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眼裡都閃爍著興奮。

「葉姐姐,規則是什麼?」

可兒看著葉左問,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特別的規則。

葉左想了想,「死了便是輸了!」

「死了?」

可兒嚇了一跳。

葉左這才想起,這可不是魔域和神域的比試。

於是改口,「開玩笑,掉下擂台,認輸都算輸!」

可兒狐疑的看著葉左,剛剛葉左說出「死了」二字的時候,可兒是真的嚇了一跳。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葉左在擂台正前方的樹上放好了觀戰的位子。

而且那正是觀戰的最佳角度。看著那華麗卻不俗套的椅子,大家都忍不住羨慕起來。

當然葉左從來就不在乎別人怎麼想。

「開始吧!」

只見葉左打了個哈欠,眨巴眨巴眼睛,恢復精神時候開口,雖然聲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剛好能聽得清楚。

聽到這話,陽陽和雙雙幾乎是同時飛身上了擂台。

明顯陽陽比雙雙快了一分。

陽陽得意的沖雙雙笑了笑。要知道比賽中,氣勢也是輸贏的關鍵,很多人會因為一開始的失利而影響後面的比試。

但顯然雙雙不是這樣的人,她絲毫不介意!

完全無視了陽陽的激將法。

陽陽不知道的是,也許這世界上對誰用激將法都會有作用,但,除了李雙雙!

可以說在他們這群人里,她才是真正的按自己的想法而活,完全不受他人左右的人。

沒有得逞,陽陽也沒有失望,畢竟他也明白,實力才是決定輸贏最關鍵的部分。

陽陽是風系,而雙雙則是冰系。

風的特點是快速的攻擊,而冰的特點則是防禦。

風系和冰系各有各的有點也各有各的缺點,對站起來,誰也沒有占誰的便宜,可以說是真正的實力上的比拼了!

雙雙和陽陽正好是相反的性子,雙雙講究的是以動制靜而陽陽則是從來不是等別人先出手的人,在他看來,當然是先下手為強!

只見他打著手勢,四周的風開始迅速凝聚,在瞬間幻化成刀,只見陽陽一揮手,所有的風刀化作利刃,向雙雙而去。

看著來勢洶洶的風刃,雙雙卻完全不慌張,只見雙雙結出冰盾,風刃不僅沒能通過冰盾反而慢慢的被冰盾吞噬。

「天啊!雙雙這招也太厲害了。這絕對不是普通的冰盾。」

上官驚嘆。沒有想到平時沉默不語,沒什麼存在感的雙雙竟然有這樣厲害的招式。

雖然大家在一起相處的時間不短,但上官卻是第一次認真的看雙雙和別人對決。所以難免覺得震驚。

震驚的自然不止上官一人。

「隊長!這該怎麼辦啊?」

薇薇看著擂台上的情形擔心的問。

「技不如人,又當如何。」

洪炎皺了皺眉。

果然像洪炎說的,不久陽陽就敗下陣來。

雖說陽陽和雙雙的等階相同,但陽陽過於在意速度,卻忘了一個攻擊最重要的還是攻擊的強度。


這一次陽陽輸了,大夥反而覺得這對於陽陽來說是一次教訓,這場比試可謂是給陽陽好好的上了一課。

但可兒他們並沒有高興太久。

好景不長,接下來的比試中,莫妮和索菲亞都敗了。

雖然這也是在意料之中,但大家還是忍不住失落,忍不住讚歎,對方的實力確實不弱!

接下來,可兒他們必須每個人都勝出,才有可能贏得這次的比試。

他們兩隊人都知道這次比試的重要性,因為贏了就意味著第一名,因為洛單他們的隊伍早就被遠遠的拋開了,若想等到下個隊伍的到來,那麼前一個隊伍想必早已問成了最後的任務了!

所以這一戰至關重要。 見眾人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紫靈想了許久。

「下一局我上吧!」

紫靈開口。

可兒想了想,「加油!」

可兒也只能說這話了!

直到真正比試起來,大家才突然開始後悔這麼長的時間,為什麼就這麼荒廢掉。

可兒也在想,若不是上一次被洛單逼迫,得到小白的幫助,自己也是一樣原踏步。

若是每個人都向陸沉和雙雙那般,現在就不用這麼煩惱了!

可兒開始懊惱自己作為隊長的失職,雖然大家不說,但可兒都清楚,大家都很希望這一次可以贏!

