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方恆的眼神,在這一刻卻是凝重起來。

他知道,這怪魚看起來是進入河流中放棄進攻他了,實際上,這怪魚還在河流中觀察著他。

只要他一動,這怪魚立刻就會再次從河裡跳出,對方恆發動攻擊!

「真是前所未見的妖獸,而且,它還盯上我了。」

眼神一閃,方恆知道,這怪魚是徹底把他當成獵物了,完美血脈的感應力在告訴他,這條怪魚對他的殺意是多麼的濃。

「我是先天境,這怪魚,也是先天境,只不過我沒有真元,也沒有功法,這怪魚卻有天賦神通,和他正面對抗,我必然吃虧,只能去巧了。」

「用黑暗之門吧,想必黑暗之門的吸收力,能夠鎮壓這怪魚,而之後,就是我殺了這怪魚的時候。」

閃電之間,方恆就已經知道了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瞬間他就站起身來。

嘩啦!

果然,幾乎就在方恆的身體站起來的一瞬,這河裡的怪魚就再次跳了上來,牙尖嘴利的嘴巴對著方恆的腦袋就咬了過去。

「黑暗之門!」

看著這怪魚的攻擊,方恆也是低喝一聲,頓時轟咔一聲響起,黑色的光華從方恆身上噴發,當澄成了一座巨大的大門,把這怪魚凌空的身軀當懲給砸在了地面上!

「吼!」

一下被黑暗之門砸中,這怪魚也是爆吼一聲,嘴巴張開,青色的水流似乎要噴發出來,方恆卻是眼神一冷,猛然一腳踢向了這怪魚得嘴巴!

砰&拉拉!

悶響傳出,這怪魚的嘴巴當懲被方恆一腳踢得合上了,同時一根牙齒都被這一下猛烈的撞擊給撞斷,直接飛了出來。

「好!」

看見鋒利的魚牙飛出,方恆也是眼神一亮,手掌一撈,這鋒銳的魚牙就到了方恆手裡,下一刻方恆就對著怪魚的腦袋狠狠刺出!

噗!

鮮血猛的噴發出來,當懲讓方恆身上的青衫變為了紅色,只是方恆卻是眼神冷漠,手掌猛然一拔,魚牙拔出,緊跟著就在此對著這怪魚的腦袋刺了過去!

噗!

鮮血再次噴發,方恆在次拔出,緊跟著再刺!

怪魚本來在第一下被刺的時候還不停地掙扎,只是當方恆接連刺了五下之後,這怪魚才不動了,方恆卻是不放心,再次刺了五六下,確定這怪魚死透了,才一下鬆開了手,砰地一聲做在了地面上。

「呼…哈……」

深深的喘息聲傳出,方恆的神情中,一下就露出了極為疲憊的神色。

連先天真元都沒有,就凝聚黑暗之門,這是讓方恆消耗了很多的內勁的,特別是和這怪魚的戰鬥,方恆是把自己的體力全部都用光了,他當然疲憊。

好在的是,這怪魚死了,這就讓方恆覺得回報是值得的了。

在地上喘息了一會兒之後,方恆才恢復了自己的體力,緊跟著方恆就拖著這死了的怪魚,向著背後的森林進去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一進入深林,方恆就利用手中的魚刺開始對著四周的林木劈砍起來,很快就砍了一堆柴火,之後利用內勁迅速點火,開始烤魚。

在方恆的內勁加速之下,連一刻鐘時間都不到,這條怪魚就被烤熟了,之後方恆也沒有任何客氣,開始對著這怪魚啃食起來。

先天境境界,只有單純內勁,沒有任何修鍊功法,想要敝體力,那就只能利用食物來補充,那方恆當然知道該怎麼做。

三兩下把怪魚吃的精光,之後方恆再次掰下了一根魚牙背在了身後,下一刻就轉身,直接向著森林的更深處開始前行了。

剛剛前行沒有多久,突然間,方恆的身體再次停了下來,背後的兩根魚牙也到了他的雙手之中。

「嗷……」

低沉的聲音開始從方恆不遠處的一顆大樹後傳出,下一刻一頭渾身血色,眼神血紅的狼就出現在了方恆的眼中!

「吞血魔狼!」

看到這狼,方恆眼神一閃,他一眼就認出來了這狼了,這狼在先天境的妖獸中極為恐怖,不光速度快,還擁有吸血的神通,只要被它傷到,它就會利用吸血神通不桐大傷者裂口,直至傷者無法動彈,之後一口咬死!

