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童璞應該在鬼璽中,她要增強實力賺取靈值為童璞購買藥草。雖然到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藥材。

一下午的時間就這樣慢慢流逝,在流蘇的右手邊已經堆積了五十四張符篆。而被萬丘山坑的流蘇並不知道,光光五十四張二品符篆在萬丘山外能夠賣多少錢。更別說這二品符篆還身系陣法。

伸了個懶腰,瞧了瞧還在圃團扇睡著的赤狐,在抱怨赤狐和童璞有那麼一絲相像的時候。更大的困擾困惑著流蘇。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修鍊的?

玉牌還在的時候,上面說,赤狐是靠岩漿為食。但是直到現在,也沒有見赤狐吃任何東西。帶著不解,以及練了這麼多張符篆的懶惰心裡。流蘇起了身,慢蹭蹭的踮到赤狐面前。剛好赤狐翻了個身。

流蘇便停在了原地,等到赤狐再無動靜的時候,流蘇便滑到赤狐身邊。

乍一看,就是普通的狐狸。沒啥異樣。

每次童璞看到這隻小傢伙的時候,雖然他嘴裡不說,但流蘇卻非常清晰的知道童璞對赤狐的嫌棄。就像童璞對她的嫌棄一樣。

瞧著可憐的赤狐跟自己同樣的遭遇,流蘇的手便搭到赤狐身上。

很舒軟,雖然沒童璞的柔。

赤狐因為搭在它身上的重量,警惕的睜開了眼,全身細胞抖動,抬頭豎耳,但看見是流蘇時。便再次懶洋洋的把頭耷拉下來。連耳朵也完全搭在腦袋上,慵懶的打了個哈欠,便不再理睬流蘇。

還是這副愛搭不搭的樣子。

嘆了口氣,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決定不再看赤狐,將千劍符練習的差不多之後,便決定學習新的符篆。

這些日子,她對符篆的練習空缺了不少。等新玉牌的事情處理好之後,就嘗試著去靈石爭奪戰和御獸靈場瞧瞧,能不能夠賺取靈值。

萬獸魔窟的封閉對流蘇來說是個不小的阻攔。而體內的血色成丹沉寂了多日,似乎只有吸取靈獸的血液,它的氣息才會增長。而血丹和體內的靈氣丹田似乎互相不影響,是兩個獨立的個體。

這在其他的修仙者中,完全是不可能的事。他們再怎麼樣,也絕不會吸收不同的能源而完全不受其影響。

最好的情況是能夠共存,最壞的情況,爆體而亡。

但是畢竟靠靈獸鮮血的吞噬方法實在是太過於血腥。所以流蘇決定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動用。

翻閱著捲軸,流蘇再次看到寫著《分影》兩字的功法。上次放棄《分影》是因為上面寫的是古文字,流蘇並不能夠看懂。但是鬼璽的禁制莫名的打開了之後,流蘇便對上面的內容,毫無壓力。

但是還是不能夠破其奧妙。

所謂分影,千萬大我,只有一小我。眾生是我,芸芸是我。而我卻只一。

這是比十步移更加精練的步法。若是分影練到大乘境界,便能夠虛化幻影。大千世界,只有一點道理相通,唯快不破。

!! 捲軸中所書寫的字跡很是潦草,有關於分影步法。沒有十步移那麼明確的軌跡和運行路線,要將這十步移的訣竅瞭然於心才是正途。更是需要無數次的演練。才能夠將之學懂。裡面所畫的小人,就是步法。流蘇將捲軸放下,學著上面的步伐,在竹屋中演練。

三天的時間過去,流蘇現在只能夠緩慢的將這步法從頭演練到尾。但是速度卻沒辦法快起來。但流蘇相信,只要她再練個幾天。速度會越來越快,逐漸到別人都看不出到底哪個才是她。

在竹屋裡又呆了半個月,流蘇徹底的把《分影》這步法瞭然於胸。就像童璞所說的那樣,流蘇的靈魂力量很強大,但是卻獨獨沒有強大的靈根。所以很多事情,都沒有辦法與真正的妖孽比肩。在萬丘山中,還是有許多天資絕倫之輩,阻擋流蘇的前途。

