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來到那株小植物的面前,沐靈夕輕笑著說道。

「小草草!我又回來了,然而我的朋友還沒有找到想要兌換的物品,所以……你懂得呦!!!」

那株植物,在看到沐靈夕有來到它身邊的時候,真是恨自己不能跟小石頭一樣長出一雙腿來。

可是誰讓自己只是個小植物呢!

嫩綠的枝葉有氣無力的耷拉著,小植物現在只想快點將這兩人送出去。

「這位姐姐,你說說,為什麼我什麼也沒幹,你非要逮著我折磨呢!壞事都是他們乾的,我一個動都動不了的小草,容易嗎?」

沐靈夕聞言,卻是笑了起來。

「對於你的遭遇,姐姐我也是非常的同情,但是誰讓咱倆有緣呢!姐姐就認出你了!」

那小草原本就蔫頭耷腦的葉子,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變得更黯然了。

當時自己怎麼就能沒忍住呢?

這就是嘲笑別人的報應啊!!

若是一開始它沒有和小石頭他們嘲笑沐靈夕和夜元鈺,現在豈不是根本不會暴露。

不過嘲笑沐靈夕和夜元鈺的人,可不止它一個。

現在受苦的卻只有它,小植物的心裡頓時不平衡了。

想到這裡,小植物,微微抖動著枝葉,大聲喊道。

「小泥巴!你們當時也笑了!現在還想看好戲嗎?」

小植物的話音剛落,沐靈夕就聽到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音,只見不遠處的一片池塘邊上,一團濕軟的泥團,正從池塘邊的位置上快速移動著。

夜元鈺在看到這一幕後,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石頭長腿也就罷了,現在連泥團都能集團移動了。

然而就在他們目瞪口呆的看完這一切之後,只見那團泥巴之下,還真有一條通道口。 一陣奇怪的陰風,吸引了此時的葉天,而葉鞘也是隨之趕來。

兩個人在一番商量之後,便是決定繼續對著裡邊行進。

然而,這一次的葉天卻是沒有了上一次那麼好的運氣,當他進入到那通道盡頭的時候,究竟又會見到怎樣恐怖的一幕?

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葉天和葉鞘兩個人距離那通道的盡頭也是越來越近,在行進的過程當中,兩個人幾度感受到了那陣陰風撲面而來。

然而這對於此刻的葉天和葉鞘來說,卻是更加燃起了他們心中的好奇心。

因為葉天非常清楚,裡邊明明是一個密不透風的石牆,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奇像?

心中這般想著,葉天不由得加快了自己的腳步,跟在葉天身後的葉鞘此刻也是一身熊膽,他感覺葉天已經探查過了這個地方,既然沒有危險,那麼自己此刻跟來也必定不會受到什麼巨大的威脅。

可讓他們二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們再度來到通道盡頭的時候,那面石牆卻是完全消失不見,他們此刻看到的,竟然是一個萬丈深淵!

那深淵不知道有多深,但葉天一眼望下去,卻是完全看不到底!

腳尖停留在深淵的邊緣,看著一塊塊石子從自己的腳邊墜下,卻是沒有聽到任何的迴響,這一幕,終於是讓得此刻的葉天將自己的警惕心理完全調了起來!

然而,就在葉天一個眨眼之後,下方的情況卻是再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此刻的葉天仍然還在疑惑,為什麼自己之前明明是看到一面石牆,然而在這眨眼間,卻是變成了一個萬丈深淵?

可是,當葉天再度睜眼看去的時候,下方原本那無底深淵此時卻驟然變成了一個沸騰的火海!

葉天看著那不斷升涌的赤紅岩漿,瞬間感覺到自己周身的溫度驟然提升了許多!

葉天此刻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自己腳下那片火海,那些滾落而下的石子也是一塊塊消融在那滾燙的岩漿之中。

葉天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逐漸變得急促起來,不僅僅是因為自己的緊張,更是因為自己此刻已經感覺到無法呼吸!

似乎自己每吸入體內的空氣之中都伴隨著一陣陣巨熱,似乎自己周身的空氣都在此刻沸騰了起來,那溫度,葉天自己完全無法想象!