「嗚…吼!」

就在方恆看著方恆這吞血魔狼的時候,這吞血魔狼也是突然對著方恆叫了一聲,一股極為恐怖的殘忍氣息散發出來,方恆卻是眼神一縮,身體一動不動,就那麼看著這吞血魔狼。

見到方恆在自己的殘忍氣息下竟沒有任何動彈,眼神中也沒有任何慌張,這吞血魔狼血紅色的雙眼也開始閃爍起來了,似乎它也察覺到了方恆的不簡單。

「不能慌,狼類妖獸最為狡猾,怕是我只要慌一下,這吞血魔狼就會藉機攻擊我。」

「不過這麼下去,我肯定是要躥劣勢,畢竟我沒有先天真元支撐,時間一久,我必然會出現破綻。」

「看來以靜制動是不行了,必須先發制人,幹掉這吞血魔狼。」

無數的念頭從方恆的腦海中劃過,方恆的完美血脈也開始飛快的計算起方法來,一個呼吸之後,方恆的眼神就是亮了。

嗖!

左手猛然一揮,一根鋒利的魚牙直接就刺向了這吞血魔狼了!

「嗷!」

見到方恆突然攻擊,這吞血魔狼也是低吼一聲,身體猛然一轉,就輕鬆的躲過了方恆的這一根魚牙刺殺,下一刻就向著方恆的身體撲了過來。

只是方恆卻在此刻露出了冷笑,身體連躲閃都沒有,右手的魚牙對著地面就刺!

看到這一幕,吞血魔狼那嗜血的眼神中都閃過了不解之色,同樣,外界看著方恆的人也都是眼神變了,他們根本不知道方恆這是要幹什麼。

直到喀拉一聲響起,方恆之前丟出的那根魚牙,直接刺斷了一根樹,這樹的軀幹,直接倒下,砸向了那吞血魔狼,這時候眾人才都明白過來!

那吞血魔狼本來正在撲殺之中,哪裡能想到突然就有一根大樹折斷砸在了自己身上,這讓它的身體也是一震,直接跌倒在了方恆的腳邊,正好,方恆那刺向地面的魚牙撲哧一聲,從腰部貫穿了它的身軀,將它釘在了地面上!

「嗷嗚……」

慘烈的狼嚎聲傳出,這吞血魔狼開始瘋狂的掙紮起來,方恆卻是眼神冷漠,手掌猛然一轉。

轟!

鮮血如雨一般從這吞血魔狼的後背噴發出來,在扭動了兩下之後,這吞血魔狼的氣息就徹底弱下來了,方恆這時候也是腳步邁出,對著這吞血魔狼的腦袋再次踩了過去!

砰!

如炸開的西瓜,這吞血魔狼的腦袋當場被方恆給踩爆,之後方恆手掌一動,就從這吞血魔狼破碎的頭蓋骨中找到了一塊血紅色的石頭。

這就是吞血魔狼的妖核!

「現在的我,沒有功法,那就不能轉化力量,可是我現在卻得到了妖核,我若是不抓緊時間用掉,誰知道後面會遇到什麼危險?想要保證最大的安全,那就要最快的把到手的東西進行利用。」

眼神一閃,方恆開始思考起來,「嗯,看來,功法的事情還要放一放了,我先利用黑暗之門把這妖核吞噬,在把這妖核的能量灌注進我的肉身之中,保證我肉身強度增強,這樣也能多一份力量。」

心中下了決定,下一刻方恆就是身體一震,黑色的光華出現,緊跟著就包裹了方恆手裡的血紅色妖核開始飛快吞噬起來。

外面看著方恆表現的人這時候都是露出了震撼之色,這就是方恆,在那種境界下面對那種妖獸都能輕鬆趣,要是換成他們,那他們肯定死了。

「丹葉師兄,方兄是真的厲害。」

就在這時,觀眾之中,雷火也是對著丹葉說了句,丹葉笑著點點頭,「方兄若是不厲害,也不會被咱們師尊這麼看重了。」

「是啊,相比起來,我現在倒是擔心咱們丹周師兄了。」

陳楚也是說道,「雖然丹周師兄也斬殺了幾頭妖獸,可是身上卻是受傷了啊,不像方兄,毫髮無傷。」

「嗯,這沒辦法,丹周師兄,畢竟是以煉丹為主。」

丹葉也是點點頭,「所以我們現在希望的,只能是希望丹周師兄能夠遇到方兄了,有方兄在,那之後的危險也絕不是問題了。」

「嗯。」

聽到這話,陳楚幾人也都是紛紛點頭,他們知道,現階段丹周能指望的,真的就是方恆了。

對於丹葉等人的議論,這時候的方恆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了,方恆也不會有那空管丹周,他現在正全身心的利用黑暗之門吸收妖核力量滋養自己的肉身。

嗡…嗡!

