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懷飛白傻呵呵的就那麼抱著禮物跟著何卿然回去了,回去之前還十分不舍的想要跟女裝的他搭話,心累……

不過這次得到第三名也不是沒有好處,雖然用的不是他本人的名字和樣子,但是得到的聲望卻是加在他身上的。

讓他有些意外的就是,第三名的獎品是五十下品仙石,一顆五品仙植。

蔫了吧唧的,感覺跟死了似的,怪不得會當做第三名的獎品,也不知道是好的還是壞的,不過看在就算是沒有了生機,品階都是五品的份上,這個已經很值得了。

然而,沒想到的是,居然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主體,你手上的藥草是七葉蓮花花瓣】

「七葉蓮花花瓣?那是什麼?」白九看著受傷一指長的,不知名黑色物體,這玩意是個花瓣!?真是……零落成泥碾作塵啊……這也沒有香如故啊。

他剛才將自己的裝扮已經完全還原,正打算休息一下就聽到小十說話。

【七葉蓮,七品仙植,長有七片葉子,一般蓮類是沒有葉子的,而七葉蓮的名字因此而來,而其七片葉子形態狀似花瓣。食用其花瓣有美容養顏、延年益壽、增強修為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其花瓣具有滋潤靈根之效。食用其葉,可致幻,會使人在夢境中死去,有著能夠改變一個人氣場波動的能力。而將其葉和花瓣經過一定煉製,食用後有著提純靈根之效。】

「……」說白了就是自己賺便宜了?這玩意這麼厲害?白九捏著那個黑不拉幾的花瓣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沒有看出來,這玩意居然……很珍貴啊。

【這個便是七葉蓮的花瓣,而且還是一片十分成熟的花瓣。】

「成熟!?你確定不是死了嗎?」一般而言,只要仙植還有生機,還有靈氣,就不會枯萎和死亡,但是眼底下的這個花瓣,明顯要不行了。

【怎麼會死了!!!這就是成熟的樣子!】

「哈!?」這就是成熟的樣子!?這麼丑!?

【七葉蓮就是黑色的,花瓣成細條狀。】

……MDZZ,蓮花的花瓣居然是細條狀。

【圖片】

可能是怕白九不信,小十瞬間調出來了一張七葉蓮的照片,整個七葉蓮就跟掉進臭水溝之後還被蹂躪了好多次,已經壞了的爛花。

說好的出淤泥而不染呢!說好的亭亭直立,不蔓不枝呢!?

好惆悵,這花就算是放在我眼前我也不會認為是什麼七葉蓮的。

Emmm,那麼這個花瓣……有什麼用呢?他的靈根不需要這東西滋養,他有改良版的《靈根移轉之術》啊,能源源不斷的蘊養靈根,壓根就是個被動技能。

「小十,我記得我好像是需要七葉蓮的蓮子來著,對吧?」

【沒錯。修復森羅之面,需要主體技能:煉器七級,材料:天魂石,續命草(√),七葉蓮子,星辰幻獸血,火樹銀花根,天目石巨人之眼。註釋:89.2%幾率修復第一部分。其中續命草已經得到。】

「那麼,emm,這個花瓣能夠培養出一個七葉蓮嗎?我記得植物細胞有全能性來著。」

【是的!植物細胞全能性:指植物的每個細胞都包含著該物種的全部遺傳信息,從而具備發育成完整植株的遺傳能力。在適宜條件下,任何一個細胞都可以發育成一個新個體。我可以通過特殊手段刺激其細胞的全能性,再加上主體葯園中的尋香蜂以及白心地蚯蚓,很快就能夠培育出一株完整的七葉蓮。】

「交給你了。」

【沒問題!】

…………

三人在木木塔修整了幾天,便通過傳送陣去到了下一個星球。八腳星球。

Emmm,白九三人到了八腳星球之後一瞬間明白了為什麼這裡叫八腳星球,這裡遍地是八腳怪!

