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月嬋與金衛來勢洶洶,這也讓風豪坐不住了,身子一閃便來到風元烈身旁,伸手遞給風元烈一枚丹藥,示意讓他療傷,便面帶笑容的對錢月嬋說道:「錢小姐如此大動干戈,到底為了何事?」

薛浩見半路殺出個錢月嬋,心底自然瞭然,想來是道武學院的人通知了錢家人,錢樂聖受傷的事。

見風家武修都停手后,薛浩藉此機會調息起來,現在的他丹田之內靈力稀薄,若不是錢月嬋出現,或許薛浩可就沒有再戰之力。

「呼」

薛浩呼出一口濁氣,暗自回復著。順便也打量起眼前這位女子,能夠一招重傷風元烈這等武靈強者,其實力實在恐怖,看著錢月嬋那年輕的嬌容,一股挫敗感不由湧上心頭。

想到自己到現在也才武者巔峰,就有些許失望。

「小子,你都在想些什麼?」

青老沒好氣的說道,聲音回蕩在薛浩腦海之中,他自然知道薛浩妄自菲薄之意,頓時氣急敗壞。要知道薛浩滿打滿算也才修鍊了三四個月,如此短的時間邁入靈體武境成為一名武者,這還不滿意,那天下的眾人恐怕都要抹脖子自殺了。

「沒什麼」

薛浩輕咳一聲,便打斷了這想法,也是這一聲輕咳讓錢月嬋注意到了剛才順手救下的薛浩。

「你是?」

錢月嬋也不管風豪的話,直接將其晾在一旁,扭頭對薛浩說道。

「在下薛浩,乃是樂聖的舍友」

薛浩說道,經過些許調息,原本蒼白的臉色也紅潤起來。

「飛星將薛浩?」

錢月嬋狐疑道,「正是」,薛浩笑道。錢月嬋身為錢樂聖的長輩,薛浩自然也會恭敬的對待。

「你怎麼會在這?」

錢月嬋說道,嘴中卻有著酒氣隱隱冒出,「我……」,薛浩剛想回答,卻被錢月嬋擺手打斷,「風家主,我侄兒被你風家奸人暗算,今天我來就是要討個說法的。」

說著還晃了晃手中的巨劍。

風豪臉色不變,依舊笑呵呵的說道:「錢小姐,這其中定有誤會,我風家與你錢家近日無仇往日無怨的,又怎麼會動你錢家之人?」

「你是風家將擂台動了手腳,更是你們風家派死士重傷!」

薛浩聽聞風豪的話,頓時怒火攻心,雙拳不由攥緊,大喝道!

「你她娘的說什麼?」

風元烈不住出手,掌心青色靈力流轉要將薛浩斃於掌下,「嗡」,薛浩紋絲不動,一柄巨劍橫於薛浩身前,輕而易舉的擋住風元烈的攻擊,更是讓其倒退一步。

「有話好好說,何必大動干戈」

風豪笑道,制止了風元烈的動作,笑眯眯的對薛浩說道:「小兄弟,說話要講究證據,說我風家派人,證據何在?」

薛浩被這麼一問,倒是難住了。風豪不愧是老狐狸,見薛浩遲疑那一剎那,便緊接著說道:「英雄出少年,薛將軍以武者之境戰我風家一眾武修,也算是為飛星將正名了!這是枚三階靈藥,有著洗髓鍛骨之效,就算是本家主的小禮物,還望見諒。」

見風豪竟如此做,薛浩也不知說措。不得不說姜還是老的辣,薛浩要是不接下丹藥,那便是與風家不敬,這樣風家出手將薛浩拿下也有了理由。但若是接下便有代表錢樂聖之事是薛浩錯怪風家,無形中又使得薛浩的名聲下落,卻又為風家博得大度之名。

「多謝,是小子錯怪了」

薛浩大大方方的承認了自己的錯倒是讓風豪等人錯愕,「還是多謝風家家主的好禮」,說著伸出手攤開手掌。

風豪笑道:「薛將軍倒是少年英雄,拿的起放的下,這丹藥便算是本家主的一點心意。」

說著便將一玉瓶放在薛浩手上,風豪依舊微笑,心底卻在滴血,三階丹藥對他也很是肉疼。。 錢樂聖剛一踏入擂台,便見到了對手,是一身穿墨色武士服的少年,只見那少年雙眸之內血絲遍布,有著點點狂暴流露。眉頭輕皺配上有些扭曲的面容,讓錢樂聖心中不由生疑。

「我叫錢樂聖」

錢樂聖拍了拍胸脯,說道。而後便不說話似乎在等待著對手報上名來,而幾息過去卻不叫回應,也讓錢樂聖心中疑惑之意更甚。

陸少又在鬧復婚了 而台下的薛浩卻看向擂台之上的少年,也察覺不對,頓時間魂力探出想要洞察那少年。

卻在此時,異變徒變。

「吼」

一聲不似人類的吼叫從那少年嘴邊發出,隨即甚至便佝僂起來,顫動的甚至似乎在宣洩著什麼。

錢樂聖見此異樣也提高警惕,左腳後退半步雙目緊緊盯著那少年,生怕發生些許意外。

果不其然,一息過後,那少年周身靈力透體而出,冰藍色的靈力中隱隱約約夾雜著血紅色,狂暴的氣勢席捲擂台,竟有著武師小成境的修為!

