絕代的傾世容貌,這麼端詳著葉羽,那放大的俊美容顏,讓葉羽的心頭都為之一跳!

「葉……」那個羽字尚未從口中吐出來,葉羽吸了一口氣,卻驚覺自己丹田之中一片空蕩蕩的。

她面上的表情一凝。

她的功夫呢?

還有,下巴?

她的面具呢?

「主子,似這種奴才,跟她多說作甚!」她就晃神了一瞬,便不知如何觸怒了那勁裝男人,那人竟一抬手,便朝她的頸間劈了下來!

葉羽雙眸大睜,腦子裡還在轉個不停,身體卻已經極其靈敏地避開了這個男人的攻勢。

只是……

「啪!」葉羽忘了她面前還有個褚凌宸!

慌忙之間,一甩頭,用力過猛了一些,連帶著她整個身子都往前撲了去!

好巧不巧地,正好砸在了那褚凌宸的身上,她的臉,正正兒對著褚凌宸的腿中,砸了下去!

靜——

「主、主、主子!」那勁裝男人滿臉驚恐,失聲叫道。

葉羽這一下砸得不輕,她自己都感覺面頰碰到了一個東西,卻一時沒反應過來,聽到了那男人驚恐的聲音,這才發覺到了自己的姿勢。

完了完了完了!

她心中略過了這幾個血紅色的大字,憋紅了臉,想要立起身子來。

可她越是著急,就越是出錯,竟拿自己的臉,在褚凌宸那個位置滾了一圈!

褚凌宸……

勁裝男子……

「呼、呼!」掙扎了半天,終於挺直了腰板的葉羽,卻漲紅著一張臉,猛吸了幾口氣。

「主子!小的這就殺了她!」這一系列的變故,讓勁裝男子徹底黑了臉,甚至一瞬間抽出了自己腰間的劍來,便要對葉羽動手。

「你敢!?」葉羽驚怒。

「住手!」

然而不等他動手,屋內卻同時響起了兩道聲音。

前者帶了些不怒自威的氣勢,後者卻極為清冷寡淡。

那勁裝男子愣了一下,手中的動作,正好就卡在了正中央。

「砰!」

「抓刺客!」一片詭異的安靜當中,外頭忽地傳來了一陣巨響,屋內的三個人,同時看向了那發出巨響的方向。

「主子!」這勁裝男子當即收斂了自己手中的佩劍,面色有些緊繃。「小的這就去查探!」

可他腳還沒邁出去,卻不知想到了什麼,掃了那葉羽一眼,滿臉僵硬地對褚凌宸道:

「這裡不安全,小的先送您回去吧?」 在顧柒的陪伴下凱拉稍微好了一點,從醫院回到家裡,顧柒看到那間本來是給孩子裝好的房間。

洛臉色大變,「這幾天在醫院,我沒空去處理。」

「沒關係,洛,我能承受的。」

凱拉走進嬰兒房,顧柒看著粉嫩的粉紅色,風輕輕吹著風鈴,童話般的屋子,就等著小公主的到來,無奈出了這樣的事情。

「凱拉……」

「我沒事,真的沒事,洛,我有點餓了。」

「好,我馬上讓人準備你喜歡吃的。」

只要凱拉願意吃東西洛就很開心了,房間中只有顧柒和凱拉兩人。

說已經放下肯定是假的,不管凱拉表面上掩飾得再好,她眼中的神情是做不了假的。

經過這次之後,彷彿死去的不是那個孩子,而是凱拉。

顧柒害怕凱拉表面上看著沒事,趁著她們不注意就做什麼極端的事情。

一般產前和產後女人的心理健康都是大家關注的對象,產後一些產婦得了憂鬱症。

畢竟洛只有一個人,不能時時刻刻陪著凱拉,顧柒這段時間就留在拉斯維加斯,每天什麼都不做,就是陪著凱拉讓她開心。

她相信這個世上所有的傷痛都可以被時間掩蓋,隨著時間推移,凱拉就會放棄這塊傷疤。

一個月後,顧柒見凱拉恢復得不錯,這才準備離開。

洛將顧柒送到機場,「這個月辛苦你了。」

「你我之間還說什麼辛苦不辛苦的,再說要開賭場還是我提的議,一年到頭我也沒來幾次,你倒是每個季度都把利潤給我打到賬戶上了。」

「一碼歸一碼,你是股東,盈利與否我們都要共同承擔的,不過賭場在我手上就不可能虧。」

「洛哥哥,賭場的事情我一點都不擔心,我更擔心凱拉。

雖然我陪了她一個月她看上去好點了,不過我怕的是她心裡還是想不開,你得多花時間陪著她。

尤其是孩子的事情,千萬不要逼迫她,她心裡已經有了一個結,如果她不是自己想生,最後暫時做一下措施,以免到時候刺激到她。」

「這些我都知道,我會好好保護她的,倒是你,你自己的事情都還沒處理完,這段時間我每天都看到你在吃藥,你怎麼了?」

顧柒想要轉移話題,「我能怎麼,我每天吃得飽睡得好,身體好得能上山去打老虎。」

「對我也不能說實話嗎?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前幾天我看到你在吐血,哪個正常人會吐血的。」

「洛哥哥……我……」

見顧柒欲言又止的樣子,洛嘆了口氣,「也罷,你要是不想說我也不逼你,總之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