是的,真的是八腳怪,長著八個腿,身上有一個大大的硬殼,有一米大小,然後還有兩個大大的鉗子放在身子前,時不時準備攻擊周圍的一切,而且簡直就是橫行霸道,他們橫著走。

地上簡直就沒有落地的空地,而這個星球上的人,見到八腳怪全都各種躲避,修為低的躲在安全區基本不出去,修為高的也不願意纏鬥,那些八腳怪防禦高,行動快,各種難纏,打了一個上來一群,簡直煩人。

而且這些八腳怪繁殖還十分的快,最後他們發現等到達到一定數量的時候,這些八腳怪還會彼此廝殺,數量會大大的減少,比起人為的滅殺效果要好很多很多。

於是漸漸地就成為一種奇特的景觀,每當到了那些八腳怪互相廝殺的時候,就會有很多修者特意來看這個奇景。

不巧,這次白九他們來的時間,正巧是趕在了這個奇景要出現的時間。

唔……白九若有所思的看著那些遠在天邊的八腳怪,恩……那個,這個東西,難道就沒有人覺哪裡其實……

這氣勢不就是巨型螃蟹嘛!!!卧槽!!我要吃全蟹宴!!!啊啊啊啊啊!!!本來還以為吃不到這種美味了,這個世界上居然有螃蟹!!!!這麼大啊!!嗷嗚一口滿滿地蟹肉,實在是太爽了。

就在白九口水都要流出來的時候,一旁的何卿然說道,「我們是現在就去赫爾納嗎?還是過兩天?」 「過兩天!」斬釘截鐵。

「小九是想要看八腳怪廝殺的奇景?」何卿然挑眉。

「不,我要去捕捉八腳怪!」

「……為什麼。」

「你不覺得很美嗎!?」很美味啊。

……什麼詭異的審美。

何卿然和懷飛白本來還以為白九就是說說的,結果到了晚上,白九真的拉著他倆離開安全區域去捕捉八腳怪!

何卿然一臉無語的看著前面被無數八腳怪追殺的懷飛白,「小九,你真的要捕捉八腳怪?」

「當然,以後你會知道我要做什麼的。」有些資源可不能夠隨隨便便暴露啊,不然到時候等到八腳怪物價上漲,哎呀……想要飽餐一頓就比較麻煩了。

白九說完就拿出來了一個繩子,附上靈力,幾下就捆住了一隻八腳怪,然後不斷的重複這個操作,沒一會居然就堆了一個小山。

在兩個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淡定的收到了儲物戒指中,當然了,實際上是收到了失落世界中的小水塘里,畢竟海鮮還是吃活的比較好。

Emmm,今天收穫不錯,手工吧。

於是在回去的路上,何卿然思考白九將他們拉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想來想去,大概是為了分擔火力?吸引敵人注意力?

三人在這個星球待了好幾天,白九每天晚上趁著沒人的時候出去捕獵,生生導致八腳怪廝殺的奇景推遲了一天,可見這傢伙到底弄了多少。

最後三人離開的時候,白九暗戳戳的給這個星球下了個定位,以後想吃可以隨時來,有了定位,想來就方便很多了。

三人上了傳送陣,來到了赫爾納星球。

赫爾納星球作為混亂星系的主星,這裡有著最為繁華的地段也有著最為陰暗的恐怖,這裡表面上浮華享樂,實際暗潮洶湧流動著多少骯髒。

這裡有著詭譎凶厲的鬼族,有著怪異強大的魔族,還有著難以想象的妖族,人族在這裡佔比重並不是很大,大約是因為人族都不是什麼好戰分子吧。能夠來這混亂星系的,定然也都不是什麼善茬,大多都只是為了通天塔,自然也不會長久居住。

此時……白九三人剛剛坐著傳送陣過來,這還沒有找個歇腳的地方,就被攔住了。

……emmm,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正大光明的打劫什麼的,還是很有勇氣的嘛。

幾個長相威猛的大漢將白九三人團團圍住,一臉的煞氣。三人警惕的看著這幾個人,忽然有一個領頭的大漢往前走了兩步,就這兩步差點沒刺激著白九直接出手將人給解決了。

「三位道友,這裡乃是通天城,看三位初來乍到定然需要保護的人,我們兄弟絕對能夠勝任,要知道這通天城還是有很多人不得不給我們兄弟面子的!有了我們的保護,三位道友也不用害怕會被打劫,絕對安全!」那大漢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堆,順便還拿出來了一個捲軸,上面列了一串各種好處和方便之處。

