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說,置身局外旁觀的感覺,就是這樣的嗎?】

按理說,平時蘇巧巧是不會選擇往人堆里擠的,特別是這種男性人數居多,氣氛還比較狂熱的場合。只是,誰讓愛莎和琳會出現在這個賽場上呢?自己作為一名蹭吃蹭喝蹭教育的後進晚生,必須要給前輩加油鼓勵……順便投上寶貴的一票!

不過,和周圍的人相比,蘇巧巧的笑顏之中。卻是多出了一些東西。她本人似乎還沒有發覺,但是如果有個熟悉她的人在一旁旁觀的話,就

就能發現。現在的蘇巧巧,其實笑的有那麼一些勉強。

別人的笑,是發自真心地感覺到歡愉;而蘇巧巧的笑容,更多的,是強迫著自己去暫時性遺忘一些東西——比如說她無辜慘死的朋友,比如現在還可能擔心著失蹤的女兒的父母……

「話說人真的好多啊!」

蘇巧巧是第一次體驗這種架在人群里被各種擠來擠去的感覺,本來她便不喜歡人多。偏偏還時不時地有那麼兩隻不安分的手,似乎在嘗試著往自己的身體上蹭——有痴漢!蘇巧巧本能地產生了這樣的念頭。

可是茫茫人海,想要找到是那些個魂淡在吃自己豆腐。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蘇巧巧儘可能地藉助著人群的力量,左躲右閃,但似乎對方也是各種老手了,就是盯著蘇巧巧不放。一直跟在她的身後。

「……」

當一隻毛糙的手撫摸上了自己的大腿。蘇巧巧是真的受不了了,直接就抓住了那隻不安分的手,在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乾脆利落地抓著它往隔著一個身位的漢子的臀♂部上拍去!

那名身材健美而壯碩的男人疑惑地轉過頭,同時手裡還緊緊地攥著那名被蘇巧巧坑害的痴漢的手。就在蘇巧巧以為事情會順著她預想之中的那樣發展的時候,那名穿著青色汽車修理工衣服的男人,忽然深情地開口說道:


「不來一發嗎,少年?」

這是何等充滿了磁性的聲音!哪怕說話的對象不是自己。蘇巧巧依然情不自禁地感受到了一陣如沐春風的舒暢。仔細看的話,這名疑似汽車修理工的男人。儘管穿著並不出眾,甚至可以說有那麼一點點寒酸,可他的面龐,卻是如同文藝復興時期的雕塑那般,滿溢著讓人心醉的英♂俊氣息。那不是所謂的「花樣美男」那樣不倫不類的美,而是能讓人從心底里折服,情不自禁地感嘆一聲……

「唔,好男人!」

俗話說站著說話不腰疼,蘇巧巧是站在一邊給出了「客觀」的評價,而被好男人抓著手,掙脫不開的少年,幾乎都要嚇得尿褲子了!

明明覺醒了特殊能力的自己,竟然被一個基佬抓著手,完全無法掙脫!甚至可以說,自己在對方面前,幾乎有種生不出抵抗的感覺!最讓這名不學好,仗著自己有些超能力就去做痴漢行徑的少年感到惶恐的是,自己的泰拉石長♂棍,耐♂久♂度竟然自行修復到了最大!

——小夥伴你興♂奮個鬼啊!

「少年,如今風和日麗,萬里無雲,乃是促膝長談共討人生的好時候,我們何不就近找一間公廁,尋一合適的包間,坦誠相見呢?」

「女俠救我!」

少年連忙向著「栽贓陷害」了自己的女孩呼喊道,也顧不得自己先前對人家動手動腳了,現在他寧願被少女在大庭廣眾之下甩上一記耳光,然而大罵一聲「變態」,也比被這樣一個詭異的基佬糾纏上來得好!

