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即便是沒有接觸過深宮大院,但是以這段時間龍府其他人對自己的態度來看,她可以料定,這個老太爺並不喜歡她,那麼此時叫她去,事情一定不簡單。

經過蠱清苗邀約的事情後,冷苒多少長了點心眼,龍清絕許諾她可以什麼都不用理會,那麼這個老頭虎視眈眈的來請人,她自然不會殺到鑽進狼窩。

“勞煩管家跑一趟,冷苒風寒尚未痊癒,他日身體康復後會隨王爺親自拜見老太爺”

要見也是要拉着她兒子見。

老管家不料冷苒竟然會如此回絕他,還不等他開口,楚玉清的聲音就在門口響起。

“冷姑娘怎麼說也是龍府的客人,老太爺是一家之主,冷姑娘若是連這樣都不去見一面,唯恐不妥吧?”

“哦?有何不妥?我是你們王爺親自請來的,可不是你們老太爺”冷苒淡淡一笑,坐在那裏一動不動。

“冷姑娘真要如此執迷不悟,就休怪楚某不客氣了!”

話落還不等冷苒反應一抹白色粉末便被楚玉清揮灑在冷苒的臉上,繼而他招了下手,頓時有兩個小廝進門快速的把冷苒擡了出去。

“嗯……”冷苒只覺得後背骨頭生疼,疼的她從昏睡中慢慢醒來。

入目的是一個昏暗的房間,房間不大,光線也不好,四周沒有任何東西,只有她一個人。

這種昏暗寂靜的地方莫名的讓冷苒感到排斥,她雙眸不停的張望,警惕的注視着四方。

“有人嗎?有人在嗎?”

冷苒喊了兩聲,沒有人迴應,這種安靜的讓她只聽見自己心跳的屋子,讓她渾身緊繃起來。

“哼,知道怕了?”

倏地,一個不淡不鹹,讓人聽不出情緒,卻威儀四射聲音響起。

冷苒一驚,看過去時牆角的地方卻豁的燃起了亮光。

當她看清上座的人時,微微一愣。

那是一個一身黑衣,面容黑沉,雙眸閃着凜冽和寒涼的老頭。

冷苒穩了穩心神,想來這個人就是龍太老爺了。

嘴角劃過一絲冷笑,沒想到爲了見她竟然用這麼卑劣的手段把她綁過來。

“龍老太爺如此費盡苦心的把我帶來,不會是爲了問我怕了吧?”

“放肆!見了老太爺還不跪下!”

一旁跟在龍傲天身旁的老奴出聲呵斥。

冷苒冷冷一笑,一動不動。

“丫頭挺硬氣,不過在這裏可沒人給你撐腰,老奴讓她跪下!”龍傲天微微眯了下眼眸,看了一眼身旁的老奴。

“是!”

老奴臉上閃過一絲猙獰的笑,冷苒冷冷的看着她,她看出這個老奴沒有影子,應該是鬼魂,可是她手煞還沒有結成,頓時腳上一軟,整個人便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你們!”冷苒咬牙,她低估了這人的實力,看來這老頭不是好惹得,她凝眸,在心裏默唸着渡狸的名字,可是念了好幾聲,根本不見渡狸的到來。

眉頭微微蹙起,這次玩大了。

“哼,你在叫你那隻妖獸?”龍傲天冷笑着看着冷苒,眼中的冰冷是那麼明顯。

冷苒抿脣不再說話,她來這裏就已經想到會面對他們,只是沒想到會來的如此快。

對於她的出現阻止了龍清絕和蠱清苗的婚事,龍傲天自然不會善罷甘休,是她大意了,一心想到報仇,只想着要龍清絕生不如死就好,如今卻……

“不知龍老爺請我來所爲何事?”冷苒決定拖延時間,不清不淡的問道。

龍傲天對於這丫頭的膽識和整定有意思讚歎,若這丫頭不是這麼執迷不悟,他不會想要除掉她,怪就怪她太不懂規矩,現在他要親自給她點苦頭嚐嚐,若是她能乖乖配合也就罷了,若是不能!

倏地,龍傲天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本章完結- 這丫頭不給她點顏色看,當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啪”一聲揚手就將小茶几上的茶盞甩到了地上,茶盞應聲而碎。

“本以爲你是聰明人,不曾想你到此時還在裝傻,那就休怪老夫不客氣!”