就像在萬獸魔窟里,若是流蘇是天資絕倫之輩,也不會被萬丘山如此拋棄。

竹屋的果腹石沒有了,而玉牌還沒有辦下來。流蘇只得自己去萬金堂,但卻被告知沒有玉牌,就沒有靈值的預存。既然流蘇的玉牌已經毀壞,就讓她在竹屋裡等,等到玉牌辦下來之後再來。於是流蘇只得去找段青,讓她幫忙多買些果腹石,囤積在竹屋中。

而這段時間,流蘇只能夠靠製作符篆來打發時間。

翻開符篆捲軸,上面有許多關於製作符篆的理論知識。聽說天資絕倫之輩,都能夠自己創造符篆,憑增許多應用。讓符篆的變化更加的詭異和神秘,但是大多數咒術師是沒有辦法自創符篆的。不僅僅是因為符篆本身的臨摹範本就是極為困難的事情,再加上有些強大的符篆符文只被資深雄厚的家族掌握。所以更多的資源都被他人掌控,要想自己突發奇想,隨便就做出符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在這上面,除了自己超強的領悟力下,還要不斷的演練,模擬。每次新符文的誕生,都是震動整個阡華大陸的。

然後那些超強家族,都會以將之版權買下而為榮。

所以流蘇現在要做的事,只是不斷的掌握新的符篆,每種符篆上的符文符號都不盡相同。想要手到拈來這麼多種類符文,是不容易的。再者,掌握的符篆越多,越容易搞混。所以每種符篆的學習都要循環漸進。絕不能夠求快。

所以流蘇每次臨摹符篆之時,都是臨摹了上千遍,才學習下一種。

但只練習符文,而不看有關於符篆的相關知識,必然會脫離節奏。流蘇將借來的書都抱到水床上,感受著水床給流蘇帶來的冰涼和舒適,然後好好的瞧著《符篆演變》這本書。書的兩邊都是用牛皮和牛皮繩緊緊拴在一起,裡面是古老的枯黃頁面。只能夠用念力翻動書頁,否則很容易破碎。流蘇手上所拿到的這本是《符篆演變》的副本,即便是破碎了,真言閣也能夠重新弄本出來。但是將它弄破的人,要被罰靈值。

所以,流蘇還是小心翼翼的翻閱。

符文跟古老文字一樣,都是不停的在變化。而變化之後所造成的結果也各有千秋。且不說古老文字更貼近世間萬物,現在的文字都逐漸簡化。所以現在創造出來的符文更是與天地萬物逐漸喪失了最根本的聯繫。不過那些大師級符篆師,所學習的都是古文字。所以他們並不存在這些問題。

事實證明,新入門的學童學習現在的文字練習符篆,入門速度快。所以各派之間不得不摒棄成見,一致同意新入門的學員學習新文字元篆,等到他們學有所成之後,再來深究古文字。

而符篆符文的演變與文字演變不遑多讓。

在符文中,是有自己的一套。以及自己的規範和技巧。也有非常明確的規定,和規範。並不是胡畫一氣就能夠對別人說自己創造了新型符篆。想要創造符篆,在它本身能夠使天地靈氣運動起來的同時,還要有自身的格式。除了格式,和它能夠造成的威力大小。比如兩個人同時創造出兩種符篆。這兩張符篆都能夠引靈,都符合規範。

但是其中一張造成的威力更大,更能夠保命。自然是更多的人購買這張,而摒棄另一張。所以那些大家族在買下符篆版權的同時,這點也必須考慮進去。

不得不說,咒術師還是很能夠賺錢的職業。

但是繪圖手跟創造師更是有本質的不同。現在學習符篆的人不少,要是想要脫穎而出,也並不是件輕鬆的活。

等流蘇把這本書看完的時候,萬丘山的天已經漸漸的黑了。起身,伸個懶腰。瞧著窗外的景色,只要天黑,流蘇便不敢開門。畢竟在自己竹屋的旁邊,便是萬丈懸崖。不,比萬丈懸崖還要可怕。在黑的不見五指情況下,要是不小心掉下去可不是鬧著玩的。

流蘇將胸口的鬼璽吊墜拿起來,瞧著上面的色澤。在黑暗中,這抹幽光尤其明顯。而且流蘇竟然也感受不到童璞的任何氣息。只要心裡想著,童璞在裡面,流蘇便能夠感覺到這個鬼璽的重量。流蘇不知道鬼璽有沒有自我意識。但是能夠完全封印人的氣息,已經是個神物。

童璞依舊沒有任何迴音。嘆了口氣,將鬼璽放下來。

在床邊再抽出一本書看,直看到天明。

翌日,流蘇四腳八叉的睡在床上,等到太陽燒屁股了。流蘇還跟個沒事人似得,呼嚕呼嚕睡。天色不早,而門外卻一直有人敲門。

扣!扣!扣!

