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心頭不斷地告誡自己,深吸一口氣,強行冷靜下來,不敢輕易做出任何動作,避免刺激到飛天麒麟這個大傢伙。煉魔場內有許多厲害妖獸,比如土龍和骨魔,但戰鬥力只怕連飛天麒麟的百分之一都沒有,把吸血藤妖召出來都無濟於事!

「咦,這是什麼妖獸?」

人人緊張,風飛雪卻仍然目光流盼,不見一絲懼色,甚至興奮起來,「可以潛伏在水下興風作浪,還可以無聲無息潛到別人身後,好,好玩!媚娘,這個大蟲子我要了,把它抓起來,我要帶回落神宮好好玩玩!」

大蟲子?

林天無言,這小丫頭還真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把堂堂乾坤刀宗守護神獸飛天麒麟稱為一個大蟲子,恐怕也是空前絕後了。要是飛天麒麟能聽懂人語,豈會罷休?

吼!飛天麒麟果然一聲怒吼起來,惡狠狠地抬頭看向出言不遜的風飛雪。

「飛雪,休得胡說,這是乾坤大帝昔日的坐騎,如今乾坤刀宗的守護神獸飛天麒麟!」

葉嬌媚趕緊呵斥,越發緊張了。

一頭仙門守護神獸,修為那絕對是通天,連一個仙門長老見了都要畢恭畢敬,在其面前出言不遜,豈不是找死?

吼!

飛天麒麟再次一聲怒吼,殺氣騰騰。

冷靜!

要動手,這傢伙早就動手了!

林天沉住氣,希望飛天麒麟像上次一樣自行離去;但事與願違,這傢伙怒吼一聲,不僅沒走,反而伸出一個爪子搭在林天左肩上。彎彎的爪子,活脫脫一柄柄鋒利的刺刀,輕輕一劃就能把人的身體撕開。同一時間,排山倒海的力量波動從背後襲來,如大海波浪一樣,一浪比一浪高。

和上次相比,飛天麒麟更加憤怒了,殺氣更濃,似乎已經發現了林天的秘密,準確捕捉到了遮天旗的氣息。

「走!」

幾個落神宮女弟子再次一聲驚叫,就連為首的葉嬌媚也是一樣,反手摘下了背上的長弓。打個眼色,率幾個女弟子護著風飛雪緩緩地後退。

「不能走,媚娘,我們走了,這個獃子可就死定了。」

風飛雪眼睛鼓溜溜地轉動,不願離去,還要留下來看熱鬧。

「不行,飛雪,聽話,快走!」

葉嬌媚堅決搖頭,臉龐緊繃憂心忡忡,恨不得馬上掠過天池遠離危險。

「媚娘,我不走,就不走!」

風飛雪站著不動,說道:「媚娘,你不是說,我們四大隱世仙門同氣連枝,到了外面都是同門么?這獃子剛加入乾坤刀宗修為淺薄,被這個大蟲子盯上,他死定了,我們怎麼能見死不救呢?」

「飛雪,不是不救,是救不了。」

「怎麼可能?媚娘,你的步法可是天下一絕,再說了,不試一試怎麼知道就救不了呢?」

「飛雪……」

葉嬌媚急著離去,風飛雪卻一門心思留下來看熱鬧。

兩人爭執不下時,林天卻站著不動,任由飛天麒麟的一隻爪子按在肩膀上。

縱身跳到水裡,那是萬萬不行的,在水裡更加逃不過飛天麒麟的追殺;

往後退,離岸邊不到三里,距離不遠,但只要一動也許就要迎來飛天麒麟的猛擊;

向前呢?距離雖然遠多了,但飛身從幾個落神宮弟子頭上躍過,會不會……

林天身體紋絲不動,被飛天麒麟伸出一隻爪子按在肩膀上仍然保持冷靜,眼睛的餘光卻在四下打量,心裡在默默推算。

和飛天麒麟正面廝殺,現階段是想都別想;但並不意味著,就只能束手待斃等死,巧妙利用好天時地利,面對一個再厲害的對手也有一線生機!

收取吸血藤妖為天命戰神,在煉魔場歷練一番后,林天沒有狂妄自大,但有了更強的自信。

第一次驟然遇到這飛天麒麟的時候,心驚肉跳有些手足無措,現在,卻可以迅速冷靜下來,在絕境中尋找應對的辦法。

吼!

