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爲何,黃文傑竟感覺到有一種很放鬆的感覺,似乎對凌羽楓很信任。

凌羽楓一出現,南派算是保住了。

凌羽楓冷冷的盯着面具人,目光移到了面具人脖子上,他脖子上紋着一片秋葉。

“想要殺他,先問問我。”

話音剛落,凌羽楓就啓動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了過去。

黃雲德幾個人心中一驚,凌羽楓的速度之快,快到出乎他們的意料,出乎他們的想象之外。

凌羽楓連續打出幾拳,逼得對方不停的往後退,但凌羽楓根本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又是一拳打了出去。

對方此時眼睛都瞪大了,心中的吃驚不亞於五級大地震,臉色也很難看。

他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強大的對手,平時都是他進攻,別人防守,今天反而變成了他防守,連反擊都沒有機會。

就在這時一拳打在了他的肩膀上,頓時讓他的肩膀不由的抖動了幾下,一陣劇痛傳來。

凌羽楓做了一個手勢,表情依然很平靜,淡淡的說道,“我聽說,你想找我,對吧?我現在就在你面前。”


面具人聽到這話,渾身一震,不由得說道,“你是東海的龍頭老大?”

此時他戴的面具已經碎裂,直接掉在了地上,露出來的是滿目猙獰的臉。

他帶着沙啞的聲音說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你的身手竟如此高強,你到底是什麼人?”

但是,他再也得不到答案了,因爲他能夠感覺得到他的生命正在緩緩的流逝,一口氣沒有呼上來,眼前一黑,“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到閻王那裏報道了。

整個現場突然安靜了下來,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夠聽得出來。

黃雲德那些人目瞪口呆,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是,在他們眼前的就是剛剛發生的。

南派算是留住了,幫忙的人就是他們之前一直吵吵嚷嚷着說要去殺的人。

那幾大高手不由得渾身一冷,如果之前他們真的去找凌羽楓動手了,恐怕這個時候他們也就只剩幾具屍體了。

對方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強大到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黃文傑慢慢的站了起來,臉色還是很蒼白,看了已經死去的面具男一眼,再看向凌羽楓說道,“幸虧你來得及時,不然的話,南派今天就要從江湖上消失了。”


隨即搖了搖頭說道,“我認識他。”

他忽然顯得很難過,因爲那個人已經殺了很多南派的手下。

黃文傑還寄希望於那些手下,畢竟他歲數已經大了,南派的未來還是要讓這些年輕人去撐起來的。

凌羽楓彎腰在面具人身上查看了一下,他的紋身確實是秋葉。

看來對方已經有些按耐不住了。

很快的就會有更多的尾巴露出來。

黃文傑咳嗽了一聲,對其他人說道:“把現場處理處理。”

又看向了凌羽楓說到:“凌羽楓,我們到後院談。”

到了後院亭子裏,黃文傑開門見山的說道,“剛纔被你打死的人是鶴形拳的傳人,但幾年前我就聽說他已經死了,沒想到竟然還活着。”

黃文傑嘆了一口氣,“我知道現在江湖上有一種炸死,你那天跟我說的那些話。我就懷疑,他並沒有死,所以派了人去調查,可是我的人,也被他殺了,他竟然主動找上門來。”

凌羽楓盜有些疑惑的問道,“既然他還活着,爲什麼要炸死?”

黃文傑再次嘆了一口氣,“現在江湖上出現了忍術,我想他應該加入了六妙門吧。”

凌羽楓眉頭皺了起來,六妙門是大和國的一個門派,怎麼會在華夏的江湖上出現?

難道秋葉的紋身就是六妙門的標識嗎?

“六妙門怎麼會在華夏出現?”

黃文傑瞳孔收縮,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好多年前六妙門就出現在華夏,而且成爲了一個非常神祕的組織,他們當中有很多高手,實力都很可怕,行事一向都很詭祕,沒想到這次竟然出現在明面上,看來江湖上又亂了。”

說到這裏,黃文傑不由得咳嗽了兩聲。

凌羽楓正想說什麼,黃文傑笑了笑說道,“你別擔心,我這是小傷。”

頓了一下,黃文傑接着說道,“我現在並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六妙門,但是這個門派,是一個很麻煩的門派,如果他們出手的話,會引起血雨腥風的。”

說完,擡頭看着凌羽楓,欲言又止。

凌羽楓表情變得很堅定,說道,“只要我在華夏,就絕不允許這些蛀蟲翻江倒海。”

黃文傑聽到這話,一陣熱血沸騰,點了點頭說道,“凌羽楓,我現在開始欣賞你了。以後只要用得着我的地方,隨時開口,我們南派任你差遣。” 凌羽楓淡淡的說道,“把你的傷先養好吧。”

又說了幾句,轉身離開。

現在,他的腦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蘇氏要進駐京城,肯定觸及到了一些人的利益,所以連六妙門也牽扯進來了。

但他已經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蘇氏也是一定要在京城站穩腳跟的。

而且不能等太久。

出來之後,凌羽楓看到黃雲德那些人一直在外面站着。

凌羽楓笑了笑說道,“你們現在還想殺我嗎?”