一連三下,然而睡的正死的流蘇硬是半聲都沒有聽到。外面的人頓時就急了,拍的更加勤快,並且響。然而流蘇只是翻了個身,繼續睡了下去。段青在外面簡直要被氣死。流蘇明明就在裡面,卻睡到現在都不起來。昨天晚上都幹了什麼!不會是去會會她的小情郎去了吧?然後整夜的勞累,以至於……段青覺得要是自己能夠把門踹開,定能夠抓姦!

流蘇被門外的聲音吵到,繼續翻身,用被子把頭蒙住繼續睡。

段青在外面簡直都快被氣死了。

「死丫頭!你***快給我出來!就算不出來,你趕緊給我把門打開!」

流蘇終於被吵得睜開了眼。正迷糊間,到底是誰,大早上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過了好一會兒,流蘇才驚覺,這好像是段青的聲音。頓時被嚇了起來。打開門,段青直接沖了進來,劈頭蓋臉的就是頓臭罵!

「死流蘇,你竟然睡到現在!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大中午了!快起來,跟我一起去看熱鬧去!」

啥?看啥?流蘇頓時把自己的手從段青的胳膊肘里抽回來,「別啊,我還沒睡飽呢。你先去吧,我馬上來。」

「不行!」段青嚴厲的拒絕了流蘇,「要是我先走了,還有你可能來的可能嗎?別開玩笑了。」段青知道自己還沒有突破元嬰,但是也絕沒有想過流蘇會突破元嬰,所以頓時覺得流蘇是因為最近遇到瓶頸,所以整天渾渾噩噩。但是這並不能夠代表外面的熱鬧就可以不看了。「你知道今天發生什麼了嗎?」

流蘇頓時搖搖頭,她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怎麼會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萬丘山的某個女弟子見到長華師尊之後,便惶惶終日,見天去跟師尊表白了呢!結果被罰,將萬丘山裡裡外外掃三遍!要知道若是只靠步行,將萬丘山整個的走完,也要二十幾天的時間!」

流蘇愣了下,頓時想笑。那個女弟子未免也太大膽了吧,竟然敢跟師傅表達愛慕之情。憑藉師傅的性子,這位女弟子被罰是情理之中的事。但真的是太不理智了……師傅,流蘇在無盡峰呆了那麼久,都沒見過師傅對誰真的有了情。

但是若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真心愛慕,就算把萬丘山掃上千遍,也不可能改變其心意分毫。


流蘇把手抽了回來,「這個熱鬧我就不看了吧……」

「那怎麼行!」段青言辭拒絕,「你是沒見過長華上仙,真的好美!師尊是我見過的最美的人!而且聽說他是萬丘山的客卿,要教授我們某個課程呢!我是怕你到時候因為長華上仙的美貌而出了丑。那些看不慣你的傢伙,自然要狠狠踩你一腳了。」


啊哈?誰看不慣她?

瞧著流蘇的模樣,段青頓時恨鐵不成鋼。「還能有誰?不就是那個魅紫嗎?那傢伙早已經突破元嬰,想要殺你更是易如反掌。所以你啊,以後碰見她定要繞道走,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哦,是她。要是段青不說話,她還不記得這個人了。那個在白谷關歷練之時,想要殺掉她的傢伙。但是當時流蘇確實沒有感受到魅紫的殺意,這才被她得逞。

「好啦,說不定人家現在不想殺我了呢。」流蘇讓段青放寬心。先不說現在還能不能夠與魅紫碰上面,就算能碰上,估計想要殺掉她也並不容易吧?