白九三人:懵。

Emmmm……原來這些人是安保公司的嗎?是來搞推銷的嗎?白九的嘴角有些抽搐。

也沒管還在巴拉巴拉的說著亂七八糟的那個大漢,直接開口問道,「你們……是不是生意比較少。」

完全沒有一絲絲委婉的意思,直接打了一個直球。瞬間三人就感覺到周圍的煞氣增加了好幾倍,不遠處的人都默默的繞開了。

一時間空氣有些僵硬。

那位老大獃滯了一會,裝作沒有聽到白九說的話,繼續開始巴拉巴拉的講述雇傭自己的好處。

……默。

白九壓制住自己想要笑的心情,說道,「你們不會一次都沒有被雇傭過吧。」

煞氣又重了幾倍,這次很明顯的那位老大的身形晃了晃,有著站不穩。但是嘴裡還在不停的念那個捲軸上的東西,甚至都到了可以洗衣做飯打掃衛生了,這簡直就是全職保姆好嗎!

懷飛白默默的扯了扯白九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再刺激這些人了,雖然這些人看上去煞氣滿滿,而且也確實煞氣滿滿,一個個沒有低於仙級的,雖然都是最低的真仙……可是他們三個的修為更低啊喂!

白九沒有理會懷飛白的小動作,繼續說道,「哎,我倒是知道怎麼樣能夠讓很多人願意雇傭你們,畢竟有些東西還是很需要技巧的,想必那些同行也不願意教給你們。可惜,我這人不免費教人,要收費。」

裝作不在意的喃喃自語,但是那個音量絕對能夠讓這些人全都聽見。

瞬間,耳邊清凈了,沒有聲音了。

抬眼一看,所有人齊刷刷的站到白九面前,雙眼放光,然後一鞠躬,二鞠躬,就在馬上要三鞠躬的時候,白九制止了他們。

「停!你們做什麼!」媽媽咪啊,我可沒有打算和你們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拜入洞房啊。

「還請前輩指教!」這聲音吼的啊,直接震飛一群鳥。

白九淡定的挖挖耳朵,「我可不白教啊,你們用什麼教學費?」吃白食?這可不行。

一時間那群人面面相覷,最後那位老大十分尷尬的對白九說道,「不瞞前輩,我們已經身無分文了,最後的一塊靈石(注意是靈石)一個月前也花掉了。而且……我們……」越說越不好意思。

白九眼角抽了抽,慘到這種地步也不多見,「你們怎麼不去野外狩獵,多少還能夠補貼一些錢財吧。」

「外面安全的地方已經被很多勢力包了,剩下的地方我們這種修為去不了。」那位老大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們不是說你們很有勢力嗎?」無語,這簡直打臉啊。

「相較那些大勢力而言確實不值一提,但是我們人脈真的很廣,因而我們也是可以去一些被包的場子狩獵,只不過要很久才能輪到一次,前段時間我們中有人受傷了,所以錢財根本不夠花。」說著說著,整個氣氛都低迷了下來,一種無形的悲傷。

白九眼角抽了抽,艾瑪,這一盆狗血啊。 「好吧,既然你們沒有錢,那麼就肉償吧。身體力行的給我幹起來!」白九神色淡然的說道,結果就看到面前的人全部都一臉驚悚,包括身邊的兩個人。

……emmm,他剛剛說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嗎?

「你們暫時就當我的手下,那些什麼護衛,什麼洗衣打掃衛生什麼的全都要給我做到。聽到了嗎?時限……到我們離開赫爾納星球。如何?」他從不做逼迫他人之事。

「好的!」那群人閃亮亮的看著白九。

一時間白九有些啞然,他沒有想到這群人會答應的這麼快。

雙方簽訂了契約之後,對方就帶著他們三人去了住的地方。

一個挺大的院落,熱熱鬧鬧的,裡面還有一些人。那些人聽到白九能夠教他們怎麼找僱主,簡直就是各種感激涕零,恨不得賣身給白九。

這讓白九有些茫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這麼一大波的熱情中,白九也認識了不少人,還有那個老大,他叫天恆,挺不錯的一個名字。也是他帶著這群傢伙摸爬滾打一直在混亂星系生存了下來,也是不容易啊。