見可兒她們那邊派出紫靈,洪炎考慮了許久。

「我們這邊是薇薇。」

終於,洪炎開口。

心想現在這邊實力最差的也就是薇薇了。

不過對於這場比試,雖然洪炎希望紫靈能贏,但情勢很明顯,紫靈是四階巔峰而薇薇則是五階初期。

雖然薇薇的基本功不紮實,是依靠父輩強行進階,但是就客觀存在的事實來看,除非是紫靈是像可兒和林諾這樣天賦逆天的天才!

其他人根本就不太可能可以打敗比自己強一階的人。

眾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大家都在緊張得排兵布陣的時候,這場比試的考察員兼裁判,葉左,竟然就在舒服的座椅上再一次睡了過去。


可兒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冒黑線。

心想葉姐姐這裁判至少形式上也得裁判宣布比試才能開始吧!

按照葉姐姐這麼能睡,估計比賽得延後幾天才能進行了!

於是,可兒飛身上前,來到葉左的身邊。

葉左的嘴角幾不可聞的勾起,當然,他是不會讓可兒發現的。

葉左睡覺是不允許任何人打擾。

但在他眼裡,就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可兒,永遠都是例外。

可兒站在樹上看著葉左完美的睡顏,卻不敢開口。

因為她忽然,她想起了末日里關於葉二當家的傳說。

心想自己若是吵醒了葉姐姐會不會也像當年那個天才一樣瞬間就被秒殺了!

葉左依舊在裝睡,這是他第一次覺得睡覺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畢竟這樣一動不動的被別人盯著實在是一件不太自在的事情。

特別盯著自己的還是可兒!

可兒看著葉左的臉也是一愣。

隨後暗自覺得好笑,心想當時自己怎麼會葉左當成女的!

這樣俊朗的臉龐又怎麼會是女子!

當然可兒更加不明白的是自己怎麼會這麼相信三哥的那些神理論!

葉左雖然沒有睜開眼睛,但他也能知道可兒的一舉一動。

葉左不解,這丫頭到底在傻笑什麼?

可兒正盯著葉左看,卻沒想到葉左竟然突然睜開眼睛。

可兒一個踉蹌,要不是葉左拉了她一把,估計可兒已經摔倒在樹下了。

「你傻笑什麼?」

聽了葉左的話可兒愣了愣,不解的看著葉左。

隨後可兒反應過來,不滿的瞪著葉左。

他根本就是在裝睡!

「剛剛笑什麼?」

葉左又問了一遍。

「我沒笑!」

可兒理直氣壯。

聽了這話葉左不滿的嘟了嘟嘴。

心想,果然像逸風那傢伙說的,女子是這世上最難以理解的生物。 「當真不曾笑?」

葉左不死心的又問一遍。

「真沒有!」

依舊是理直氣壯的模樣。

見可兒臉上帶笑。


葉左也無可奈何了。

他雖然不太相信逸風那風流鬼的那一套,但總覺得這事逸風是專家,相信他應當沒錯,於是不再和可兒計較。

【逸風上神常掛在嘴邊的話:「不論是什麼時候,千萬不要和女子爭辯!」】

「沒笑便沒笑!」

葉左無奈地說。


「葉姐姐,比賽,還比不比啊?」

見葉左依舊躺著,可兒看著葉左問。

葉左不滿,心想自己不知費了多大勁才有機會來找這丫頭。

沒想到沒幾分鐘又說那令人想睡覺的事情!

見葉左不滿,可兒笑了笑,心想這麼久了大家都變了,唯一沒變的就是葉姐姐。

還是那般真性情,把所有的情緒都掛在臉上。

「比賽便比賽,這種比賽實在沒有什麼看頭!」

葉左不滿的說。

可兒好笑的看著葉左,「那您還主動來做裁判?」

可兒會這麼說是因為她知道,按照葉姐姐的性子,只要只他不想做的事情,絕對不會有人能強迫得了他!

葉左卻不說話,心想還不是為了你這沒良心的小傢伙,要不然這種無聊的考試我才不來呢!

「好了,開始下一輪吧!」

葉左無奈的坐直身子。

聽了葉左的話。可兒才滿意的笑了笑。

台上,紫靈和為薇薇都同時站在原地,誰都沒有先出手的意思。

紫靈是雷系,在末日所有的林家人都是雷系,雷系也是攻擊性和速度最強的系別。

薇薇是土系,若是可兒對上薇薇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可兒明白,若自己對上薇薇,那鹿鳴的那一場,自己這邊絕對會輸!

所以,她只能把希望壓在紫靈身上了。

紫靈自然是知道這一點,她也明白,這一場,自己必須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