!! 段青卻是冷哼,到底是驢子還是馬,拉出來遛遛不就清楚了?更何況女人心,海底針,誰知道那魅紫的心裡是什麼想的。

「不不不,你別扯開話題!快跟我出去看熱鬧!聽說……聽說那個跟師尊告白的是個叫……紅櫻的傢伙。」

紅櫻?流蘇正準備喝水,結果被嚇得把手裡的茶杯給丟出去。不是吧,上次在空意殿的時候,因為師父的尊容所以她沒敢多看紅櫻姑娘。但僅僅是瞥了眼,也被她那副高冷並且美麗的容貌所驚訝。然而現在,這麼高冷的一個人竟然跟她說,她喜歡上長華上仙?不是吧,他們兩個就見了一面好嗎!

流蘇心裡很不爽,也說不出來到底是哪裡不爽。


「走,我去看看!」

外面人山人海,都傳的是像紅櫻姑娘那美貌天仙的女子,竟然愛上了長華上仙那一等一的冰人。而紅櫻竟然還在為長華上仙開脫,說什麼尊上並沒有外人想的那麼絕情。但是師傅絕情的性子是公眾皆知的。所以紅櫻的話迅速被堙沒在她愛而不得的境地之中。

可憐的孩紙。流蘇在心中感慨。

在無盡峰的時候,不是沒有人對師尊表達了愛慕之意。每次師尊都是婉拒。無一例外。修仙之人,必須心無旁騖。才能夠得大道,曉天理。那些仙子不過是出於無盡生命的落寞,想要愛一場。但是流蘇知道,師傅絕非她們的良人。

流蘇並沒有看到紅櫻姑娘,而且到處都是人,這比起平時躲在竹屋裡或者在練武塔中修鍊時比起來。現在可謂是人山人海,平時路上就算見到了人,也是往修鍊之地奔赴的。

看了會兒,段青和流蘇頓時都興趣缺缺。

熱鬧早在紅櫻表達愛慕之情的時候就看完了,現在的紅櫻姑娘估計被罰去掃萬丘山了吧。

流蘇與段青別過,再次回到自己的小竹屋裡。拿出有關於符篆的理論書,默默的看了起來。但是現在的流蘇心煩意亂,並不能夠將書好好的看下去。流蘇坐直身子,平復了下心緒,然後睡到水床上繼續看起了書。日子恬靜,流蘇也漸漸適應了沒有童璞那張聒噪嘴的日子。

又是半天過去,流蘇把這些書讀的滾瓜爛熟之後,便去真言閣,將這些書還了回去。等到晚上的時候,流蘇的新玉牌才被送了過來,因為是新玉牌,裡面預存的靈值在萬丘山的總部有記載。所以將新玉牌的費用去除后,剩下的便是流蘇還有有的靈值,只剩下八百三十靈值。這八百三十靈值,若是去元嬰層次的練武塔的話,只呆在第一層,也只能夠呆上差不多一個時辰。

流蘇嘆了口氣。隨著修為的提高,她現在是越來越沒有靈值能夠呆在只有有錢人呆的地方了。

即便是這樣,流蘇看到去元嬰練武塔的人,竟然還有那麼多。真是不知道他們的靈值到底是怎麼得來的。

流蘇瞧了瞧天色,覺得現在的時間足夠她進真言閣看看有沒有自己心儀的符篆臨摹範本。以及去萬金堂購買相應的材料。最終流蘇決定了攻擊系的符篆範本,扣除了二十靈值之後,便去往萬金堂購買材料。還是那幾樣東西,因為這次買的比較多,所以總共花去了五十五靈值。而玉牌上靈值的存額更是降到七開頭。

肉痛了下,流蘇拎著這些東西回到自己的小竹屋。

有關於元嬰層次修仙者的選課,都在三個月之後,但是基礎課程只有三十二個課程。包括御劍飛行、隔空取物、強行練體等。還有二十六選修課程。包括咒術師的涵養、符篆演練、論古文字與符文關係等。以及特奇葩的選課:煉香。和其他的旁門左道。萬丘山給了他們三個月的時間選好自己要上的課程。必修是每個人都要學習的,流蘇他們早在築基的時候就在考慮自己要上什麼。

不過更多的是在抱怨,選修的課程,到底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這都要算到學分里去。