龍傲天看着如此不怕死的冷苒更是輕蔑一笑,手掌狠狠往小茶几上拍下,冷冷地道,“來人,好好讓這丫頭知道下,什麼是龍家的家規!”

冷苒一聽,心中一顫,眉心擰緊,知道這一次怕是躲不過了。

一旁的老奴一聽,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猙獰。

她一揮手,頓時有幾個婆子模樣的嚒嚒圍繞了過來。

“上拶刑!”

拶刑?!

這是什麼?冷苒對此聞所未聞,可是心裏還是涌起一種極其不好的預感涌了上來。

好婚不怕晚 “龍老爺要對我用刑?我只是王爺請來的客人,不是龍王府的奴婢,你要對我用刑怕是不妥吧?”冷苒雖然反抗不得,可是她聲音依舊冰冷。

不能認輸,若是此時連氣勢都敗了,還不知道他們怎麼對付她呢。

嘴裏這般說着,心裏卻在思量着要怎麼辦。

她的道術根本對付不了這些人,比力氣蠻幹也是逃不過的,那怎麼辦?

她真的不敢想那所謂的拶刑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痛苦。

龍傲天沒想到這個時候冷苒還能這麼牙尖嘴利一副不卑不亢的姿態,越看他就越生氣。

在龍家,還沒有人敢忤逆了他的意思,既然這個丫頭能使出狐媚手段迷惑自己的兒子,那他就好好管教管教她,免得不知道這龍家到底誰當家。

冷冷的看了一旁的老奴,冷哼道:“抓住她,把她的嘴給我堵上,別讓她發出任何一絲聲音”

“是。”

頓時四個老媽子立即圍了上來,狠狠的摁住冷苒掐住她的下巴往她的嘴裏塞東西。

“放開我,…放開…”

老媽子們手腳麻利,摁住冷苒三兩下就將她的嘴給堵好了,任冷苒如何用力掙扎也是做無用功。

“動作利索點!”看了一眼老奴,龍傲天擰了下眉頭,對於後院的死刑,他本不屑用,不過現如今也管不了那麼多,畢竟龍家的女主人早已不在了。

說完,龍傲天再也沒有看冷苒一眼,跨步處了房門。

房門關上的那一刻,四個老媽子立刻就朝被摁着跪在地上的冷苒撲了過去。

冷苒冷眼看着這一切,她知道自己此時此刻反抗不了,可是爲什麼還是期盼着那個人兒來救她?

龍清絕……你會知道我不見了嗎?

……

思緒翻涌間,冷苒感覺自己的雙手手腕被兩隻像鐵鉗一樣的雙手緊緊地握住,下意識地,冷苒握緊了雙手,可是很快她的十根手指頭就被用力地一根一根地掰開,猝不及防間,冷苒的整根脊柱一涼,右手大拇指巨痛傳來。

原來就這是所謂的拶刑,不用睜眼冷苒已經明白,只怕自己的十根手指頭都不會好過了。

十指連心,龍傲天是想讓她深刻的記住手指上的疼痛,讓她不要妄想站在龍清絕身邊嗎?

好狠的心啊!

每一針狠狠地紮下去,冷苒就發出一聲沉重的悶哼。

很快,食指,中指,無名指…巨痛一陣陣的接踵而至,冷苒不掙扎不反抗,也無力再掙扎再反抗,只靜靜地閉着雙眼,任由身體上疼痛的淚水不受控制地涌出,心底無聲地呼喊着一個名字:龍清絕,若是我就這般死了,你是不是會偶爾想起我?

……

四個老媽子看着冷苒鮮血淋漓的十根手指頭和冷苒那已經蒼白的冷汗直冒的小臉都不忍心疼,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然後看向一旁的老奴。

老奴微微眯了眯眼,她的眼神一直凝固在冷苒滴落下來的血液上,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液,四個老媽子不是鬼,可她是,她是跟在老爺身邊的冤魂了,此時冷苒的血液對她來說無疑是一種致命的you惑。

好香的血液……

“老太爺說了,這丫頭使用狐媚手段迷惑王爺,一定要給她點顏色看看,這點程度的傷怎麼夠?”