沒等林天多想,飛天麒麟一聲怒吼,湖水翻滾起來,嘩啦一聲朝幾個落神宮弟子撲了過去。巨大的頭顱,正好橫在為首的葉嬌媚面前,擋住了她們幾個的去路。燈籠般的雙眼,惡狠狠盯著風韻猶存的葉嬌媚。

「啊……」

幾個落神宮女弟子失聲驚叫亂成一團,吵著鬧著要留下來看熱鬧的風飛雪,一瞬間也是尖叫臉龐蒼白。

「走!」

葉嬌媚毫不猶豫地轉身,拽著風飛雪飛身從幾個女弟子頭上躍過,拔腿狂奔。見機不對,轉身就走沒有絲毫猶豫。

吼!

聲音震耳,如同悶雷一樣在耳邊炸響。葉嬌媚速度很快,飛天麒麟更快,嘩啦一聲撲上去一招搖頭擺尾。粗壯的尾巴破水而出,一鞭把風飛雪震飛出去,血盤大嘴卻向葉嬌媚咬下去。龐大的身軀蕩漾著一圈火光,空氣一下子滾燙起來,四面八方都有火舌在亂舞,似乎空氣都要一下子燃燒起來。

幾個落神宮女弟子再次驚叫,飛天麒麟的速度太快了,急切間來不及出手相助,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腦袋一片空白本能地驚叫。

葉嬌媚反應倒是夠快,伸手去抓被震飛的風飛雪;可惜,僅僅勉強摸到後者的衣角,來不及將其拉回身邊,飛天麒麟的攻擊就到了。無奈之下,只能先求自保身體搖擺晃動起來,豐滿婀娜的身體,似乎沒有骨頭一樣可以任意彎折,也可以像一片輕飄飄的沒有重量的羽毛一樣飄蕩,用讓人難以置信的腳步躲過飛天麒麟的攻擊。

厲害!

這就是真正的落神步法?

林天驚嘆,當初,花非花的步法就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花非花相比,代表落神宮來乾坤刀宗觀戰的葉嬌媚步法高明百倍,真正的神鬼莫測!

吼!一擊不中,飛天麒麟更加憤怒,向葉嬌媚發起兇猛的攻擊,後者施展夢幻般的步伐接連化解,修為驚人,但也是驚險連連。同一時間,嘩啦一聲,風飛雪掉進了水裡,手腳亂蹬大呼救命。

「快,飛雪不會游泳,快救她!」

葉嬌媚大聲呼喝,想去救人卻無法脫身。

幾個年長的落神宮女弟子慌成一團,一個個修為不俗,但竟然沒有一個會水。好不容易有一個女弟子咬牙挺身而出,正要咬牙跳到水裡救人,被飛天麒麟轉身瞪一眼,立馬兩腿發軟,人還沒救起來,差點就自己也掉進了水裡。

「媚娘,救我!」

「救……」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風飛雪大呼救命,越是掙扎,就感覺身體越沉,不受控制地沉下去。嗆了幾口湖水后,腦袋更是暈沉沉的,前所未有的慌張和恐懼。

落神宮步法天下無雙,但到了水裡,就全都廢了么?

林天搖頭,眼看風飛雪就要沉入水裡,縱身一躍從石橋上跳了下去。 湖水很冷,林天背著黑水重刀踏波而行。

「抓穩了!」

林天燕子點水般在湖面上掠過,伸手一把拉住風飛雪,腰身用力身體猛地騰空而起,抱著風飛雪旋轉著飛身落在石橋上。

論身法和步法,林天或許不如幾個落神宮弟子,但說到對身體和力量的掌控,一個先天七重的高手也不一定有他出色。不必下水,在湖面上踏波飛掠就把人救了上來,渾身上下只有鞋底濕潤,往日天不怕地不怕任性慣了的風飛雪卻渾身都已經濕透了,冷得直哆嗦。

「落神宮的食物營養,果然是不錯。」林天笑笑,放開了懷裡的風飛雪。

別看這丫頭年紀不大,身材卻已經發育得相當不錯,凹凸玲瓏,該有的全都有了,就是還沒長大任性了點。

「你……,流氓!」

風飛雪想了想才反應過來,明白林天的意思,又羞又氣,來不及多說什麼,葉嬌媚就沖了上來。一聲嬌喝,身體從林天頭上躍過,拽著風飛雪就要狂奔而去。飛天麒麟窮追不捨,殺氣騰騰地追了上來,剛好被林天擋住了去路。霎時間,林天感覺無與倫比的威壓撲面而來。

該死,這是拿自己當擋箭牌?