「我知道,謝謝洛哥哥,登機時間快到了,你回去陪小嫂子吧,我有保鏢跟著呢。」

「好好保重身體。」

「嗯,你也是。」顧柒拍了拍洛的肩膀。

這一年的時間,她們都發生了變化,兩人都無法再回到以前那種沒心沒肺的日子去。

飛機起飛,洛轉身離開,他有種感覺,顧柒已經和以前不同了。

以前顧柒就是一個小丫頭,而今她的眼裡也有一些不屬於她這個性格的色彩,愛讓人成長吧。

買了凱拉最喜歡的菜,洛推門並沒有看到凱拉在哪。

嚇得他滿屋尋找,生怕凱拉會趁著他送顧柒而做什麼傻事。

耳邊傳來八音盒的聲音,他推開嬰兒房,發現凱拉獃獃的坐在窗檯山,手中夾著一支煙,八音盒發出音符,配上這樣的畫面更顯冷清。

「凱拉。」洛叫了一聲,凱拉這才反應過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洛回來的,嚇得她手忙腳亂的想要將煙頭藏起來。

「你,你回來了……」

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嚇得驚慌失措,活像是小時候背著父母抽煙的孩子被父母抓了的現形。

「那個,我,我就是……」

洛朝著凱拉走來,從她手中拿走了煙,「什麼時候開始的?」

凱拉低著頭,「前幾天見你放在桌上的煙,我心裡煩就試著抽了一支,我……」

畢竟凱拉從小到大在史密斯家族都是接受良好教育的乖孩子,從來不會碰這些。

洛掐滅了煙頭,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那抽了會好受點嗎?」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至少不排斥甚至有些依賴吧?」洛也抽煙,當然知道這種感覺。

凱拉咬著嘴唇,本來剛出月子,其她產婦都是白白胖胖的,凱拉的身材和以前相比差不多,一張臉又白又憔悴。

凱拉不擅長撒謊,只得點頭稱是。

本以為洛會大發雷霆,很多男人都不會喜歡自己的女人抽煙,誰知道洛將她攏入懷中。

「孩子沒了,我知道你難過,你本來就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

怕我和柒丫頭擔心你,故意在我們面前裝得很堅強,可是你別忘了,我是你先生,是你的天,也是你的港灣。

你抽煙發泄我可以理解你,不過這種煙傷身,暫時不要碰了好不好?」

「……好。」

「以後在我面前不用偽裝的那麼堅強,想哭你就哭,我們一定可以度過這段時間。」

凱拉重重的點頭,「嗯。」

雖然她遇上了天大的不幸,不過好在她也擁有著天大的幸福。

過了幾天,洛送給了凱拉一個精緻而漂亮的盒子。

凱拉打開,發現裡面是一桿銀質的長煙斗,她有些驚訝的看著洛,「你……」

「這是我特地讓人給你設計打造的煙桿,煙絲也是經過了一些改良,裡面加入了你喜歡的花,對身體幾乎無害。」

任何煙都不可能百分之百不傷身體,洛已經將危害減到了最小。

凱拉沒想到他竟然會為自己做到這個地步,「洛,謝謝你。」

「謝什麼,為了我你可以放棄你史密斯家族的大小姐身份,我為你做的還不夠你千分之一。

孩子的事情我確實沒有辦法改變,但我能改變的是以後的日子,凱拉,我發誓,這輩子我都會好好愛你。」

「我信你。」

「我已經訂好了行程,明天開始咱們就開始環球旅行,以前你說了你想去的很多地方還沒去,正好現在沒有孩子,我們可以好好過過二人世界。」

「那賭場這邊……」

「你不用擔心,我都安排好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收拾好行李,我們第一站去夏威夷。」

「啊,那不是要穿比基尼,我才生了孩子,身材都沒恢復。」女人永遠都會在意自己的身材。

洛抱起她在原地轉了一個圈,「我老婆多輕,生不生孩子身材都一樣好。」

「你貧嘴。」

「我只說真話,要不然當初我怎麼一眼就看上你了。」

「你一見鍾情的還少了?小柒兒可都將你以前的事情都告訴我了。」凱拉叉著腰假裝生氣。

洛臉上有些緊張,「咳咳,這個小壞蛋,下次見了她男朋友,我非得把她的事情全都說了不可。

老婆,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我這不是已經改邪歸正了嘛,我眼裡心裡都只有你。」

「哼。」

「老婆,我去給你收拾衣服,我記得你有一套黑色的比基尼超級性感。」

「誰要你收拾,我自己去。」

凱拉氣勢洶洶回房,過一會兒洛悄悄探著腦袋進來,發現凱拉正拿著衣服比劃。

「好像還是長胖了一點,肚子上的肉沒辦法這麼快恢復的,哼,他就是存心想看我的笑話。」

洛從背後抱住了她,「天地良心,我可不敢看你的笑話,我只知道我的老婆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世上最漂亮的小仙女。所以不要不開心了,你不想要孩子咱們就一直過甜蜜的二人世界,要是哪天你想生了我們再準備,老婆,你有我就夠了。」 褚凌宸沒有答話,只那一雙瀲灧的鳳眼微勾,似笑非笑地盯著葉羽瞧著。

葉羽讓他看得是頭皮發麻,忍不住低下了頭去,這一垂眸,才發現自己被人捆了個結實,壓根動彈不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