錢樂聖頓時運氣抵禦,卻奈何氣勢太強不由退了幾步,臃腫的身子內靈力流轉,臉龐也不由白了起來!

「是狂暴丹!」

薛浩頓時站了起來,這是新人賽的禁藥,要知道大賽為了公平起見,禁止使用丹藥。而這狂暴丹更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

這狂暴丹通過激發潛力,強行破除修為結界,實力也會番上數倍,當然如此逆天的丹藥副作用也極其嚴重,輕則重傷經脈修為至此難進,重則直接死亡!

萬萬沒想到在擂台之前竟然會有人去使用!要知道這可是在生死之時才會使用的葯。一個比賽卻賭上了性命,完全是不划算的!

更何況,這一經發現便是直接處罰,得不償失。

「風家!」

薛浩頓時怒極,能夠如此做的想來也只有風家會如此,竟然派出死士去對付錢樂聖。

場內,錢樂聖也頓時過於下風,那少年一拳轟出便有著不凡威能,錢樂聖勉強接下卻已經用盡全力,手臂疼痛卻奈何那人又再次攻擊,轟擊在錢樂聖一臂之上,「咔嚓」,錢樂聖痛苦一聲隨後反震之力便將錢樂聖臃腫的身子震飛,撞擊在光幕之上!

「噗」

錢樂聖身受重傷,五臟六腑近乎移位!

場下,薛浩見此幕,頓時坐不住了,身子騰空,溝通青老,瞬間便將重力符除去,靈力離體便帶著凌厲氣勢引得眾人為之側目!

「住手」

薛浩騰空而起,周身赤色靈力涌動宛如化成赤龍般,威壓駭人就連武師也無法與之媲美!

「降龍」

薛浩出拳便是最強武技,欲要破去這守護擂台的陣法,而原先在台下觀戰的盧炎彬也在此時靈翼伸展騰空飛向擂台,「快把陣法去除!」

「轟」

薛浩的攻擊轟擊在那光幕之上,卻沒有撼動分毫,巨大的反震之力反而將薛浩震飛,重重的摔在地上。場下的人頓時騷動起來,就連決鬥之人也停下手中招式!

守護擂台的四名強者手印凝結欲要破去這陣法光幕,卻又異變突起!

只見光幕蕩漾點點銘文浮現,隨即竟生生將四名強者震飛!

「該死,這陣法被人篡改了!」

盧炎彬怒罵一聲,自己的學員陷入危險之境,自己自然心急如焚!只見其招手而來一柄大刀,通體赤色的刀刃散發著強大的刀意!

「火怒斬」

盧炎彬高舉火刀,剎那間刀身被火焰包裹,傲立虛空的盧炎彬宛如火神顯世,赤火連天印出火紅之色!

場下眾人宛如置身火爐之中,周圍溫度飆升,一擊落下便引得破空陣陣一方空間為之蕩漾!

「轟」

轟擊在光幕之上,那光幕劇烈震動起來,銘文碎片四濺而後化作光子消散於天地間!

可一擊之下,那光幕雖有了裂縫卻依舊沒有破碎!

而台上,錢樂聖一臂受到重創,戰力大失!而幸得他身法不錯,加上那少年也已神志不清,暫時還沒有大礙!

而在場下一處角落,風天華站立於此,雙目內陰狠毒辣已意顯露,「死豬,看你還不死!」說著便是見薛浩站立,而在此時薛浩的手上多了一柄槍!金槍握手,薛浩剎那間氣勢如虹,精氣神提升至頂峰!

而南宮星淵也來到薛浩身旁,手中寶劍緊握,錢樂聖顯露危難,他又豈能做事不管!

「大白」

薛浩呼喚一聲,而後還東院女生堆里的大白便化作出本體,小山般的身子重重落下將腳下土地踩得破碎,而後向天長吼,周身三階頂峰蠻獸氣勢盡顯!

「蠻,蠻獸」

場內的新人們都為之側目,那原先與大白玩耍的少女們更是臉色蒼白,如此可愛的大白竟然是三階頂峰蠻獸!

發生如此變故,那兩名學員也自然坐不住了,背後靈翼伸展便凌空而立來到盧炎彬身旁,看著盧炎彬憤怒的臉龐,心底也暗想不妙!

而盧炎彬周圍靈力蕩漾,氣勢席捲四下讓兩人也為之動容。這強大的力量可不是這兩名初入武靈境沒有多久的武修可以比的。

「斬」

盧炎彬怒喝一聲,再次出手!

「轟」

那光幕堅硬無比,一擊之下雖然劇烈震蕩卻依舊沒有破碎!

「萬川歸一」

薛浩龍泉刺出,槍勢顯露讓周圍的人為之一驚!而南宮星淵也不甘示弱劍花舞動便出擊攻擊於光幕之前上!