而就在此刻,葉天也是突然注意到,自己身後葉鞘突然發出一陣極小的呻吟聲。

當即,葉天便是迅速轉頭看去,果不其然,看到此刻的葉鞘已經是渾身大汗,赤紅的臉龐猶如瞬間就要炸裂一般!

這一刻,葉天終於是不敢再有絲毫的遲疑,速影瞬間啟動,拉著葉鞘的身形,也是迅速的對著自己的身後猛然掠去!

可是,那沸騰的火海不斷攀升,不斷上涌,此時此刻,已經是快要漫過那萬丈深淵!

葉天拉著葉鞘,在通道之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速撤離,可與此同時,那火海之中沸騰的岩漿也是緊隨而至,從哪深淵之中漫出之後,當即便是沿著通道對著葉天二人猛掠而去!

那些岩漿此刻看起來似乎是一頭兇猛的野獸一般,不顧一切的對著葉天二人席捲而來,即便葉天藉助著速影,然而比起那奔騰而至的岩漿,也依然是慢了一分!

眼看著岩漿和葉天二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此刻的葉天也是滿頭大汗,更讓葉天緊張的則是自己拉著的葉鞘此刻已經是神志不清,甚至身體之上的皮膚都已經開始出現潰爛的情況!

葉天自己雖然是對高溫免疫,但此時此刻,也是完全不敢想象,自己背後那沸騰的岩漿究竟有著怎樣的溫度!

此刻的葉天完全不敢回頭,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身體之上,腳掌似乎完全不著地一般,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奔騰而去!

可是,身後傳來的一陣極為清晰的咆哮聲也在時刻提醒著葉天,那些岩漿就近在咫尺,如果自己不加快速度,或許下一秒,就會被那沸騰的岩漿所吞噬!

情形萬分危急,葉鞘也是越來越虛弱,此時此刻的他身體看起來已經是猶如滾燙的熱油潑在他的身上一般,一陣赤紅,看起來也是頗為駭人!

而葉天卻是完全沒有時間去觀察葉鞘此刻的狀態,因為葉天的目光必須時刻鎖定自己前方的那一抹光芒,那裡,正是通道的入口,正是自己和葉鞘兩個人唯一的一條生路!

此刻的葉天不敢抱有絲毫的僥倖心理,即便自己被那岩漿吞噬依然能夠勉強存活,然而對於葉鞘來說,卻是沒有一絲絲的可能!

心中非常清楚這一點的葉天,此刻自然是用盡自己渾身的力氣,盡量讓自己的移動速度更快一分!

岩漿緊追而上,葉天和葉鞘二人的身形在此刻即便已經是完全化為一道流光,然而看起來,那些岩漿卻依然是距離他們越來越近!

或許是因為錯覺,也或許是因為那岩漿的確太過龐大,整個通道完全容不下,而且更為駭人的是,那在萬丈深淵之下,不知道究竟還有多少蓄勢待發的岩漿!

某一刻,葉天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腳下一熱,低頭看去,竟然是恐懼的發現自己的腳下已經是一片赤紅之色的岩漿!

當即,葉天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雙腳猛然一跺地面,身形瞬間一飛而起!

可是,這通道只有這麼小,任憑葉天對飛天術的掌握如何純熟,也是無法越過那通道的頂端。

此刻,那些赤紅之色的岩漿依然是噴涌而來,猶如一頭張開大嘴的妖獸一般,即將把葉天和葉鞘兩個吞入它的腹中!

而葉天卻依然是不敢回頭,腳掌在通道兩側的牆壁之中來回攀登,身形也是繼續對著前方猛然掠去!

攀岩爬壁,這是葉天第一次嘗試著做這樣的事情,看起來動作的確很帥,或許只有葉天自己知道,自己不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之下,又怎會做出如此無奈的舉動?

雙腳來回攀登,身形飛速前行,身後的岩漿依然緊隨,場面一度緊急萬分! 然而就在他們目瞪口呆的看完這一切之後,只見那團泥巴之下,還真有一條通道口。

沐靈夕轉頭對著那株小草說了聲謝,然後就對著差不多快石化狀態的夜元鈺招了招手。

「夜元鈺快過來,別愣了!」

夜元鈺在沐靈夕那好笑的聲音中,終於回過神來。

「這個世界簡直太神奇了,這究竟是什麼地方?」

一邊在嘴裡喃喃自語的說著,夜元鈺一臉不可思議的朝沐靈夕的方向走去。

出現在兩人面前的通道,是一條地下通道,裡面那潮濕的空氣,讓沐靈夕一陣皺眉。

一邊朝前走著,沐靈夕出聲問夜元鈺.

