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茶暖胃,適合寒冷的冬季,尤葉心想多待一會兒也沒事,能和維克多多說一會兒話,求之不得。

「昊楓呢?怎麼還沒回來?」尤葉問沈茜維。

「他和喬傑還有文森特在定片,快結束了吧。」沈茜維給尤葉倒了一杯茶。

茶色濃郁,尤葉品嘗了一口,還不錯。

她朝維克多望去,維克多又恢復成最初相識的模樣,怯怯地跟在沈茜維的身後,小心地看着尤葉。

尤葉趁沈茜維不注意,朝維克多擠了擠眼睛,維克多被她逗笑了,看了一眼沈茜維,又迅速收起了笑容。

有人敲門,沈茜維去開門,維克多跑到尤葉面前吐吐舌頭,做了一個鬼臉兒。

他們是好朋友,這是他們兩人的秘密,尤葉依依不捨地看着維克多清秀的小臉兒,將他牢牢地裝進自己的腦海里。

門被打開,只聽沈茜維說了一句:「你怎麼來了!」

話還沒說完,「砰」的一聲,是門被重重關上的聲音。

尤葉感覺到不對勁,朝門口看去,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闖進來的人竟然是威廉,掐著沈茜維的脖子,他怎麼這麼快就從拘留所里放出來了?

而這一刻,意識到危險的維克多擋在了尤葉的面前,大喊了一聲:「放開我媽媽!」

。 ,

第484章

說完,她起身就走。

宋三喜一把拉住她手,「等等!」

蘇有容,心裏莫名一跳。

溫暖,細膩,有力的大手。

扭頭一看,不禁臉紅,「你想幹嗎?」

這傢伙,主動拉手啊,難道?

宋三喜這才鬆開,「我想問一下,草鞋和千層底兒,在做了嗎?」

蘇有容略有點失望,還以為他呵呵

她道:「黃金草,林大哥昨天才打電話回永紅鄉,叫人幫着準備,明天能到。布鞋,我和大姐在做了。大概,也就三天時間,全部弄好。」

「那好,辛苦你們了。」

「辛苦什麼呀,只要兩位老人家,不把鞋子給你扔了就成!你也是,凈想些不靠譜的禮物。我看,到時候丟人,你這年也就精彩了。」

「呵呵」

實際上,大年初三的半下午,四雙黃金草鞋、四雙千層底兒,做好了。

蘇有容和蘇有晴,是真的給力。

姐妹倆,那草鞋做的,草縷如黃金,造型漂亮,帶着虎頭造型的鞋頭,很霸氣,又很結實。

千層底兒的布鞋,底子一層又一層,薄薄的,疊加在一起,那叫個厚實。

內襯,柔·軟,舒適。

鞋面上,用金線紋雲綉,看上去漂亮霸氣,極具藝術水準。

宋三喜拿着這兩種鞋,看看蘇家姐妹,真的有些激動。

「好大姐,好有容,心靈手巧啊!要不是家裏條件好起來了,真想讓你倆打草鞋、做布鞋賣,補貼家用。」

這玩笑開的,姐妹倆笑起來。

蘇有容故作不高興,一揚雙手,「你還好意思說笑。看我手,黃金草勒破了,針頭扎了好多孔。大姐也一樣!」

她,倒是雙手展示。

蘇有晴,下意識的,把手背到身後去。

宋三喜看着傷口和針眼,心裏有些觸動,「那咋辦?你的手,我給呼呼就好了嘛」

說着,他都湊嘴過去,吹氣。

「呼你個頭啊,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呀?」蘇有容,輕輕的推開了他的臉,「趕緊走吧,去崔家送鞋。要是被嫌棄了,別說是我和大姐做的。我們,丟不起這人。」