老奴伸出長長的舌頭意猶未盡的舔掉手指上的血液,片刻她笑容變得猙獰,眼神變得格外貪婪。

疼痛早已蔓延到冷苒身上的每一處,此時的她已經渾身無力,如果不是被幾個老媽子架住,恐怕她早已像一灘稀泥一樣軟到了地上。

“如果我有個三長兩短,龍清絕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冷苒的聲音已經虛弱的猶如一股輕煙,哪怕微風一吹便會散去,沒了蹤跡。

老奴先是一驚,繼而冷冷一“哼”,她上頭可是有老太爺罩着,能有什麼事,到是這個丫頭既然如此倔強不知好歹,更是如此的不怕死,看樣子她真的要好好給她點厲害瞧瞧。

沒準還可以多喝點血,太陰之女的血液可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真是天助我也!

“繼續拶,拶到這丫頭昏死過去爲止!”

老奴一邊小心翼翼的用盆子接了滴落的血液,一邊下命令。

幾個老媽子皆是眉頭一蹙,相視一眼,雖然她們也都知道這個女人是王爺的在乎的女人,但是老爺讓他們給她點顏色瞧瞧,他們也不敢違背了命令,所以只能硬着頭皮繼續下去。

……

龍清絕從外邊回來,夕陽已經落山,想着冷苒可能還沒有用晚膳,龍清絕手擰了擰眉心,快步走向東苑。

今天一天沒有見她了,嘴角微微的揚起,一定要陪她用晚膳好好補償下。

步伐輕快的踏進院子,丫鬟們正在準備晚膳,見到龍清絕紛紛行禮了便躲得遠遠的,深怕被王爺遷怒。

對於丫鬟們的不正常表現,龍清絕微微擰緊眉頭,徑直進了冷苒的房間。

推開房門,裏面靜的可怕。

龍清絕不由眉宇輕蹙一下,大步朝裏屋走去,可是直覺已經在告訴他。冷苒不在房間裏。

掃視一圈,龍清絕的眉頭越來越緊,冷苒果然不在,連牀褥都是涼的,絲毫沒有人動過的痕跡。

心下莫名一驚,龍清絕來不及走到門口便大聲而急切地問道,“王妃人呢?”

守在門口的傭人聽到龍清絕那急切的聲音不由一顫,回答道,“王……王妃被太老爺請過去了,現在還沒回來”

“爲什麼沒人告知本王?”說話間,龍清絕已經大步走到了門口。

傭人又是一顫,低着頭回答道,“小的想要通知王爺,卻被擋在了門外。”

“一羣飯桶,你們就是這麼管事的?”龍清絕的瞳仁驟然一縮,手握成拳低咒道。

奴才丫鬟們大氣不敢出一聲,紛紛跪在地上,生怕王爺大怒。

龍清絕沒有浪費時間在這一羣飯桶上,徑直往龍傲天的院落而去。

從來都不知道祈禱爲何物的他此時卻在心裏強烈地祈禱着:苒兒,你一定要沒事,一定要沒事。……

剛進入院落,下人們看到渾身冒着戾氣地箭步而來的龍清絕,紛紛都不由打了一個寒戰,立刻就有人去向老太爺和楚玉清通報。

“王爺,老太爺剛歇着,你稍等下,小的這就去通報老太爺”

管家額頭上冒着冷汗,儘管全身打顫,但是不得不站出來攔住龍清絕。

沒辦法,老太爺特意交代過,而且現在楚玉清也不在,爲了佈下結界防止那個什麼妖獸,他必須鎮守在哪裏,所以這個吃力不討好,還可能丟掉小命的任務便落到了他的身上。

他心裏害怕啊,但是儘管害怕,此時龍清絕臉色也只是黑沉,若是讓他衝進去看到冷苒那悽慘十分的模樣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大事,說不定…

“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指使本王了?”龍清絕濃眉一橫,深邃的眉目裏全是不容一絲抗拒的威嚴和戾氣。

雖然平日裏龍清絕在王府裏總是黑沉着一張臉,不過卻沒有此時如此駭人的模樣。

當場就把管家下的雙腿一軟攤在一邊。

龍清絕不再看管家一眼,大步的邁進了龍傲天的屋子。

推開一道道的門,拉開一道道的簾子。憑着敏銳的直覺和嗅覺,龍清絕強烈地感覺到了空氣中瀰漫着的血腥味道,尋着那血腥傳來的位置,龍清絕一步步靠近最後拉開了龍傲天書房的密室門。

