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哭!

自己明明不喜歡他了,自己明明恨透了他,可是為什麼眼淚還是不爭氣地掉了下來。

凌非雪,你真的是一個大笨蛋啊!

好睏!

她的意識越來越迷糊,終於變成一片黑暗。

這無盡的深淵,或許就是她的歸宿。

當傲蒼雲一腳踢開房門的時候,看著那個蜷縮在一起的身影,心不由得揪了起來。

下一秒,他臉上的表情又恢復了冷漠。

蠢女人,這是你自找的!

「來人,將她潑醒!」傲蒼雲的語氣極其冰冷,彷彿要將整個房間凍成冰一般。

他的話沒有人敢不聽,很快就有人拿來水,無情地潑在凌非雪的身上。

凌非雪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緩緩地睜開眼。

這裡是天堂嗎?

可是為什麼傲蒼雲會出現在這裡?

她掙扎地站起身來,頭暈暈地看著傲蒼雲,只見他的臉上都是怒氣。

他就這樣恨自己嗎?因為紫衣?

「呵呵。」她不自覺地冷笑了一聲。

「蠢女人,我警告你,我沒讓你死,你就不準死!」

想死,沒那麼容易!

「你不要太自以為是了,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

凌非雪毫不畏懼地對上他的瞳孔,兩眼一黑,徹底暈了過去。

「再把她潑醒!」傲蒼雲冷冷說道。

冰冷刺骨的水再一次潑在凌非雪的身上,可是她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她的心,早已凍成了萬年寒冰,將自己困在這感情的堡壘之中。

… 傲蒼雲這才急了,連忙請來大夫救凌非雪,可是凌非雪一點反應都沒有。

大概是心死了吧!

「少主,凌姑娘只是許久未進食,身體虛弱,等她醒來,給她吃一些進補的食材即可。」

傲蒼雲一臉黑線,感情她真的是給自己餓著了啊。

想到這裡,他又懊惱那天早上不應該答應和紫衣出門的,誰知道這個女人會這麼倔,不肯吃東西。

「你們都出去吧,我需要一個人靜一靜。」傲蒼雲一揮手,將人都攆了回去。

偌大的房間,只剩下傲蒼雲和凌非雪兩個人。一個愁容滿面,一個毫無生氣。

傲蒼雲走到凌非雪的身邊,抓起凌非雪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輕輕地吻了一下。

「非雪,你為什麼不肯好好吃飯?難道你折磨我折磨得還不夠嗎?」

「紫衣到底做錯了什麼,你為什麼要將她推下來?她明明是去救你的,可是為什麼會掉下來啊?」

「凌非雪,你最好快點醒來,否則我不知道會對你做出什麼事情!」

傲蒼雲說罷,憤怒地將她的手放下,轉身離去。

凌非雪早已經將神識蜷縮在紫檀空間中,她的心再一次被傲蒼雲傷得體無完膚。現在她才知道,原來一句我相信你,是那樣的難?

可是為什麼,她以前卻是傻乎乎地相信他的鬼話了呢!

小音音看出了凌非雪的憂傷,一蹦一跳地跑到凌非雪的面前,對著她說道:「姐姐,你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啊?」

「沒有啊,姐姐很快樂。」凌非雪苦笑一聲。

是啊,她很快樂,她有兩隻極品寵物,兩個器靈,一個五行之靈,一個極品空間,她怎麼會不快樂呢?可是為什麼,她卻是一點都笑不出來。

「姐姐,你別騙我了,上次進入空間,你就這樣,現在你還這樣,如果你再這樣,我就不讓你出去了。」小音音不依不饒。

「我不是讓你照顧妖兒的嗎?怎麼到這裡玩了?」凌非雪連忙轉移話題。

小音音嘆了一口氣,說道:「就是因為妖兒妹妹的事情,我才來找你的。」

「好吧,帶我去看看。」凌非雪起身,拉著小音音走了。


現在的紫檀空間已經如同一座偌大的莊園,所以凌非雪將空間好好地規劃了一下,將每個人住的地方都劃分開來,又造了幾座精緻的房子,各種設施應有盡頭。

如果不是之前答應了玉魂夫人,幫她尋找九尾白狐的內丹,她還真想在這個地方潛心修行呢。

等到他們走到小音音和桃妖兒居住的音寧苑的時候,正好看見了桃妖兒陷入癲狂狀態。

「你們都得死!你們這些可惡的人類,為了五行靈力做出背棄妖族的事情,都得死。」

「奶奶,等我報了仇,我就陪你一起去。」

「奶奶,你等我!」

她幾乎是處於癲狂狀態地拿著木劍到處亂砍,所到之處一片狼藉。皎月則是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彷彿只是一個看客一般。