林天又驚又怒,想要側身躲閃已經來不及了,飛天麒麟已經閃電般撲了上來。無奈之下,只好反手拔刀,竭盡全力迎面一刀劈出,施展霸王三式中的霸王斬,刀意剛猛爆裂,帶起一抹耀眼的刀芒。

呼!勁風撲面,來勢兇猛的飛天麒麟驟然停了下來。

林天也趕緊停下,雙手握刀看著飛天麒麟,不敢貿然進擊,也不敢後退靜觀其變。葉嬌媚等人也有些意外,一時間,都站著不動。

吼!飛天麒麟怒吼一聲,然後,朝石橋盡頭的東刀峰看了一眼,縱身跳到水裡消失不見。很快,波濤洶湧的湖面就恢復了平靜。

「年輕人,多謝了,謝謝你救了飛雪。」

葉嬌媚走上來,向林天道謝,有些尷尬和愧疚。

剛才,千鈞一髮之際,為了脫身並帶著風飛雪離去,下意識地從林天頭上躍過將其置於危險之地。身為一個仙門高手,自然尷尬,神情有些不自然。

「謝他這個獃子,不,謝他這個流氓幹什麼?」

風飛雪氣鼓鼓說道,狠狠瞪著林天。

幻逆幹坤 「流氓?」

葉嬌媚有些意外,剛剛還一口一個獃子,怎麼轉眼就叫人流氓了?

葉嬌媚反應很快,眼波流轉,看看渾身濕透的風飛雪,再看看林天,迅速明白了怎麼回事,眼角浮現一道笑紋。能讓風飛雪這丫頭吃癟的,這個世界上還真是少有。

「不客氣,四大隱世仙門同氣連枝,總不能見死不救,這是應該的。」

林天拱手行禮,一語雙關揚長而去。

原本鬧著要留下來看熱鬧的風飛雪臉上一紅,葉嬌媚也有些尷尬,自知理虧。

東刀峰上,傳來的歡呼風越發響亮熱烈了,大比武的初選階段進入了**。

林天腳步越來越快,心頭卻是疑惑重重。

剛才,飛天麒麟怎麼在最後一刻突然停了下來?是感應到了自己體內伏羲寶典的氣息,還是……

這頭守護神獸突然間破水而出,又是為什麼?和上次一樣是為自己而來,還是為了修鍊了魔教媚功的媚娘,她的真正身份又是什麼?

林天邊走邊暗暗尋思,在蜿蜒的石橋上飛奔。

身後,看著他的背影漸行漸遠,葉嬌媚也是疑惑。

「哼,死獃子,死流氓!」

林天都走遠了,風飛雪嘴裡還在嘟囔,摸摸濕漉漉的長袍,總感覺虧了,似乎渾身上下都被林天趁機摸遍了,又羞又怒。

「什麼獃子,飛雪,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嗯,姓林名天,林天……,這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林天……」葉嬌媚呢喃,念著念著,突然想起了一個人,「咦,我想起來了,莫非,是花非花提過的那個天才少年?在仙門考核中出類拔萃,差點就加入我們落神宮的那個少年高手?」

「哼,什麼天才高手!一個來自民間的獃子,才剛剛加入仙門,再厲害又能厲害到哪裡去?」風飛雪硬邦邦回答,想想就來氣。

「哈哈,飛雪,你終於遇到一個能治你的人了!不管怎麼說,人家就算修為再低,起碼也救了你一命不是?走吧,到前面換一身衣服,不然,到了東刀峰上見了乾坤刀宗的長老,你這樣子才是真的給你師尊丟臉。哈哈哈,真沒想到,飛雪你平時古怪精靈,到頭來反倒栽在一個所謂的獃子手裡!」

葉嬌媚笑吟吟地看一眼生氣的風飛雪,連拉帶拽,率一行人離去。這時候,林天已經沒影走遠了。

山頂上傳來的陣陣歡呼聲,讓人熱血沸騰,恨不得一下子飛掠上去。林天越走越快,迅速越過天池,在崎嶇的山路上飛奔。轉過一個山坳后,突然腳步一頓停了下來。

前方,崎嶇蜿蜒的山路上,一個灰袍老人緩步而來,身體枯瘦,臉上有很多皺紋,白鬍子拖長到胸口,肩上扛著一把葯鋤,一眼看上去像個普普通通的葯農,但仔細再看一眼,雙眼深邃步伐從容給人一股道骨仙風的感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到黑沙洞窟狩獵歸來,在黃石峰山腳下遇到的那個神秘老人。

是他?