細微的震動聲從方恆的身體上傳出,當那血紅色的妖核被方恆的黑暗之門力量徹底吸收乾淨之後,方恆身體之上的震動聲也開始停止了,同時一股強悍的氣息,開始從方恆的身上散發出來。

「好,我的黑暗之門,果然沒有讓我失望,這妖核的煞氣雖然重,但對我來說和能量卻沒有任何區別,現在的我肉身,已經達到了先天妖獸一般的程度了,這可是好事。」

自語一聲,下一刻方恆就拔出了插在那死掉的狼屍身上的魚牙,左拳猛然打出!

轟!

喀拉!

狂暴的風聲傳出,下一刻就是斷裂的聲響響起,卻是這魚牙,當場被方恆這一拳給打斷了!

「很好!」

看到了自己拳頭的威力,方恆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如此強度的肉身,我倒是不再需要這個兵器了。」

手掌揮出,那半個魚牙也被方恆扔掉了,之後,方恆就再次開始在這森林中前行起來。

時間眨眼間就過去了三天,在這三天的時間中,外界無數的人都是無比激動,很簡單,在這三天時間內,發生的事情太多了。

很多天才,死在了妖獸嘴裡,很多天才,死在了別的天才手裡,還有很多天才,獲得了功法,正在修鍊。

這一幕幕,每一幕都再刺激著觀眾的心,更刺激著看不見的龐大賭局!

幾乎每時每刻,這龐大的賭局賠率都會變化,有人大賺有人大虧,熱鬧無比。

同樣,外界的人都被那畫面中的天才吸引著,只是畫面中的天才,卻對外界沒有任何感應,他們都在坐著自己該做的事情,那就是獵殺妖獸。

妖獸又妖核,妖核能夠提供大量能量,這一點是很多天才都知道的,自然,這段時間妖獸開始不停地被屠殺起來。

方恆就是正在屠殺妖獸的一員,這三天時間,死在他手裡的妖獸,已經有著整整五十多頭了,其中方恆收穫了整整三十顆妖核。

把這些妖核全部吞噬掉之後,方恆的肉身,就已經強到了一個先天境的極限了,他現在和先天境任何階位的妖獸硬碰硬,都半點不懼!

「殺!」

突然間,當方恆再次擊殺了一頭吞血魔狼的時候,一道喝聲卻猛然從不遠處響起,方恆眉頭一皺看向了背後,只見整整三個年輕人都向著方恆衝過來了,一邊衝過來,他們還一邊揮舞著手裡的妖獸骨頭,通過完美血脈方恆看到,這些妖獸骨頭上有著各類屬性的力量。

「真元力量,看來他們是得到功法了。」

眼神一閃,下一刻方恆也是身體一動,當懲沖向了跑在最前面的一個年輕人。

「什麼!」

看到方恆的速度這麼快,這人也是臉色一變,手中鋒利的妖獸骨骼對著方恆的腦袋就劈!

「哼!」

嘎嘣!

冷哼聲響起,方恆連擋都不擋,就那麼看著那骨骼對著自己的腦袋劈過來,之後斷裂!

「這怎麼可能!」

看到這一幕,這青年當即驚呼一聲,身體一震就想退後,就在這時方恆的身體卻是一下向前,手掌當懲抓住了這青年的脖頸,向著地面就是一砸!

轟!

鮮血爆散b跑的最快的青年,當懲被方恆給砸成了肉泥!

「走!」

見到方恆這兇悍的手段,另外兩個青年也都是臉色大變,當唱身就要離開,方恆卻是冷冷一笑,手掌撿起那半截斷掉的骨骼,對著一個青年就丟了出去,同時方恆本人沖向了另外一個逃跑的青年!

噗嗤d!

兩道聲音傳出,肉眼可見,那被方恆丟出骨頭的青年當懲被方恆丟出的骨骼穿透了大腿,鮮血瘋狂的噴洒出來,這青年身體倒在了地面上。

至於另外一個青年,則是直接就被方恆給抓到了后脖頸,之後方恆一丟,頓時這青年的身軀就摔向了那大腿被刺穿的青年身邊,剎那間就口鼻噴血,氣息衰弱。

呼!

就在這兩個青年全都反應不過來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風聲響起,卻是方恆的身影直接破空,降臨到了承。

「功法,給我。」

淡淡的話語吐出,聽到了這話,這兩個青年的眼神也是立刻變幻起來了。

「這位兄台…」

咔擦!

「啊!」

就在那大腿流血的青年剛想說話的時候,方恆卻是猛然一腳踩出,直接踩在了這青年的傷口上面。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不要說廢話。」

看著那慘叫的青年,方恆淡淡道,「把功法,給我。」

這話一出,這慘叫的青年也是臉色蒼白起來,另一個青年卻是道,「兄台b功法,我們不能給r為我們修鍊的功法也是一個人給的,而且我們也發了誓言,絕不能違反,否則我們就會走火入魔而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