「妖兒!」

凌非雪輕喝一聲,便朝著她走了過去。

小音音拉住凌非雪,搖搖頭示意她不要過去,可是凌非雪當做沒有聽到,徑直朝著桃妖兒走了過去。

桃妖兒見到凌非雪,雙眸閃過一絲的疑惑,然後瞬間安靜了下來。

「姐姐,對不起,我一時控制不了。」

桃妖兒看著院子里一片狼藉,低下頭,向凌非雪懺悔。

「妖兒,你知道你奶奶為什麼在最後的時候,把你託付於我嗎?」凌非雪抱起桃妖兒,將她靠在自己的胸口。

「為什麼?奶奶為什麼這樣做?」桃妖兒不能相信,她最親愛的奶奶,在最後的時候,竟然背棄了她的諾言。

「因為你奶奶想要守護的人,是你啊。當她知道桃之陣就要消亡的時候,她選擇讓你活下去。」凌非雪默默地說道。

雖然桃之陣里給她帶來太多的疑惑,但是冰雪聰明的她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道理。

「可是我並不能忘記仇恨,永遠都不能。」

一想到仇恨給她帶來的傷痛,又想起奶奶那種堅決的眼神,她就難以忘懷。

「妖兒,你聽我說,這裡很安全,沒有人會傷害到你,你不要怕。」凌非雪緊緊地抱著桃妖兒。

她不知道要說什麼話,才能撫平妖兒心中的傷痛。

「姐姐,對不起,對不起。」

桃妖兒忍不住哭了出來,緊緊貼著凌非雪胸口的透過來的溫度,這種感覺,就好像躺在奶奶懷裡一般。

「好了好了,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妖兒,既然你奶奶做出這樣的決定,那我們就尊重你奶奶的選擇,好嗎?」

「妖兒明白了,只是當魔怔發作的時候,我無法控制自己。」

桃妖兒又何嘗不想重新開始,可是每當看見奶奶對她的期盼,還有那些慘死的同類,她潛意識裡的魔怔就會讓她記起這一切,讓她陷入癲狂狀態。

凌非雪知道,解鈴還須繫鈴人,妖兒心中的魔怔定然和她兒時的經歷有關。

「你不要怕,我會想辦法幫助你。你現在需要做的是,努力修行,只要足夠強大,才能將魔怔徹底消滅掉。」凌非雪建議道。

「只要足夠強大,才能保護你想要保護你的人。」


是的,這句話,凌非雪也一直對自己這樣說。

想要徹底解除妖兒的魔怔,就必須知道她兒時發生了什麼可怕的經歷,可是這樣貿然問她,怕會引起她的懷疑。所以,還是將這件事情,往後拖吧。


桃妖兒將凌非雪的這句話,反覆說給自己聽,心神終於安靜了下來。

小音音看著凌非雪這樣親近妖兒,不免有一些吃醋,但是很快就被她的笑意掩蓋過去了。

皎月則是一直盯著桃妖兒,她眼中透出的那種仇恨,彷彿讓他看見了以前的自己。

小音音見皎月盯著桃妖兒,心中不爽了,為什麼連皎月哥哥也喜歡桃妖兒?難道就沒有人喜歡她嗎?