在萬丘山裡,他們不僅僅要練傭兵等級,還要上這些必修選修課程。緊接著便是參加大型試煉得學分。若是到了渡劫,但還沒有修滿學分,也是不讓從萬丘山畢業的。

所以很是苦惱這些玩意兒。

要做的事情太多,哪還有那麼多時間表達愛慕之情……

流蘇回到竹屋便躺到水床上,翻閱著剛剛從真言閣借來的符篆臨摹範本。上面都是攻擊性符篆,都需要靈氣的牽引。流蘇去真言閣就是想要找不需要靈氣牽引的符篆,但是這次又是失望而歸。在土門陣被那個瘦骨嶙峋的怪男人困在棺材裡面,流蘇到現在都記憶猶新。

但這次從真言閣借來的符篆臨摹範本,並沒有讓流蘇失望。

冰凌符。

冰系攻擊性符篆。能夠自覺地吸引周圍水元素,非連陣式符篆,能夠將人短暫冰封住。或者能夠轉為攻擊,強力下刺穿心臟。

是個不錯的屬性符篆。流蘇查閱了下上面符號所代表的含義,便開始先用普通的紙開始臨摹。因為普通的紙沒有符紙那樣,能夠儘快的吸收天地靈氣。所以效果差了很多,但還是有輕微的靈氣運轉。流蘇將冰凌符練習了整整兩天兩夜之後,在硯台上陳放的混合原料便用的乾乾淨淨。無奈的流蘇只得從柜子里拿出收藏的三清土、地藏水和魔焰石,將之按照適合的比例混合。以鬼幽火研製。然後將做好的原料一部分倒入硯台,其餘的便放到收納瓶中。

現在,流蘇覺得是時候在符紙上聯繫了。

畢竟普通的紙與符紙有本質的不同,所以這兩者之間的感覺也差了很多。流蘇第一次在符紙上畫符的時候,由於感覺不對,導致一連毀去了七張符紙。才得以使第一張冰凌符畫成功。

在萬金堂是有做好的原料賣的,但是流蘇算了下。如果只買原料,所花的成本還要高上許多,而且流蘇也看了看別人做好的原料。還不如流蘇自己做的,所以分開買雖然麻煩,但是節約了不少靈值。

直到兩天之後,流蘇才徹底的練熟了冰凌符。冰凌符也是二品符篆。它也有自己相關的陣法,但是不在這本書上,看這本符篆臨摹範本的簡介里。似乎只要是冰屬性陣法中,這種符篆是最為常見的。練的符篆多了,流蘇便發現了些小九九。大多數的二品符篆都是身系陣法的。而且似乎價值不菲。但由於萬丘山嚴厲禁止符篆的私自售賣,所以流蘇不能夠賣給其他人。不過二品符篆,流蘇還沒有試過將它賣給萬金堂試試。

畢竟只要是咒術師,在萬丘山裡,一品符篆能夠做出來的大有人在。但是二品符篆就不同了。

想到這裡,流蘇頓時拿出玉牌,查閱了下有關二品符篆的售賣價格,隨著指尖翻閱下去。流蘇頓時喜上眉梢。果然……二品符篆還是非常討喜的。二品符篆最貴的一張能夠賣到八十靈值,而且對傭兵並沒有要求。但是若傭兵等級達到b級,就能夠私自將符篆賣到外部。也就是除開萬丘山等修仙門派的其他普通修仙者手上。

或者那些隱藏在阡華大陸的資深雄厚的幫派。

對於那些人來說,符篆的製作是非常困難的,以至於只有錢買其他人的符篆。

他們是已經湧入阡華大陸的傢伙,而流蘇這些小人,只能算得上是孩子。

流蘇再翻閱了下冰凌符能夠賣出的售價,竟然達到了四十六靈值,算是二品符篆中比較中等的價錢。但流蘇自認為自己的靈氣充裕能夠大量的做出二品符篆。在不眠不休的情況下,流蘇能夠做出五十四張千劍符,玉牌上顯示千劍符的標價是一張四十八靈值。但是由於流蘇還需要大量的千劍符練成千劍陣。所以千劍符流蘇不準備賣。

既然二品符篆能夠賣,流蘇便迅速勾出這本符篆臨摹範本中所有的二品符篆。總共三十一種攻擊性符篆只有十四種二品符篆。而而每種符篆的價格查了下,竟然最高的都在四十靈值左右,沒有超過五十靈值的。

那價格高的到底是哪種符篆呢?