「你想要一件什麼樣的武器,我也可以幫你找找。」

夜元鈺聞言,想了想,然後說道。

「其實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只要有一把靈劍就足夠了,但是我現在的屬性出現了一個問題,兩兩之間互相融合的幾率更高了。這樣一來,普通的靈劍根本就無法適應我這樣奇怪的靈力。」

「剛才我在那邊的通道中,其實已經看到過很多比較好的靈劍了,但是我的靈力去無法使用。」

聽到這裡,沐靈夕忽然之間想起,夜元鈺之前似乎用過自己那把白色的骨質靈劍。

「那之前的那把白色骨質靈劍呢!要是你能用的話,我就把那把劍送給你吧!當時我只是覺得那劍的款式太過女式了,想著以後在給你找把男式的劍來。」

夜元鈺見沐靈夕還不吝嗇的,就將自己的那把骨質靈劍送給他了,,心中一陣感動。

但是事實是,他也沒有辦法用那把劍!

夜元鈺看著沐靈夕那純真的眼睛,發自內心的感謝到。

「謝謝你願意將那把劍割愛給我,但是我卻是不能收的,並不是那把劍不好,而是我同樣無法使用,之前切割雷犀皮的時候,只是單純的輸入靈力,所以,這樣是沒有問題的。」

「但是以後若是要配合術法攻擊的話,這把劍和其他的劍是一樣的,同樣無法承受我那奇怪的融合屬性靈力。」

夜元鈺說完,一臉無奈的看著自己的手,真不知道自己的靈力為什麼會這樣。

沐靈夕見狀卻是安慰道。

「別擔心,總能找到的,這裡這麼多的珍寶,這條通道若是找不到,我們還能找到更多的通道,一會兒出去,我問問那株小草,說不定它就知道哪裡有這類的武器呢!」

夜元鈺聞言,也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能找到的話,那是最好了,不過若是找不到,那他也不會失落,畢竟這個世界上,不適用武器的修者也是比比皆是。

兩人說到這裡,沐靈夕也算是明白了夜元鈺的需要。

不再浪費時間,兩人各自分頭開始尋找。

這個地下通道比之剛才的那條通道要大不少,沐靈夕從通道的左邊開始尋找,夜元鈺從通道的右邊開始尋找。

其他的珍寶,沐靈夕都是簡單的看看,若是遇到武器類的,沐靈夕才會仔細的去看上面的介紹。 所幸功夫不負有心人,在葉天拼盡全力的情況之下,最終還是成功的擺脫了岩漿,終於是衝出了莫之窟的入口!

此刻,葉天依然是和之前一模一樣的選擇,帶著葉鞘便是對著莫之窟上方的那個巨大岩石跳了上去!

然而,落在岩石之上之後,葉天方才是發現,此刻的葉鞘已經是連站立的姿勢都難以做到!

葉天看著葉鞘身體之上那一片片被高溫灼傷的皮膚,當即也是極為心疼的說道:「你沒事吧?」

而葉鞘此時也是有些艱難的睜開自己的眼睛,那赤紅的臉龐之上也是勉強漏出一抹笑容,而後堅強的說道:「我沒事……」

然而,從葉鞘那虛弱的聲音當中,葉天不難聽說,此時的葉鞘顯然是極為虛弱。

當即,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將葉鞘的身體扶著坐在地上,而後將咪咪召喚而出,叮囑它給葉鞘輸送靈力能量!

咪咪也是極為聰明,自然能夠分得清楚此時此刻是什麼樣的情形,當即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對著葉鞘便是輸送起靈力能量!

可是讓葉天詫異的是,咪咪剛剛開始輸送靈力能量,葉鞘身體之上那看起來很是嚴重的傷勢便是以極快的速度癒合!

這讓此時的葉天完全大吃一驚,這簡直比葉天受傷的恢復速度還有快!