那些人突然跪了下來,齊聲喊道,“謝謝救命之恩。”

他們心中很清楚,如果凌羽楓不出現,這個時候,南派已經要被滅門了。

他們覺得之前的想法很可笑,竟然還想把凌羽楓殺了,太不自量力了。

凌羽楓擺了擺手說道,“你們現在只需要保護好黃文傑,保護好南派,未來的路還很長,好好努力吧。”

東海,蘇家別墅。

古力天蓬在門口喝茶,看到凌羽楓回來,只是微微擡眼看了一眼,並沒有說話。

雖然他現在在蘇家別墅呆的很舒服,但他對凌羽楓卻並不領情,因爲凌羽楓使了計謀,讓他到了東海。

按理說,凌羽楓跟他又沒什麼關係,憑什麼要聽他的?

凌羽楓坐到了他對面,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擡頭看着古力天蓬問道:“華夏江湖上出現了忍術,你知道嗎?六妙門現在在華夏了。”

古力天蓬倒是愣了一下,問道,“這個你都知道了?”

“我剛從南派回來。殺了一個六妙門的人,他叫田碩。”

古力天蓬馬上搖了搖頭說道,“他不是早就已經死了嗎?怎麼可能會出現?難道說他並沒有死?”

凌羽楓點了點頭。

嬌妻在上︰穆少,輕點疼 ,沉默了下來,倒了兩杯茶,自己喝了一口。

過了好一會兒,古力天蓬纔開口問道,“你的敵人很強大,你是怎麼招惹他們的?”


凌羽楓微微搖了搖頭說道,“我並沒有招惹他們,是他們惹到我。”

古力天蓬深吸一口氣,問道,“你把那個人殺了?”

隨即搖了搖頭,現在六妙門出現在江湖上,看來後續還有更多六妙門的人出來,這個江湖要不太平了。

“你殺了他們的人,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總會找到你的。”

凌羽楓的表情卻很堅定的說道,“那我就把他們全殺了。”

說完,周身充滿了殺氣。

古力天蓬搖了搖頭。

“你不知道,那背後的人實力有多強?如果他動了真怒,他會把你殺了的。”

凌羽楓顯得很平靜,淡淡的一笑說道,“面對面找我,他們沒有勝算,我現在有點擔心,他們不會正面對抗,反而用一些小伎倆,而且,我總覺得他們有別的目的。”

隨即他的表情變得更加堅定,“但這些都不是問題,我總會查出來的。”


說完起身進了別墅。

他着急要見到蘇妲己,這幾天確實想念她了。

一進了臥室,蘇妲己正在看文件,凌羽楓上前就抱住了蘇妲己。

“老婆,我想死你了。”

蘇妲己的臉馬上就紅了。

凌羽楓看到蘇妲己手裏拿着計劃書,放開蘇妲己說道,“你把計劃都已經制定好了?”

蘇妲己點了點頭,說道:“對啊,現在就剩下一些細節了。”

凌羽楓從蘇妲己手裏接過了計劃書,仔細看了一遍,在計劃書上寫了幾行字。

蘇妲己在一旁看到,眼前一亮,她一直在愁的地方,沒想到凌羽楓一下子就給她指出來了。

蘇妲己在凌羽楓的額頭上親了一口,說道:“老公,你好厲害啊。”

京城,天王集團。

冷月心已經得知了蘇氏公司,拿下了石門市的市場。

但她面無表情,對於這個結果,她似乎早就料到了。

在她面前坐着公司的幾大高管,每個人的表情都很嚴肅。

此前他們還不把蘇氏放在眼裏,卻沒想到,他們竟然看走眼了。

這個蘇氏公司,野心很大。

“冷總,蘇氏公司不會有京城的家族支持吧?”

冷月心搖了搖頭說道,“不會。”

她看了一眼衆人,慢慢的說道,“正是因爲這樣,他們能這麼快的發展起來,我纔會覺得是一個敵手。我之前已經跟你們說過了,那個蘇妲己很不一般,這話我不想再說第二遍。”

“現在石門市已經被蘇氏公司拿下了,如果其他的關口也被蘇氏公司拿下了,你們還是回家賣紅薯吧。”

說完冷月心站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回到辦公室,臉上才露出了不高興的樣子,皺着眉頭說道:“凌羽楓,你非得要跟我作對嗎?爲了她連我都不顧了嗎?”

冷月心的臉上露出了醋意,她跟凌羽楓認識這麼多年,從沒見過凌羽楓對一個女人如此之好。

這段時間冷月心把蘇妲己的背景全部調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