流蘇再次翻閱了玉牌,上面顯示賣的最貴的符篆是【炎火決】。竟然是用奇特的不怕火的符紙所做。這種符紙,流蘇斷斷是買不起的,而且這種符紙的原材料也並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得到。可以說【炎火決】要是去賣的話,肯定是虧了的。

流蘇便放棄了練習此符篆的想法。

這兩天她做出來的符篆質量越來越好,流蘇覺得是時候了。盤息,吸收天地靈氣。將體內乾涸的靈氣填滿,潛意識裡覺得自己在元嬰層次的修為更加的鞏固了些。便從柜子里拿出斗篷,將自己完全掩蓋住。這也是萬丘山的規矩,去萬金堂要是去交易的話必須要穿上斗篷,絕對不能夠讓別人發現你。

!! 流蘇帶著滿滿一打符篆,總共有五十張冰凌符。抬步便往萬金堂走去。小街上的人不少,而走進萬金堂,與流蘇一樣穿著斗篷的人更是不少。粗略看過去更有數十人之多,難道這些人都是來賣符篆的?但是等到第一個人把乾坤袋裡的東西拿出來之後,流蘇便瞭然了。原來還有賣凶獸屍體,獸丹的的。這倒也是個法子。不然在萬丘山變著法的,靈值如滔滔江水與自己遠去的話。那人還真的不用活了。

等到約莫一盞茶的功夫,才輪到流蘇。流蘇從自己的乾坤袋裡,拿出那一疊二品符篆的時候,萬金堂的店小二,瞳孔狠狠一縮。

然後看向流蘇的眼色頓時就變了。笑嘻嘻的對流蘇說,需不需要去內堂套杯水喝。

流蘇頓時感到莫名其妙。這生意若是不做的話就算了,幹嘛要這副模樣,讓人感到不自在呢?但是店小二並沒有因為流蘇渾身散發的生冷氣息,而有所收斂。

他敲響面前的鈴聲,從萬金堂內部,走出個鬍鬚大漢。那人精明的眼光一閃而逝,然後表露出很和藹的神色。「這位爺,不如跟我進來商量下這筆交易?」

流蘇頓時警惕起來。

那人笑了笑,示意流蘇不要緊張。「小爺您誤會了,在下沒有其他的意思,就是對小爺您手中的符篆感興趣。看您拿出這麼多的二品符篆,想必是二品符師吧?」聽著這人的話,流蘇並不懂二品符師是什麼意思。但是潛意識裡便知道,這二品符師的份量定然不輕。流蘇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這個人的臉上笑容更加招搖了。「那不知道小爺您有沒有這個意向跟我們萬金堂簽訂契約呢?放心,小爺您肯定是萬丘山的弟子。我們與萬丘山簽訂了契約,所以這份小契約自然是不會虧待小爺您的。而且您只能夠將符篆賣給我們。所以,您先看看這份契約如何?」

萬丘山?哼,一群道傲冒然的傢伙,但是流蘇也不得不佩服他們教育弟子的系統非常完善。這點是獨一無二的。流蘇抬起手,將這張契約拿過來看了下。而這個精明的管事,頓時看到了流蘇細嫩的小手。心中頓時驚奇。這麼小的年紀,就能夠有二品符篆的修為,前途必然不可限量!而且還是個女子。

雖然有些資深背景的門派,能夠有時間罕有的駐顏丹,或者各種減緩面部衰弱的丹藥。但是這位小妞的手,可是細嫩得天然。

流蘇並不知道坐在她面前的傢伙在想些什麼,契約上說的是,二品符篆師有自由權利與萬金堂簽訂契約,只要每個月繳納百張二品符篆。便能夠有四千靈值的收入。並且每次來萬金堂買東西的話是可以打折的。

流蘇心裡算了算,她的這些冰凌符一張能夠賣四十六,若是有百張的話,卻是能夠賣到四千六的。除了打折,流蘇想不到自己有什麼優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