葉天一邊詫異著,一邊也是不由得想起了之前的那塊金黃色的妖丹。

此刻的葉天似乎是反應了過來,咪咪能有如今這樣的能力,顯然是和那枚金黃色的妖丹脫離不了關係!

因為葉天非常清楚,之前的咪咪是完全沒有這樣的能力的!

沒過多長時間,葉天便是不可思議的看到此時的葉鞘便是站了起來,而後葉鞘看了看自己身體之上的皮膚,卻是發現已經是完好無損!

當即,葉鞘也是極為震撼的看了看此時再度鑽入葉天袖中的咪咪,而後不由自主的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說道:「厲害了我的咪!」

葉天看著葉鞘恢復如初,自然也是極為高興,不過,此時此刻顯然還不是他們高興的時候,因為下方那用處的岩漿依然是在不斷的湧出,猶如無窮無盡一般!

而葉天看著這一幕,眉頭也是緊緊皺了起來!

看著那岩漿噴出莫之窟的方向,正是天池城的正中心,如果只是少量的話,也只能波及到這方圓幾里之內,倒是沒有什麼大礙。

但是,如果這樣無窮無盡的一直蔓延下去的話,遲早會殃及到天池城的中央!

此刻,葉天顧不得去想莫之窟裡邊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僅僅是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便足以讓此時的葉天絞盡腦汁!

葉天緩緩站起身來,站在這巨大的岩石上方,終於是可以成功的將下方的岩漿躲避而去,然而葉天知道,自己可以躲避的過來,可是,天池城內的那麼多百姓卻不一定能夠躲得過去!

可是,看著那依然在源源不斷的湧出的岩漿,葉天實在不敢想象,這究竟還得持續多久!

這樣的事情顯然不能僥倖,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那岩漿真的殃及到了天池城,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心中這般想著,此時的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對著岩石的邊緣緩緩走去。

而葉鞘看到這一幕,卻是極為詫異的說道:「葉天哥哥,你要幹嘛?」

聞言,葉天也是再度轉頭,而後看了一眼此時的葉鞘說道:「你在這裡等著,我去去就回!」

說完,葉天便是再度轉身,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跳了下去!

葉鞘看著葉天那沒有絲毫遲疑的動作,卻是一臉的擔憂,如果說葉天仍然不知道那岩漿的恐怖溫度的話,那麼葉鞘可謂是最為清楚,一旦沾染到一點點,只怕都會瞬間灰飛煙滅!

然而,葉天沒有一絲的遲疑,也是沒有給葉鞘絲毫勸阻的機會和時間!

此刻,葉鞘也是緩緩挪動自己的腳步,而後來到了岩石的邊緣,一臉擔憂的看著此時的葉天。

葉天落地之後,沒有和那岩漿正面接觸,而後選擇了一個岩漿波及不到的高點,而與此同時,葉天的身體表面也是緩緩的湧現出一層青色的靈力能量!

片刻之後,葉鞘終於是看了出來,葉天這是在凝聚靈力屏障!

看到這一幕,葉鞘自然也是明白了過來,葉天這是想要用自己的身體擋在那岩漿之中,而對於自己的防護措施,葉天卻只是凝聚了一個看起來似乎起不到絲毫作用的屏障!

要知道,那岩漿數量巨大,從那通道之中源源不斷的噴涌而出,然而,葉天的身形和那岩漿比起來,就像是大海之中的一葉扁舟一般,那般渺小又無力!

可即便如此,葉天依然是沒有絲毫遲疑,將靈力屏障凝聚完畢之後,身形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跳入那岩漿之中!

剛一接觸到岩漿,葉天便是聽到一陣「呲呲呲」的響聲,那是自己的靈力屏障融化的聲音!被岩漿的高溫融化的聲音!

隨著聲音的消散,葉天也是詫異的發現,自己身體之上的靈力屏障已經是在此時完全消失不見!

面前這恐怖的一幕再度讓得此時的葉天有些不可置信,自己的靈力能量之中也是夾雜著熱能的,然而比起面前的溫度,卻顯然是小巫見大巫的感覺!

而且,更讓葉天不敢想象的是,自己凝聚而出的靈力屏障竟然連一秒都堅持不了!僅僅只是剛剛接觸的一瞬間,便是徹底被融化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