蘇巧巧回頭冷冷地看了一眼快要哭出來的少年,不由地眯起了眼——這名少年,不是普通人啊,在他的身上,有著微弱的異種氣息在。

難怪自己之前怎麼甩也甩不掉這塊牛皮糖,蘇巧巧雖然不清楚對方的具體能力是什麼,但是想來對於他這樣的人,尾行一名少女肯定不是什麼難事啊。

把能力應用在這種事情上,該說這名少年實在是猥瑣好呢,還是說他熱愛生活享受生活呢?如果沒有經歷過那個刻骨銘心的而夜晚,蘇巧巧說不定會在這個時候對這個不幹好事的痴漢嗤之以鼻,但是和那些殺人吃人,還把人類當成素材拼拼湊湊的惡棍比起來,她能說這個少年很可愛嗎?

說真的,要不是因為自己就是被他猥瑣的對象,蘇巧巧說不定還會樂意見到這樣的人,可事實是自己被他猥瑣了,這如何一笑了之啊?

「從今天起你就不是魔法師了哦,你這樣的人,難道不是一直幻想著如何告別童貞的嗎?現在正是一個大號機會啊,少年!」

蘇巧巧有心要戲弄一下這個尾行自己的痴漢。於是學著那位好男人的口吻,對他也是湧上了「少年」的稱呼。

「我才不要和男人發生這樣的事情啊!」

「愚蠢!異**配只是為了傳宗接代,同性之間方能尋找人間真愛。」蘇巧巧忍耐著內心之中的狂笑。擺出了一副一本正經的嚴肅臉,不苟言笑地胡謅著,「……性別不同,何談戀愛!?莫要走上了邪道,少年!」

「性別不同,何談戀愛?」好男人細細咀嚼著這句話,瞳孔之中驟然爆射出了攝人心魄的精光。一時間,周圍的男性齊齊不自覺地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呻吟「。

「哦?你有何高見?」


蘇巧巧把注意力轉向了那橫空出世的好男人,一看之下也是有些驚訝——如果說那名痴漢少年是戰鬥力僅有9的渣的話。那這個男人,幾乎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了……當然不是指對方的黑♂洞!

【很強!這個男人……非常強!】

站在這個男人的身邊,細細地去感覺他的力量的話,就好像自己站在一座挺拔陡峭的山峰前。抬頭見。便能看到高聳入雲……這個男人的氣勢,正如同山嶽一般,巍峨、沉穩。

「我只是有些驚訝,這個時代竟然也有能說出這般振聾發聵之音的人……更不可思議的是,居然還是一名女性……」

「嗯?難道『我身為女性』這一點,對於你而言,很失禮很困擾咯?」

「不不不,絕沒有這種意思。」見到自己說出的話語似乎帶上了歧義。好男人連忙解釋道,「只是覺得。身為女性

,能有如此慷慨大度的見識,實在是不一般啊。」

【這個男人,該不會是沒吃藥吧?】x2

蘇巧巧和少年齊齊產生了這樣的想法。當然啦,對於這名少年而言,還順便產生了「這個女人也是深井冰啊啊啊」的想法——幸好他沒說出口,不然蘇巧巧有的是方法折騰這個苦逼孩子。

「呃,不知道閣下……怎麼稱呼?」

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出詞來應對這個詭異的基佬,蘇巧巧只能硬著頭皮這麼接話茬了。說起來,為什麼還是身為女性的她,主動詢問起對方的姓名?一般情況下,不是應該由對方紳士地提出的嗎?難道說,這就是所謂的「好男人」的力量嗎?

「叫我阿部就行了。」本該是對蘇巧巧進行介紹的,但不知怎麼的,阿部鬼使神差地最後把臉轉向了惶恐之中的少年,「成蒙大家看得起,也有人是這麼叫我的——好男人阿部。」

「你對我介紹個鬼咧!誰要聽你的自我介紹啊!」

少年終於抓狂了,沒辦法,面對著阿部那極具成熟男人誘♂惑♂力的笑容,他的下體不自覺地有些產生了躁♂動——這他喵的是個什麼情況?少年害怕了,想要儘力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但是不但是眼前這個神秘的基佬使得他動彈不得,就連那邊的電波妹子,也是隱隱約約地散發出了「你敢離開就爆你的菊花」這樣危險的信號。

顯然人家根本就沒有打算放過他啊!這個女孩子是鐵了心要報復自己先前的行為……雖然也沒錯啦!是自己先乾的壞事就是了!