怎麼會在這裡見到他?偶然相遇,還是……

「弟子林天,參見前輩。」林天主動側身讓路,躬身行禮,心頭暗暗猜測這個灰袍老人的身份。

即使展開神念,也感應不到灰袍老人體內有什麼力量波動,看上去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山中老人;但正因為這樣,對方的修為越是深不可測。毫無疑問,這是一個真正的仙門高手。林天不會忘卻,上次相遇時一轉身就不見老人蹤影的驚愕。

修為深不可測,還在刑罰長老葉冰封和傳功長老獨孤野等宗門巨頭之上,這樣的人整個乾坤刀宗內有幾個?

上次,這老人剛好在獵殺黑沙狐的內務殿風波中出現;同一時間,據張五常所說,驚動了閉關數十年的大長老,那麼,這個老人很有可能就是……

林天心念如電,在心頭,一個絕世高手的名字呼之欲出,那就是宗門五大巨頭之首的大長老洪元熙!

「年輕人,你從哪裡來?」灰袍老人問道,來到了林天面前。

林天沉默,想了想后說道:「從塵世間來。」

「到哪裡去?」 我有一身被動技 灰袍老人再問。

林天再次沉默,過了好一會,說道:「到長生彼岸去。」

灰袍老人語帶玄機,林天每次都想了想才認真回答。剛加入乾坤刀宗的時候,他就在傳功長老獨孤野面前說過類似的話,今生不求名利,但願長生,立志踏上修鍊巔峰。經歷重重考核加入仙門,是為了尋找神功殘頁,修鍊完整的九轉生死功;而苦苦修鍊的目的,則是為了達到伏羲寶典上所說的肉身成聖,乃至長生不死。

最強贅婿 「好,好,從塵世間來,到長生彼岸去,清凈無欲只為長生,好!如今,還有這樣的大宏願的年輕人,已經不多了。」灰袍老人頓了頓,問道:「你剛才那一刀,叫什麼,跟誰學的?」

剛才那一刀?

林天心頭一驚,迅速反應過來,知道這果然不是偶遇,自己在石橋上的一舉一動早就落在這灰袍老人眼裡,飛天麒麟在關鍵時刻突然停下攻擊並跳入水裡,很有可能也是聽這個灰袍老人的號令,趕緊回答:「那一刀,叫霸王斬,是弟子在仙門考核中,從勞骨刀譜和圓月刀中獨自參悟出來的。」

「無師自通,獨自領悟的?好,好,好!」

灰袍老人接連點頭,拉了拉花白的鬍子,「你那一刀,出刀夠快,力量也算是不錯。在年輕弟子中,已經很難得了。霸王斬,好,這名字也起得好,霸氣。不過,對真正的高手來說,還不夠剛猛爆裂,不夠霸道。」

「弟子愚鈍,還請前輩賜教!」林天福緣心至,知道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躬身求教。

「一流高手,修鍊一流的功法,但真正的大師,功法都是自成一家。年輕人,我也教不了你什麼,適合我的功法,不一定就適合你。」灰袍老人回答。

「欲成一代大師,必定閱盡天下功法修為精湛,如此才能去繁取簡自成一家。弟子才剛剛入門,需要的正是各種功法,集百家之長,還請前輩賜教。」林天沒有放棄,再次躬身求教。

「好,好一個集百家之長。相見即是有緣,也罷,今天就教你一招吧。」灰袍老人笑道。

就一招?

林天有些意外和失望,但很快,目光就炙熱起來。

灰袍老人放下扛在肩上的葯鋤舞動起來,以手指代替長刀,演練一門刀法。來來回回就一招直劈,出招也看似隨意,看上去有些漫不經心,但就在林天疑惑不解的時候,風雷聲驟起,小小一根手指給人無邊的壓力和危險,如同一柄神兵利器兜頭斬下,霸道絕倫讓人無法動彈,讓人惶恐、窒息!

「他吹任他吹,他狂隨他狂,我自一口真氣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