門一被拉開,愈加濃烈的血腥味道便撲鼻而來,甚至帶着一絲微弱的氣息,那氣息細微的讓人發覺不了,似乎一陣風就能吹散一般。

龍清絕一低頭,整顆心臟瞬間猶如被一隻鐵鉗般的大手緊緊地握住了一樣,而且越收越緊,緊的他連呼吸都困難了。

“苒兒…”

-本章完結- 昏暗的角落狸,冷苒就那樣靜靜地背對着他蜷縮着身子側躺在地上,髮絲凌亂,在她身下米黃色的大理石上是一片一片被血色渲染開來的梅紅,那麼耀眼,瞬間就灼傷了龍清絕的雙目。

箭步向前,龍清絕“撲通”一聲便跪到了冷苒身邊,“苒兒..”

沒有回答,沒有聲音,他甚至連她的呼吸和心跳都感覺不到。

從未有過的巨大惶恐洶涌而來,瞬息將龍清絕淹沒。

婚戀新妻 俯身,龍清絕小心翼翼地抱起蜷縮在地上的冷苒,然後冷苒那染滿凝固的血液的十指映入了他的眼簾。

心,開始控制不住地顫動,巨烈地顫動。

擡手,龍清絕小心翼翼的將冷苒那染滿鮮血的手指湊到脣邊,卻不敢去吻,低頭看着她那蒼白而寧靜的小臉,一滴清淚完全不受控制地就落在滴在了冷苒蒼白的臉上。

“絕兒。”當龍傲天從臥室急急忙忙的趕過來時。

他看到竟然爲了一個女人而流淚的龍清絕時,面色不由的一驚,從憤怒到整個人都顫了顫。

他憤怒自己兒子竟然如此兒女情長,身體不由的顫抖是此時的龍清絕是他從未見過的,哪怕是當年他母妃過世,他也不曾如此悲傷難過過。

龍清絕緩緩擡眸看了龍傲天一眼,那眼神,冷冽寒涼而充滿威力十足的怨恨,彷彿要與整個世界爲敵般。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只是一眼,龍傲天便收回了自己的眸光,輕輕的抱起冷苒,轉身。

“絕兒,這丫頭如此不知好歹,爹只是稍微管教了下她而已”龍傲天的聲音仍舊低沉帶着無盡的威儀,只是卻帶了一絲以前從未有過的心虛和慌亂。

龍清絕嘴角冷冷一扯,緊緊抱着冷苒不做絲毫停留地大步離開。

……

東苑,所有太醫院的太醫都被請了來,讓原本安靜的院落一下子吵雜起來,

老宅裏所有的中醫和西醫都被緊急召去了尚方彥的院落裏,原本安靜的院落一下子吵雜起來。

看着幫冷苒包紮傷口的太醫們,忙前忙後,龍清絕幫不上忙。

劍眉緊緊鎖進,袖中的拳頭越搓越緊。

他不曾料想到,把她留在身邊,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依然出了事情,他真該死,他說過給她一片天地,怎麼就沒做到。

看着軟榻上小臉蒼白,眉心擰緊的人兒,龍清絕的心越發難受。

對於自己爹的所作所爲,龍清絕從未真的違背過,不過他卻一次次的傷害苒兒,他龍清絕不是聖人,他也會有逆鱗、

而冷苒,就是他現在的逆鱗。

西苑狸。

蠱清苗躺在貴妃軟榻上靜養着,她因爲陷害冷苒落水而自己患上了風寒,此時風寒還未痊癒,躺在哪裏一動不想動。

不過當她聽見青兒丫鬟在她耳邊說的那個消息後,幾乎是蹭的一下從軟榻上跳了起來,那雙眸子裏迸發出的興奮和快意那麼明顯。

“你說的可是真的?”

“奴婢去看過了,東苑全是太醫,忙忙碌碌的,聽說手骨都斷了好幾根,這要是想活過來,怕是不可能了”青兒說着,嘴角也揚起了一抹得意的笑。

“哈哈哈,天助我也,這踐人本就該死!”

蠱清苗心裏說不出的痛快,原本她還在擔憂自己沒有害死冷苒而被龍清絕遷怒。

現在好了,龍傲天出面,即便是冷苒真的死了,也是他們父子之間的事情。

蠱清苗嘴角的笑容越來越大,此時此刻,她只有等着冷苒死就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