嗚嗚,她這是要被拋棄了嗎?不僅姐姐不喜歡她了,就連月哥哥也不喜歡了。

… 凌非雪不知道,小音音內心存在這樣的心思,如果她知道的話,一定不會當著她的面,表現對妖兒的關心的。

小音音黯然離去,躲在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哭了起來。

皎月站了好一會兒,才發現小音音不見了,急得到處亂找,終於一處小河邊傷心的流淚。

「小音音,你怎麼哭了,誰欺負你了?」皎月走過去,拍了拍小音音的肩膀。

小音音哭得更凶了,就連皎月哥哥都不知道她為什麼哭,難道這還看不出來嗎?

「月哥哥,就連你也不喜歡我了嗎?嗚嗚。」小音音一頭扎進皎月的懷中,哽咽著。

皎月被小音音的話摸不清頭腦,他什麼時候說過不喜歡她了?

「音兒,你在想什麼呢?我怎麼會不喜歡你呢?你是我最親近的人啊。」

皎月的腦袋閃過一個人的影子,可是那人他竟然不記得了。

「真的嗎?我真的是你最親近的人?」小音音破涕為笑,開心了起來。

皎月不禁搖了搖頭,小音音就是好哄。

「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為什麼哭呢?」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姐姐好像比較喜歡妖兒,不喜歡我了,我覺得很難過,很傷心,很想哭。」小音音說完,眼淚又開始往下掉。

皎月不禁覺得好笑,他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原來只是這樣啊。

「音兒乖,不哭了啊,妖兒剛來,對這裡不熟悉,我們應該要照顧她的。」皎月給小音音解釋著。

「月哥哥,你還說喜歡我的,怎麼偏向妖兒妹妹了。」小音音扭過頭,不理會皎月。

皎月汗顏,這哄女孩子的事情,還真難啊。

就在他束手無策的時候,凌非雪來了。

他們的對話,凌非雪聽得一清二楚,心中無限感嘆。都說娃難養,這還真的是啊。

現在空間只有三個小孩,她就忙得焦頭爛額了。

「音兒,皎月,你們過來,我有話和你們說。」凌非雪咳嗽了一聲,淡淡地開口道。

既然音兒已經這樣想了,不代表皎月不會這樣想。雖然他嘴上不說什麼,但是誰知道心裡怎麼想的呢?所以,她覺得很有必要將一些事情說清楚。

小音音見凌非雪來了,止住了淚水,懷著忐忑的心情,朝著她走了過去。

皎月跟在小音音的身後,亦是一言不發。

凌非雪負手而立,嘆了一口氣,然後才慢慢開口。

「音兒,你給我聽好了,妖兒從今天起正是成為紫檀空間的一份子,也就是說她享受的待遇和你們是一樣的。」

「皎月,你最大,做事情應該多動動腦子,什麼應該做,什麼不該做,想必你心裡都有數。既然妖兒加入了紫檀空間,那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你對她,和對小音音,都是一樣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凌非雪說完,小音音的頭更低了,皎月則是篤定道:「我明白了。」

「音兒乖,不管有沒有妖兒,姐姐都是非常喜歡你的。我對你不會因為妖兒來了就冷落你,你以後可不許哭鼻子了,若是被外面的人看見,你知道要給我惹多大的麻煩嗎?」

凌非雪的腦袋都要炸了,不僅要處理她和傲蒼雲那點破事,就連在空間里都不讓她安寧。

「姐姐對不起,音兒以後不會這樣了。」小音音強忍著淚水,小心翼翼地說道。


凌非雪將小音音抱起,對著她說道:「姐姐沒有怪你,只是希望你不要再讓姐姐擔心了,好嗎?」

「嗯。」小音音破涕為笑,眼中又露出了明亮。

「走吧,我們回去。」凌非雪放下小音音,對著皎月說道。

等到他們回到音寧苑的時候,妖兒正趴在石桌上安靜地睡著了。小音音見狀,連忙從房裡拿出一塊薄毯輕輕地蓋在妖兒的身上。

凌非雪靜靜地看著小音音的舉動,並沒有阻止她。此刻的她心中倍感欣慰,沒想到小音音這般懂事,果然是高資質的器靈,一點就通。

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她現在紫檀空間好好修鍊幾天,看傲蒼雲會不會急。

這幾天她都在潛心修行,將之前所學的靈技能又重新熟悉了一遍,這才滿意著離開修鍊的清心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