同事他也見到了那位受傷的傷員。

聶耳。

蔫了吧唧的躺在床上,讓白九想到了自己那個蔫了吧唧的七葉蓮花瓣。

「他的病情如何了?」白九一邊問著天恆,一邊很順其自然的讓小十給檢查了一下。

「哎,一個多月前,我們去外面狩獵,回來的路上碰到一位鬼族的前輩,那位前輩說是很中意聶耳,問他是否願意跟自己去鬼族,聶耳拒絕了,結果……回來之後就一病不起,彷彿整日在做噩夢,但是清醒的時候他卻說什麼都記不得。我們用了很多方法都沒有辦法讓病情好轉,誰也不確定聶耳的病情是不是真的跟那位鬼族前輩有關,一時間不知道應不應該上門質問。就在我們猶豫不決的時候,忽然發現那位鬼族前輩給的地址是假的……哎。好在那位鬼族前輩大概也不是什麼邪惡之人,所以雖然聶耳狀態一直不好,真的說起來,各個方面也並沒有衰退,只是很虛弱。」

天恆作為老大,有許許多多的事情需要管理,所以有時候可能對聶耳的事情處理起來就不是那麼及時。哪成想……哎。

白九挑眉,沒想到這裡面還有這麼一段故事。

「既然你們現在是我的手下,那麼就是我的人,我對此倒也有些好奇。」白九雖然沒有直接說幫忙,但是這句話跟直接幫忙也沒有區別了。

「多謝前輩!天恆感激不已。」

白九挑眉,沒有說什麼,裝作查看聶耳病情的樣子,實際上是在詢問小十。

「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主體,雖然不知道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跟那個鬼族的前輩有關,但是這個人不出意外應該是被鬼族附身了。】

「……?你的意思是說,這傢伙是被鬼附身了?」鬼上身!?不過看不到,他沒有陰陽眼呢,也不對啊,照理來說修者都是有天眼的,怎麼會看不到鬼魂的存在,只有凡人肉眼凡胎才看不到。

【不是鬼,是鬼族!】

「……這兩者有什麼區別嗎?」

【主體,你不會以為鬼族就是你前世看的那些小說電視裡面,人死後的靈魂化為的一種沒有實體的東西吧。】

「emmm……不是嗎?你說就行。」他還真的以為就是那個,只不過這裡的鬼族是修鍊的比較厲害的鬼。

【當然不是!鬼族是一個種族,但是種族內部也是有彼此差異的,那你說的那種靈魂之鬼,也不是沒有,只是這種鬼在鬼族中的地位不會很高,實力也很差,因為連實體都沒有練就出來,哪裡還排的上號。鬼族是一種生活在陰暗之中,享受怨氣的種族,他們可以化為虛體,可以看見一個人的靈魂,所以他們對於一個人的本質看的最為透徹。】

【鬼族之人特別喜歡接近純凈的靈魂,越是純凈的靈魂他們越喜歡,越是不會傷害。雖然他們享受怨氣,但是不代表他們喜歡那樣的靈魂。不出所料的話,這個聶耳的靈魂應該非常純凈,能夠讓一位鬼族的前輩喜歡,絕對不是一般的純凈。按照鬼族的習性,他們是不會傷害自己喜愛的靈魂的!】

【所以我覺得吧,這個事情很蹊蹺。】

「……emmm,聽你這麼一說,這個鬼族還挺有愛啊,我還以為是那種很喜歡濫殺生靈的種族。」

【少看點小說吧……】

「那這個人被鬼族附身是怎麼回事?」

【鬼族有附身的能力,但是他們很少會附身,因為他們不喜歡怨氣叢生的身體,卻享受那種能量,喜歡純凈的身體卻必須接受煎熬,所以……emmm,稍微有點傲氣的鬼族,就不會附身,除非真的有什麼重大的原因。】

「你不要學我……emmm。」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我血肉相連,不分彼此,還扯這些做什麼。】

「你繼續說吧。」抹了一把臉,小十已經越來越不好對付了。

【不出我所料,這個鬼族應該是一個很弱小的鬼族,之所以會附在聶耳身上,大概是有事相求。】

「……」白九裝模作樣的收回自己檢查的手,對著擔憂同伴的人說道,「他被鬼族附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