老公,先纏爲敬 大白出手也是要一掌壓下,三方攻擊齊至!那光幕響起一聲輕響,竟隱隱有些許破碎的趨勢!

「再來!」

盧炎彬見那光幕鬆動,便又是一招武技落下,加上薛浩一眾的攻擊便再次讓那光幕震蕩起來!

「呼」

擂台之前,錢樂聖顯然身心具疲,動作也慢了下來,可在此時那少年便出拳而上,墨色武士服帶著破空之聲來到錢樂聖身前。

一拳轟出,「砰」「轟」

兩聲響起,錢樂聖倒飛而出口吐血霧,倒地不起生死不明。而此時的光幕也被破去,陣法破碎,強大的反震之力也將全場都震動起來。

而薛浩硬生生止住退意,不退反進驅身高高躍起,龍泉刺出帶著無匹殺意噴涌!

龍泉穿心而過,那少年的動作戛然而止,血絲遍布的雙目也露出一絲清明,而薛浩卻在他那清明的絲絲神智中看到了解脫,「是風家讓我這麼做的……」,氣若遊絲的聲音落在薛浩耳內卻如驚雷乍現。

薛浩還未多想便挑飛少年那生機斷絕的屍體,轉身來到錢樂聖身旁,南宮星淵已經早先一步到來,也為他服下了療傷葯。盧炎彬也急忙來到薛浩身旁。

「是風家!」

薛浩嘟囔道,這次薛浩的底線又再次被觸動,錢樂聖對薛浩來說自然是朋友,況且還是因為自己才受到牽連,自然也使得薛浩勃然大怒!

只見薛浩來到大白身旁,縱身一躍便立在大白背上,大白自然知道薛浩想要幹什麼!轉身奔跑而出便離開了鬥武場!

「他是去找風家算賬去了!」

南宮星淵自然知道,但這風家在帝都可以說是名門望族,又豈是薛浩能夠撼動的了的。現在要薛浩去了無疑是以卵擊石!

場下的風天華見薛浩離開,自然也知道是去風家,連忙出發,他要回去通知!這薛浩到時候定然會死無葬身之地!

「太衝動了」

盧炎彬急忙說道,欲要追薛浩。「慢著,盧導師」南宮星淵冷靜的說道,「現在當務之急是去錢家一趟!」

「好」

盧炎彬突然想起,這錢樂聖的身份可非同一般!點了點頭便說道:「我現在去錢家一趟!你速速將錢樂聖帶去療傷!」

「是」

南宮星淵恭敬的說到,這樣一來到時候薛浩的安危倒是不足為慮。而後便將錢樂聖背起,離開了擂台,「這胖子還真重」,心底不住嘀咕一聲,南宮星淵便向院子跑去。

而大戰過後的高台顯得有些狼狽,兩名道武學院的學員面面相窺,發生這種事他們自然吃不了兜著走。

璃姬傳 「繼續!」

其中一人大聲說道,便開始維護秩序起來。但這一插曲卻讓眾人心底無法平靜,東院內新人也是一片寂靜。東院新人受傷,他們自然也也不好受。

所幸接下來的比賽還算精彩,也讓眾人淡忘些許……

作者焱青說:劍者,可斬萬物,萬物皆可為劍,劍之長,萬物不可及,劍之力,乃世間最極,劍,一念破萬物,劍,可斬天地,劍,可破萬法,劍乃至高之器!執我天劍,誅滅萬物!————《天凌劍主》,值得一看!小焱力推 主意一出,風豪傳音入密,風元烈雙目微動便知道其意,而後便將薛浩的氣息鎖定,掌心內靈力流動,欲將薛浩一舉拿下。

而在中央的薛浩隱隱間也有一絲危機湧上心方,長槍微微收縮,只守不攻。

而眾人見到此景,以為薛浩已無後繼之力,齊齊出手,一瞬間一涌而上,竟將薛浩的身形圍住。

「混蛋」

風元烈暗罵道,此時他已無出手的可能,風家眾人無形間成為了保護薛浩的人境,而薛浩心裡泛起了冷意。

今日,定讓你風家雞犬不寧!

薛浩心知危機解除,便將槍收入丹田之中,握拳相擊,腳下身法踏出,宛如清風拂過,突然般的身影穿梭在風家武修之間,拳出龍吟虎嘯,身動時隱時現,一息之間就又有了三名武者巔峰境隕落。點點鮮血落在赤袍之上依舊顯眼,平添一抹肅殺之意。

風府門前也變成修羅戰場般,讓薛浩有種熟悉,認真想來,竟與生死六道中的情景有些許相似。

就這殺戮之意,讓薛浩有了一絲渴望。

不知怎的,薛浩竟有些許沉醉殺戮,穆然間,一段經文浮現在薛浩的腦海內,佛法浩大,乃是清心咒!梵文吟誦下,薛浩靈台清明,狂躁之意銳減,回神環視,風家武修竟盡數倒地,剩下的,寥寥數人也是一臉驚恐,猶如面臨魔神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