「放心,丟不了。」宋三喜笑笑,又看看那些鞋,點點頭,「真是做工精緻,漂亮,凝聚了手工業勞動者的心血和智慧。說實話,我都想夏天穿這樣的草鞋,冬天穿這樣的布鞋了」

「行了吧你,穿着草鞋開邁巴赫,虧你想的出來,趕緊,出門,走人」

等宋三喜來到樓下,蘇有容,也跟着下來了。

「有容,怎麼,跟我一起去邀功請賞嗎?」

「得了吧!幾雙破鞋,你還好意思這樣說。」

「呵呵,人家韓老、崔老,就喜歡破鞋也說不定」

「你啊,這嘴啊」

蘇有容被逗笑了,打開了她的賓利車門,坐進去。

宋三喜道:「哦,你要出門啊?」

「嗯,去金六輝拿金鎖啊!」

「呵呵,行,去吧!晚上我早點回來,看看有機會訛輝少一把不?」

「你啊,就把人往壞處想。以前,王輝他們是坑你錢。可這做生意,他會砸自己牌子嗎?」

「砸不砸牌子,看他會不會做人吧,呵呵」 14、控制

黑夜之中,木然來到了昨天三名少年死去的街道口,這條街,甚至包括周圍的一些區域,都已經被警方封鎖了。

「這個攜帶香火之氣,以及神屍氣息的詭異,似乎很擅長隱秘行蹤,昨天晚上,我居然沒有追上它!」

木然暗道。

「不知道接下來,它還會不會出現。」

「這個詭異存在,到底是什麼變化的,它身上又為什麼會有神屍的氣息呢?神屍不是在一個小位面之中嗎?難道那個位面在月牙市附近也有空間節點?不應該啊!」

木然思索著,暗道:

「今天晚上我去查找一下月牙市的資料,看看哪裏是曾經月牙市的古廟、古寺,一般來說,香火氣只有這些地方才有的。只不過這些東西都是上個年代的東西,也不知道有沒有資料可以找到…」

思索間,木然正準備前往月牙市的圖書館等地方查找資料。

可突然,他注意到正在街道口執勤的警員,突然愣了一下。

隨後,布偶人臉上,不由得出現了一抹苦笑神色:

「我真傻,真的,與其我自己去查找資料,還不如讓他們查找資料的效率來的快!」

………

黑夜幽深,誰也不知道黑暗中到底有什麼東西在張牙舞爪,只有極少數一些或是貧困潦倒的流浪漢或是醉倒在路邊的爛酒鬼,在這暗中瑟瑟發抖。

燈火通明的大樓在這座安靜到死氣沉沉的城市,顯得格外的奪人眼球。

一間豪華的辦公室,清新、餘味幽長的茶香在有限空間里瀰漫,絲絲縷縷,聞者只會精神振奮。

隨即沉浸工作當中。

「調查怎麼樣?」

第二小隊隊長王猛坐在辦公桌上,翹著二郎腿,眼睛不抬便詢問道。

「目前我們還沒有什麼發現,目標倒是有幾個,但是兄弟們也調查不出什麼東西來,這個雕像什麼的,範圍太廣泛,太模糊了,大家都是頭皮發麻,能夠調查出什麼來?」

一個穿着普通獵魔者服制服的年輕人搖搖頭,拿起旁邊的茶水喝了一口,原本有些疲倦的精神狀態瞬間好了很多。

「茶不錯,王隊,哪裏來的?給我一些,我帶回家去喝,我老爸應該會喜歡。」

王猛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後者訕笑一下,王猛隨口道:「要和就拿去,抽屜裏面有,只要工作認真,想幹什麼都可以商量,等這次的案件結束,我就請你們吃一頓。」

「那太好了!」

年輕人咧嘴一笑。

眾所周知,王猛大隊長,可是著名的鐵公雞一個,一毛不拔,從他身上薅羊毛可不容易。

看着對方離去的身影,王猛原本眯笑的雙眼變得有些幽暗,雙眸隱晦。

「這個案件……希望我的預感是錯的。」

王猛給自己點了一根煙,煙霧繚繞,緩緩吐出一口有些鬱悶的煙霧:

「好久沒有這種心悸的感覺了,上次這種感覺還是在上次……五年前的那次【變異自行車】的案件中。可是那一次事件,差不多一整支獵魔小隊覆滅了。而這次的感覺和那次神似……」

他已經將情況告知了局長、副局長。

不過目前這幾位並沒有什麼表示。

也對,他人微言輕,而且他所說的這一切,都來自於他自己的「猜測」、「感覺」。

誰會相信別人的感覺呢?

大家都是掌握了能力的獵魔者,難道還害怕一個詭異嗎?

「沒有頭緒,應該從這四個少年的交際圈入手,他們肯定是觸碰了什麼東西,誘發了詭異對他們動手……目前來看是這樣子的。」

「第一個少年是在家中被殺的,如果說其他三人是因為湊巧在路上被詭異遇到殺死的,那麼那個在家中被殺的少年就說不同了,更何況,與他共同居住的母親都沒有出事……」

「應該是他們四人之前接觸到了什麼……」

思索間。

有腳步聲從外邊傳來,隨後就是敲門聲。

「進!」

一個身材修長、波浪短髮、皮膚白皙的女孩走了進來,女孩一米七左右的個頭,面容精緻,五官立體,尤其是身穿緊緻的制服,更是將完美的身材突顯了出來。

女孩清甜的聲音道:

「王隊,這麼晚了,還不去休息嘛?」

王猛苦笑搖頭道:「案情現在都沒有什麼進展,你叫我怎麼睡得着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