「因為這是必要的禮儀啊——在更加深♂入的交♂流之前,報上姓名是起碼的吧?」

「……」

少年痛苦地發現,自己是完全跟不上這個基佬的節奏了!一般的基佬,會顯得這麼紳士嗎?但是說實在的,這貨實際上的行為,根本就是流氓一般的強買強賣行徑,為什麼還能讓人覺得那麼紳士,那麼有修養啊?

少年想要周圍的人求救,但是這時候一看,才發現,他們三個人周圍已經沒有人了……難道不知不覺中,人們已經遠離了自己三個看起來就奇怪無比的人了?

「媽媽,你看,那邊的哥哥好奇怪哦……」

「噓,不要看,快點走……」

還真的是這樣!

「少女,你知道這附近哪裡有公廁嗎?我的摩♂羅♂棒已經按捺不住了,它現在正火紅地燃燒著,高呼著讓我抱緊勝利……」

招未至,意先到,說得就是這樣的情況了吧?少年只感覺到自己的菊花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就好像被火燒了一般!少年驚懼地看著目光之中熱情洋溢的好男人阿部——這個人是真的要尻自己啊!

明明連褲子都沒有脫!居然菊花已經開始痛起來了!要是真的讓這傢伙肛了自己,那不是要直接被艹到阿黑顏了嗎?

「不好意思,雖然我很樂意看到這麼親切友好的交流,但是他現在沒有時間陪你哦~」

蘇巧巧突然發話了——讓絕望之中的少年,忽然感覺到了曙光的來臨。

就在他愣神的時候,少女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扯進了自己的懷裡。手臂接觸到的柔軟觸感,讓少年不由得有些失神,緊接著,耳邊就傳來了兇巴巴的警告:

「亂碰的話,後果你是知道的吧?」

少年嘆了口唾沫,看著一旁眼睛里滿是失望之色的好男人阿部,點了點頭。

「少女,為何要如此呢?」

「因為哥哥他說好了今天是要陪我的——先來先到的原則,阿部先生該不會不明白吧?」

「是這樣啊?那真是太遺憾了……」

「一點都不遺憾!」(未完待續。。) 這就是人生的分歧點嗎?邂逅美少女,從此人生由頹廢,向著狂霸炫酷掉渣天轉變,最終走上迎娶白富美,步入人生巔峰的結局……個鬼哦!

雖然對方是一名長相清麗的美少女,可是少年知道,在這幅美麗的外表之下,隱藏著一個可怕的魔女!是美少女由怎麼樣,少年表示自己現在只想要儘快地逃離此處,哪裡都好,只要遠離了這隻魔女就好!

當然,之前那更加可怕的基佬,也是要逃得遠遠的!

「這個……這個我打死也不穿!我可是男人哦!身為男人,怎麼能穿這樣的女裝啊?」

「那樣的話,我只能含著淚把你交給阿部先生了,我相信他會很樂意見到你最終拋下『妹妹』,選擇和他在摩天輪上共同欣賞美麗的夜♂景的。」

「穿穿穿!我穿還不行嗎?」

穿女裝只不過是掉一些男性的尊嚴罷了,可是另一個選項,就不僅僅掉一些尊嚴,還會失去自己的貞操的!少年這個時候,只能後悔自己為什麼仗著有那麼個特別一點的能力,要來遊樂園做那種猥瑣之事——如果不是這樣,也不會被這個魔女抓到了。

想要逃走,可是在對方小小地顯露了一下自己的能力,輕鬆地把自己面前的空間打碎了一塊之後,少年就暫時放棄了這天真的想法。

「話說這個女裝是哪裡來的啊?」

「我報名了『遊樂場公主』的參賽,但是我可沒有說是給自己報的名啊~」蘇巧巧抖了抖手裡的服裝,這是一件以粉白二色為基調的女招待服裝,不過因為考慮到將要穿在一個男人的身上,所以蘇巧巧並沒有選擇短裙式樣,「參賽服飾由遊樂場統一供應,我個人認為,這一件比較適合你哦?」

「能告訴我究竟要我做什麼嗎?」

「可以,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只是希望你能夠幫我在這場選美比賽上,儘可能地多掃除參賽者……至於為什麼會特意找上你這麼一個男人,我想,你應該心知肚明吧?」

少年不由得顫抖了一下。哆哆嗦嗦地從蘇巧巧的手上接過了一整套服裝。

「你……知道我的能力是什麼嗎?」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可以一定程度上改變周圍人對你的認知吧?所以你才會混在人群里,肆無忌憚地佔著別的女孩子的便宜……哼哼,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結果最後碰壁了吧?」

蘇巧巧不敢說自己的感官有多敏銳,能不能比得上琳和愛莎,但是至少發現一下這樣的小毛頭,還是沒有問題的。

「何止是『碰壁』的程度啊,差點把貞操都丟了啊……話說。那個基佬,到底是何方神聖?」識破了他的能力的,可不只是眼前這名魔女,那個讓自己菊花巨涼的「好男人」,更是完全無視了他的能力。任憑他再如何去暗示對方,都沒有讓對方失去「興♂趣」。


蘇巧巧瞪了少年一眼:「管不了的事情就盡量別去深究,你的能力並不是適合戰鬥的能力,沒事盡量不要給自己招惹麻煩。」

「這個,國家政府不是對我們這樣的超能力者管制地很嚴的嗎?有那麼危險嗎……」

「國家機器固然強大,但是它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在夜間依然存在著很多遊盪著潛伏著的危險分子——我覺醒的契機。就是因為在晚上回家的時候被襲擊了,除了我以後其他人都被活活『吃』掉……最後政府還試圖通過洗腦的手段來讓我忘記這段經歷呢。」

「真……真的嗎?」

「你既然可以用自己的能力來滿足心理那齷齪的需求,你如何保證,沒有心理陰暗之人,在得到了超常力量后報復社會?你的能力,並不具備太大的攻擊性。也許還好;但是對於那樣舉手投足間就能殺死普通人的能力,心性不穩的人,獲得了之後,你確定,他們還一定能夠保持平常心嗎?」

少年一時半會兒說不出話——因為他在眼前這名少女身上。感受到了赤果果的仇恨和殺意……那絕不是少年少女的賭氣,而是真正意義上,足以將仇敵挫骨揚灰的恨意。

「如果不是因為你的目光還不算渾濁,沒有讓這些從天而降的超能力奪去了理智的話……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事實上,在剛才,蘇巧巧看到了這兩名「同類」的時候,甚至不由分說地心裡就產生了要將他們滅殺的衝動。和他們的所言所行完全無關,僅僅是因為他們持有著特異的能力這一點罷了。

冷靜下來之後,蘇巧巧想了想就明白,這便是愛莎曾經提到過的情況——這些持有著特殊能力的異類,本事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的,但是來自於異世界的「某種事物」,使得本該穩步發展科技的世界,多出了這些麻煩的異能。

世界意志本身不歡迎這些人,蘇巧巧潛意識地對她們產生敵對心理,也是很正常。

「我……我不會做那種事的啦!」

「對女孩子毛手毛腳的你也不能算是好人!」蘇巧巧白了對方一眼,少年很知趣地不再嘀咕了。自己的小命拿捏在對方的手裡,乖乖配合才是王道。頂嘴什麼的,果斷還是太過於作死了……

「聽著,利用你的能力,讓那些評委和觀眾對你產生一些微弱的好感就可以了——絕對不要刻意!鬼知道在這個遊樂場里有多少能夠識破你能力的人,保證能讓人在看到你的時候,微微產生些好感,不討厭你就行了。」

「那樣的話,我還是沒什麼可能淘汰別人的啊——說到底,我是男的!」

「放心吧,我的母親是美容師,我平時可是學到過不少技術的。」

……只不過蘇巧巧並不太喜歡用在自己身上,把自己打扮地花枝招展罷了。一方面,她本來性格就比較隨性,並不是很在意能夠吸引多少異性的目光;另一方面嘛,她在學校里的班級,可是有個很麻煩的大小姐的。在她面前還要再打扮地太漂亮,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蘇巧巧只是想過平靜的日子!

「你雖然猥瑣了一點,不過整體臉型還不算差,氣質上也是偏向了中性化一點——稍加打扮的話。配合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變成收割靈魂的偽娘啊~」

「那,那聲音怎麼辦?一說話不就露陷了嗎?」

「笨蛋!」蘇巧巧以怒其不爭的目光注視著少年,「揚長避短知不知道?既然你的嗓音是個弱點,再怎麼調整也沒什麼用了,那索性徹底放棄掉!你到時候,什麼都不要說,就低著頭裝成是一名被推著上台的害羞少女就可以了!如果是那些必須要回答的場合,我教你,那一本筆記一隻水筆。把回答言簡意賅地寫在上面給大家看!這可是能加分的萌點啊,說不定就能戳到很多人士的愛好,知不知道?」

——如果可以,真希望自己永遠都沒有需要知道這等「技巧」的必要啊……

「你先換好衣服,到時候遮一下臉降低些存在感。我們再進會場進行化妝和修整。」

「可,可我要在哪裡換啊?總不能進廁所吧……」

進去一個男人,出來一名少女,這怎麼想都很讓人無語。少年覺得,這等違和感,恐怕自己用上了能力也無濟於事吧?

「就那邊的樹叢吧。」蘇巧巧掃了一眼四周,發現不遠處有一塊綠地。人並不是很多,便拽著不情不願的少年跑了過去。


「施展你的能力,讓周圍的人盡量無視這裡,然後直接換衣服吧。」

「就在這裡換!?」少年不禁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蘇巧巧,結果換來的。是她有些迷茫的神色。

「怎麼了?你不是能一定程度上控制周圍人對你的認知嗎?讓他們無視掉你,應該不算什麼難事才對啊?」

他們看不到,可是我有所謂啊!少年的鬱悶,憋在心裡說不出來,別提有多難受了。

這種大庭廣眾之下的羞恥play。這個女孩子居然也想得出來!果然,這傢伙的外表就是騙人的,根本就是一隻藏住了尾巴的小惡魔才對。

「我我我……我換還不成嘛……」

「記得胖次也要換哦!萬一有個好歹摔了一跤,總不能讓別人看到裙子底下是男用胖次,還有長筒襪也不要忘記穿了!」

胖次……那不是意味著,自己還要……少年的臉都變綠了,可是攝於蘇巧巧的「淫威」,他只能含著熱淚,在太陽底下換起了女裝。

……

「嗯!效果意外地不錯,即使沒有化妝,戴上假髮,也看不出你本來是個男孩子了呢~說不定,你能依靠這個扮相避開基佬,也是可能的哦?」

該怎麼說呢?不管是哪個世界,總有一些可愛的男孩子,存在的價值一是收割路西法信徒的靈魂,剩下的便是為了打擊正版女子的信心吧?少年的骨架本來也算是比較纖細的了,肩膀比起同齡的男性,曲線要柔和多了,而她穿的又是不怎麼暴露的女性招待服,依託著著厚實的偽裝,很難想到這裙子下邊其實是帶把的了……

大概是因為羞恥心的緣故吧,現在的少年,整一副畏畏縮縮的模樣,讓人看到了,還以為這是個害羞內向的靦腆少女呢。

「我的節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